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真龙贵穴

    秦微的身影在眼前站定,目光沉静,带着骨子里的高阳云端。

    刘清歌常常呼出一口气,唇边扯出一个苍白的笑意,缓缓道:“你赢了。”

    秦微淡笑,轻轻吐出两个字:“承让。”

    这二人过分的平静,仿佛方才山中的龙吟震天不过一场清风,且即青城将到来的幡然巨变,到了漩涡最中央的两人这里,反倒都不是大事了?

    五个字,砸在地上。

    说轻不轻,说重不重。有人听来如微风细雨,有人听来却如万钧雷霆!

    乔钰扬了扬眉,目光淡淡,秦微会赢,这不是早就注定的事实么?

    然而刘家的长老们却不淡定了,少主开口的那一刻起,他们就知道,天变了!

    “少主!”

    一人忽然窜上了前,神色不善,“把这个女人……”脖颈上一个手刀,意思不言而喻。

    刘清歌收回目光,轻轻掠过那人,原本凶神恶煞般的老者,却被她看得一阵心虚。

    良久,刘清歌略带着戏谑的声音响起:“在你眼里,刘家就只会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输了不认,还要杀人灭口?”

    “少主!”老者大惊失色,脸色刷的惨白,“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属下……”

    “不是这个意思?!”

    刘瑶忽然笑了,红唇扬起一丝弧度,美得带上了几分妖娆。

    就是这几分妖娆,让刘家一众长老粲然失色。

    缓缓传来的声音分金断玉,宛若天籁一般悠悠响起,“让我猜猜……那你意思,是想让我自刎以谢刘家?”

    “少主!”

    那名长老惨叫一声,整个人的身子摇摇欲坠。

    刘清歌却再没看他一眼,只是摆摆手道:“带下去吧,蓄意谋害少主可不是小事。”

    众人惊出了一身冷汗,眼看着少主几句话又解决了大权在握的一人,面如土灰的那人被人拖了下去,不由得人人自危,恨不得把头埋到地底下,让刘清歌看不到自己才好。

    秦微暗暗抽了下嘴角,默默转开脸。

    那啥、这两天刘清歌的火气好像有点大……

    “至于赌约,刘少主会按照当日说的来,是么?”

    秦微弯了弯嘴唇,笑容清雅。皎洁如玉的雪肤落上了一层金粉,清冷的少女略略勾唇,宛若冰雪消逝,春意乍暖。

    刘清歌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自然,我会按照赌约中说的去办,从今日起,刘家家主……只有一个刘瑶。”

    “少主!”

    一群长老惊得连抽冷气,仿佛听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面色顿时就变了。

    若是刘清歌说刘家的少主是刘瑶,那么他们还不至于如此恐惧。

    然而刘清歌说的是家主。

    家主……

    她这是要……反了刘家?!

    刘清歌并没有在乎一群长老惊恐万分的表情,只是话锋一转,恢复了冷艳,“其实你赢了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是被骆老爷子称赞过的人。”

    她说这话时有些别扭,秦微听后不禁哑然失笑。

    嘴里这么说,心里恐怕不好受吧?

    刘清歌虽然不比当年刘瑶锋芒大盛,却也是刘家不可多得的天才,今日居然折在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小姑娘手里,换做是谁心里也郁闷。

    “你也别高兴得太早,”刘清歌挑了挑眉,语气有些恶劣,“我虽然说了只认刘瑶一个家主,我可没说要帮她。”

    秦微抿唇,不禁笑着轻轻摇头。

    真是……

    明明是关心,却非要说的这么毒舌。

    “还有,我忘了告诉你,”刘清歌似乎是被打开了话匣子,不待秦微说上一句话就继续说道,“这一片都是刘家的势力,龙脉虽然是你点出来的,但是还是归刘家所有。”

    话落,刘清歌抬头看着秦微。

    本以为她耐性再好也该生气了,哪知道对方只是笑了笑,态度出奇友好,“没问题。”

    刘清歌愣了,正要说什么,却被秦微的下一句话气炸了。

    “既然刘少主想留作自己的阴宅,以备不时之需,那我就勉为其难送你吧。”话落,还不忘补上一刀,“刘少主用到我这块风水宝地的时候,可别忘了谢谢我。”

    “你是在咒我早点死?”

    刘清歌恶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斜睨问道。

    秦微淡定,语气平缓,“是你自己说的。”

    刘清歌被气笑了,秦微三言两语就把她堵得说不上话来。

    她很少有服人的时候,今日的小姑娘,刘清歌彻底服了。

    “该给刘瑶出的气你已经出了,现在可以走了吧?”刘清歌眼见争不过秦微,直接开口下了逐客令。

    额――

    秦微无语望天。

    刘清歌到底几岁了……

    怎么越看越像个没长大的小孩?!

    “我也不准备留下,”秦微淡淡道,目光忽然深邃地笑笑,“不过有一个人,刘少主一定想见。”

    刘清歌蹙眉,问道:“谁?”

    秦微向后看了一眼,清凉如玉的声线在山中响起:“瑶姐,你还不出来?”

    瑶姐?!

    刘清歌如同触电了一般,整个人瞬间僵在了原地。

    瑶……

    直到熟悉的身影真真切切的站在面前,与记忆中的人影悄然重叠,刘清歌仍旧是傻愣愣地站在那儿,目光直直地望着眼前温婉秀丽的女人。

    高了那么一点。

    又清减了那么一点。

    刘清歌看着一语不发,眼中的泪水却一涌而出。

    “堂姐。”

    泪眼模糊的刘少主沙哑着嗓子叫了一声“堂姐”,声音中居然夹带着几分委屈。

    刘瑶的身子也震了一下,优雅冷漠的目光却是一点一点暖了下来。

    “……”

    刘瑶上前一步,想说什么,最终却哽在喉咙中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当年的堂妹,终于长大了。

    她原本早已死心,早已放下了一切,然而今日重回青城,她才发觉根本不是这样。

    没有谁比她更清楚,刘清歌并不愿意接管偌大的刘家。而刘家这副担子,因为她的离开,是被硬生生地强压在了刘清歌肩上。

    她安慰了自己五年,却始终骗不了自己的心。

    “姐!”

    刘清歌又喊了一声,声音中带着哭腔。

    若是放在平时很难想象,刘清歌这个冷美人、手段高明的刘家少主,居然会像小姑娘似的哭肿了眼睛。

    刘瑶心神一晃,冰封五年内心瞬间想起了寒冰破碎的声音。那些碎开的坚冰刺痛了她的心,痛到她的眼泪都不由自主喷涌而出――

    “……清歌!”

    刘清歌听到耳畔熟悉的声音,忽然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流眼泪,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生怕自己反应慢了姐姐就会走掉一般。

    刘瑶动容,看着眼前哭得稀里哗啦的年轻女子,自然而然想起了五年前那个天真纯洁的少女。

    笑靥如花,春风归暖。

    那时候的刘清歌,一双眸子宛若星辰荟萃。明媚而张扬的女孩,眸子清的像一汪泉水,偶有几许狡黠的流光。

    刘瑶把眼前不知所措的刘清歌抱进了怀里,后者身子一缩,大概是感觉到了熟悉的温度,“呜――”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刘瑶的衣服湿了一片,姐妹两人五年后再相见,刘清歌哭成这样,刘瑶倒是有些愣然了。

    “你都多大了……”温和的声音中有些嗔怪的意思,刘瑶又觉得不妥,于是改口,“别哭了……”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哄人的天赋实在不高明……

    倒霉的秦大国师就这么以局外人的身份站在一旁,强制性被灌鸡汤。

    于是某男耐不住性子了,直接上前把人打横抱走了。

    知道被放进车中,秦微才回过神来,然而还没等找个借口逃之夭夭,乔钰的气息已经将她包裹起来。

    温润而薄凉的唇瓣落下,带着缱绻的味道。

    男人精致的轮廓在眼前陡然放大,秦微睁大了眼睛,刚想要说等等,人已经被乔钰禁锢在了双臂之间。

    绵长的一个吻,就此展开。

    最后的最后,秦微几乎在雪莲香气中窒息。直到男人意犹未尽的薄唇移开,微凉而润雅的气息稍稍散去,秦微的唇瓣已经红肿得有些娇媚。

    她的思维几乎是放空的,整个身子都是绵软的。

    鬼知道这温润如玉的气息,让她几乎溺死在其中。

    秦微扶额,她这算不算自作自受?

    刘家的事情,某女暂时是管不过来了。

    晚上吃过饭后,秦微躺在盘膝坐在床上。

    房间里没有开灯,月光静静流淌一地,墙壁上斜斜披着几块莹润的光缎,映着少女精致如玉的侧脸,顿时衬得静谧的房间中熠熠生辉。

    周围很静,房间中有秦微布下的阵法。

    苍灵空间中,除去撒欢跑出来抱大腿的秦八,一如既往的安静。

    空间里没有昼夜交替,或者说这里的昼夜其实略有些凌乱。

    今日倒是赶巧,空间里的夜色纯粹而深静,黑曜石一般的苍穹,透出一股高贵神秘。

    秦微在玉宫中看了一会儿书后,忽然把书平摊在膝头,水眸中少见的有些迷茫,神色间凝着一抹深思,似乎久不得解。

    “主人……”

    小八试探着开口。

    见到秦微没反应,正寻思着开口再说什么,自家主人却忽然起身向外走去。

    “哎――”秦八紫罗色的瞳眸瞪大,忽然眨巴了几下眼睛。

    这、这、这是出什么事了?!

    十万火急?

    秦微站在玉宫前,抬眸望向夜空。

    目光中的疑惑瞬间变为震惊,秦微愣愣看着黑天鹅绒一般的夜空,霎时间愣在了原地。

    ------题外话------

    明天…有大事发生!
  http://www.shuquge.com/txt/73228/116457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