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三国之兵临天下 >第596章 讨价还价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596章 讨价还价

    、、、、、、、、、、

    刘璟快步走进大堂,他向曹植也微微拱手施一礼,他心中有些好奇,曹植到底有没有告诉曹操衣带诏之事?以曹操的性格应该不会无动于衷,难道曹操真以为能阻止自己的北上吗?所以才不屑一顾。【无弹窗小说网】

    曹植干咽一口唾沫,心中有些紧张,如果上一次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对刘璟有些轻视,那么这一刻他已经感到了刘璟的强大压力,可能就在几句话之间,就能决定万千人的性命。

    曹植也向刘璟行一礼,没有说话,默默地跟在陈群身后,刘璟感觉到了曹植的微妙变化,笑了笑,招呼陈群和曹植坐下。

    “今秋北方的收成如何?”刘璟关切地问道。

    “秋收还不错,但夏天小麦不行,今年麦是小年,应该南方也一样吧!”

    “确实,小麦夏天收成不行,比去年减产两成,所以益州和荆州上下都格外关注秋收。”

    “北方也一样,长公已经去河北视察秋收了,大部分官员也出门帮助秋收,农耕是国家之本啊!”

    两人寒暄几句,陈群取出一方钮印放在桌上,又将一只踞递给刘璟,“这是圣上给州牧的诏书,礼仪从简吧!”

    礼仪从简是指不用沐浴更衣、摆设香案接旨,但刘璟还是向诏书恭敬地磕了个头,收下了诏书,他慢慢打开,竟然是正式封他为益州牧的诏书,而且还加封他的女儿刘珠为武昌县主,这着实让刘璟感到意外。

    封他女儿为县主,可以说是曹操为了笼络他,那么直接封他为益州牧又是什么意思呢?刘璟立刻明白了此中深意,就是接受他衣带诏换益州牧的方案,只是曹操先表现出诚意,主动封他为益州牧,至于给不给衣带诏,就看他刘璟是否愿意配合了。

    看到这,刘璟目光锐利地迅速瞥了一眼曹植,只见曹植满脸通红,目光躲躲闪闪,不敢和自己对视,十分心虚地低下了头。

    刘璟若有所悟,微微对陈群笑道:“圣上对我的关心,令人感动啊!请陈中丞替我转告对圣上的谢意,等时机成熟,我会去邺都觐见圣上。”

    这一次曹植听懂了,刘璟明着是说圣上,实际上指得是自己的父亲,曹植的精立刻振奋起来,他有了一种登堂入室的感觉。

    陈群却客气两句,并没有把话题向正事上引,这时,刘璟又问道,“我听说陈中丞力主张恢复肉刑,我很感兴趣,能否请中丞给我说一说!”

    陈群主张恢复肉刑,废除鞭苔之刑在朝廷引起大争议,曹操也一直迟疑不决,使陈群遭受很大的压力,没想到刘璟却很感兴趣,陈群顿时有一种知己之感,笑道:“难得州牧愿意一听,我就简单说一说。”

    “我愿洗耳恭听!”

    陈群沉吟一下道:“我父亲以为废除肉刑而增加鞭笞之刑,本是出于仁心恻隐,但结果却令犯案者更众,这就是所谓名轻而实重,刑法轻则使人民更易犯罪,且屡教不改,残毁他人身体虽不合理,但可以保护无辜之人。

    若能复用古刑,使犯淫者下蚕室,犯盗者刖其足,如此他们就永无淫放穿盗的可能了,虽然天下罪恶不能悉数殄灭,但至少害人者不能一再犯案,同时震慑犯罪,所以《书经》曰:‘惟敬五刑,以成德’,民不畏惧严刑峻法,哪里会有德行产生,古今亦然。”

    刘璟点了点头,“中丞说得是,刘璋羸弱十几年,刑法宽怀,导致巴蜀之地民风骄浮,民不畏法,道德衰败,非严刑峻法不能改变,若中丞有意,能否替我写一复古刑之道,我很愿意尝试施行。”

    陈群大为高兴,虽然刘璟是他们敌人,不过刘璟愿意采用他的治国之道,还是令他感到十分鼓舞,他欣慰地捋须道:“我回去整理一下,把我父亲和我的一些律法思想录一份副本,让人送给州牧。”

    这时,曹植在身后轻轻咳嗽一声,提醒陈群要注意立场,陈群回头微微笑道:“公不必紧张,我自会和丞相谈一谈此事,以丞相的雅量,相信他会同意。”

    刘璟也笑道:“看来植公也不了解自己父亲啊!”

    曹植脸一红,勉强应道:“这次我与陈中丞奉父亲之命出使益州,有使命在身,应该以公事为重,办妥了公事,再谈私事,岂不是更加有意义?”

    曹植的意思就是说,如果公事谈不拢,私事倒谈成了,就有点以私废公了,这样回去不好交代。

    刘璟和陈群对视一眼,一起笑了起来,“植公说得也对,律法之事,以后再谈吧!”

    刘璟又他们寒暄几句,始终没有谈正事,他又命馆丞安排好食宿,这才起身告辞了。

    送走刘璟,陈群和曹植回到大堂,陈群见曹植始终笑颜不展,忧心忡忡的样,便笑道:“公不要紧张了,此次谈判的结果丞相心里明白,不会有什么突破,我们没有压力,放轻松一点。”

    曹植愕然,“既然明知不会有结果,那来谈判做什么?”

    陈群淡淡一笑道:“这就是政治,打归打,谈归谈,不能因为两军交战就撕破脸皮,公记住了,无论何时何地,都要给自己和对方留一点余地,丞相并不想和刘璟撕破脸皮,只有这样,将来才会有谈判的可能。”

    曹植默默点了点头,凡事要留一点余地,他渐渐有点明白了

    回到将军府,刘璟立刻命人去把贾诩请来,出于对等原则,这种谈判不需要刘璟亲自出面,只要他手下高官出面便可,刘璟在回将军府的上,便已反复斟酌,这种谈判还是需要贾诩出面。

    徐庶为人正直,率真而不虚伪,在去年和江东谈判时便看出他不适合谈判,而司马懿虽然精明奸猾,但资历稍浅,未必能压住陈群,惟有贾诩老奸巨猾,资历又深,他才是最合适的谈判人选。

    只是贾诩有些心病,刘璟得和他先谈一谈,不多时,贾诩匆匆来到刘璟官房,将军府的高官们几乎都走光了,奔赴各地去视察秋收,贾诩因年事已高便留守在将军府中。

    “参见州牧!”贾诩进了房间向刘璟行了一礼。

    “军师请坐!”

    刘璟笑眯眯请贾诩坐下,又命人上了茶,贾诩是何许人,刘璟这么急急赶回来,不是为曹操使者是为什么,而且徐庶等人都不在将军府,刘璟把自己找来,很明显就是要自己替他出面和陈群谈判。

    这就是贾诩的心病,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称曹操为丞相,没有改过口,就是因为曹操曾对他有恩,他始终放不下这份恩情,尤其刘璟北征,贾诩回避了谋划,其实就是一种躲避。

    不过贾诩也知道,刘璟最大的敌人是曹操,而不是孙权,不管他怎么躲避,他始终得面对这一天,沉默片刻,贾诩便缓缓问道:“州牧找我来,可是为了曹丞相使者之事?”

    刘璟没有先开口,就是等贾诩先提此事,让他有一个心理准备,刘璟点了点头,“军师觉得曹操派使者来是什么意思?”

    这个问题贾诩也考虑过,他沉吟一下道:“上次来的是曹植一人,显然他出使的结果让曹丞相很不满,所以这一次又有陈群前来,由此可见曹丞相的重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目的应该还是和上次一样,劝阻州牧北伐,或者说拖延州牧北伐,为他赢得时间战备。”

    刘璟点了点头,“军师说得不错,我也有这种感觉,那么我们该如何应对呢?”

    贾诩笑了起来,“我们也不用一口回绝,慢慢谈,当然,战备依旧按照计划进行,北伐时间不变,我们唯一需要做到的是,尽量不要和朝廷翻脸,争取最大的利益。”

    “说得好!”

    刘璟赞道:“最后一句话才是我最想听到的,能否辛苦军师,替我和陈群好好谈一谈,看看曹操愿意给我什么?”

    贾诩心中暗暗叹息一声,该来的东西始终会到来,他也只能面对现实了,贾诩深深施一礼,“微臣愿为主公分忧!”

    贾诩离去了,刘璟轻轻摆弄手中的笔,脑海里却在思中备战的近况,木牛已经造出一千六辆,正以每月辆的速增加,那么到明年月时,应该就能达到千辆了,这是进行北伐最基本的要求。

    其次是粮食调拨,武都郡存粮还有二十万石,草料十万担,必须在月之前粮食增加到四十万石,草料要增加到十万担,这个冬天就是最好运输时机了。

    这时,一名亲兵在门口禀报道:“启禀州牧,刚才夫人派人来送信,说府中有要事,请州牧尽量回去一趟。”

    “夫人说有什么事吗?”

    “没有说,只是让州牧尽快回府。”

    刘璟看了看天色,已是黄昏时分了,他确实也该回去了,便起身吩咐道:“准备马车,回府了!”
  http://www.shuquge.com/txt/42828/65063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