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病情

    “陆会长,您就放心吧,您有个好女婿,这个事儿以后再说,以后再说ha!”

    高崇松似乎半点儿没有解释的想法,径直挂了电话,来的异常干脆利落。

    剩下陆明亨整个人几乎是懵的,这叫什么事儿啊这是?

    “我说老李,真的什么都没查到吗?”

    无奈放下电话,陆明亨看过去管家。

    不是不相信管家的办事能力,只是这事儿临到头,似乎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蒙在鼓里是怎么回事儿?

    搞得不对劲儿啊?

    自家丫头也是,别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她倒好,直接给自己当成外人。

    真心不想说什么了。

    老李虽然感觉自己的能力受到了质疑,不过也清楚老爷不是那个意思。

    定了定神道。

    “老爷,确实是这样,真的没查到其他的消息,我也觉得奇怪,但深入调查过后,没有半点儿可疑,别是高董事长那边藏着什么事儿?”

    “……”

    陆明亨想了想,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但调查高崇松和调查杨光良相比,实在是天壤之别。

    一个弄不好,反而得罪了高崇松,那才是最麻烦的事儿。

    搞得人脑子疼。

    真心觉得,这个杨光良怕不是上天派来折磨自己的。

    “老爷,要不我派人盯一下高董事长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别……”

    陆明亨听着这话忙摆手。

    “算了。”

    “这边还是盯着杨光良就行了,如果有事儿招呼一声,反正尽可能给他帮忙,能让高崇松这么推崇的人,可一只手都能数过来,不是简单人物。”

    心头确实对杨光良忌讳莫深,能够让自己查不到蛛丝马迹的人,确实是个能人。

    只若是杨光良听到这话,可能只会一脸懵,我本来就没什么能让您忌讳的事儿,所以您查不到不是当然的吗?

    管家定神点头,继续办事儿去了,剩下陆明亨遥望窗外,感觉有些事儿,似乎逐渐开始握不住,随风散去。

    事情一开始,似乎就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境地。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

    ——

    一路开着车,也是思前想后,决定回去老家一趟,老爹的事儿,尽量别耽误了。

    之前是想着组织语言,不过想想也得自己面对,没什么太多可以组织的地方。

    光是瞎想自己吓自己可还行。

    事情一开始,确实是走入了一个误区。

    直接开车回去村子里面,倒是临到门口,发现院里还停了一辆车。

    瞧一眼车牌号,似乎是二叔家的。

    眼神有些意外,这两家挨着挺近的,一般过来串门儿都是走路或者骑个电动车,鲜少开汽车的。

    再说就二姨那个舍不得的性子,会舍得除了出去装样子的时候开车,那也是奇了怪了。

    正在疑惑中,从堂屋里看到二叔出来,似乎是一脸的操心样。

    杨光良心里当时就咯噔了一下,难道是……

    “二叔,您过来了啊?”

    三两步进去院里招呼一句。

    杨泽弘看到杨光良一瞬间愣住,掏兜里摸手机,想起来没给杨光良打电话,他怎么回来了?

    愣了一下才回神。

    “小良回来了呢?”

    “是,我爸没事儿吧?”

    杨光良眼神不自觉紧张,赶着就往屋里面去,脸上担心不是假装的。

    旁边杨泽弘看这个模样,也是不好再瞒着了,这都撞枪口的事儿了,能瞒得住吗?

    “孩子过来……过来……”

    没让杨光良进屋,反而拉着他往墙根儿角落去了。

    点根烟面上情绪不太好,瞥一眼屋里叹口气。

    “你爸这个病,如果不手术怕是不行了,今儿在院子里说晕过去就晕过去了,你妈看着吓得够呛,又怕你担心,所以没告诉你。”

    “叔家里日子虽然好过一些,但你这表弟要娶媳妇儿,所以家里没剩下多少余钱,这五万你先拿着用,之后我和你小姨商量商量,看能不能再出点儿。”

    看着手里厚实的信封,杨光良面上感慨,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是自己没本事,才让老爹受了这么久的罪。

    是自己没本事!

    把眼泪从眼眶里面压下去,杨光良摇了摇头,没有接信封。

    “二叔,这个钱我不能要,上次已经惹得你家里不太平,要再来一次,依着二姨的脾气,家可就真的散了!”

    “你二姨重要,还是你爸的命重要!混小子你这样我可生气了!”

    杨泽弘径直把钱给塞进去杨光良怀里,这杨泽荣可不只是杨光良父亲,更是自己大哥,自己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二叔,其实我……”

    “杨泽弘!好你个杨泽弘,我就知道这么晚没回来,铁定有事儿,你又搁着家里拿了多少钱!”

    “那可是给雯雯家的彩礼!你拿这个钱对得起你儿子吗?”

    一声哭天喊地,一爪子径直挠在了杨光良脸上,把他手里信封给抢了过来。

    只感觉右脸一阵肉疼,也是看在二叔面子上不想做什么,都清楚这位二姨的性子。

    “罗敏,你干什么这是,跟孩子置什么气啊?”

    扒拉过杨光良,杨泽弘看着脸上血痕一阵心疼,自己老婆也是过分了。

    “孩子孩子!孩子个屁!他又不是我孩子,关我什么事儿!”

    罗敏翻开信封看了看钱,径直揣在包里,指着鼻子就开骂。

    “我告诉你杨泽弘,你要是还认我这个老婆,认你那个儿子,你今儿就给我老实回家,别在这家人门口晃荡!”

    “你……你……”

    当场被气的说不出来话,杨泽弘瞪红了一双眼睛。

    可一边是自己老婆孩子,一边是自己大哥侄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这叫人怎么选呐!

    “阿弘,好了,我这个病自己心里清楚,你别插手了……”

    声音有气无力从屋里传来,杨泽荣原本在睡觉,自然这会儿也是睡不着了。

    黄倩兰扶着他坐下,看过去自己儿子脸上的血痕,心里一阵疼。

    都是家里的祸事儿,让孩子造了孽,从小吃苦没享什么福,大了还有更大的祸。

    都是这个家拖累了自家儿子……

    缓缓上前,黄倩兰看着罗敏,眼里噙着泪,双膝往下一跪。

    “妈!”

    “倩兰!”

    “大嫂!”

    “……”
  http://www.shuquge.com/txt/132598/347452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