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侯门嫡女之阮妻在怀 >第二百六十四章 顺利继位太子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百六十四章 顺利继位太子

    回到宴华楼,沐易佐已经在等候。

    跟在沐易佐身边的人对沐易霏行礼之后就纷纷离开房间,与此同时,阮采苓也听到了最终的消息。

    沐易佐已经是太子。

    是今日在朝堂上,皇上下的圣旨。

    “父皇怎么样了?我从宫里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病了呢?”沐易霏看到沐易佐就冲过去,抓着沐易佐的手问。

    沐易佐单手抱住沐易霏,抬头看了顾瑾郗和阮采苓俩人一眼。

    “之前父皇每日都喝的安神汤中就被人动了手脚,不过因为剂量不大所以并没有查出来,等体内已经慢慢积累毒素,可以被太医检查出来时,已经太晚了,父皇不让我跟你说。”沐易佐看着沐易霏。

    沐易霏双眼噙满泪水,可依旧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她抬手擦擦眼泪对沐易佐说,“那我一会儿随你回去照顾父皇。”

    “不,今日我也算是奉旨出宫。”

    众人都落座之后,沐易佐才说,已经收到了消息,在边关沐易琛私自召集兵马,甚至于沐易琛还秘密与盛国太子见面,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

    盛国太子。

    阮采苓和顾瑾郗对视一眼,阮采苓说,“这件事儿我们本也是想回来之后就跟你说的,但是没想到临时出了这么多的事儿。”

    “何事?”沐易佐问。

    顾瑾郗将宸恒的身份,以及曾经盛国与沐易琛的交易,都跟沐易佐说了。

    他没想到,沐易琛和盛国那边的接触已经持续了这么久,连当初盛国皇子消失的事情都与沐易琛有关,看来沐易琛对皇位的觊觎已经持续了十数年。

    “父皇得知定国公受伤的消息,明白盐税之事与九弟有关,现在朝堂之上除了定国公一党人,其他都是推举王庭予和谢清远。”

    “怎么还跟谢清远有关呢?”阮采苓疑惑的问。

    沐易佐看了阮采苓一眼,他知道阮采苓对谢清远这人没有什么好感,甚至于还是厌恶的,她也相信谢清远跟沐易琛之间是有关系的,现在就算是阮采苓不说,明眼人也看得出来。

    谢清远就是沐易琛留在京城的最后一道筹码。

    “他们推举谢清远,而王庭予只是一个楔子,抛砖引玉。”

    从一开始,边城瘟疫谢清远急功近利,却无法平稳局面赶了回来,换做温如世和顾瑾郗等人去,就是沐易琛的计划。

    现在虽然阮采苓和顾瑾郗他们回来了,可温如世就如沐易琛的计算,被留在了边城。

    而京城朝廷中却乱作一团。

    盐税之事是当务之急,温如世不能及时赶回来,定国公又受伤,正位督察一职除了谢清远之外,怕是再也没有人能胜任了。

    连成厉生也是被谢清远利用的筹码。

    “砰”的一声,阮采苓将手边的茶壶直接甩到了地上。

    沐易琛!

    他心算天下,居然一环套这一环把他们所有人都算了进去!

    阮采苓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边上。

    “如今可该怎么办?”沐易霏问。

    站在窗户旁,阮采苓静静地看着楼下中央的戏台子中,唱腔委婉,声音多情的戏子。

    他们就好像是一出戏,所有人被圈在其中,远在边关的沐易琛居然可以把他们所有人都算计进去,没落下一个人,连他们会带着温如世去边城都算在内,并且也想到了,她会带着府医离开。

    这样一来,阮祁受伤,府医就不能第一时间去救治,或许会死。

    现在就算是阮祁不死,短时间之内也不能上朝,朝堂上凭着顾禹一己之力,实在是有些薄弱。

    沐易佐身为太子,如今帮皇上监国,要是出了什么纰漏,到时候太子之位肯定是保不住的,更别提登上皇位。

    “我看沐易琛是要逼宫,根本就不是想要算计沐易佐。”阮采苓冷静的说。

    沐易佐也想到这一点了。

    就如父皇现在的情况,能不能撑到沐易琛回来都不见得。

    深吸一口气,阮采苓心中已经有了腹案。

    她转身看着沐易霏和沐易佐俩人,突然开口问,“你今天出宫,不该只是为了跟我们说你做了太子这么简单吧?”

    “我是想谈一谈纯慧和阮诩尘的婚事。”

    皇上重病缠身,若是一死,就要守三年国丧,百姓们成婚都要偷偷摸摸的,更别提身为公主的沐易霏,和世子阮诩尘。

    出宫之前,皇上就和沐易佐说,要他在自己死之前,安排沐易霏和阮诩尘成婚,省得他一死,沐易琛会趁机为难定国公府一家。

    只要沐易霏以公主的身份嫁到定国公府,那阮诩尘就是驸马,就算未来沐易琛做上了皇位,也不能奈何阮祁一家人。

    这已经是皇上能为了定国公府一家人,做到的最大周全。

    用自己的女儿。

    沐易霏不由得鼻子一酸,没想到父皇到了如今的情况,也还是想着他们。

    皇上倒是也想帮沐易佐找一个妻子,能稳住他太子之位,可是最顺眼的人没看上自己儿子,他也没有办法了。

    “稳住太子之位还不简单!”阮采苓说。

    “你说什么?”

    “你忘了,咱们身边就有一个曾经的太子,如今只不过是失势而已,若他回归太子之外,再与我们的太子有所相连,那沐易佐的地位必然稳固。”阮采苓说。

    曾经的太子,顾瑾郗想了想,顿时想到了宸恒。

    “你是说宸恒?”

    现在盛国的太子是曾经害了宸恒的人,所以宸恒想要回到盛国第一件事儿就是要了他的命,可如今看来,那人不太好动,毕竟他和沐易琛之间有些联系。

    阮采苓从顾瑾郗的口中听说,盛国有几个公主,唯一最受宠的喻萱公主,尚未出嫁。

    地位最崇高的公主若是可以嫁给沐易佐,那沐易佐的地位就算是稳定了。

    “你算计算计皇位就算了,怎么还算计起我的幸福了呢?”沐易佐有些无奈。

    他已经想明白,坐在太子的位置上,要舍弃的东西太多。

    如果娶一人就可以稳住江山,他也宁愿这样做。

    阮采苓耸了耸肩,“没办法太子殿下,你初登太子之位,根基不稳,沐易琛又和盛国太子联手,对昌朝虎视眈眈,这已经是最简洁的办法。”

    不过宸恒还没到京城,这件事儿尚且需要商量。

    好在皇上的身体虽然病弱却也不见得一两天之内就有性命之忧,给了阮采苓他们修生养息商量的时间,沐易佐不敢让沐易霏回宫,生怕会被朝堂中的人当做筹码压在宫里。

    苏挽月来找阮采苓的时候,皇上病重的消息已经闹的满城风雨。

    整个京城都在讨论是不是要易主,最终的赢家究竟是如今的太子,还是被发往边关的九皇子。

    苏挽月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她一心想随着梁齐上战场,可偏偏苏本燕就是不答应。

    她一个习武之人,不能上战场,每日都在闺阁中等着消息,自然是不服气的。

    “你不是对你的师兄有心思吗?怎么又闹着要跟梁齐上战场?如今多事之秋,可莫要多生事端。”阮采苓给苏挽月端来一杯牛乳茶,暖暖的冒着热气。

    苏挽月瞥了一眼,也没多少意思。

    “我是师兄已经说好了,他入江湖我入朝堂,从此不再见面,我与梁齐也是……唉,说起来都是烦心事儿,你和阮大哥走了这么久,我在京城也是烦心的很,我对梁齐已经没有什么男女之情了,可偏偏……我对不起他。”

    当年年少时的欢喜,到了如今,实在是不如家国情仇严重。

    好在梁齐也不是会逼迫她的那种人,只说,若是没有男女之情,只做朋友也好。

    总之不希望苏挽月躲着他。

    现在朝廷正在用人之际,苏挽月想要与梁齐一起上战场,东西和文献都准备好了,可偏偏苏本燕就是不答应。

    从小的时候开始,苏挽月排兵布阵的能力就已经初有显露,不过碍于她是女子,苏本燕又怕苏挽月的性子会引起朝堂不满,所以一直压着苏挽月的能力,只是把她送到山中习武。

    现在学成,总该是保家卫国的时候,又怕了。

    梁齐已然是统领禁卫长,称得上是先锋将军,对苏挽月的能力也是颇为欣赏的。

    这件事儿,沐易佐跟她提起过,可是阮采苓要烦心的事儿太多了,过耳就忘。

    “男欢女爱本也不能按常理来推断,其实沐易佐看好你的能力,只不过沐易琛还没有出击的意思,他不能大范围的招兵买马,你的才能已经在沐易佐的计算中。”阮采苓说。

    有了阮采苓这么一句话,总算是安稳了苏挽月的心。

    “你把成家的关进去了?听说成厉生到你们家求情,你闭门不见呢。”苏挽月说。

    阮采苓倒茶点了点头,成老夫人和沈芸韵以及成暄,这三人在大牢已经关了两三天。

    当天下朝之后,成厉生就上门来给成老夫人求情。

    直言儿子和儿媳妇儿可以多关一些日子,让阮采苓消气,可成老夫人年纪大了,希望阮采苓可以网开一面。


  http://www.shuquge.com/txt/89982/246898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