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被打

    一个多钟头,也是怕夜长梦多,杨光良亲自跑了法务部盖章,把合同给定下来。

    谁知道那个王利保心里在想什么弯弯肠子,估计盼着自己因为这事儿栽了。

    不过他们可不会想到,自己能想出来那种办法凑够货。

    已经嘱咐张总,所有事情低调处理,很期待两天之后,他们看到两万吨货齐全的表情。

    嘿嘿嘿!自己可不打没有准备的仗!

    不过刚才一出,确实有意外收获,监察组自己不是没有听过。

    在这儿来说,就和古时候拿着尚方宝剑下乡的钦差差不多。

    这个事儿如果运作好了,估计那位副厂长是逃不了虎落平阳的命运。

    有俗话,眼见他高楼起,眼见他高楼塌,十年兴败许多人,哪儿有人能兴旺一辈子的。

    且到时候再说,先把眼前的难关过了。

    自己答应他不该说的不说,可没答应他该说的不说。

    嘿嘿嘿!

    “咦,咋回事儿呢?”

    正说去吃饭,杨光良却忽然看到欠揍指数开始暴涨,比刚才在办公室里面可涨的厉害多了。

    “风再起时……”

    疑惑中手机铃声响起来,以为是张建龙,摸出来手机却笑了。

    顺手滑动接起来。

    “喂?张路,是有人租房了吗?”

    那头声音可劲儿的嘈杂,张路似乎是压着嗓子。

    “杨!杨哥,您过来一趟吧,房子出事儿了!”

    “啥情况啊?”

    杨光良愣着,脑子有点儿没回神,实话说,心里打鼓。

    毕竟那房子自己确实是来路不正。

    总不能说是真房主找上门来了吧?

    难不成这是自己欠揍指数开始暴涨的原因吗?

    可是按理说这系统应该没糊弄自己啊?

    天天的那个二千四,可都是按时转进来的,别的不说,准时是真的准时,而且银行也没找过自己的麻烦。

    咋现在房子却出事了吗?

    使劲儿挠了挠脑袋,总不能不处理,火烧眉毛也得去看看。

    “我马上到,估计也要半个钟头。”

    说着挂了电话,直接下楼骑车就跑,反正副厂长都管不了自己,别人也就逢管了。

    一路狂飙,在车流中穿梭,紧赶慢赶到了景丰中介,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事儿。

    里面起码有十来个人,那麻雀大的铺子就快被挤爆了,隐约还能看到张路正在两手比划什么,反正是一脸的着急样。

    眼神凛了凛,杨光良心里打鼓不停歇,这个事儿可不好弄,万一真是自己想的那样,那……

    “来了来了!他就是业主!”

    一道声音陡然传入杨光良耳中,简直是后背当场惊出来一身冷汗。

    眼见着欠揍指数爆表,自己却半点儿高兴不起来。

    他娘的这叫什么事儿啊?

    “你就是那402的业主吗?”

    很快有人从铺面里面出来,乌泱泱十来人,个顶个的壮汉,女人似乎都在边上看热闹。

    说自己不怵……那是假的。

    “咳咳!”

    杨光良清了清嗓子,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看这个情况,似乎不像是一家子的事儿。

    再说……再说房产证在自己手上,如果自己打定主意说被骗,估计能糊弄过去。

    大不了房子不要了就是!

    果然是天上掉馅儿饼的事儿不靠谱!

    他大爷的!

    “不好意思,请问下你们找我什么事儿呢?”

    “你还问我找你什么事儿?你自己做的事儿自己不清楚吗?”

    猛的一下就被当先那个壮汉揪住了领子,杨光良使劲儿扒拉。

    “喘……喘不过来气……”

    “松……松……”

    “陈哥,陈哥,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别闹出来人命了!”

    张路眼见着杨光良已经开始翻白眼儿,赶着出来打圆场。

    这要万一杨光良在自己铺子门口有个好歹,以后那生意还怎么做啊?

    “老公,老公……”

    边上一个女人也是赶着给陈盛使眼色,他们只是来质问的,不是来打架的。

    自己老婆发话,陈盛这才松了手,杨光良腿一软,差点儿栽地上,所幸是张路扶了一把。

    “杨,杨哥,您没事儿吧……”

    “……”

    杨光良牵起嘴角,嗓子疼的说不来话,只想问,你小子会不会说话,你去试试会不会没事儿!

    “咳咳……”

    也是吞了口口水,杨光良才勉强恢复恢复,虽然嗓子依旧疼得厉害。

    “大哥,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您能不能说说清楚!”

    杨光良满脸真诚,尽量让自己人畜无害,谁让人在屋檐下,那是不得不低头。

    张路看一眼杨光良,这才附耳低声一句话,瞬间让杨光良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只要不是把自己房子收回去就成。

    闹半天这些人都是荷香颐园的业主,也都是手里有房子出租的。

    市场价二千五,加上荷香颐园的口岸,那是绝对的不二价。

    最多最多就是便宜个一百几十。

    可谁知道就有杨光良这么一个愣头青过来,简直要疯,一下子打乱了市场价。

    别人听说以后,租房的要么压价,要么说要退租,一下搞得荷香颐园是乌烟瘴气。

    杨光良摸摸脖子哭丧脸,是真的要疯,他娘的是说之前租房时候,张路一副三缄其口的样子。

    自己以为他在研究中介费的事儿,搞半天原来是担心这个!

    也是怪自己当时太高兴,根本没顾上这一茬,搞得现在弄成这样。

    该呀……

    “呼……”

    深呼吸几口气,杨光良看周围人越来越多,心里也知道这个事儿该怎么处理了。

    自己的目标不能变。

    否则以后离开了公司,自己总不能天天的去干些蠢事儿来增加欠揍指数。

    “各位,不管怎么说,坏了行情是我的错,我先给大家道个歉,但是请大家跟我进来,听一听我的解释行吗?”

    说着就往铺面里走,外面人面面相觑,最后也都跟上,大家伙儿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一众人进去,看着人基本到齐,杨光良这才关了门,眼角的泪当时就下来了。

    场面一瞬间透出几分诡异,大伙儿都不知道啥情况……

    张路脑子更懵,忍不住低声问。

    “杨哥,您这是玩儿的哪一出啊……”

    “唉……”

    一阵叹气,杨光良开了口。

    “小张,之前我跟你说过吧,说这个价钱,但是租房的人我要亲自谈,要想租到这个价钱是有条件的。”
  http://www.shuquge.com/txt/132598/347452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