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朱门小绣娘 >第四十六章 罚站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六章 罚站

    “我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送来,你现在又要带走?不必这么麻烦了。”苏琉璃看了陆琳琅一眼,在她对面坐下,“丁香,把剩下的钱给陆姑娘结清,再赏个银袋子。”

    “多谢郡主。”还有赏钱,看来陆琳琅猜的不错,她对这衣裙必然是十分满意了。

    丁香不情不愿的把钱送到陆琳琅手边,哼了一声转身走开,陆琳琅当着苏琉璃的面把钱清点了一遍,随后收了起来,“既然没什么要修改的,那我就先回去了,日后郡主若是还要做衣服,欢迎再来。”

    “等等。”陆琳琅转身要走,苏琉璃却开口叫住她,“衣服的事情算是结了,我之前还给你吩咐过,让你帮我多看着下你大哥,他最近都在做什么?”

    “我大哥……他……”陆琳琅险些把这回事都给忘到脑后了,苏琉璃这一提醒,她才想起来那一天还给她塞了个银袋子呢,这件事若是办不好,说不定刚才才到她手里的钱又要被人家拿回去了,于是沉沉叹了口气。

    “郡主有所不知,我大哥在军营里过不了什么好日子,每日训练就已经很苦了,可总有些人故意欺负他,不给他饭吃,把他的衣服弄坏,还在他值守的时候故意弄出乱子让他受罚,他好一段时间都没回来了,前些天回来还一身的伤,估计也是被那些人弄出来的……”

    “什么?在军营里有人敢欺负他?”苏琉璃想听的本不是这些,可忽然听到慕容铮在军营被人欺负,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平远侯府当年虽然不是京城最大的勋贵世家,名声却是传得最远的,那时的慕容铮在京城是何等的风光,现在居然会沦落到被人欺负的境地。

    此刻正在军营里训练的慕容铮忽然打了一个喷嚏,额头险些撞到面前的石头上,好在他及时控制了力道。

    “好了,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各自解散吧。”

    负责今日军营训练的是陈指挥长,他负手站在高台上,淡淡扫着眼前几百号士兵,随后又高声说了句,“慕容铮留下!”

    周围立刻有目光朝他看了过来,慕容铮面无表情站在原地,其他人都拖着疲惫的身躯四散开去,他隐约听到身后传来嘲笑声,可这些他早就不放在心上。

    陈指挥长从高台上跳了下来,一步步走到他面前,“你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留下来吗?”

    “不知道。”慕容铮的目光落在他胸前的铠甲上,这个陈指挥长看不惯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从他到军营的第一天起就把他分到了最下等的军营里,住着十几个人挤在一起的大通铺,吃饭的时间最晚,等到去饭堂的时候往往只剩下残羹剩饭。

    就这样慕容铮还要经常被他单独留下,连饭堂里的残羹剩饭都不给他吃一口。

    “也是,你要是知道这些就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了。”陈指挥长冷笑一声,手中拿着一根软皮鞭甩来甩去的虚晃着,一不留神抽到慕容铮腿上,慕容铮依然静静站着,一言不发。

    “刚才训练的时候你未经允许发出声音,扰乱军纪,罚站两个时辰,没到时间不许回去休息,下次再犯,时间加倍!”说完手中的皮鞭又故意晃了晃,接连在慕容铮的腿上抽了好几鞭。

    直到陈指挥长的身影在训练场上消失,慕容铮这才长长出了口气,刚才被他打的地方都没什么疼的,只是身上那几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受伤之后他并没有请假,依然跟着其他士兵一起训练,常常因为动作太大撕裂伤口,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愈合。

    他一个人在满目荒凉的训练场上站到了天黑,李统领匆匆走了过来,皱着眉头有些许无奈,“天已经黑了,你还是早些回去吧,这里也没人看着。”

    “还有半个时辰才到时间,放心吧,我能撑得住。”慕容铮站的笔直,尽管没人看着他也会严格要求自己,从进军营的第一天他就告诉自己,无论平常怎么样,在军营里他一定要争一口气。

    李统领知道自己说不动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远远的站在一旁,定远侯府满门抄斩到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慕容铮已经完全变了个人。

    陆琳琅从王府离开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她也没想到苏琉璃居然会拉着她说了那么多,看来她对慕容铮果然十分上心,现在除了让陆琳琅帮她看着慕容铮之外,还要多多照顾下他,简直把她当成了慕容铮身边的一个下人。

    可慕容铮呢?一开始还以为他真是只是为了伸出援手帮她一把,可到后来才知道,是因为自己有他用得上的地方,所以才会帮了她那么多。

    可这世上任何事情都是这样,有好就有坏,有人帮衬着也总比她自己一个人要好得多,至少他是实打实的帮过自己,照顾他也算是回报他帮过自己的恩情,而不是苏琉璃说出来的。

    趁着天还没黑,她想顺便去街市买些布料和丝线回去,刚走出几步忽然觉得身上有些怪怪的,低头看去,才看到自己腰间在挂坠上不知何时缠上了一个东西。

    她皱起眉头俯身把那东西拿到手上,才发现是一个淡青色的荷包,荷包上绣了一枝青翠的绿竹,颜色素净,味道也十分淡雅。

    陆琳琅仔细想了想,大概是在马车上和柳长青的荷包缠到了一起,不小心带了下来,两人竟然都没发觉,一想到这是柳长青的东西,陆琳琅忍不住心中窃喜,又拿到鼻下闻了闻,这味道和他甚是相配。

    小心翼翼的和自己身上的挂坠解开,然后揣进怀里,等到下次碰到他的时候再还给他好了。

    买了布料和丝线,等她回到绣庄天色正好擦黑,蓝衣准备好了晚饭,云雀也已经回家了,青红正在绣庄门口四处张望着,看见她的身影立刻跳下台阶,“掌柜的,你回来了!”

    “你怎么在这儿等着?绣庄来了什么客人吗?”陆琳琅看到青红这么热情的迎过来,吓了一跳,还以为绣庄出了什么事儿,青红却笑眯眯的摇了摇头,“今日除了有一位客人来取了衣服,没什么别的客人,我只是瞧见天黑了掌柜的还不见回来,有些担心,正要出去接你呢。”

    “你去接我?你认得路吗?”原来在这是为了等她,陆琳琅心里微微一暖,轻笑一声,抬手戳了戳青红的脑袋,青红嘿嘿笑了笑,“不认的我就做些记号,这边晚上天黑了没有路灯,我怕你一个人害怕。”

    “放心吧,我这不回来了吗?”陆琳琅把手里的布料递过去,“给,把这些拿回去放好。”又晃了晃手上提着一只烧鸡,“我今天买了好吃的给你们加餐!”

    “太好啦!有烧鸡吃!”青红开心得几乎跳起来,欢天喜地的回到院子里,陆琳琅顺手关上绣庄的大门,忽然觉得这里有了点家的感觉。

    今日饭桌上的菜比往日少了些,陆琳琅皱起眉头正要问一句,蓝衣立刻说道,“刚才慕容大哥回来了,我把这些菜分了一份,送到他的房间去了。”

    “他回来了?”仔细想想,他有好些天没有回这儿来了,陆琳琅顿了顿,抬手把那只烧鸡也分了一半出来,剩下的放在桌上,“这些留着你们吃,我去看看他。”

    手里拿着吃的走到慕容铮房间门口,正要直接推门走进去,忽然想起来自己总是跟他说进门前要敲门,想了想还是要以身作则,于是腾出一只手来敲了敲门。

    屋子里烛火亮着,可却没人来开门,也没有回应,她又敲了敲,随后耐不住性子,一把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屋子里十分安静,桌上烛火摇曳,旁边摆着已经快要凉掉的饭菜,陆琳琅走过去把手里的烧鸡放下,又往里面走了两步,隐约听到了一些水声。

    她皱着眉头又往里面走了两步,才猛的想起来那里面屏风隔开的是沐浴的地方,莫非他是在洗澡?眼睛一亮,还真是风水轮流转,自己洗澡的时候总是被他打扰,终于也被她碰到一回了。

    于是故意咳嗽了两声,佯装没有发现他在里面洗澡,“慕容大哥,你在吗?”

    “你都走到这儿了,还问什么?”慕容铮懒洋洋的声音从屏风后传了出来,陆琳琅脸上飘过一丝尴尬,没好气的撇了撇嘴角,明明听到了声音却一声不吭,她合理怀疑慕容铮是想引诱她去看他洗澡。

    “我刚才听蓝衣说你回来了,想着过来看看你,你这些天一直都没回来,没出什么事儿吧?”陆琳琅隔着屏风抱着手臂倚在旁边的架子上,又看到他挂在架子上的衣服,有些嫌弃的皱起眉头,这身衣服等会儿一定要拿出去洗了。

    “嗯,没事。”慕容铮的回应冷冷清清,似乎一个字也不想多说,陆琳琅还是有几分担心,忍不住又多问了句,“你身上的伤好些了吗?我又买了些药,要不要给你送过来?”
  http://www.shuquge.com/txt/130869/342578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