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寻她于云端 >第三章 记仇小能手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章 记仇小能手

    自我介绍讲来讲去就那么几句话,钟妍羽说了三次都没开场,连初宸都觉得叶靖脩今天的要求苛刻。钟妍羽自然是瞧出初宸的反应,才问叶靖脩是不是故意的。

    叶靖脩没回话,只是看着钟妍羽,依旧没从那双眼睛里瞧出点不同。他对钟妍羽来说,不过是刚认识的陌生人。而且钟妍羽望向他的目光不似先前客气,明显带有戒备。

    气氛变得微妙。

    初宸搞不懂原先挺好的氛围变成这样,用胳膊肘轻戳叶靖脩,特小声说:“钟机长说得挺好啊,你干嘛呢。”

    叶靖脩没接初宸的话,也没表现出不悦,反问钟妍羽:“钟机长为什么说我是有意的?”

    作为导演,他对片子的质量有要求很正常。虽说他是提意见,但是态度平和,倒显得钟妍羽的反应有点过。再者他的身份在那儿,钟妍羽不好再质疑他,闹得不愉快没法和领导交代,缓和语气道:“我不太懂您想要的效果。麻烦您讲解一下,我会尽量配合。”

    “钟机长还是没理解我的意思。”叶靖脩走到相机前,低头看她,“我们准备的是常规问题,您按照自己的理解回答,不用掺杂其他因素,就像和您朋友聊天。我想要的就是拍真实的您。”

    钟妍羽仰头看向他,发现他是真的高,仰着脖子很不舒服。她正想站起来,又见他坐到沙发椅上。

    叶靖脩自打递完名片没再笑过,神情也算不上温和,给钟妍羽一种自己哪儿做错的感觉,但是他言行举止不失礼节,坐到沙发上是意识到身高问题迁就钟妍羽,话语间也没端架子,又让钟妍羽以为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既然说到这份上,钟妍羽不顾忌那么多,回道:“叶总的意思很明确。但以我个人的理解,自我介绍就那么几句话,说不出别的花样来。您一直说与朋友交谈。我们今天第一次见面,互相不熟悉,我又是一个慢热的人,很难达到您想要的效果。”

    这话说得合情合理,叶靖脩却微沉了眸。

    初宸喜欢钟妍羽的性格,她有一说一很爽快。然而拍摄是叶靖脩说得算,初宸只能等叶靖脩发话才能进行下一环节,站在一旁干等着。

    叶靖脩没马上回话,钟妍羽从他的眼里观察出点不明的情绪,正要看得更仔细点,他敛眸一瞬,再抬眼与刚进门时无异,目光温煦有了几分笑意。

    “那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叶靖脩说着迎向钟妍羽的视线,再次自我介绍:“我是叶靖脩,北荆市人,今年三十岁,六年前和我姐创办SE.NÇE。目前我在公司主要负责技术产品开发以及管理维护,平时喜欢拍片子。”他抬眸看向初宸,“该你了。”

    “啊?”初宸完全呆住,反应一下才哦了声,有样学样说:“我是初宸,今年二十八岁,也是北荆市人,八年前和老叶认识,六年前参股SE.NÇE,现在主要负责制作方面的工作。”

    他们这段自我介绍照搬钟妍羽的模式,把钟妍羽说怔了。

    “你们这是……”钟妍羽扬起眉,“学我么?”

    可不就是在学她,叶靖脩笑了笑,唇角上扬又露出一对梨涡,甜到钟妍羽没了脾气。

    三十岁的男人笑起来居然能让别人感觉像吃了块白桃糖,钟妍羽当真没见过。

    “钟机长听完我们这段介绍,感觉怎么样?”叶靖脩问道。

    “呃……”钟妍羽卡壳,回味片刻才说:“有点傻,相亲似的。”

    初宸噗嗤笑出声:“您挺逗。不过我觉得像征婚。”

    钟妍羽闻言没禁住扶额笑起来,有自嘲的意味,觉得刚才被录进相机的自己肯定特像憨憨,更不知道该怎么录了。

    叶靖脩瞧初宸一眼,也跟着挑了挑唇,梨涡忽隐忽现。会客室的气氛好了很多。

    钟妍羽收起笑容,挺窘地问:“我该怎么说才能自然点。”

    “这样吧。您看看上一位机长的成片,参考参考。”叶靖脩让初宸从大衣兜里拿过手机解锁,翻出已剪辑完成的片子再将手机递给钟妍羽,“不过您别陷入固定模式。每个人有自己的特色,我不希望您照着模仿。”

    “我尽力。”钟妍羽接过手机,调侃自己一句:“果然隔行如隔山。我这还没开始爬山就在山脚下栽一跟头。”

    初宸乐得不行,将稿子卷成卷,笑说:“您的性格和您外表不大一样,很有意思。”

    “我外表看起来很严肃?”钟妍羽纳闷,一直认为自己相当随和。

    “不是严肃,是一种又酷又飒的劲儿。”初宸说,“反正您不像会讲俏皮话的人。”

    钟妍羽听这描述懵然,不懂又酷又飒是种什么劲儿,权当初宸是在夸发型,礼貌地回个笑容,低头看手机上的短片。

    叶靖脩的视线没离开过钟妍羽的眉眼,他似是还想从钟妍羽的眼里瞧出点不同,却毫无收获,心有不豫。

    短片的背景音乐是轻缓的民谣歌曲,一个男人在清酒吧舞台上弹吉他清唱,那便是另外一家航司的机长。旁白轻松且愉快:“我是一名飞行员,也是一名酒吧驻唱歌手。除家庭外,飞行和唱歌是我生活的全部……”

    钟妍羽只看了开头便感觉这跟以前看过的宣传片很不一样。片子一上来没直接放航司或者驾驶舱内的画面,而是从那位机长的爱好切入主题,直接拉近飞行员与观众间的距离。作为非民航人士,看飞行员这项职业总有着一层高大上的滤镜,不容易产生代入感,唱歌要更平易近人。同时飞行员和驻唱歌手的双重身份也会让观众产生好奇。钟妍羽对此有疑问。

    “这位机长真的在酒吧驻唱?”钟妍羽问完又觉得这样说似乎不好,补上句:“他唱得很专业。”

    “当然是真的,我们不能欺骗观众。”初宸拿来热饮分给两人,“他除了飞行就喜欢唱歌,找声乐老师学过。”

    钟妍羽接过热饮没喝,搁到桌上,笑着自我调侃:“我没想到同行这么有才。叶总多虑了,我一定模仿不来。”

    叶靖脩不以为然,扣住热饮的杯口回道:“像我刚才说的,每个人有自己的特色。钟机长有没有爱好。我们可以根据您的喜好来引申。”

    “好像没有。”钟妍羽目露尴尬,“我是个枯燥的人,除了上班基本不太出门。”

    “您喜欢宅家里?”初宸很意外,“您看起来像比较喜欢外出。”

    “是么?”钟妍羽点了暂停键,感兴趣地问:“您为什么这么觉得?”

    叶靖脩适时起身给初宸让地方,站到相机后面。钟妍羽已放松下来,能熟络地聊天了。

    初宸坐到沙发上,谨慎道:“我看您的肤色偏向时下流行的小麦色,感觉您应该喜欢户外运动。”他没好说钟妍羽的身材也像时常健身的类型,总归第一次见面不能太套近乎,显得油腻。

    “我平常跑步多。”钟妍羽低头看了看确实不怎么白的手背和手腕,“跑步出汗,防晒不管用。再加上晴天驾驶舱里更容易晒黑,我就变这肤色了。要说户外运动的话,我倒是喜欢几样,不过周边和我同喜好的人基本没有。而且我一飞就待外面很多天还要倒时差,回国就出门少了。”她想让片子拍得丰富点,只能如实相告,看看叶靖脩有没有其他角度可以调整。

    “原来是这样。”初宸了然,回头与叶靖脩对视一眼,传递的意思是的确不好找引申点。

    叶靖脩顺着钟妍羽的话问:“钟机长喜欢哪几样户外运动?我们公司经常组织团建,您有兴趣可以一起参与。”

    “这不好吧。”钟妍羽直起身说,“贵司团建带我一个外人,不合适。”

    “嗨,老叶说得算。”初宸笑回,“我们公司团建基本是亲子活动,您别怕孩子吵闹就行。我一般不去。”他摇头拒绝的模样逗乐了钟妍羽,钟妍羽还是有所顾虑。

    叶靖脩瞧出钟妍羽对参与团建的提议不自在,回到原话题:“钟机长喜欢爬山露营之类的户外运动?”

    “我偶尔会去爬山,露营没试过。”钟妍羽思虑着回答,“我挺喜欢滑雪,怕受伤只去过两回。别的话……”她握着手机想了想,又说:“再就是徒步活动,我有时会打网球。”

    “这不巧了么。”初宸扭头对叶靖脩说:“你初四是不是组织了滑雪场团建,带钟机长一起呗。”

    钟妍羽刚要婉拒,初宸又道:“到时候看看能不能拍点素材用。”她一听这话不好拒绝了。

    叶靖脩当然没问题,但要询问钟妍羽的意见:“您初四有没有时间?我们早晨七点出发,午饭在滑雪场解决,晚上预计六点半回市区。”

    钟妍羽冲着拍素材也不好不答应,万一能拍点有用的内容呢。她只好说:“我有时间。那就打扰叶总了。”

    “钟机长别客气。”叶靖脩扬唇笑了笑,引回正题:“我们继续?”

    钟妍羽点头应声,起身将手机还给他,坐回去还是腰背挺直,表情比之前自然多了。

    初宸摊开稿子问问题,有一丢丢担心叶靖脩再不满意打断,那就不好圆场了。他发现钟妍羽的个性挺强的。

    庆幸的是,钟妍羽回答十分自如,叶靖脩没再叫停。

    采访结束后,钟妍羽带叶靖脩和初宸参观星航基地。叶靖脩拍到不少素材,用了不同的拍摄手法,看得钟妍羽很新奇,就像初宸听她在模拟器里讲解时的表情一样。不同行业有不同的魅力。

    四点多,钟妍羽送叶靖脩和初宸到停车场,互相加了好友,相约初四一早见面的时间便目送他们上车离开了。

    车里,初宸得空问叶靖脩:“你今天反常啊,因为钟机长放不开才挑刺儿?”

    “不,我就是故意挑刺儿。”叶靖脩打开相机液晶屏看录制画面,头不抬地说。

    “哈?”初宸一脑门问号,“你为啥?”

    “因为她不记得我了。”叶靖脩盯着屏幕上心无杂念回答问题的钟妍羽,全然没有在会客室里的和煦神情,语气犹如外面冷肃的天气:“我倒是清楚地记得她。”

    初宸汗毛倒竖,自动贴到车门远离,心说先不管钟妍羽什么时候惹到叶靖脩,记仇小能手又要上线了。
  http://www.shuquge.com/txt/130870/341701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