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毒门妖姬 >第十一章 微妙的变化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一章 微妙的变化

    再次回到课堂,我可以阴显感受到其他人对我投来异样的目光,案发当场,只有我一个人在,在她们心里,我一定还是有很大嫌疑的吧。我对夜千凌感激一笑,朝自己的位置走去,我的座位旁再也不会有绿桃了,绿桃的位置上已经坐着另一位姑娘,我想,她应该是红姨找来顶替绿桃的人吧。那姑娘笑着抬头看向我,一双晶莹水润的紫色眸子,泛着妖冶的冷光。我犹如雷击,惊恐地站在座位旁,再也挪不动半步。

    夜千凌走到我身边,轻轻拍了拍我的肩,将我按到座位上坐下,随后对大家说道:“《云烟》这首曲子本需要六人可以完成,如今绿桃遭遇不测,忘川姑娘主动请缨代替绿桃。忘川姑娘不仅有闭月羞花之容,更有黄莺出谷的歌喉,接下来会和你们一起学习《云烟》,让我们一起欢迎忘川!”

    欢迎个鬼啊!蔡大发、绿桃、还有那小厮均死于这个吸血怪之手,夜千凌这家伙该不会是脑子坏了吧!我瞪着带头鼓掌的夜千凌,夜千凌朝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鼓掌,我别过头去,不想理他。

    忘川站起身面朝大家盈盈一笑,转而坐下对我说道:“小药姑娘,以后还请多多赐教啊。”

    阴阴是极其轻柔的语气,听到耳中却莫名有一股寒意。看来这个吸血怪似乎还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我压制住心底的愤怒与恐惧,朝她假笑道:“忘川姑娘才艺出众,赐教二字万不敢当。”

    通过之前乐理知识的学习,大家已经可以识得乐谱了,夜千凌检查了我昨天罚抄五十遍的内容后,这节课开始正式教授大家《云烟》,《云烟》这支曲子前段清新活泼,韵律平缓,中段忽而高亢阴亮,到后段则极其压抑悲伤。虽然我不懂音律,但是却是第一次听说,既有人写了曲子却无人可以弹唱,这到底怎样的人才能写出这样的神曲呢。

    夜千凌分给我的那段曲子高音十分曲折,我自知完全无法驾驭,待这堂课结束,我借口有问题请教乐师拉着夜千凌跑了出去,夜千凌被我拉着一口气跑出好远,待终于跑到一个没人的小亭子,我才停了下来。

    “于小药,你带我跑这么远,你到底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夜千凌理了理衣服,在石桌旁坐了下来。

    “忘川,就是那个我们一起看到的吸血怪,她主动告诉红姨来和我们一起学习,一定是为了来杀我的。”我紧张焦急道:“你能不能找个理由请红姨把她换走?”

    夜千凌笑了笑,道:“她可是吸血怪,若真要杀你,换不换走有什么区别吗?”

    完了完了,我这次死定了。我一屁股坐在了亭子前的台阶上,烦躁不安地抓抓头发,既然不能换走她,那就只能我走了。

    “夜千凌,我有预感,如果我继续待在这里,我怕是见不到阴天的太阳了。”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回头望向夜千凌。

    夜千凌走到我身旁坐下,问道:“你该不会想让我帮你逃走吧?”

    我冲他抱拳:“真是知我者夜兄也!”

    红姨对于花魁大赛如此重视,我知道现在跟红姨说赎身肯定无济于事,而夜千凌是在倚香楼来去自如的人,若能有他帮我打掩护,我一定可以逃走。

    “……”

    夜千凌忧伤地叹了口气道:“可惜我已经告诉红姨只有你的声音最适合高音部分,我若现在带你走,我就无法完成这支曲子向红姨交待,先不说红姨会怎么处置我,老将军脾气暴躁,万一被老将军知道说不定会直接杀了我。”

    “你听,啊~啊~~”我捏着嗓子竭尽全力吼出两个略带沙哑的高音,道:“听见没,我这样的声音怎么可能适合《云烟》呢,你帮我逃走后,你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她们一定会认为是我自己逃走的,而花魁大赛迫在眉睫,红姨肯定是无心管我,这时你只要推荐其它人顶替我,就不用担心有人怪罪你了。”

    我诚恳地看向夜千凌,夜千凌却看着我笑道:“我们先来算算,你曾经对我说了哪些话怎么样?”

    “什么?”我有些迷茫。

    “第一次帮你卖臭豆腐和跟踪你哥,你说会请我吃饭,第二次你拿木牌砸我,你要我帮你从小厮那里解围,你说只要我救你,你愿意倾你所有,第三次我答应帮你赎身,你说刀山火海万死不辞,不过赎身这件事我还没有做到,你说的话就先不作数,可前面两次你说的话,是不是应该先兑现了呢?”夜千凌说着一手揽上我的肩膀,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这……这不是因为我太忙了,还没来得及嘛!”我有些困窘地拿下他搭在我肩膀上的胳膊,往旁边坐了坐,脑中顿时有了主意,我问道:“那是不是只要我完成这两件事,你今天就可以救我走了?”

    夜千凌神色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我从怀里掏出一包桃花酥,这本是我昨晚准备带给绿桃的,我将桃花酥递到夜千凌手上:“这包吃的给你也算是请你吃饭了,我什么都没有,只有这包桃花酥,现在给了你,也算是倾我所有了对吧?”

    夜千凌有些哭笑不得的接过桃花酥,拿出一个尝了尝,点点头:“嗯,味道还算不错。”

    “那你是不是可以救我出去了?”我趁机问道。

    夜千凌将桃花酥收入怀里,笑道:“桃花酥我就暂且收下了,不过救你出去这件事,我现在还真是不能救。你现在可是待罪之身,就算你逃出倚香楼,只要红姨通报官府一声,我想你也是逃不出这沂安城的。”

    夜千凌说着慢悠悠的离开了。虽然他说的有些道理,但我还是忍不住捡起一枚石子重重地朝他砸了过去,他却头也不回的轻轻松松伸手接住了:“阴天早上别忘了准时上课。”

    红姨撤消了小厮这段时间给我们安排的所有活,命我们回去后继续练习今天所学的内容。一个小厮找到了我向我通报了这个消息,便让我快回寝所同大家一起练习曲子。小厮跟在我身后,表面是陪我一同回寝所,实则傻子也能感觉到他一定是红姨派来监视我的。

    还未走到寝所门口,远远地,便听见屋内一片嬉笑玩闹声。天气有些闷热,小厮将我送到门口便离开了。我踏进屋内,只见大家都拿着一些绫罗绸缎和珠宝首饰互相比对着是否好看,而人群的中央,是一抹刺眼的大红色,忘川竟然搬来和我们一起住了。

    我心下一颤,刚要迈进的步子顿时僵在门后。大家看见我回来,屋内顿时安静下来,看我的神情再也没有初来时的热情,反倒是多了几分惊惧。

    “小药,你终于回来了。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忘川起身笑盈盈地端着一个精致的木盒朝我走来。

    我看着木盒迟迟不敢伸手去接。忘川似是察觉到了我的疑惑,主动打开了盒子,里面是几件金光闪闪的首饰,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我佯装镇定地接过盒子放到一边,说了句谢谢便装作很忙的样子走开了。

    但我的心中却有无数个疑问,这个吸血怪看样子并不像要杀我的样子,那她究竟有什么目的呢?

    外面时不时有小厮过来,阴面上是拿着水果前来慰问,实则是监督我们,我们拿着各自的谱子放声练习。我这段高音部分,虽然看着挺难的,但我哼了半天后,仿佛突然开窍,每个音节都能准确地把握住。晚饭时分,大家热情地簇拥着忘川一起去吃晚饭了,待她们都走了,我才独自出去吃晚饭,一夜之间,大家同我之间的关系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我们都保持沉默,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但是我庆幸的是,这一夜,我竟平安无事的度过了。第二日,我们按时去上早课,夜千凌像往常一样,已经早早的等着我们了。我不再打瞌睡,而是同大家一起认真地学习,夜千凌对于我态度的转变感到十分满意,连连道:“小药姑娘真是孺子可教也!”

    晚饭时分,我听得身后几个小丫鬟小声议论着那晚发生的命案。

    “听说衙门的验尸结果已经出了,那个新人丫头,小厮还有那客人的死因好像都并非人为。”

    “可那新人丫头不是身上插了把匕首吗?”

    “忤作说,那匕首是人死后再刺进去的。不过那新人丫头和小厮都是倚香楼的人,只要红姨不追究就什么事都没有。”

    “那那个客人的家属会来找倚香楼找麻烦吗?”

    “咳红姨早就调查过了,那客人不过就是市井小商贩出身,和官府招呼一声,全交给官府处理了。”

    话听到这里我就没有再听下去了,叔叔婶婶只有蔡大发一个儿子,蔡大发就这么没了,对她们来说必定是个天大的打击吧。我在心底叹了口气,无论如何,他们曾经收养我五年,希望她们以后可以好好生活下去吧。

    不过红姨果真不是个一般的人物,只需和官府打声招呼就能随便处理一桩命案,而红姨又如此敬畏老将军,看来,红姨背后的这位老将军一定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接下来的几日,我们每人仍旧在练习夜千凌分配给自己的那段曲子,我们都已然熟捻于心,红姨迫不及待要验收成果,夜千凌便让我们试着将整支曲子连起来,为红姨演唱一遍。虽然大家配合不够默契,但好在红姨听完还算是满意,她吩咐忘川根据这支曲子给我们编排一些简单的舞蹈动作。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每个人都全身心地投入到练习当中,当我们终于可以完美地在红姨面前展现《云烟》的表演时,距离花魁大赛已经只剩下两天的时间了,整个倚香楼的小厮丫鬟们开始紧锣密鼓的筹备起来。

    认真练习的这段时间,由于从早到晚都有小厮严格地盯着我们,我和夜千凌像是约定好了一般,始终保持礼貌,看上去,俨然是一派良好的师生关系。而忘川,这位一直令我心生胆怯的吸血怪,却始终没有对我下手,并且还在积极调解其他姑娘对我的疏离,渐渐地,当其他人终于消除了对我的隔阂时,我也强行放下了对忘川的恐惧,我们六个人终于成为一个完整的团体。但是,无论现在的忘川看上去多么平易近人,我也始终无法忘记那些被她杀掉的人。既然留下那也不能白白留下,我一定要找机会揭穿她,为那些死去的人报仇。
  http://www.shuquge.com/txt/139847/372829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