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朱门小绣娘 >第五十三章 诚意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十三章 诚意

    陆琳琅抬眸打量着坐在对面的苏琉璃,她前脚把从她这儿订制的衣裙说成是沈记绣庄定制而来,后脚又来她这儿说什么大把大把的赚银子,恐怕是当了沈家的说客。

    她有些想不明白,苏琉璃贵为郡主,想要什么有什么,为什么偏偏要掺和到沈家当中去?该说她是闲着无事可做,还是只是想看热闹呢?

    “郡主说笑了,我不过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绣娘,怎么能有那么大的本事?我虽然爱财,但也知道凡事要脚踏实地,不可白日做梦。”陆琳琅垂下头去,装作不明白苏琉璃的意思。

    苏琉璃瞧她一眼,伸手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可凭你一人,想要赚到大把的银子确实是白日做梦,不过我是看在你为我定做的那身衣裙还算不错的情况下,想帮你一把,沈记绣庄你总知道吧?”

    “京城第一大绣庄,我自然听说过。”陆琳琅淡淡一笑,不为所动。

    苏琉璃皱起眉头,不知道陆琳琅是不是在她面前故意装蒜,她都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她竟然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索性轻咳一声把话说开了。

    “你订制的衣裙虽然心思巧妙,模样新颖,可到底不过是个小作坊,我倒可以帮你介绍到沈记绣庄里头,他们家的名气响动京城,你若是愿意去他们那儿做绣娘,保准比你这个小绣庄赚的多。”

    “郡主是想让我把这家绣庄关了,去别的修装给人家做工?”陆琳琅已经想到了这一点,可苏琉璃说出来的时候,她心里还是像被揪起来一般隐隐作痛,不过她还是忍了下去,眼中带着浅浅笑意,“这些话可是沈家绣庄请郡主过来说的?”

    “他们知道我在你这儿定制过衣裙,你我二人也有些交情,再说我也没必要诓骗你。”苏琉璃眸光一闪,装作不经意的提起一般。

    陆琳琅深吸一口气,“如果真是这样,自然是再好不过了,可是想必郡主应该也知道我与沈家的那些过节,他们若真想让我去他们那当绣娘也不是不行,只是我要看到一些诚意再做决定。”

    “他们都请了本郡主过来跟你说起此事,难道还不够有诚意吗?”在这绕了半天,好不容易等到陆琳琅松了口,可她却还要看什么诚意,显然是不把她放在眼里,苏琉璃垂下眸子,语气中也带上了一份怒意。

    陆琳琅轻轻一笑,软着语气说道,“郡主能亲自过来自然是我的荣幸,只是这生意场上的事情绝不是我随意点头答应了就能说得清的,如果他们真想请我过去,就让他们的掌柜来跟我谈吧。”

    “你是想让沈若兰亲自来请你过去?”苏琉璃看着陆琳琅明艳的神色,他们两家之间的恩怨不少,陆琳琅有这样的心思她也能理解几分。

    陆琳琅却缓缓摇了摇头,“不,我要沈家家主亲自来跟我谈。”

    沈家大宅院书房内,沈若兰正沉着脸色坐在一旁的太师椅上,冷哼一声,“她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大佛,还想让爹爹你亲自去请她过来?我们沈记绣庄如今可是京城第一大绣庄,她就算不来也撼动不了我们分毫,我们又何必给她好脸色!”

    “若兰,这件事你不能只看眼前。”沈远富背着双手从书桌后面站起身来,“她为郡主定制的那身衣裙,我已经听说京城里都传开了,若不是郡主那天当着众人的面说那身衣裙是由咱们家定制出来的,恐怕如今那琳琅绣庄已经被踏破了门槛,她既然有这个本事,那就把她请过来。”

    “可我已经请郡主去说过这件事了。”沈若兰依然不满的皱着眉头,“你瞧她那副样子,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名人大师了,想让你去亲自跟她谈,她不过是个比我还小一岁的黄毛丫头,倒不如直接叫人把她捆了来!”

    “不可莽撞。”沈远富看了沈若兰一眼,神色有几分认真,“她既想让我去跟她谈一谈,那我去就是了,我们两家之间到底还是有些情分在的,她现在身边无依无靠,或许我只用哄上她几句,她就会乖乖的跟我回来,到时候找方院子再把她丢进去,派人看守着,让她老老实实的为我们的客人定制衣裙,岂不美哉?”

    “爹爹,你还真打算把她长久的留下来?”听了沈远富的打算,沈若兰也渐渐冷静下来,沈远富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当初以为她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傻丫头,仓促赶了出去,没想到她还有几把刷子,当年陆老爷对我们也有收留之恩,我们再把她接回来就当做报了他们家的恩情,从此以后我们跟他们陆家互不相欠。”

    “爹爹说的对,倒是我一时糊涂,没有想到这些。”沈若兰脸上的神色由惊愕渐渐转为满意,也跟着沈远富一起笑了起来,“还是爹爹考虑周到,既然如此,我就先让下人准备下去。”

    “嗯,先收拾一个庭院出来,就把东边那处她以前住的地方收拾出来,那院子荒得久了,要好好打理打理。”沈远富点点头走到书房门口,看着外面渐渐暗下来的天色,“等把她接回来安顿好,父亲就亲自去柳府拜见柳大人。”

    “真的吗?”沈若兰脸上一惊,随即露出又惊又喜的神色,快步走到沈远富身边,“爹爹,你这是同意我和柳公子的事了?”

    “如今八字还没有一撇,不过既然你提出来了,我就去瞧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沈远富说着话,眯起的眼睛中闪烁着精光。

    夜色渐深,军营的将士们都已经早早睡下,训练了一天个个都疲惫不堪,头一挨枕头几乎都鼾声如雷,慕容铮躺在最里面的床铺上,盯着旁边没有关好的窗户,有一道月光偷偷洒了进来。

    他忍不住翻身坐起,正要下床出去,旁边床位的一位将士迷迷糊糊看了他一眼,“你怎么还不睡啊?”

    “我去起夜。”慕容铮回了一句,那将士没再说什么,咂了咂嘴又睡了过去,他起身走到窗边,伸手推开窗户,悄无声息的翻了出去。

    李统领正坐在灯下擦拭着那把常伴在他身侧的大刀,灯光下刀刃锃亮如新,泛着幽幽银光,他拿着手中软布一下一下的轻轻擦拭着,像是什么心爱的珍宝一般。

    耳朵忽然一动,听到周围有一声轻响,他立刻警觉起来,将长刀握在手中,起身朝声响传来的地方摸了过去。

    只见一道人影飞速闪过,李统领眉头紧皱,挥舞着手中的长刀便跟了过去,刀光上下翻飞,倒映出一道亮光,正好照在来人的眉眼上,慕容铮一手抓住李统领的手腕,另一只手已经贴在他的脖子上。

    “若我手中此时有一把匕首,你恐怕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刀光映着慕容铮那斜飞入鬓的长眉,他的眼神此刻也如同李统领手中这把冰冷的长刀一般泛着幽幽冷光。

    “你若要过来直接敲门就是,何必这么装神弄鬼?我还以为是谁闯进了军营。”李统领收回手中的长刀,转身往屋内走去,慕容铮跟在他身后理了理衣袖,“我若是光明正大的来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你呀……”李统领忍不住叹息一声,却也说不出什么责怪的话来。

    “听说宫里最近要派人去剿山匪,名单拟定了吗?”慕容铮走到靠窗的软塌上坐下,姿势十分随意。

    李统领也转身把自己的长刀放好,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抬手倒了一杯热茶,“已经订好了,这帮山匪近段时间频频伤害百姓,手段越来越残忍,那方圆几十里的村庄几乎都给他们祸害了个遍,当地官员已经上书数封,若是朝中再不管此事怕也不行了。”

    “让我去。”慕容铮皱着眉头,听着李统领说完,便干脆利落的吐出三个字,李统领微微一愣,“这件事我可做不了主,且那些山匪离京城还有好几百里的地,这可不是军中演练那么简单。”

    “你是大统领,连这个主都做不了?”慕容铮抬眸看他一眼,拿起面前的茶杯仰头一饮而尽,“我自然知道这不是演练,那些山匪作恶多端,我不过也想出一份力,你若做不了主,我进宫找皇上去。”

    “你当真要去?”李统领微微一愣,原本以为慕容铮只是说着玩儿的,可却又猛然想起,现在的慕容铮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他,眉头皱的更深。

    “嗯,我若是一直呆在这军营里,就永无出头之日,想要走出去,我必须得做点什么。”慕容铮点点头,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起身就往外走,在门口处又停了下来,“我若是真去了,还烦请李统领帮我照看一个人。”

    天色刚亮,陆琳琅就被一阵拍门声给惊醒,她正做着美梦,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门口才想起谁会这么一大早就来找她,而且叫醒她的方式这么粗暴。

    拉开房门就看到慕容铮正站在门外,斜挑了一下眉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神从头到脚把她看了个遍,“你就是这么接待客人的?”
  http://www.shuquge.com/txt/130869/343048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