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快穿:我只想种田 >第1099章 沟通(第二更到,结束,睡觉!)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1099章 沟通(第二更到,结束,睡觉!)

    “它们原本在我这里。”秦鱼手指点了下自己的脑袋,“现在它们变成了实体可阅览学习的载体,但它们存在的意义——首先你得信我,并且信它,它会让你拥有跟我或者苏挽墨以及被关在某个特殊监狱里的“领袖”类似的力量,可能时间很长,但的确是另一种渠道,这是我的行为目的。但针对行为本身,我的确越俎代庖了,所以我也需要跟你道歉。”

    温兮是文化媒体工作者,对信息的消化能力本就超凡,她理解秦鱼明面上的意思并深入揣度了她暗面上的意思,她很敏感,捕捉到了秦鱼对“某些规则”的敬畏跟忌惮,出于对秦鱼的保护心态,她当然不会再深入询问,所以沉思片刻便直接说道:“你说的,我明白了。于我对你,现在也就两件事,其一:你说的我都信,你想让我做的,我都会做,并且于这件事本身,我很乐意,至于为什么乐意,你懂我,所以不必说。”

    这番话说完,她的手指已经翻开了另外两个本子,目光阅览过大概内容,刚刚第一眼不懂,因为看的是《纯元》,那是心法,比较玄奥,但她看了另外两本,却能大致理解它们分别是什么内容。

    剑法跟轻功。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生长在武学充盈的大时代,她也懂了它们的区别,所以有了其二。

    “其二:我可能不是那么优秀,也不够幸运,不像苏挽墨那样拥有与生俱来的天赋,可能短时间内也不会帮到你什么。在一定的碎片时间内,肯定有学习的侧重点,如你所说《纯元》是心法,必需品,大概可以理解为一切力量的动力跟能源所在。而这两本应该分别是剑法跟轻功,我会先侧重轻功,至于为什么这么选,你也明白。”

    你会懂跟你明白,这次不是因为她们两个智商情商都达标,而是因为年少培养起来的默契。

    温兮说完这些,放下本子,齐整摆好。

    她看向秦鱼,眸色清丽,姿态娴柔,“然后,现在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秦鱼看了她一眼,起身走到她身后,抽出温兮刚刚拿起来的毛巾,替她擦拭头发,一时两人都没说话。

    柔软墨黑的一头青丝擦干了大部分水渍后,秦鱼才开口。

    “花开的时候,人人都欲嗅芬芳,花谢的时候,却非人人都能扫废墟。”

    “时代非一人而造就,天地星河是坟墓,万里人烟出鬼雄,哪怕不是那个最受命运宠爱的人,我也愿努力。”

    “因为只有努力,我才能知道自己何远离地狱,又能如何近天堂。”

    “但不管如何,至少我要确保我在意的人都能在人间。”

    这是一种豪迈,也是一种坦然。

    她经历过很多副本,每一种副本其实都是一种宿命。

    但万变不离其宗。

    她知道自己在摆脱困境,她已经在按照时刻更新强化的计划累积资本,并扫清前方一切障碍,然后准备着迎接更好的未来。

    她可以,也必然会做到。

    温兮垂眸,纤细瓷白的手指像是在玉液里浸润了多年,指甲背上泛着光泽,淬了外面的朝阳碎光,它在本子的封面笔迹上轻轻描绘。

    “之前你跟我道歉,针对你的道歉,我始终只有一种回应——无论何时何地,你的自作主张在我这里永远都有授权,无需任何原则条文的第二解释权,它是唯一的宗旨。”

    “而这宗旨的诞生本身也只因为两个核心——其一,你已然走在了很多人的前面,我信你的经历赋予你的阅历跟能力,这是出于现实的判断。其二,你已然是我此生最理解也最能理解我的挚友,我信你的行为本意,这是出于感情的判断。”

    “在核心之外,外在硬性环境在于,你该知道我是一个冷静理智的人,我最终会综合考量一切做出最正确的选择,也会理解你做出的选择,你信你,你也该信我,不说其他事情,单单这件事的抉择上,我会做得跟你一样好。”

    温兮说完后,轻轻顿了下,眉眼松泛起来,带上了几分少女时的轻快明媚。

    “还有,不要忘记当年你的朋友论。”

    “我不与你说谢谢,你也别跟我道歉。”

    “因为之前我的情绪波动,起源非你我实力差距,而是你我世界的渐渐远离,但现在不会了。”

    秦鱼挑眉。

    “为何?”

    温兮一笑。

    “你没有在我前面消失,而是...在我身后。”

    秦鱼一怔,后哑然失笑。

    这话,一语双关啊。

    人都有固定思维,温兮以为秦鱼会一直往前看,往前走,太快了,于是消失了。

    然而她何尝不是如此。

    其实她只要回头,就会发现人就在身后。

    思想沟通完毕后,秦鱼给温兮弄了一杯冰山雪莲汤,温兮喝完拿着本子离开回房间,黄金壁慢悠悠上线。

    ——好姑娘啊,我现在明白你为何会拦着她了,她是一个宽厚良善的人,于道,她是完美的人格,但于杀戮场,她很难做到对别人残忍,所以她需要一定的武力基础傍身,但黄金屋能给她的力量,又必然取决于她先行对任务本身行使的杀戮效果,所以她如果入天选,夭折可能性远高于萧庭韵。

    萧庭韵那是什么人,大军阀世家出来的掌权人,枪法为什么那么好,爆头爆出来的!

    温兮跟她不一样,所以秦鱼无法等同看待。

    对黄金壁的理解,秦鱼现在却不是很宽容,撇嘴说:“就算你现在说好话,我也会记得你憋着劲儿想蛊惑她入天选,于系统规则跟宇宙环境,这本无可厚非,死个天选者对你们也没什么,可对我来说不一样,立场问题而已。”

    黄金壁噎住,发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包。

    ——不是我,是黄金屋本身,做人讲点良心!

    然后飞快转移话题。

    ——不过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你明明不是最擅长剑道,却在功法类别上在这方面最下苦工,而且后来也刻意笼络打量功法并屡屡整理,那是因为你始终明白,它们很快会派上用场,还有你特地留下的三分之一冰山雪莲这些宝物,其实都是你计划的一部分。

    秦鱼一笑,却没否认。

    她不是天上神明,做不到白日飞仙鸡犬升天,但慢慢做计划带节奏也是力所能及。

    谁还不是个心机婊了。

    O(∩——∩)O。

    ————————

    然后心机婊之鱼在晚上10点的时候收到了远在北京上了私密小号的苏挽墨发来的一个文档。

    文档读档结束,上面第一句话就是——“领袖”的危险程度超过我想象,我被官方圈禁限制自由了,因为他不可能会被放出,甚至任何想要迫使这个行动成功的人都会遭到审查。

    秦鱼皱眉,再看第二句话——我无法放弃救言清,用了一些手段促使自己接近了官方这种行为的根源,于是知道了他为何绝对无法被释放。

    为什么呢?

    秦鱼也在想,正要继续往下面看,忽然...

    有人侵入她构建的系统。

    攻击!

    .com。妙书屋.com


  http://www.shuquge.com/txt/83240/242272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