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寻她于云端 >第十二章 太可惜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二章 太可惜了

    春节期间,高速路上空旷,叶靖脩的车速很快。自打沈斯博强行安利完自家舅舅,车里便没了动静,只有沈知熙捏糖包的声响。

    钟妍羽酝酿该怎么回复沈斯博,措辞不好再惹得叶靖脩记仇。实际上,叶靖脩已将她的反应记在心里,她想回什么没所谓了。

    沈斯博满眼期待地看着钟妍羽,自信满满,不信有人会拒绝他舅舅,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阿姨想拿他和沈知熙当突破口。但是他的态度转变太快,钟妍羽怕说的不好泼他一盆凉水,不能打击小孩子的积极性。

    钟妍羽看了看专心开车的叶靖脩,侧身半开玩笑地回沈斯博:“我和你舅舅认识没多久,只是朋友。你一开始不是还说有很多阿姨接触你们不高兴来着,这会儿又撮合我和你舅舅?”

    “因为阿姨是机长啊。”沈斯博理所当然地说,“我舅舅喜欢飞行,以前差一点是轰炸机飞行员呢。”他又面向叶靖脩说:“舅舅有机长阿姨当女朋友,多好呀。”

    叶靖脩开口道:“我看你是想进驾驶舱,套这种近乎。”

    钟妍羽扬了扬眉,果然叶靖脩对沈斯博的话很在意,那她更不好再接着这个话题往下说,就此打住。

    沈斯博被戳穿心思,不好意思了,对着钟妍羽嘿的一笑,坐回去又给抠糖包的妹妹拆了一块糖填进她嘴里。

    叶靖脩提醒沈斯博:“今天熙熙的糖到限额了,下午不准你再给她糖吃。”他又变得严厉起来。

    “嗯,我都收好。”沈斯博相当听话,把那些散出来的小包糖都塞回去掖到驾驶座后面的夹层里。

    沈知熙不乐意了,哼哼起来伸手要去拿,可是身前有安全带,她动弹不了干着急。沈斯博耐着性子和她讲道理,小大人似的。

    钟妍羽回眸凝视叶靖脩片刻,转头看向窗外,没再言语。

    叶靖脩开车不方便转头看她,说道:“斯博是想进驾驶舱才乱提议。你别在意。”

    也不知道是谁在意,钟妍羽暗里腹诽,明面上说:“没关系。童言无忌。”

    叶靖脩听她的话音毫无起伏,她摆明不像没关系的样子,但她不会从语言上表现出来。

    经过这几次打交道,叶靖脩发觉她大多时候随性,但不意味着她的脾气好到别人为所欲为。触及到她不能理解和无法接受的地步,她就会反击。估计是碍于星航领导层的面子,她才没好意思发作,要不然定会像怼季思綦那样怼叶靖脩。当然叶靖脩与季思綦有一点很大不同。季思綦总在明面上做事惹钟妍羽不自在找怼,叶靖脩是堵得钟妍羽心口发闷又发作不出来的感觉,所以即便她不舒服,也都憋在心里了。

    叶靖脩不想真惹到她,转了话题:“你上次滑雪是多久之前。”

    那是好久之前的事,钟妍羽记不清了,想一想说:“三年前?”

    “有点久了。”叶靖脩说,“我们到那儿先去买护具。你小心点别摔着。不然你们齐总好批评我了。”

    齐总是星航副总经理,与叶靖脩认识十多年,也是他出面促成星航以及所在联盟与SE.NÇE文传合作。

    钟妍羽有点好奇叶靖脩和齐总的关系。齐总当年是从部队退役后到星航就职,慢慢升上去的,为人传统严肃,风格和喜爱尝试新鲜事物的叶靖脩完全不搭,更何况两人还有二十岁的年龄差。不过齐总年轻时开过轰炸机,算是与叶靖脩有那么点联系。钟妍羽想到刚才沈斯博的话,问道:“你上学的时候报考过部队招飞?”

    “嗯。我高中的时候过了复检,后来意外受伤没去成,还差点儿错过高考,幸亏右手能拿笔做题。”叶靖脩点刹车下高速。

    部队招飞比民航还严格,淘汰率很高。叶靖脩能过复检可以说是一只脚迈进军营了。钟妍羽相信以叶靖脩一中学生的身份,他考高分定是没问题,可他因为受伤没去成太可惜了。钟妍羽不好意思问叶靖脩是什么原因受伤,这相当于揭伤疤,她听这段简短的经历描述能感受出叶靖脩对飞行的喜爱。这也就不难怪叶靖脩会提出要上机拍摄的条件,应是为上学时没达成的梦想圆梦。

    钟妍羽默了一瞬,说:“太可惜了。”

    叶靖脩没表现出一丝一毫的遗憾,平和道:“一开始我也是这种感觉。时间长了,我觉得那不过是一次经历。不是所有人能心想事成,一直纠结只会让自己更觉得可惜。”

    钟妍羽体味一番他的话,心中略有异样,随即笑说:“你的心态很好。不过你说的也对,纠结只会让自己难受,不如想开点。”

    车开出收费站,停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处。叶靖脩侧眸瞧了钟妍羽一眼,她很快隐去笑容盯着前面的斑马线若有所思。许是感同身受,钟妍羽想起了自己的事。

    叶靖脩收回视线,打转向拐弯,问道:“钟机长当初为什么选择飞行?是纯粹热爱?”

    钟妍羽回神,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反问道:“我好像在采访的时候回答过这个问题。叶总忘记了?”

    采访那天,初宸问过钟妍羽选择飞行的原因,这算是每个机长的例行一问。钟妍羽的回答无非是爱好、热衷的形容,与其他机长无异。飞行员不依靠热爱坚持不到四条杠的那天,毕竟这是一项需要高度责任心和专注力的工作,容不得马虎,并不只有圈外人眼里的光鲜,熬下来是很辛苦的过程。

    叶靖脩自然记得钟妍羽的回答,而且由于剪片反复观看视频,记住了她说过的每一句话。但叶靖脩认为出于纯粹的喜好并坚持到底的人是极少数,比如他自己当年选择报考招飞就有其他因素。他说:“我想在镜头面前,你应该会有所顾及,所以我又问一遍。像我当时报考招飞,不止是喜欢,还有家庭因素。在我成年之前,家里条件并不好。我进部队一方面是学飞,另一方面是想减轻家里的负担。”他这样说大有交底的意思,令钟妍羽略感讶异。

    原来SE.NÇE文传的叶氏姐弟俩并不是网传的富二代,不过是白手起家的普通背景。

    叶靖脩在公司主要负责技术层面的工作,除了参与相关电影节外,鲜少在公共场合露面,VLOG里全是背影出境。叶薇则是公司的实际掌权人,代表公司出席大型活动或是出面处理重要事宜,可她一向公事公办,不喜聊家庭层面的话题,因而姐弟俩对外界来说显得神秘。不知从哪年开始,网上有姐弟俩叛离家里创建SE.NÇE的传言,传得神乎其神,有的网友便信以为真,在论坛和叶靖脩的主页下面有类似“科普”的留言,钟妍羽也误会了。

    既然叶靖脩说的实在,钟妍羽没必要太谨慎,但是强调一句:“我要是说实话,你不会剪辑到片子里吧?”

    叶靖脩笑起来:“我没在拍你。我们之间闲聊而已。”

    “那就好。”钟妍羽放心了,考虑片刻才说:“我学飞的原因挺复杂。我有两个发小都是飞行员。思綦的父亲又是我的领导,也是看着我长大的伯伯。我受他们的影响很大。另外我和你一样,小时候家里条件一般。我不是北荆市人。我妈在我六岁的时候考到北荆师范当会计,带我过来有政策落了户。但是我们母女俩一直住荆师分配的员工宿舍里。以我妈的工资,我们买不起北荆的房子。学飞虽然辛苦,回报丰厚。我熬下这些年,买房子为我妈养老不成问题。当然喜欢和憧憬学飞应该是考虑的第一位,要不我难坚持下来。”她稍作停顿,又说:“我跟你聊这些不是想博同情。片子最好不要出现家庭方面的内容。宣传片对我来说只是工作的一部分。”

    叶靖脩没曾想她会一下子说这么多,应声道:“你放心。片子完成后会先给你过一遍。你不希望添加的部分,我们会删除。”

    钟妍羽对这个安排很满意,道声谢,抬头见滑雪场就在不远处。

    沈知熙的第二块糖吃完了,她眼巴巴和沈斯博对望。沈斯博讲了一堆道理不管用,干脆错开目光瞧向窗外,决不给她拿第三块。

    “舅舅……”沈知熙转而冲向前面撒娇,“我再吃一小块。”

    “不可以。”叶靖脩不容商量,停好车将身侧格子里杵着的保温杯递给沈斯博。“你让熙熙漱口。我们这就进去。”

    沈斯博依言将水倒出来一点,试一试温度才递给沈知熙。钟妍羽在前面瞧着,觉得这一幕很有爱。

    停车场东边有两辆大巴,很多人在车下面拿滑雪装备。那是SE.NÇE文传的员工们,也是刚到。

    叶靖脩让钟妍羽稍微一等,下车开了后车门解开沈知熙的安全带给她戴好帽子和围巾,抱她起来去员工那边说几句话。

    沈斯博往前挪了挪说:“阿姨,我要去训练了。你今天和我们在一起吗?”

    “对。我下午和你们一起回去。”钟妍羽回答。

    “太好了!”沈斯博特雀跃,没跟钟妍羽聊够。机长可不常见。

    “你去训练滑雪?”钟妍羽挺感兴趣,“我看过你舅舅拍你滑雪的视频。你是专业的?”

    “我算是青少年组专业的吧。”沈斯博说到自己擅长的领域挺得意,语气却是轻飘飘不在乎的样子。

    钟妍羽轻声一笑,心说这孩子果真傲气。她忽然想起一事来,问沈斯博:“你怎么知道我是机长。你舅舅在家跟你说的?”

    叶靖脩在车上并没有提钟妍羽是机长,沈斯博却脱口而出说她是钟机长,让她着实纳闷。

    “不是的。”沈斯博摇头,“我们去东京的时候。舅舅看到阿姨的签名说你是机长。我就记住了。”

    飞东京的时候?钟妍羽顿觉这事蹊跷。

    SE.NÇE文传和星航在她飞阿姆斯特丹时开的碰头会,季思綦当时向SE.NÇE文传的工作人员介绍了她的情况,而叶靖脩事先知晓她的名字还对应上她没广播的航班,就很奇怪。

    这也太巧了吧……
  http://www.shuquge.com/txt/130870/342614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