书趣阁_笔趣阁 > 朱门小绣娘 >第三十九章 高估自己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九章 高估自己

    好好一个赏灯节连灯会都没逛成,四个人湿漉漉的回到闻香楼,路上许清月也醒了过来,好在都只是呛水,没有人受伤。

    “我已经派人去买衣服过来,等会儿大家都换上干净的衣服,若是还想去灯会再接着去吧。”南宫钰甩了甩身上皱巴巴的衣服,转身吩咐小厮送了热水过来,随后就出去了。

    陆琳琅和许清月分别拿了干毛巾擦着头发,回到客栈之后身上暖和了不少,一旁的慕容铮也有几分狼狈,不过他并没有直接向南宫钰那样离开,而是留在了她们房间。

    小厮送了热水和干净的衣服进来,陆琳琅接了过来,抬眼看到慕容铮还站在屋子里没有要回避的意思,“我和许姑娘都要换一下衣服,你也去隔壁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吧。”

    慕容铮似乎这才反应过来,垂下眼扭过头朝门口走去,“你们先换衣服吧,我在门外守着。”

    刚才在船上是谁动的手不言而喻,慕容铮想到自己跳进水里把陆琳琅他们拖上来的时候,忍不住握紧了拳头,从前他们只对付他一个人,他尚有余力应付,可现在带上了陆琳琅,刚才要不是他及时找过来,后果如何不用想也知道。

    许清月和陆琳琅到了屏风后面将身上的湿衣服脱下,又用热水擦洗了身上,换上了干净的衣裙,这才舒服了不少。

    “陆姑娘,这身衣服沾了水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啊?”许清月还在担心陆琳琅给她做的那身新衣裳,今日刚穿出来就掉到了湖里,实在有些心疼。

    陆琳琅一边擦头发一边走过来把那身衣服搭到架子上,“应该没事,要不等会儿我干脆带回绣庄去,等它干了若是有什么问题我再修补一下。”

    “刚才真是吓人,这湖面看着平静无波,底下怎么还藏着那么大的波浪,若不是你大哥及时出现,我们恐怕……”许清月到现在还以为只是湖底的暗涌将小船顶翻了他们才会落入水中。

    陆琳琅想了想还是没有把事情真相告诉她,好在她也平安无事,“等会儿我和大哥送你回去,这些天你最好就在府上呆着,不要随便出门,若是有什么事就派人来绣庄找我。”

    “这又是为何?”许清月微微皱起眉头,她不像名门贵族的大家闺秀那般规矩繁多,平常都会出门四处瞧瞧,她开的舞坊也会经常过去,陆琳琅忽然这么嘱咐她,让她心里察觉到一丝怪异。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你相信我,我绝不会害你,今晚的事情你也不要向你爹娘提起,好不好?”许清月虽然平时不善言辞,但她也绝不是个愚蠢的人,陆琳琅看得出来她平时心思细腻,心里所想的远比她表现出来的多。

    “好,我知道了。”看着陆琳琅略有些紧张的神色,许清月点了点头,“今晚虽然没有好好逛逛灯会,但也挺有意思的,方才上船之前郡主找你是为了什么事儿啊?是不是因为我们抢了她的风头……”

    “大概是吧,而且我还没有把她的衣裙做好,她有些不满,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有我大哥在呢。”陆琳琅松了口气,又帮着许清月把她的头发收拾整齐,看了看外面天色,“这个时候恐怕不能再去逛灯会了,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

    走到门口开门出去,慕容铮果然正抱臂守在门口,看见她们出来眼神微微一惊,又见她们已经换好了衣服,两人也都安然无恙,轻轻松了口气。

    “我们先送许小姐回去吧,天色已经有些晚了。”陆琳琅看着慕容铮,他也配合的点了点头,看来自己的提议正好顺应了他的想法。

    南宫钰派了辆马车给他们,一路把许清月送回许家大院,这一路上都没再出现什么问题,慕容铮一直守在马车外面,神色警觉,旁边的一点风吹草动他都会竖起耳朵听个仔细。

    许清月回到许家大院,许夫人见她回来忙迎了过来,“怎么样?外面的灯会好玩吗?我还以为你们还要更晚些才回来,还好陆姑娘没有食言,不对,你这身上的衣裙怎么换了?我记得出门时你穿的不是这套。”

    “外面人多,衣服不小心弄脏了,我便在外面买了一套换上,那一套衣裙陆姑娘带回去修补了。”许清月按照陆琳琅吩咐的那样,晚上发生的事一个字也没想许夫人提起。

    许家老爷整日忙着自己商会的事情,每天晚上要到很晚才能回来,更是不知道许清月晚上在灯会都发生了些什么。

    等把许清月送走,马车上就只剩下陆琳琅和慕容铮两个人,慢慢离开市区人也越来越少,外面也越来越安静,陆琳琅一个人坐在车里有些无聊,便掀开车帘也坐到了外面。

    “你出来做什么?”慕容铮看见她出来皱起眉头,语气有些许严厉,陆琳琅看他一眼,“我怎么不能出来?马车里头太闷了,我想出来透透气都不行吗?”

    “外面风大。你刚才又落了水。当心着凉。”慕容铮还是皱着眉头,但语气已经缓和了不少,陆琳琅反而更加肆无忌惮,“放心吧,我身体可硬朗着呢,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生病?”

    可事实证明陆琳琅还是太高估自己了,回到后院自己的小屋里倒头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醒来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浑身肌肉酸痛,脑袋更是晕晕乎乎的,嗓子像着了火一样哑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睁着眼睛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身体才算完全清醒,挣扎着起身到桌边想倒口水喝才发现水壶里已经空空荡荡,还真是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她不得不自己起身准备去厨房烧点热水。

    才刚打开房门,正好看到一抹身影急匆匆走了过来,慕容铮看到陆琳琅脸色红的像两颗红苹果似的,头发也乱糟糟的,嘴唇干得起了皮,这副样子那还像个女子家。

    “你这副打扮是要做什么去?”

    “喝水。”陆琳琅说不出话来,只得拎起手上空荡荡的水壶向他示意,慕容铮听到她嗓子干哑,挑了挑眼尾,“我昨晚就说了让你小心些,着凉了吧?回去躺着,我去给你打水来。”

    虽然前半句话有些阴阳怪气,但看在他后半句话的份上陆琳琅选择原谅他,把水壶递过去,自己又回到床上躺下。

    一躺在床上便觉得天旋地转,脑袋嗡嗡作响,抬手摸了摸额头有些滚烫,看来还发烧了,这里又没有退烧药,实在麻烦。

    忽然想起脑海里的系统,说不定它那儿有现代的药,于是叫了几声想把它唤出来,可半天也没什么反应,难道她生病发烧连系统也给烧坏了?

    没把系统叫来,慕容铮提着水壶走了进来,拿起桌上的茶杯倒了杯水走到床边来,伸手递给陆琳琅,“先喝点儿水,在家里躺着,我出去给你买些药回来。”

    方才还觉得他在幸灾乐祸的嘲笑自己,这一会儿又瞬间感觉到了他的暖心之处,陆琳琅坐起身接过茶杯一口气喝了个干净,嗓子这才舒服了点,她把水杯递回去,“还要。”

    慕容铮皱起眉头,似是觉得麻烦,索性从旁边拿过一个小几放在床边,又把水壶拎过来直接放在了床边的小几上,大概是想让陆琳琅想喝多少喝多少。

    陆琳琅只好坐起身到床边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上,慕容铮转身要出去,陆琳琅又急忙叫住他,嗓子又干又哑,“我、我肚子饿了……”

    陆琳琅没想到过慕容铮会做饭,还做的这么好吃,简简单单一碗鸡蛋面硬生生让她吃到了幸福的感觉,人一生病就会变得格外脆弱,陆琳琅抱着饭碗把汤都喝了个干净,身体一点一点恢复了力气,她仰起头看着慕容铮,“还有吗?”

    “你要是想吃我再去给你做。”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陆琳琅吃着一碗面条,竟然觉得她有些可怜。

    她的身世他也不是刚刚才知道,以前多少会有几分同情她,可他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都是孤零零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人了,但是跟她认识之后她所表现出来的那股子坚韧劲儿,让慕容铮从来没把她当成一个孤女看待。

    可如今生了病,脸色看起来苍白虚弱,身上也没什么力气,一碗面条都给她吃的眼泪汪汪的,忍不住语气也软了几分,“等会儿我出去给你买药,顺便给你带些点心回来。”

    “真的吗?慕容大哥你可真好,我以后能常常吃到你做的面吗?”陆琳琅擦了擦嘴角,眼下这一刻应该是她和慕容铮认识以来两人相处最和谐的时候了。

    等到慕容铮出门买药去,陆琳琅起身大概收拾了一下,从后院到了前面绣庄,她虽然起的晚了,可云雀也准时在绣庄干活,看见陆琳琅出来笑着打了声招呼,“掌柜的你起来了,怎么脸色看着不太好?”

    “有些发烧了,今日要麻烦你多照看着绣庄。”还好提前招了个人手,陆琳琅不用太过操心,她今天头晕眼花做不了衣服,索性在一旁的角落里画画图纸。
  http://www.shuquge.com/txt/130869/341993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