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朱门小绣娘 >第六十七章 立功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六十七章 立功

    平安和吉祥两人对视一眼,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要不咱们也回去休息吧,她不在这儿我们也学不到什么。”吉祥站起身擦了擦手。

    平安也叹了口气,“本来以为咱们待她亲密些,她就会多教我们一些东西,我们也好早日去老爷小姐那边复命,可这么多天了我们也没学出个什么样子来。”

    两人纷纷摇头叹气,灭了绣房里的蜡烛回到偏房歇下了。

    接下来一连三天陆琳琅都在绣房里老老实实的做衣服,沈若兰来说什么便是什么,绝不跟她顶嘴,见她这副乖顺的模样,沈若兰才算出了口恶气,心情也好了不少。

    果然到了第三天的晚上,沈远富就派了个丫头来说要请陆琳琅去内院一起用晚饭,陆琳琅连连推辞了好几句,拗不过点头应了下来。

    想到那天晚上他们父女俩在院子里的对话,这一次晚饭恐怕是一场鸿门宴,可是为了拿到钥匙,陆琳琅不得不去,她起身理了理衣裙,又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这才施施然离开了绣房。

    沈远富和沈若兰早已再用饭厅等着她,见她过来沈远富又露出一副自以为慈祥的笑意来,看在陆琳琅的眼里却只觉得恶心不止。

    “这些天你辛苦了,绣庄上的生意渐渐稳定下来,也有你的一半功劳,今晚特意请你过来一同参加家宴都是些家常菜,你可不要嫌弃。”

    陆琳琅走上台阶缓缓福了个身,“琳琅在外面整天吃的都是粗茶淡饭,叔伯这里全都是珍馐美食,哪里还有琳琅嫌弃的份呢。”

    “这些日子你受苦了,往后回到家里,叔伯绝不会亏待于你。”沈远富满意的看着陆琳琅乖巧的模样,她若是一直这么好说话,他倒也不必费心思对付她。

    陆琳琅低垂着眉眼,忍不住皱起眉头,强忍住心里的恶心,硬生生挤出一丝笑脸,抬起头来看着沈远富,“不知叔伯这番话是什么意思?琳琅早已经没有家了,又哪里能回得了家呢?”

    “从前我们便是一家人,如今你有了难处,我们帮你一把也是应该的。”沈远富神色微微一顿,随后扭过头往用饭厅里走去,“都快进来坐吧,等会儿饭菜要凉了。”

    用餐厅里,沈家三口人加上陆琳琅一个,正好四个人,在桌子四面坐下,沈若兰轻笑一声,“这些天你确实帮了我们大忙,我有的时候脾气急躁了些,琳琅妹妹千万不要记在心上,来,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看到沈若兰一反常态,反倒对自己殷勤起来,陆琳琅暗自留了个心眼,拿起面前的茶杯看了一眼,“哎呀,我这茶杯里的茶都凉了,还是换一杯热的吧,沈小姐请稍等。”

    于是沈若兰只好捧着手中的茶杯,硬生生等着陆琳琅将杯子里凉了的茶泼出去,又回来重新换上热茶,才与她隔空相敬。

    “一直听说沈小姐绣艺惊人,以前和你们在一起的时候都没发现你有这番本事,以后还请你多教教我才是。”

    陆琳琅说着勾唇一笑,将茶杯里温热的茶水一饮而尽,沈若兰听出她话里有话意有所指,这个时候却也不能说什么,只能喝了一口茶,将茶杯重重放下。

    “你们姐妹俩从前感情就要好,琳琅若是愿意回来,以后你们两个还以姐妹相称,你以前住的院子叔伯都已经叫人给你打理好了,你直接住进去就是。”沈远富见状扯开话题,说起了让陆琳琅回来的事儿。

    陆琳琅放下茶杯擦了擦唇角,随后才缓缓抬起头来,“我怎么不记得我跟叔伯说过我要回来的事?先前咱们便说好了,等我帮你处理了绣庄上的定制单子,我就要回去了。”

    “你回去也不过是经营你自己那家绣庄,如今我们沈记绣庄已经在京城有了名声,你便留下来也并无坏处,总比你那绣庄不温不火,一年到头也没几个客人的好。”沈远富说着从一旁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放在陆琳琅的面前,“这些是你这段时间的工钱,还有你要的提成,另外我还给你多准备了几两银子,这些钱对我们绣庄来说不过都是些小钱罢了,你若留下来,往后就是数不尽的荣华富贵。”

    沈远富把钱袋递过来,陆琳琅便毫不犹豫的伸手接了过来,分量确实挺沉,她险些没有拿住,有了这些银子在手里,陆琳琅眼神中才是真的开心起来。

    他口中说的天花乱坠,可陆琳琅心里清醒的很,这点钱对他们沈记绣庄来说确实不算什么,这些天陆琳琅给他们做个定制单子就已经远远超出她手里这个袋子里的十倍百倍之多。

    若是她真的信了沈远富口中的话,恐怕真是数不清的荣华富贵她也没有那个命去用了,有句话说的好,不怕你没钱,就怕你有钱,命却没了。

    沈远富看见陆琳琅收下了这笔钱,眼神中露出几分满意的神色。

    “叔伯说的是,只是这件事我还要再想想,等我想好了再决定留不留下来吧。”

    “你把钱都收了,还要想什么?”沈若兰一双眼睛立刻瞪了过来,语气也有几分凌厉,沈远富在旁边轻声提醒了,“若兰,不可如此无礼。”

    陆琳琅把银袋子放进怀里眨了眨眼睛,“这些钱是我这段时间做工应得的,又不是平白无故要来的,为何我不能拿?”

    “是,这些钱本就是琳琅的,好了好了,别说那些了,先吃饭吧。”沈远富眼看着沈若兰又要和陆琳琅掐起来,连忙打断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拿起筷子示意大家吃饭。

    陆琳琅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噜叫了,满桌子的美味珍馐倒不是假的,但跟他们一起吃饭多少有些拘谨,她不能像自己一个人在家时那般大快朵颐,还要小心自己哪里没做好,被沈若兰嘲笑。

    一顿饭吃得战战兢兢,但好歹填饱了肚子,陆琳琅放下筷子满足的擦了擦嘴,“多谢叔伯如此款待,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今晚还要准备明天要用的东西呢。”

    “不急。”沈远富却拦住了她,“刚吃完饭,再坐下来喝杯茶,现在的单子都有足够的时间,你不用再像往常那么着急了,刚才那件事你想好了没有?”

    “那件事?”陆琳琅微微一愣,他这么快便要问她的答案了,本来还想先糊弄两天过去,等她把钥匙拿到手就直接溜了,哪曾想他居然在这儿等着她。

    “这件事不是小事,这么短的时间我还没有想好……”说话间,陆琳琅忽然觉得脑袋一阵发晕,眼前的视线也隐隐有些模糊。

    隐约看到沈远富站起身朝她这边走了过来,“这么说来,你还是不想留在我们沈记绣庄了?”

    “我……我只是还没打算好……”感觉到有些不对劲,陆琳琅扶着旁边的桌子想要站起身,可双腿已经没有力气,根本站不起来,“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哼!”耳边响起沈若兰的冷笑声,“你以为我们沈记绣庄是外面的集市,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如今你答应留下也得留下,不答应留下也得留下,我们沈家向来都是赚别人的银子,想从我们这儿拿钱走,想得美!”

    “好了若兰,让人把她带下去吧。”

    这是陆琳琅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沈远富的语气中有几分得意,陆琳琅心中懊悔极了,自己怎么能在他们面前如此放松警惕,着了他们的道,被他们下了药,岂不是真要如他们所愿了。

    近日宫中有两件大喜事,一件是皇上选秀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后宫里里外外忙活个不停,如今皇上后宫空缺,皇后之位更是空悬着,许多人都盯紧了这件事。

    另一件喜事就是烦扰朝中许久的山匪之事终于得以解决,慕容铮带人不仅将那处山匪窝搅了个干净,回来的时候顺途还抓住一帮流窜的歹人,解决了当地百姓的一个大麻烦。

    慕容铮回宫复命,皇上亲自迎接,朝中文武大臣都知道慕容铮和皇帝年纪相当,从小便关系要好,如今慕容铮又立了大功,他们自然不敢在皇帝面前说什么。

    “你可真是帮寡人解决了一个大麻烦,说吧,想要什么奖赏,寡人都应允了。”龙非池一边说笑着一边往大殿走去,慕容铮微微垂首跟在他身后。

    “陛下过誉了,这些都是臣的分内之事,能替陛下分忧是臣的荣幸。”

    “这功劳是你的,你不必跟寡人客气,听说你受了伤,可好些了?来人,请御医过来替慕容大人诊脉。”龙非池似是高兴极了,大步走进长安殿,随后又让慕容铮就坐在他身侧。

    慕容铮微微皱眉,“臣不过是受了些小伤,已经大好了,不必劳烦御医。”

    “这怎么行?你一路奔波回来,还要好好休息休息,寡人先让御医替你诊脉,你的奖赏之事等你想好了再说。”长安殿内除了伺候龙非池的宫人,并无外人在,慕容铮这才微微放松了些。
  http://www.shuquge.com/txt/130869/343893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