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朱门小绣娘 >第六十一章 他要搬走了吗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一章 他要搬走了吗

    苏琉璃听到陆琳琅这么说,心里暗自感到高兴,就算她和慕容铮表面以兄妹相称又怎么样,自然是比不过她与慕容铮之间的关系亲密,只要她再想想办法,以后她和慕容铮就是一家人了。

    “那倒也是,他有很多事确实不能跟你说,而且很快,他也不会住在那里了。”

    “他……要搬走了吗?”陆琳琅微微一愣,没想到还能从苏琉璃这儿听到有关慕容铮的事儿,这段时间他们两个见面极少,慕容铮又出了远门,按照苏琉璃这么说,很有可能他出远门回来之后就直接搬走了。

    “是啊,以他的身份住在那种地方终究是不合适的,我已经在长安街给他安置了一套宅院,等他回来后就会让他搬过去。”说到慕容铮的时候,苏琉璃眼神中浮现出淡淡的温柔,连带着对陆琳琅的态度都好了不少,“这段时间你应该也帮忙照顾了他不少,以后你们最好不要再有联系了。”

    不再联系,陆琳琅看着苏琉璃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大概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也点点头应了声,是可心里却觉得怪怪的。

    难道是她答应不联系就真的不联系了吗?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以陆琳琅对慕容铮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完全听苏琉璃的摆布,否则在第一次见到苏琉璃的时候就会跟她走了。

    可是看到苏琉璃这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说不定他们已经达成了某种约定,陆琳琅眨眨眼,这些毕竟也是他们的事情,自己在这里想再多又有什么用呢?于是笑眯眯的抬起头来,“郡主不是要定制衣裙吗?先把你的要求告诉我吧。”

    “你方才不是说还要让我排队?”说到定制衣裙,苏琉璃瞥了陆琳琅一眼,还在为她刚才让她排队的事耿耿于怀。

    陆琳琅转身走上台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排队是要排队的,可你现在把你的要求告诉我,等排到了你的单子的时候就可以直接做了,不然到时候又要去请你过来,路上耽误了时间,中间如果安排了其他的订单,你就又要往后排了。”

    “你……”苏琉璃还以为陆琳琅要给她提前做衣服,也好讨好讨好她,可偏偏她就跟别人不一样,依然咬死了排队这个规矩。

    但终究还是拗不过她,给她留下了自己的要求,然后陆琳琅便埋头去做衣服去了,仿佛并不在意她在不在这儿。

    苏琉璃从绣房出来,走出院子就看到在一旁等着的沈若兰,看到苏琉璃出来,沈若兰慌忙快走几步迎到她面前,“郡主,陆琳琅更没有故意惹你生气吧?衣服的事我等会儿再去跟她说说,一定让她尽快给你做出来。”

    “不用了,我已经跟她说好了,我今日还有事儿,就不去你那儿喝茶了,改天我们再一起出去游玩。”苏琉璃摆摆手,没有再跟沈若兰多说什么,离开了沈记绣庄。

    慕容铮正在将身上的衣服换下,换成易于伪装的衣服,却猛的打了两个喷嚏,抬手揉了揉鼻子,天气愈渐暖和,到也不会感染风寒,想来是有人在念叨他吧。

    脑海里忽然萌生出这个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虚无,家中老小一夜之间全都死了干净,只剩下他一人,又有谁会在这种时候念叨着他呢?

    目光瞥到他刚才换下来的那一身衣物,是临走时陆琳琅塞给她他的包袱,眼前浮现出那一张灵动白净的小脸,知道他要出远门时并不是一味的担心和阻拦,而是递给他一身新衣服,说会在家里等他回去。

    或许刚才就是她在念叨自己,慕容铮心中微微一愣,随后有些失笑的垂下眸子,手上动作慢了些,旁边的一位同僚张彤瞧他一眼,“你在想什么呢?眼神飘飘忽忽的,等会儿就要上山了,你可要穿得厚实些,山里晚上可冷了。”

    “他们不是给了我们这些衣物?”慕容铮扭过头,看见其他人都穿得鼓鼓囊囊的,没有谁像他这样把身上原本的衣服脱了的。

    张彤咧嘴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这薄皮子有什么用啊,你还是把你原本的衣服穿在里头,我从小在山里长大,如今刚开春,晚上还冷得刺骨呢。”

    听了张彤的话,慕容铮想了想又重新把陆琳琅给他那身衣服穿上,身上顿时臃肿了一层,他皱了皱眉头,颇有些不习惯,可周围的人都这么穿着便也没什么奇怪的。

    天色渐渐暗了,他们这一小分队要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摸到山上,给后面的队伍带路,而慕容铮就是这一小分队的队长,责任重大,心里也隐隐有几分紧张。

    等到时候差不多了,他便把自己身后的队员叫出来,按照之前地图上划分好的路线准备进山,张彤说的不错,现在还没有天黑,一进山里就明显感觉到冷了几分,还好他把原本的衣服穿在里面,否则等到了晚上他恐怕要冻僵在山里。

    为了保证时间和路线的统一性,慕容铮路上不敢停顿,作为队长他走在最前面,手中拿着一根结实的木棍探路,眼神犀利,在昏暗的环境里依然能够清楚的看到周围任何风吹草动。

    在他的带领下,队伍甚至比预定好的时间提前了一刻钟到达目的地,随后放出信号弹,后面的队伍就可按照定好的路线进山了。

    “你这速度挺可以啊,原本我还以为要晚些时候才能到呢,现在咱们可以歇歇了。”自从在换衣服的时候张彤和他说过几句话,后面两个人就一直走在一起,有什么事张彤也会提醒慕容铮。

    慕容铮靠在一块大石上轻轻松了口气,随即又打起十二分的警惕,“现在只能暂时保证路线安全,等会儿会发生什么还不得而知,大家都小心些。”

    “不过是一窝躲在山里的山匪罢了,只要有人住的地方都有这些窝里横的,我已经剿过不少山匪窝了,放心吧,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张彤靠在慕容铮身边摆了摆手,脸上带着几分不以为意的神情。

    “你以前剿过几个?”慕容铮第一次参与到这种行动,还有些好奇,看到身边的张彤俨然是个老油条了,忍不住问道,张彤皱起眉头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约摸有五六七个了吧,这些人各个都有手有脚的,不肯自己找个营生养活自己,非要去山里当土匪,抢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有的人还给自己脸上贴金,说什么惩恶扬善劫富济贫,说到底还是他们自己太懒了……”

    张彤说的这种情况确实存在,慕容铮也皱起眉头,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山匪都是如此,确实有些不得已而为之,不过不论怎样也都不该危害百姓。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忽然起了一阵风,头顶的树叶哗啦啦作响,一时间好像四处都有些奇怪的声音,慕容铮立刻跳上石头俯下身子,四处观察着。

    张彤也手脚利索的爬了上来,学着他的样子俯下身,嘴里叼了根儿草叶,“怎么样?你看到什么了没有?”

    “好像有些不对劲,你让底下的兄弟们都小心些,夜里能看到的范围实在有限,不要中了埋伏。”慕容铮紧皱着眉头,这一座山离附近的城镇不远,周围也开辟了不少道路,在这里安营扎寨做山匪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旁边的张彤哈哈笑了两声,抬手拍了拍慕容铮的肩膀,“你也不用这么紧张,这么黑的天儿,咱们看不见他们,他们也……”

    话没说完,慕容铮忽然听到有利器划破皮肉的声音,旁边的张彤也突然没了声响,慕容铮立刻伏低了身子,顺便去拉张彤,却摸到了一手粘粘糊糊的东西,还带着些温热。

    他有一瞬间的愣神,空气中很快飘起了淡淡的血腥味,他还是咬紧了牙关把张彤从大石上拖了下来,扭过头去吩咐身后的兄弟们小心这里有埋伏。

    随后又伸手碰了碰张彤,哑着嗓子问道,“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回应他的只有呼呼的风声,光线太暗,他们又在大石头的背面,他根本看不见张彤究竟怎么样了,心里却早已萌生了不好的预感,他伸手顺着张彤的肩膀摸过去,一路到胸口,摸到了一只尖尖的东西自他胸口扎出来……

    手上一抖,他飞快的撤了回去,张彤的血在他的手上很快被风吹干,粘在皮肤上很不舒服,他握紧了拳头,从张彤身后摸出一把短刀,俯身在旁边的草丛里朝着奇怪的动静摸了过去。

    这座山上的山匪不像张彤所说的那样有勇无谋,他们早已设好了埋伏,在慕容铮他们到达的时候,却不知道已经被山匪的人给盯上了。

    原本想要趁黑摸上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结果是先被他们发现,慕容铮派了个手脚伶俐的兄弟赶快原路返回去给后面的队伍带话,自己则带着剩下的几个兄弟寻找生路。

    山上的山匪数量不多,很快后面的部队摸了上来,双方转为明战,慕容铮手里拿着张彤的短刀,一刀扎进山匪头子的肩膀,将他捉拿回去。
  http://www.shuquge.com/txt/130869/343590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