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破财

    脑子转了转弯儿,也觉得可能是不是对方为了试探自己。

    现在不是有说,肯为女人花钱的男人,才是好男人吗?

    也许是为了这一茬吧?

    故意约在这儿的,想给自己一个考验?

    排除把自己当做是冤大头,或许也只有这么一个说法了。

    刚才走神也没注意她们点了什么,不过估计不会太过分。

    往后翻了翻菜单,自己一直就好奇那个生鱼片到底是个什么味道。

    两百多就两百多,奢侈一把,直接点了一个刺身大拼盘,看着那图好像不怎么管饱,又选了一份照烧鸡排盖饭配味增汤。

    看样子自己差不多够了。

    勾选好以后递过去给服务员,尚且没注意到服务员表情僵硬了一瞬间,片刻恢复一个鞠躬走了。

    对面三人都在玩手机,杨光良也不好把手机拿出来玩儿,那相亲还有什么意义?

    “咳咳……”

    稍微清了清嗓子,杨光良开口问。

    “那个我想问问,你是在哪儿上班呢?”

    “我是超市收银,就在大福村镇上那家。”

    “是吗?我妈也在超市收银,指不定还认识呢?”

    “不会,那边超市都是年轻人,没有超过四十岁的。”

    “……”

    看着对方头也不抬的说话,杨光良也给感觉兴趣缺缺。

    临到这一出算是明白了,估摸着对方没看上自己,不然也不会是这个状态。

    虽然近两年相亲少了,但好歹自己也是相亲池子里面蹦跶过的,就只差没跃上龙门。

    仅此而已。

    算了也就算了,当做吃顿饭,反正自己对着日料也挺有兴趣。

    只当开开眼界了。

    不多时间就见到有人推开门,后面跟着服务员鱼贯而入,一串进来。

    这一幕让人当场愣了一下,杨光良以为是端错了,可看对面三人不断指挥放下,还分着哪个是自己的,哪个是别人的。

    很明显,端错是不可能端错的。

    喉咙‘咕噜’一声,杨光良不自觉翻了翻桌旁的菜单。

    对此一下桌上的菜式,那才是真叫一个好家伙。

    金枪鱼牛油果色拉,68*3;

    鲷鱼沙拉,68*3;

    白金枪鱼,大目金枪,蛤蜊,无头虾,混合蔬菜色拉,60*3;

    烤三文鱼皮混合有机蔬菜,52*3;

    鹅肝法棍配味增汁,58*3;

    三文鱼色拉,58*3;

    刺身大拼盘,268*3;

    章鱼,46*3;

    鲱鱼籽,52*3;

    三文鱼籽,75*3;

    北极贝刺身,60*3;

    墨鱼,50*3;

    明太子拌鱿鱼,38*3;

    海鲈鱼,46*3;

    ……

    还没把菜单翻完,杨光良就感觉光用脑子算,这菜单已经算不过来了。

    真心的……无言以对。

    很快自己的那一份上来了,原本以为艳压全场的刺身大拼盘,在桌上一堆豪食中,显得那么弱小无助。

    还有那一份照烧鸡排盖饭,更加成为了一个异类。

    果然思维不同,追求的东西也不太一样。

    最后还上来了一瓶酒,杨光良赶着往后翻了翻。

    千福藏纯米大吟酿,1180;

    呵呵呵呵……也不算太贵,还不如五粮液贵吧,好像是的。

    可是相亲见面第一次,就这么搞合适吗?

    姑娘,我就问问你合适吗?

    当我冤大头呢?

    虽然我穷,但是我有脑子啊??

    有必要吗?有必要这么搞吗?

    杨光良觉得,自己没当场拍桌子走人,那都是自己修养和家教。

    看对面又是拍照又是聊天的,玩儿的不亦乐乎,杨光良觉得,自己或许确实不配有姓名。

    操蛋噢!

    什么玩意儿啊?

    自己看着就那么像是冤大头吗?

    真觉的过分了哈!

    原本满心期待的刺身大拼盘,这会儿也感觉好像不香了,味同嚼蜡。

    还真确实是心疼钱。

    刚才大概算了算,这一顿下来小五千块就没了,虽然现在不差钱儿,但也是真心疼。

    换自己半年生活费都够了。

    要是多在公司吃饭的话,半年生活费都用不了这么多。

    心疼,肉疼。

    自家二姨还真是心疼自家孩子,您老厉害了是真的。

    真不知道这二姨,是怎么生出来表弟那么一个懂事儿的小子,可能真是儿子随爹吧?

    哎……

    也是认了,权当自己少两天工资吧,一天二千四,两天也是四千八了,拾掇拾掇差不离。

    想到这儿心情稍微好一点儿,好歹那刺身大拼盘是自己点的,不吃不划算。

    稀溜溜一口味增汤,果然金钱的味道好极了。

    大口嚼着鸡排,外酥里嫩,香气四溢,确实是好东西,米饭也是喷香。

    伴着刺身,入口即化,鱼肉的醇香溢满口中,虽然第一次吃,但是那种清爽和肥厚夹杂的口感,确实让人印象深刻。

    最后一口海胆下肚,那种软嫩微甜,成为所有味道的升华。

    一种满足感由心而生,刚才的烦躁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

    静谧的平静。

    周身坠入深海,感受那种独特的静谧。

    舒服。

    “呼……”

    长呼出口气,放下了筷子,对面依旧吃的热火朝天,自己也懒得管了。

    反正破财免灾。

    想想也就算了,下次可不会这么傻乎乎的让人当凯子宰。

    吃一堑长一智。

    “你们先吃,我去一趟卫生间。”

    擦了擦嘴,杨光良说着就走,几乎是前脚刚踏出房门的一瞬间,后面就陷入冷寂的安静当中。

    三人一个对视,周莉芸努努嘴往外。

    “去看看。”

    姚冰点头就俏摸着出去,微微侧身,正好瞧见杨光良进去卫生间。

    抚了抚胸口松口气。

    “他进去卫生间了。”

    夏月夹一筷子生鱼片,靠了靠周莉芸。

    “你确定他有钱请得起这一桌吗?”

    “钱肯定是有,毕竟宏旺集团也是大企业,一个月工资肯定够这一桌的,我算着呢?”

    “像是他们这种爱面子的,活该被我们宰。”

    周莉芸一脸不可置否,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儿。

    当加个餐呗,谁让那些男人一个个没脑子,看自己漂亮就走不动道。

    又好面子,请一顿好的最多自己肉疼一下,往后也就算了。

    要是真遇着还敢请自己吃第二次的,这种人就要好好把握住了。

    人傻钱多,当然得收入囊中,不能放过了。
  http://www.shuquge.com/txt/132598/347452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