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斗将

    有鱼城中灯火通明,岗哨林立,有鱼氏开席设宴,招待伏牛氏神人。

    “我有鱼氏十四位神人,已经战死四位,仅杀死对面一位神人一头魔兽,有三人昨日服用压箱底的神骨奇物,刚刚变为神人,正在熟悉神通,还不能作战。”

    有鱼氏首领芦公双眼布满血丝,言简意赅,将有鱼氏的情况说清楚。

    “唇亡齿寒,我伏牛氏必鼎力相助,我们联合起来,一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胡公鼓舞道。

    “造良氏在我有盐氏城中得到许多粮草,足够他们使用半年,等他们自行退兵是不可能的!”

    说话的是一个年轻人,肋生双翅,咬牙切齿,他是有盐氏幸存的唯一神人,腾,在大战中,使用了一块神骨,觉醒神通,能够飞行,因此得以逃生。

    “造良氏虽然兵力强盛,但他们打算活捉我们,押回部落进行活祭,行动有些束手束脚,这是我们的机会!”

    众神人商议军事,秉烛夜谈,甚至来不及睡觉。

    好在都是神人,即便没有觉醒肉身神通,天长地久,神通调动灵气,也对他们的身体进行滋养,超过普通人许多。

    第二天一早,一通战鼓响起,伏牛氏与有鱼氏出城列阵,与造良氏大军对垒。

    造良氏军中忽然走出十余个壮汉,一个个甲胄俱全,距离盟军甚至不足一百五十米,站在那里,耀武扬威,大喊着招降。

    “我造良氏军威无双,尔等趁早投降,还能保全身家,负隅顽抗,必定死无全尸!”

    他们叫喊着,挑起高高的竹竿,竹竿上悬挂着四个人头。

    这是有鱼氏战死的四位神人。

    “我们也把人头挂起来!”

    芦公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下令放箭,那十余人顿时抱头鼠窜,退回阵中。

    “造良涂在此,谁敢应战!”

    一队士兵,簇拥着一架战车,从造良氏军中杀出。

    “昨日那个老杂毛不禁打,今天换个年轻的来!”

    站车上站着一员大将,铠甲精良,手执长戈,站在阵前搠战。

    “何人为我拿下此贼,为我手足复仇!”

    芦公目眦欲裂,大喊道。

    “此人名为造良涂,有神通名为呼名惊魄,不管何人,只要被他叫上一声,立刻手足酸软,动弹不得!”

    有人向伏牛氏的神人介绍!

    “我来!”食铁说道。

    胡公叮嘱他两句,派他出站。

    食铁提起一柄狼牙棒,催动车夫,战牛拉动战车,载他出征,五百军士紧随其后。

    “好壮士!”芦公赞道。

    “此乃我部战神食铁,有刀枪不入之体,能力挽奔牛!”

    胡公说道。

    “那黑厮,莫非是吃煤炭长大的!”

    造良涂见食铁出阵,哈哈大笑。

    “休得猖狂!贼将受死!”

    食铁喝到,战车滚滚冲去,战牛牴首狂奔,两支牛角上绑着匕首。

    “慢来!我战戈之下,不斩无名之辈,来者报上名来!”

    “爷爷我叫旋风,受死吧!”

    食铁听说对方的神通,随口报上一个假名。

    “杀!”

    狼牙棒扬起,砸到一名士兵额上,立刻脑浆迸裂。

    叮当一阵乱响,造良涂接住食铁,戈棒交加,发出震天声响。

    战戈长三米,可刺可砍,远近皆宜,如长蛇出洞,变幻无穷,狼牙棒力大势沉,磕着碰着,就是一个血窟窿。

    食铁筋骨如钢,力大无穷,狼牙棒挥舞的越发顺手,每次交战,都震得造良涂手肘发麻,牙齿酸倒,渐渐落入下风!

    “旋风受死!”

    造良涂忽然一声大喝!

    “呀!”

    食铁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豆大汗珠滚下,手脚发软,使不上力气,狼牙棒被长戈一挑,脱手飞出,自身踉跄一步,站立不稳,自战车上一头栽下,动弹不得!

    紧接着,长戈刺下,刺破缀满铜片的铠甲,入肉三分!

    “好硬的皮!”

    造良涂一惊,拔出长戈,还要再刺,一直长箭划破长空,不得不回身躲闪。

    立刻有士兵重来,将食铁拖回联军。

    “食铁!可有大碍?”

    胡公焦急的问。

    “我无事。”食铁按住肋下伤口:“刚才他一叫喊,我就好像魇住了,动弹不得,险些死在那,多亏这位兄弟救我一命!”

    他抱拳施礼。

    “神人不必多礼,快去养伤吧!”

    说话的是个年轻男子,有鱼氏的神人,拥有听风神通,虽不能驾驭风力,但却对风极为敏感,由是练出一手百发百中的箭法。

    “谁人继续送死!”

    造良涂依旧叫骂不休!

    “谁为我诛杀此?!”

    芦公又问。

    “我的学生足以诛杀此人!”

    柯明德忽然道,推出鱼芙。

    “什么?大敌当前,岂能儿戏,此女连神人都不是!”

    芦公怒道。

    “芦公息怒,此女名为鱼芙,跟随神人雷明修习武道,自有一番手段!”胡公连忙调解。

    “那好,便派她一试,生死由命!”芦公道。

    “先生?”鱼芙有些慌乱。

    “取碗水来!”柯明德吩咐一声:“鱼芙不必惊慌,待我施展一番,你只要发挥出一身所学,杀他不再话下!”

    柯明德摸出三张黄纸,咬破指尖,灌注先天真气,笔走龙蛇,顷刻书就三张辟邪符。

    先天高手即可书符画箓,柯明德用自身鲜血画符,威力更强。

    方才一战,柯明德看得真切,那造良涂的神通,类似于精神冲击,但更加强大,对灰袍法师级别的精神力都有效用,瞬间切断精神与肉体的连接,使人身体失去控制,坐以待毙。

    他已有应对之策,辟邪符能抵挡精神攻击,又是现场制作,使用鲜血,效力最强。

    不多时,有士兵端来一碗水,柯明德接过碗,手指一捻,一张符纸无火自燃。

    将符纸丢进碗中,化为无形,没有一丝灰烬。

    “将这碗符水饮下,一张符放在心口,一张藏在后背,保你无事!”

    柯明德又不放心,在鱼芙额头上画了一个复杂的符箓,是心灵法术坚定意志的符文。

    “好,你去吧,我为你压阵!”

    鱼芙坚定的点点头,戴上头盔,翻身登上柯明德的战车,率军杀出。

    “有鱼氏和伏牛氏的男人都死绝了吗?派了雌儿应战!哈哈哈哈!”

    造良涂大笑不止。


  http://www.shuquge.com/txt/78/78866/167601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