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镇魂法师 >第一百一十章 到底下没下药?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一十章 到底下没下药?

    第一百一十章  到底下没下药?

    李延治摇头道:“只是我不明白的是,若是为了你的顾师姐好,你根本就不应该给我下药,反而应该高高兴兴地让我去追求你们的小师妹,只要我得到了秦瑜的芳心,你的顾师姐不是才跟莫远明有机会?”

    小女孩这下不笑了,非但不笑反而秀气的小脑门紧紧地拧在了一起,一副很烦恼的样子。

    这下李延治有些后悔了——他还是觉得笑的时候的小女孩,才最可爱。

    这个时候,小女孩叹了口气,道:“你这样说只是因为你不了解顾师姐的为人。她就是一个笨蛋,彻头彻尾的笨蛋!她因为自己的相貌原因,对自己从来没有自信。更不会奢望她所钟情的莫远明会知晓她的心意,进而对她另眼相看,或者青睐有加。这样跟你说吧,若是有一天莫远明真的说喜欢顾师姐,只怕顾师姐会伤心难受至极。”

    这下李延治不懂了,问道:“这是为何?得偿所愿,不应当高兴吗?”

    问完这句话,李延治又后悔了,因为他发现小女孩脸上的烦恼之气,又增添了几分。

    小女孩叹息道:“因为顾师姐并不相信她的样貌会让莫远明真心喜欢,若是出于同情,或是其他的目的 ,她是宁愿死都不愿意这样将两人绑到一起。”

    李延治也叹了口气。

    有的时候,人太清醒,或者太为别人考虑,并不幸福。非但不幸福,反而会增添许多烦恼。这位生性要强、为所爱之人可以不计回报的付出的顾师姐,便是这样的人。

    片刻之后,李延治道:“所以你为了让你的顾师姐高兴,就替她完成她未能完成的事,好让她高兴是么?”

    小女孩这才笑了,点点头。

    李延治这才舒了口气,因为总算看到小女孩的小脸,而不是愁眉苦脸了。

    小女孩依旧在笑着,两只比星辰还明亮的眸子,早已弯成了一弯月牙,说不出的俏皮可爱。

    不过很快,她便笑不出来了。

    因为她发现了个问题。

    小女孩盯着李延治问道:“你的身体怎么还没反应?还没有肚子疼?”

    从李延治吃了她的东西道现在已经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按理说,她的泻药的药性早已经应该发作了。

    刚刚一直在跟李延治说话,竟忽视了这个问题,但现在想来,却觉得大大的不可思议。

    李延治很无辜地摇摇头:“药是你下的,我怎么知道它什么时候发挥作用?”

    小女孩一下愣了,因为她觉得李延治说得好有道理。

    她是下毒之人,自然知道药性要什么时候发作。

    可是为了都到了现在了,还是没有发作?

    李延治安慰她道:“或许是我的肠胃壁比较厚,药性发作得要比一般人慢。”

    小女孩将信将疑地望着李延治,然后坐在原地不动了。

    貌似李延治的解释,是唯一看起来还比较合理的解释了……

    所以小女孩不再说话了,而是一动不动地看着李延治,等着他的药性开始发作。

    李延治也不说话了,跟小女孩一样,也一动不动地坐着,等待着药性的发作。

    时间这种事物,当你不在意它的时候,它总是溜得飞快,让人想抓住它的脚步都不可能。但是当你在意它的时候,它便走得超级慢,慢的让人无奈。

    小女孩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当好不容易瞪了李延治又一盏茶的时间后,她实在忍不住了,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肠胃有这么厚吗?别人都可以发作四回了,你还是没有发作?”

    李延治也是一副惊讶的表情,喃喃道:“是啊,确实有些奇怪。”

    看到小女孩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并且再次浮现出那股懊恼的神情,于是李延治再试图着替小女孩解释道:“要不,就是你没有给我下毒?你本来想的,或是以为已经下了,但是却没有下?”

    小女孩脸上的疑惑神色更重了一些。

    皱着精致的小眉头,似乎在仔细思考李延治说得这个可能性。

    不对啊,我明明下了药的,不会忘记的啊……难道我最近幻觉又出现了?我是在幻觉中觉得已经给李延治下了药?

    小女孩有些迷糊了。然后便拿起了筷子——

    现在似乎只有一种方法,来证明这饭菜里到底有没有药了。

    于是小女孩吃起了自己做的饭菜。

    “好吃!”一边吃着,小女孩一边也忍不住夸赞自己的厨艺。

    李延治笑了——小女孩的厨艺确实不错。

    每样都尝了几口后,小女孩便放下了碗筷,又像刚才一样,一动不动地坐着。

    只不过刚刚是在等着李延治药性发作,而现在,是等着她自己。不过不变的是,李延治一直在旁边静静地坐着。

    半盏茶的时间过后,小女孩开口道:“马上时间就到了,就知道饭菜里到底有没有毒了。”

    泻药的发作时间,正是半盏茶的时间。

    而小女孩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面色突然变了,先是神色古怪,而后便一脸痛苦。

    漂亮的小脸蛋上写满了痛苦。

    “我下药了!”

    这是小女孩捂着自己的小肚子,飞快地向远处跑出去前,留给李延治的最后一句话。

    望着小女孩匆忙忙离去的背影,李延治忽然笑了,这笑容竟像极了甘冈的小女孩——像极了一只阴谋得逞的小狐狸。

    正笑着间,李延治的手上已多了一株干巴巴的像稻草一般的灵草——

    这叫鼠尾草,恰恰是小女孩所下的泻药的解药。

    早在小女孩将可口而又精致的饭菜拿出的时候,李延治已经闻出了里面有泻药的味道。

    他现在的鼻子,简直比狗鼻子还要灵敏,无论什么样的灵草或者灵药,没有他闻不出来的。

    所以在吃饭菜之前,他便已经悄无声息地服下了解药。

    这小女孩要对付他,让他腹痛,他正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李延治笑了,将这株灵草留在了石桌上。

    小女孩的食盒还在这里,因为她走得实在很匆忙,换做是谁腹痛难耐,都会走得这么匆忙的。

    但是小女孩还一定会回来的,一方面要拿她的食盒,另外一方面,自然是要好好收拾一下李延治。

    换做是谁,被人这样捉弄一番,都是会想要好好教训一番捉弄之人的。

    所以李延治在小女孩回来之前,脚底抹油便一边大笑着,一边快速地走了。

    临走之前,却将解药留给了小女孩。

    虽然对方说她有解药,但是万一小女孩忘了呢,或者万一有别的情况,她没吃上自己的解药呢?所以无论如何,李延治都给她留了一枚解药。

    毕竟,这个小女孩虽然想让他肚子疼腹泻,但并不惹人讨厌。非但不惹人讨厌,还很有些招人喜欢。

    李延治也想觉得自己是个善良的人,尤其对于自己还不算讨厌的人,更是善良的很。

    所以他留下了这枚解药。

    不过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当小女孩满色有些苍白而又有些虚脱地回到了石桌旁时,尤其是看到泻药的克星——解药鼠尾草的时候,顿时美丽的小脸蛋被熊熊的怒火所笼罩。
  http://www.shuquge.com/txt/87828/242272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