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七煞邪尊 >第三十八章(27)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八章(27)

    沈世韵见着多尔衮神情,实已情急败坏,他若是当真恼得拂袖就走,也不是全没可能。最终仍是打圆场道:“罢了,几位卖本宫一个面子,暂且别为难摄政王。咱们仍是依原计划行事,遗诏一节,就留待最后,再来做制胜法宝。到时……”

    上官耀华再度插嘴,道:“慢着,韵贵妃,方才那许多所谓的‘大计’,全是你一人定下的。容我多嘴问一句,咱们到底为何要给你办事?卖命是可以,出生入死也不难,条件事前讲清!免得你到时过河拆桥,咱们辛苦劳顿,好处全落到你手里,却叫咱们都去做那刀下亡魂,到阴间喝西北风去?”

    福亲王心里虽也挂着好处,碍于颜面,又不愿给别人看做贪财重利之人,始终强忍不表。好不容易等到上官耀华主动开口,暗自心花怒放,暗想这孩子当真是自己肚里的蛔虫。表面却板起脸,道:“耀华,你不觉得,自己今天的话是多了些么?”平若瑜笑道:“这可怪不得耀华哥哥,好比商人做买卖,不也要先付钱,再交货的么?”

    沈世韵对上官耀华本来很是赏识,见他连番找茬,心头也自厌了,道:“事成之后,利益如何平分,本宫不早已分别讲明了么?否则众位今日又怎肯来此商议?”

    上官耀华道:“从前的不算!不是我们信不过你,只是心里始终挂着包袱,如何能发挥全力?也不知你给旁人许诺了些什么,事前讲定钱财平分,利益均沾。万一唯独是自己的那份,比旁人来得少,心下怎能平衡?此事正要在全员聚齐时,开诚布公的讲定。是此大家心无嫌隙,全力施为,那才叫做公平!”

    众人一想不错,不论平素与沈世韵关系远近,都担心她待自己有所差异。唯有公开宣布,才能让所有人心里都有个谱儿。

    沈世韵冷笑一声,道:“小王爷当真是心机深沉,滴水不漏,本宫佩服!”上官耀华道:“客气了,在深宫生存,心智必不可少,娘娘当初不也是一步步爬到今天地位的么?您要是不肯满足大家要求,这笔交易便难以为继,索性一拍两散,大伙儿各干各的。”

    沈世韵怒极反笑,从袖中取出一张清单,“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冷冷的道:“事后利益如何分配,本宫早已做过明确分布,焉有变动之理?你们自己拿去看吧,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总不能再说本宫赖账吧?”

    上官耀华接过清单,众人在他身侧形成个半圆,纷纷探头探脑,钻研清单。李亦杰与南宫雪独斥在队伍之外,相视苦笑。李亦杰轻声道:“上官耀华这小子……今日很有些古怪。”南宫雪点了点头,道:“不错,他平常性子内敛,便是有任何想法,也以暗中盘算的居多。今日……似乎太过跳脱了些。”

    沈世韵沉默以待,只等众人看罢,各自归位,才自冷哼道:“满意了么?不知承王殿下,还有何事要盘问本宫的不曾?”

    上官耀华处处同沈世韵顶杠,一来是旧怨复发,更多则是同平若瑜置气。几日前,他为免这疯丫头盛怒之下,对南宫雪不利,逼不得已,才与她拜堂成亲。当时道贺声不绝于耳,喜酒一杯杯的敬过,上官耀华双眼始终狠狠瞪着,直等最后回房,眼中已然满是鲜红血丝。

    平若瑜吓了一跳,刚想上前替他宽衣解带,安慰一番,上官耀华便将她手臂一把挥开,接着用力扯下腰间花团,顺带一手甩脱喜袍,转身而去。接连几日,不但未肯同她圆房,就连同房也不肯妥协。平若瑜独自在纱帐后默默垂泪,第二天面对福亲王与平庄主询问,却还得强作欢颜,故作娇羞。

    而上官耀华今日倒有种自暴自弃之心,暗道:“你不是看中我待人冷酷么?那好,索性我就比天下最鸡婆的女人更碎嘴几分,瞧你还会不会喜欢?最好激得她火起,治我一罪,你总不能跟一个待罪之徒长久厮守,这便转去……另觅前程去吧!”抬起眼皮,淡淡开口道:“‘盘问’一说不敢当。几时接战,几时行动,就请你示下。”

    沈世韵道:“各位都是同一条战线的朋友,本宫自然相信你们。至于魔教,总是心腹大患,一日不除,则朝野上下永无宁日。那群乱党贼子,直有如除不尽的野草,捣毁老巢,仍能‘春风吹又生’。若想彻底剿灭,还须费一番功夫,真正连根拔起……”

    门前忽然传来一声冷笑,语气轻佻的道:“说得好,当真精彩!韵贵妃,继续说下去啊,本座正想听听,事成之后,你要如何对付我们这些魔教乱党?”

    沈世韵一惊,众人视线同时向门外转去,就见一个黑衣人倚壁而立,双手抱肩,态度满是轻蔑。李亦杰一见此人,满腔怒火“腾”的一声燃起,不理沈世韵拦阻,“嗖”的一声闪身到了他面前,咬牙切齿道:“七煞魔头,你作恶多端,还敢到吟雪宫来送死?你杀我师父,辱我师门,今日便要你偿命!”猛然拔剑出鞘,剑尖直指向他面门。

    江冽尘冷笑道:“这是做什么?嫌本座近日太无聊,特地安排了猴戏来看?”沈世韵一言不发,面上笑容却是藏也藏不住。李亦杰恨恨道:“死到临头,不知悔悟,还敢口出狂言……你再不拔剑,纵然是手无寸铁,我也不跟你客气!”江冽尘道:“自作多情,哪个跟你客气来着?”

    南宫雪看不得李亦杰吃亏,同时拔剑,与李亦杰并肩而立,道:“狗贼,你害死我们师父,此仇不共戴天!”两柄剑光绞在了一处,只等再度施展“双剑合璧”。

    江冽尘淡然扫视一眼,全然不以为意,冷声道:“本座今日是韵贵妃的客人,滚开!”抬袖一挥,李亦杰与南宫雪的长剑偏离两侧,同时向旁跌出数步。江冽尘冷笑一声,径由现出的道路行入,神色高傲,步履缓慢,就如谨慎防范,唯恐踩死了一地蝼蚁。那一群武林老者怒目相视,脾气差的已长身站起,只待向他喝骂。

    沈世韵起身离席,笑脸相迎,态度可说与方才对待李亦杰有天壤之别,道:“七煞圣君大人,您肯赏脸大驾,当真是令我吟雪宫蓬荜生辉啊?外间装饰,全是为您而设,您觉着如何?”李亦杰回想前来吟雪宫一路,各处果然都是刻意装饰过的。当时还想向随行使者打听,最终见他无意开口,也就作罢,想不到竟是为这个魔头所设。

    江冽尘冷冷道:“本座又不是第一次到你吟雪宫,用得着如此隆重?一年前你说弹琴唱曲,最后暗藏杀着,对你笑里藏刀的把戏,我可没忘。”沈世韵赔笑道:“那是小妹年轻不懂事,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计较啦。李盟主无知不懂,待我慢慢与他分说。”

    江冽尘道:“你爱向谁解释,与本座何干?哪来的这许多废话,趁早给我闭嘴。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将魔教斩草除根,嗯?你想怎么做?再培养一个叛徒么?这一回该轮到谁丧身火海,尸骨无存了?”

    沈世韵脸上挂不住,讪讪道:“那是安定人心之计,当不得真,我哪敢真同您为敌呢?”走前几步,小声道:“这许多人看着,你就不能给我一个面子嘛?”江冽尘见她语气轻柔,表情也是含嗔带怨,娇弱可怜。他自是不会为这*所惑,倒也有心看她弄什么名堂,冷笑道:“面子?哼,好啊!先帮我一个忙,成不成?”

    沈世韵匆忙点头,尽是受宠若惊的欣喜。江冽尘同时放低声音,道:“劳烦你今后尽量化淡妆,用不着将自己弄成现世女鬼。凭这火候,还吓不倒我。”沈世韵笑容一僵,向旁让了让,道:“江圣君,请坐。”每一字几乎都是从牙缝间挤出。所指之处,正是从方才起便空出的主人席位。

    一名老者更是怒气大盛,道:“你……你这小子……”江冽尘充耳不闻,冷冷扫过沈世韵一眼,抬手便将她拨开,就如推的不过是一只稻草人。脚步在上官耀华面前停下,道:“上官兄,咱们好久不见,别来无恙。”语气中听不出喜怒,同时伸出一只手,居高临下的横到上官耀华面前,似是要同他握手示好。

    上官耀华双眼直瞪,狠盯着他,想从他脸上寻出一丝阴谋的破绽。他还不会忘记几日前朝阳台一会,江冽尘自是更不会忘,那又何来的“好久不见”一说?

    拳头在桌下暗暗握紧,终于下定决心,“啪”的一声拍案而起,同时故作豪爽,高声道:“我来给各位介绍!这一位便是江湖上鼎鼎大名、如雷贯耳,魔教前任教主,当今血煞教的创始人,朝廷与武林双重死敌的……七煞圣君阁下。”

    指端一转,又指向李亦杰,道:“那一位就是江大人的对头,正义的化身,武林盟主李亦杰李大人。”这一来却是将众人眼光全转到江冽尘与李亦杰二人身上,令他便再有意与自己为难,亦不可得。

    那一群老者果然大是惊愕,不由重新打量起这两人来。感叹道:“当真是英雄出在少年!按说两位都是武林间的第一人,原来年纪如此之轻!”“韵贵妃,要说你也真不够义气,怎地不早给我们引见?同武林李盟主同席这许久,竟还有眼不识泰山。”“那也是李盟主不跟咱们计较,否则,你有几个脑袋来给他脸色看?”

    李亦杰本已习惯受众人冷落,突遭众星捧月,反觉是窘迫非常,干笑道:“各位前辈……大家不必客气。我李亦杰何德何能,忝为盟主,实则也不过是一个后生晚辈而已。”

    那一群老者见他越是客气,越觉他颇具谦逊美德,不似寻常少年般自骄自傲,更生仰慕,七嘴八舌的道:“要是连李盟主也算不得真才实干,武林中可再无旁人了!”“是啊!我们虽然隐居已久,却也听说过不少盟主的英雄事迹,叫咱们的一腔热血,也都沸腾起来了啊!”

    对江冽尘反复审视者有之,真正同他来打招呼的,却只零星数人。江冽尘随口打发,又道:“很不错么,耀华,懂得转移视线了,是不是?你以为……”平若瑜忽然站起,笑道:“你好呀,没忘记我吧?怎么只顾着同耀华哥哥说话,再要厚此薄彼,我可是要吃醋的!”
  http://www.shuquge.com/txt/36/36358/167601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