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朱门小绣娘 >第六十五章 水性杨花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五章 水性杨花

    到了许家门口,护卫看她是陆琳琅便直接放她进去了,见到许清月的时候才发觉青红说的不错,她这一脸着急的样子谁也能看得出来。

    “陆姑娘,你怎么来了?我还准备明日去你绣庄上找你呢,你这两天都不在绣庄,出了什么事儿吗?”许清月拉着陆琳琅走进她的院子,又让丫头泡了茶送过来。

    陆琳琅在软椅上坐下轻轻松了口气,“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沈记绣庄上,有点事还没回去,是我绣庄上的丫头说你连着去了我那两次,我想着你大约是有什么事儿,所以就来找你了。”

    “你去了沈记?那你自己的绣庄呢?”许清月微微一愣,陆琳琅摆了摆手,每一个知道她去沈记绣庄的人几乎都会这么问她,“马上就能回去了,只是过来帮个忙,对了,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啊?”

    说到她的事情,许清月这才沉沉的叹了口气,丫头把茶点送了上来,她摆了摆手让屋子里的人都退了出去,“再过几天就是进宫选秀的日子了,这些天我爹娘几乎将我禁足在府上,哪里也不让我去,我说是找你他们才让我出门,我这些天心里总是觉得慌张,坐立不安的,我怕我入不了皇上的眼……”

    进宫选秀的时间越近,许清月就越是担心着急,她爹为了把她送进宫里,能打点的都打点了,府上花了不少银子也费了不少力气,她也实在是怕他们一家的心血都付诸东流。

    “你放心吧,虽说进宫选秀大部分都是官家小姐,可宫里最不缺的就是花容月貌的美人儿,你还有一身的好舞技呢,白白担心这些也没什么用。”陆琳琅想起赏灯节那晚在湖心岛上,许清月给皇上献舞一曲的时候,年轻皇帝眼神之中的惊艳。

    可惜许清月到现在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坐在主座上那位青年正是皇上。

    “陆姑娘,实不相瞒,我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想起赏灯节那天晚上。”许清月忽然垂下眼去,脸上浮起一抹红,手指也绞着帕子,似乎有什么难为情的话。

    赏灯节那天,陆琳琅微微一愣,莫非许清月知道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正想着要不要如实告诉她,也好让她打消一些心里的顾虑。

    许清月缓缓抬头,“那晚在湖心楼里那位少爷,陆姑娘可还记得吗?”

    那位少爷可不就是皇上吗?陆琳琅眨了眨眼,心里怦怦直跳,但还是点了点头,“当然记得,他还让我去给他倒酒呢,怎么啦?你知道他的什么事儿吗?”

    “自从那晚回来之后,我便总是时不时的想起他,我也想办法让人出去打听过,可是谁也打听不到这位少爷的来历,本想找你去问问,可前些日子我娘给我找了一位从宫里出来的老嬷嬷教我宫中的礼仪,一直没有时间出去。”许清月似乎鼓足了勇气,把心里话全都一股脑的告诉了陆琳琅。

    那可是当今皇上,府上的下人又怎么能打听到他的来历呢,陆琳琅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还好许清月还不知道那天晚上那位少爷的真实身份,可看她这副模样,是对那位少爷动了春心。

    一时之间该怎么说呢?她马上要入宫选秀,而她的心仪之人又正好是皇上,可她现在不知道,难免心里会生出矛盾之情。

    “可是眼下马上就要入宫,我却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我……”

    “我明白了。”陆琳琅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眼中浮现出淡淡的笑意,“你是觉得自己对那位少爷动了几分心思,可马上要入宫了,你又想了了最后的心愿,再见他一面,对吗?”

    “对。”许清月立刻点了点头,随后又有几分害羞的低下头去,“我这样是不是成了水性杨花的女人?可我听说一旦入了宫,这辈子几乎都没有再出来的机会,我想……”

    “这件事情你完全不必如此纠结,等你入了宫你就知道了。”对于陆琳琅这种旁观者来说,这个事情根本就不是事情,可是对于许清月来说,又似乎是碰到了人生中的一大难题。

    陆琳琅这样毫不在意的语气让许清月的眉头皱得更紧,“陆姑娘,你为何要这样说?我只想与他见一面,只远远的看上一眼就可以,并没有别的想法,难道你也觉得我不该这样朝三暮四?”

    “不不,不是这样的。”陆琳琅慌忙摆了摆手,“我的意思是,等你入宫见了皇上,就知道赏灯节那晚的那位少爷是谁了。”

    “你知道那位少爷?”许清月微微一愣,陆琳琅也吓了一跳,她现在几乎等于在告诉许清月那位少爷就是皇上,可是似乎她并没有把两者联想到一起,眼神中还有几分疑惑。

    陆琳琅颇有几分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想把这件事情告诉许清月,可是又怕她知道太多反而牵连了她,可转念一想,再过五日她就要入宫了,如果不告诉她,她肯定还要想办法去找那位少爷的下落。

    看着陆琳琅唉声叹气的模样,许清月实在好奇,但还是极力隐忍着,直到陆琳琅自己一个人纠结了好一会儿,这才抬起眼来,眼神坚定仿佛下了什么决心,“许姑娘,其实我有一件事一直都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听了陆琳琅的话,许清月愣了好一会儿,直到陆琳琅喝完了面前茶杯里的水茶水,又吃完了一碟点心,她才悠悠回过神来,“你的意思是,那天晚上那位少爷,就是当今皇上?那晚,我为皇上跳了一支舞?”

    “正是如此。”陆琳琅再次肯定的点了点头,许清月双眼茫然的看着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她看到的是什么,陆琳琅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许姑娘,你醒一醒,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只是为了让你能安心入宫,不要在胡思乱想,你也不是什么朝三暮四水性杨花,只是恰好碰到了喜欢的人。”

    “喜欢的人……”许清月喃喃道,脑袋里如浆糊一般混乱不堪,不停的浮现出那天晚上那位少爷的英俊面容,他就坐在那儿也是清清冷冷的气质,眼神中透着几分不羁,浑身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尊贵气息,原来他就是皇上。

    陆琳琅离开许府的时候还有几分不放心,又千叮咛万嘱咐了许清月,让她把这件事情一定要守口如瓶,不能告诉任何人,许清月应下,将她送出许府,魂不守舍的回到房间,关上门坐在床边,整个人的三魂去了六魄,整整发了一晚的呆。

    沈若兰从柳府回到沈记绣庄就一直闷闷不乐,用晚饭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坐在一起,沈若兰的母亲张氏是个不善言辞的性子在一旁伺候着他们父女二人用饭,性子沉沉闷闷的不怎么说话。

    “若兰,你怎么了?从外面回来就一直沉着一张脸,有什么不高兴的?”沈远富看着沈若兰坐在一旁一言不发,东西也没吃几口,脸色很不好看,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沈若兰这才抬眼看向他,“爹爹,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个陆琳琅赶走啊?我不想让她留在我们家里,看见她我就烦。”

    “之前不是说好了,她来帮咱们忙过这一阵子……”沈远富微微皱眉,自从陆琳琅到了沈记绣庄,沈若兰便三天两头的闹脾气,好几次闹到他这儿来。

    他为了顾及绣庄上的生意,陆琳琅的手艺确实不错,着实令他刮目相看,原本打算把陆琳琅关在院子里的念头也有所动摇,只要能一直把陆琳琅留在沈记绣庄,定制衣服这一项目就可以成为他们绣庄极具代表性的业务,到时候不要说京城,全天下的人都会慕名而来。

    可偏偏自己的女儿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总要闹闹脾气,整日嚷嚷着要把陆琳琅赶走。

    “等会儿用完饭,你到我的书房来一趟,现在先吃饭吧。”沈远富不想再多说什么,一旁的张氏也帮着劝了两句,“绣庄上的事情你爹爹自然都有打算,快吃饭吧,别饿坏了身子。”

    陆琳琅回到沈记绣庄后并没有急着去绣房,而是不动声色的混到了沈家内院,这里是以前的陆府,陆琳琅没什么印象,可是原主的一部分记忆她还是可以看到的。

    于是顺着记忆中的路线一路走,到了一个院子门口,抬眼看了看上面写着长富院,这里应该就是沈家内院的主院了,正在想着沈远富会不会就住在这里,就听到不远处有人说话的声音传来。

    “我就是不想让她留下,她总是在我面前顶撞于我,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这是沈若兰的声音,陆琳琅微微一愣,连忙闪身钻进了院子,不一会儿两人说话的声音便也进了这座院子。

    陆琳琅躲在一丛翠竹后面,看到沈若兰和沈远富两人一起走了进来,方才正是沈若兰的抱怨声,不用说也知道她肯定在和沈远富抱怨自己,真是没什么用,跟自己面对面刚不过,就到背后来打小报告。
  http://www.shuquge.com/txt/130869/343748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