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绝世剑豪

    一般来说,定场诗也罢,诗号也好,都带有本宗或者本人的某些特质,像老板娘这句,强调的其实不是美人,而是学富五车,满腹经纶!

    “这诗号有些霸气了呀!”

    魏笑天嘀咕着,又瞅了老板娘的大木瓜一眼,忽然觉得她肚子里有没有锦绣文章,已经不重要了。

    你已经这么大了,还要什么飞剑?

    “老板娘,我很喜欢这首曲子,它叫什么?”

    魏笑天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百宝囊,准备取灵砂付账。

    巴掌大小的百宝囊,内部有一个独立的空间,根据做工和材质,空间的大小也不同,最大的甚至能放下三山五岳。

    “它叫《故乡的原风景》,在小仙州还未曾出世,你是第三个听到此曲的人。”

    老板娘虽然眼馋一千灵砂,可听着从八音盒中流淌的的曲子,她又不舍得:“抱歉,我不卖!”

    “……”

    魏笑天皱眉,这个数目是他的心理价位,再多,他出的起,可是会被当做冤大头。

    其实用留音石录制一份也可以,但是魏笑天身份尊贵,不屑干这种勾当,不然他觉得会丢了羽化宫的脸面。

    哎!

    魏笑天叹了一口气,失落的转身离去。

    “贵客,我没说此物只有一件呀!”

    白月痕无语,这只修二代脑子没问题吧?

    “啊?”

    魏笑天一呆,跟着便用手拍了一下脑门,光顾着品味这首曲子的意境了,居然把这么平常的事情给忘了:“老板娘,劳烦你速去于我取来!”

    “没货,要定做!”

    白月蘅忽然间觉得有些对不起陆安之了,这只修二代开口便是一千灵砂,和自己开给陆安之的价格一样,可问题是,那个清秀少年没要自己的钱。

    哎!

    自责!

    我堂堂修士,竟然占了一个凡人少年的便宜。

    “要多久?”

    魏笑天不想等太久。

    “一个月如何?”

    白月痕只能祈祷陆安之尽快再来爱马百货一趟。

    “太久了!”

    魏笑天摇头:“你们快一点儿,我可以加钱!”

    要么说土豪的钱好赚呢,这灵砂感觉就像大风刮来的。

    “加钱不必了,我尽量让那位傀儡师快一些!”

    白月痕保证。

    “要付多少定金?”

    魏笑天一看便是不差钱的主儿。

    “不用定金!”

    白月蘅一向大气,而且哪怕到时候魏笑天不要了也无所谓,她觉得这首《故乡的原风景》一定会成为风靡小仙州的名曲,靠着它,这种八音盒怎么也能一个卖一百个灵砂吧?

    血赚!

    嗯,到时候问问那个少年,还有没有其他乐曲了!

    最好弄一个系列!

    “你们尽快呀!”

    魏笑天催了一句,准备离开了,毕竟他平时购物,根本不来这种一看便没什么好货色的小杂货店的,只是当他的目光落在角落那具人偶娃娃的身上时,他呆滞了一下。

    “这个女子好漂亮呀!”

    魏笑天心中赞叹,只是她为什么要站在这里?

    等等,

    她为什么没有心跳?难道是一具傀儡?

    可这做的也太真实了吧?

    魏笑天好奇心大起,快步走到了人偶娃娃前,仔细鉴赏,然后没忍住,摸了一把。

    手感不错!

    “老板娘,这个傀儡卖吗?”

    魏笑天想要。

    “当然卖,不过这具傀儡除了会几手简单的按摩术,没任何特长!”

    白月痕赶紧解释了一下,省的让修二代以为自己再用劣等货骗钱。

    “没关系!”

    魏笑天不在乎其他能力,漂亮便足够了。

    “……”

    白月蘅服气了,还真有男修士买这玩意呀?

    看来我还是不懂男人心!

    “多少钱?”

    魏笑天准备掏腰包。

    “一……”

    老板娘还没说完,就被一道粗狂的声音打断了。

    “哇,这傀儡做的好逼真、好漂亮,是俺喜欢的类型,老板娘,多少钱?”

    一个长着络腮胡的大汉走了进来,兴致勃勃的问价。

    魏笑天心中一紧,赶紧插话:“一千灵砂?我要了,包起来吧!”

    “……”

    白月蘅其实想说一百灵砂的,谁知道慢了半拍,便翻了十倍!

    当然,也有这个大汉表示出兴趣的缘故。

    “这么贵?”

    果然,大汉听到报价,浓眉皱起,随便在店里扫了一眼后,骂骂咧咧的走掉了。

    他是个傀儡师,其实对那具人偶娃娃挺好奇的,但是他没敢凑过去看,因为他是个散修,没有跟脚靠山,而那个豪掷一千灵砂买东西的青年,显然是他惹不起的人。

    “哼,该死的有钱人!”

    大汉郁闷。

    一番忙碌后,白月蘅送走了魏笑天,入账一千灵砂,而且不久后,还将有一千灵砂收入。

    “仅仅两件傀儡卖的灵砂,都赶得上我三个月赚的钱了!”

    白月痕开心的哼起了小调。

    不对!

    人偶娃娃的钱,是对半分,要给陆安之五百呢!

    还有既然有一,肯定有二,我得再让他做几具人偶娃娃!

    即便别人不买,也可以继续卖给这个羽化宫的修二代!

    把每一只肥羊薅秃,这可是身为杂货店主的基本素养。

    魏笑天这次偷偷溜出来,是打算去扶风巷喝花酒,现在得了新玩具,顿时没了兴致,直接骑着赤烟马回宗门。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玩她了!

    “没想到一家不起眼的杂货店中,竟然还有这等好东西,以后可以常来逛逛!”

    魏笑天觉得淘到宝了。

    开心!

    ……

    黑驼山原本只是一块无名的荒野之地,一只从这里走出去妖修,后来修成了分神期的巨头,威震整个小仙州,因为它的真身是一只黑色皮毛的骆驼,所以它的故乡自此被称为了黑驼山。

    小仙州很大,即便是能够飞天遁地的修士也不可能去过每一个地方,就更别提陆安之这种从小便没出过远门的凡人了。

    幸亏万法仙王是一个很细致的人,他送回来的神机中,有娑婆世界最详细的地图,而且还不止一幅,因为需要标注的内容太多了。

    比如哪里有罕见的洞天福地,哪有里珍贵的天材地宝,甚至还有名人墓葬的所在地点,一幅地图根本放不下。

    五千年,沧海桑田,世界变化太大了,单是地貌的变迁,神机上就有十二个版本。

    万法仙王将资料准备的如此充足,自然便节省了陆安之大量的时间,他可以根据地图,对照参照物后,直奔目的地。

    半天的飞行后,乱葬岗到了。

    “黑驼山便是这块荒野之地最大的山峰,然后朝着它的西北方走七十里左右,便有一处乱葬岗!”

    陆安之站在野草横生的坡地上,望着前方那片没长着几棵树的坟地,有些小激动。

    不出意外,就是这里了。

    “仙王百科上没写有妖怪,但是不得不防!”

    陆安之手指在原石屏幕上滑动,搜索黑驼山过去五年以及将来五年的情报,看看这里有没有出过什么妖怪。

    如果有,证明它此时还在此地。

    只可惜,情报太少了。

    哎!

    毕竟五千年的时光太过于久远了,高高在上的万法仙王也不可能为一个甲等机缘详细地调查黑驼山。

    有那时间,还不如都花在三甲等机缘的资料收集上,要是重生后捞到一个,就赚大了。

    陆安之接近了乱葬岗后,没有贸然去找那个机缘,而是先操控着深田傀儡,自己的处女作品,巡逻一圈。

    这具傀儡比起灭霸,不仅看上去人畜无害,而且操作它消耗的元神之力也比较少,适合用来当诱饵。

    半小时后,缩在一棵大树后的陆安之,冒出了脑袋。

    “我都这么谨慎了,应该不会被人黄雀在后阴一把吧?”

    陆安之深吸了一口气,猫着腰,快步走向了乱葬岗。

    这里很大,至少顶两个大学的操场,开一场万人演唱会都没问题,至于怎么形成的?

    这便不清楚了,可能是战乱时的杀俘地点,也可能是被妖怪抓走吃掉,扔骸骨的地方。

    总之这地方阴风阵阵,死气弥漫,陆安之不想多待,所以他的脚步很快,只是茂盛的野草让行动不便。

    几分钟后,陆安之来到一块一人多高的大石头前,石头上,有一条半个手掌深的剑痕。

    呼!

    陆安之做了两个深呼吸,神色兴奋,这便是仙王日记中记载的那个甲等机缘了。

    这道剑痕,是一位剑豪留下的秘剑帖。

    什么叫剑豪?

    就是领悟了秘剑意的剑修。

    剑修,顾名思义,就是专门修习剑道的修士,这种人在修真界极多,毕竟剑乃百兵之王,高端大气上档气,大家都爱练。

    但是就像学画画的人那么多,贝多芬只有一个一样,练剑这件事,也是看天分的。

    娑婆世界剑修很多,但是剑豪非常少,因为只有领悟了秘剑意的剑修才有资格被称之为剑豪。

    所谓的秘剑意,便是个人对于剑道的感悟达到一定的境界后,领悟的真谛,秘剑便是真谛的具现化。

    修真界名气最大、最神秘的三大秘剑之一黄粱一梦,一剑斩出,可以让人一梦千年而不醒,直接老死在梦中。

    据说那位最初领悟了这道秘剑意的剑修,是一位佛修僧人,他在滚滚红尘中行走上千年,迷失了自我,最后因为一个契机,一朝顿悟,不仅在菩提树下坐化飞升,还留了这道秘剑,以警示提点后人。

    功名利禄如浮云,万般诸法皆成空!

    领悟秘剑意是只有奇才剑种才能办到的。

    因此修真界有一个共识,那便是秘剑无处可学,无法教授,只能靠顿悟。

    也就是说你生下来有这个天分,你就可能成为剑豪,如果没有,那么抱歉,你拼尽一生去练剑都没用。

    这就像普通人想靠学习达到爱因斯坦或者牛顿那种程度,简直是痴人说梦。

    一位剑修如果能领悟出秘剑意,其成就相当于文人骚客写出了一首脍炙人口足以传世的无双诗词。

    看看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才有几人能留下诗才大名?留下一首老少皆知的经典?

    顿悟这种事情,太过于虚无缥缈了,除了那些绝世的奇才剑种,可以从一粒卑微的砂尘中体会到一生极乐,可以从一个孩童的浅笑中感受到一世尘缘,进而领悟剑道的真谛,普通人就别想了。

    但是,正如佛祖不会赶尽杀绝任何蝼蚁,天道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也会给你打开一扇窗。

    剑修们可以通过感悟参详剑豪们留下的秘剑帖,来尝试着顿悟秘剑意。

    这就像书法,种花家五千年历史,才有几种书法问世?

    屈指可数!

    自创一种,真的太难了,但是照帖临摹,还是能诞生一些书法大家的。

    根据史料记载,目前娑婆世界的修真文明经历了数十个元会,数百万年,已知的秘剑也就一百零八种。

    参详秘剑帖是顿悟秘剑的一个捷径,不过极少人能走,因为秘剑帖太珍贵了,等闲修士得不到。

    首先,能制作秘剑帖的剑豪,最差也得是金丹境界,还得修出了第二元神,然后用身外化身之法,将这道元神斩下,烙印在南柯神木上,才能形成一本完整的秘剑帖。

    正所谓金丹大成,横行天下,从这句俗语便能看出这个境界是多么的强横,自然也意味着其珍贵程度。

    身外化身之法,有优劣之分,品级高的功法修炼出的身外化身比本尊还要厉害,自然也就提升了秘剑帖的成功率。

    再论元神,先不说修出第二元神有多难,单是斩下来,对修士来说本身便是一次巨大的伤害和损失了。

    没个百八十年,别想恢复。

    最后是南柯神木,这东西是一种很罕见的灵木,它无法被眼睛看到,只有当修士梦游的时候才能看到它,而且学识太浅,认不出来,境界太低,砍伐不断。

    由此可见,制作一幅秘剑帖是何等的艰难了,那都是剑豪留给后世子孙的无价之宝。

    小仙州八大豪门之一的太平剑宗,以修习剑道为主,道统传承了数个元会,可即便如此,也只攒下三幅秘剑帖。

    而且为此物爆发的宗门大战,不下百场,几乎每一次都是灭门危机,能挺过来,实属不易。

    当然,世间不缺天才,自然也少不了疯子。

    有少数剑豪,随心所欲,根本不在意烙印秘剑帖成功与否,他们兴之所至,或者在人生值得铭记的地方,会试图留下自己的秘剑意。

    这就像人们旅游的时候,去了风景名胜之地,总是想在那些建筑上留下某某到此一游的记号。

    此时陆安之眼前的大石头上,有一道狭长的剑痕,它就是一幅秘剑帖,价值连城。

    如果陆安之能从上面领悟出秘剑,便能成为剑豪,入了飘渺宗,即便不被当做种子栽培,也会被高看一眼。

    至少门派给的福利,要比普通弟子好一个档次。
  http://www.shuquge.com/txt/132686/349286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