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空间使徒 >正文 六十六章 将计就计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正文 六十六章 将计就计

    炼狱训练营是光明帝国的保镖和影子基地,这里的孩子都是百里挑一的人才,所以一旦谁能活着完成一系列的考验那么以后的前途根本不必多虑。

    和炼狱训练营相邻的是恐怖之渊和黑暗之森这两个那一个都是号称人类禁区的地方,至少对于炼狱训练营的队员来说是禁区,所以只要进入那么就是有去无回,无一例外。

    炼狱训练营

    曼莎和嗜血兽文秀还有炎森三位教官正在一间屋里商量着对策,因为他们知道就凭夜刃这样优秀的刺客进入了丛林只要不死不作死,那么那些执法队能抓住他的机会和希望很渺茫。

    “炼狱训练营里面有风、火、山、林、刃、等五个部门,其中刃字部是各部门最优秀的刺客集中地,而刃字部里面主管的是曼莎、炎森、文秀三个教官。他们是实力都在武宗阶中段左右,但是有时候这个阶位不代表着绝对的胜利。这是营地各个分布图。”夜刃一边解说着炼狱训练营的情况一边画着地图。

    耀夜看着地图一边飞速策划着整个计划,整个营地地形就像是一个倒金字塔的形状,入口是塔底而刃字部则在塔尖的位置。

    进入里面最快的地方就是从恐怖之渊和黑暗之森,但是直接强攻那就是作死了。

    听着夜刃的讲解和他画出的地图,一个计划飞速的在耀夜脑子里面形成。

    在炼狱训练营里面,曼莎几人正在商议着对策。

    “曼莎,你说上面出了派遣执法队还会派别的组织过来吗?夜刃那小子也是太狡猾,直接逃跑了。咱们虽然合起来演了出戏但是效果并不大。他一旦逃出去隐姓埋名的生活那么就等于咱们的计划落空了。”

    那位看似温柔似水的女子用着清脆声音慢慢说着,“炎森,那小子不会隐姓埋名的,他的野心很大。也很有胆量否则也不敢同时面对咱们三个时还敢率先出手,他就像一个孤狼一样找着机会肯定会狠狠的咬上一口,所以执法队也不会舒服的就能抓住他,即便抓住他了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那小子我了解。”

    “哼!那个该死的臭小子别让再看到了,否则老子要好好的招待招待他。”说话的是被夜刃一刀划开脖子的嗜血兽文秀,一般人都会被他一身的肥肉和见血发狂的特性给骗了,谁相信谁才是最傻的那个人。

    “哈哈……老文有机会的,说不定哪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那小子就潜伏回来再给你一刀也说不定呢。哈哈……”

    “你奶奶的!怎么不潜伏到你床底下啊。呸……”

    嗜血兽的样子惹得炎森和曼莎哈哈的笑了起来,“好好好……潜伏到我床底下行了吧。真是的,哈哈哈……”炎森笑着说着。

    “放心吧!这笔账下面会算到执法队头上的,因为他们执法队目无王法的接收了这里的管理权,所以后果应该是他们承担。现在我们的任务是抓紧时间把刃字部的队员给派出去给咱们上面的官老爷保护起来,万一那个疯子跑了出去搞出一些乱子来,咱们训练营明年的经费就会被压缩了,本身已经有一些官老爷对咱们这里有微词了,不要让他们再抓到一些没有必要把柄才对。”

    “嗯!”

    “没问题!”

    一个简单的会议到此结束,正当三人准备走的时候炎森扫了一眼监控突然大喊一声,“等等!快看!”

    曼莎和文秀一看监控也傻眼了,“奶奶的,训练的东西都跑到狗身上了。”嗜血兽文秀狠狠的骂了一句。

    监控中夜刃被几个黑袍人押着正从恐怖之渊往外走着,领头的执法队队长在能量罩外面对着他们做了一个请放行的手势。

    因为自从夜刃逃跑以后,炼狱训练营已经发生了几起逃跑事件,他们的下场都是很快被抓了回来,打断了腿然后关押在了地牢之内。因为培养出一个刺客不容易所以到了现在这个级别有逃跑的只能用洗脑的办法,因为死亡他们已经见了太多,所以血腥的手段对于他们已经没有什么效果了,没办法他们只能升起能来罩。

    “的确训练到狗身上了,踏马的丢人!”炎森也恶狠狠的说着。

    “等等……会不会有诈?”曼莎有些迟疑的问着。

    “有什么诈啊!估计这小子没有忍住别人给他设下的套才被人给抓住了。我就说这小子没耐心,上次在疾风峡谷也是这样,那次还害老子输了一块精铁。他以为幸运女神每一次都能站在他这吗?这是赌!小混蛋!”

    炎森唠唠叨叨的骂着,抛去夜刃逃跑之外,其实他们三人对夜刃都挺欣赏的,所以见到自己的得意队员这么轻易的抓了回来都气的跳脚大骂。当初三人设计放水也是希望他能和别人不一样,能把他们的计划完成然后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来。

    “别看了,放他们进来吧。”

    说完曼莎点了一下一个按钮,能量罩慢慢的消散。屏幕中执法队的几个人押着夜刃慢慢的有了进来。

    “估计又要审讯了吧,踏马的!”

    “文秀你有点关心过头了吧。”曼莎转头问道。

    “你再喊我文秀小心我杀了你。”满脸横肉的嗜血兽对着曼莎慢慢说着,眼睛中充满了杀戮的欲望。

    “好好!你个疯子!”曼莎举起手表示不再喊。

    “走吧!去迎接咱们的上司去吧,人家完成了任务咱们的表示庆贺一下吧。”曼莎说完就朝外面走去。

    “庆贺他奶奶个腿!”炎森呸了一口说道。

    “那你别去啊!”嗜血兽丢下一句话跟了上去。

    炼狱训练营内山坳之上有两个人悄悄的移动着。

    “耀夜,你说他们会上当吗?”夜刃和耀夜隐逸着身影跟在这群人后面说道。

    “嗯!他们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等着看好戏吧。”

    “执法者大人辛苦了,执法队果然名不虚传,真是手到擒来啊!”曼莎首先迎了上去拍了一下马屁。

    说完用眼睛余光扫了一下,看见夜刃正低着脑袋闭着眼睛半死不活的样子,一看就没少受折磨。

    “嗯!先给我们准备休息的房间吧,待我们休息好了再好好的收拾这个叛徒。”领头的黑袍人把叛徒两个字咬的死死的,说话的同时还把身体微微侧了一下。

    “是,没问题。请!”曼莎笑着说着一手做着请的动作,另外一只背在后面的手却向身后的两人做了一个动手的手势。

    后面两人都是人精,一点没有迟疑。两人同时跳起双手双拳朝着夜刃后面的黑袍人攻击过去。这时其他人也动了起来同时朝着中间的那个黑袍人攻击了过去。

    “轰!”

    那个黑袍人反应倒是快瞬间躲避到了一旁,几人的掌风混合起来把他刚才站的地方轰了一个大坑。

    黑袍被余风掀开露出一张帅气的面庞,他看到领头的黑袍人脱离了自己掌控知道没有机会了,所以虚晃一招就想逃跑。

    夜刃还没来得及动就被曼莎给制住了,只见带头的黑袍人大喊一声,“抓住他,别让他逃跑了!!”

    “看看,我就说吧,这个家伙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所以少爷我就给他来一个将计就计。哈哈……”

    “你虽然看起来不太靠谱,但是手里宝贝不少啊,这东西还有吗?给我点,关键时刻保命挺好使的。”

    “这个叫做复制黏虫,以后吧我这也快没有了。如果你小子表现好了,肯好好的配合我说不定给你一个。”

    “切!小气。”

    “哈哈……小子我觉得你正常多了,多了点人气了不像之前和一个神经病一样就知道笑。”

    远处的两个人正是耀夜和夜刃,两人正在聊着天看着战乱在一起的众人。

    “你的复制体挺厉害的嘛!在他们这么多人围攻之下还能屹立不倒,不错不错……”

    “那是必须的!毕竟有我本体八成的功力嘛。”耀夜得意的笑了一下说着。

    “八成?大叔你暴露了。哈哈……”夜刃像是发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一样。

    “哼哼!小子不要得意了。咱们准备一下吧。”

    战场中心几个黑袍人都退出了战场,主攻是嗜血兽和炎森两人。中间的帅气的年轻人出手不快不慢但是力量却很足,拳拳带风。

    几人久攻不下炎森和嗜血兽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这个年轻人看着年级不大,身手却不凡。

    “你是谁?和夜刃这个叛徒是什么关系?”炎森大声问了一句。

    “光头别和他废话,先把他抓住了再说。”黑袍人在外面喊了一声。

    炎森听了有人喊光头,脸上的刀疤抽动了一下,脸色沉了下来。不过手上的动作却依然凌厉,几人紧紧的把包围圈压缩着。

    终于这个年轻人露出了一个破绽顿时被嗜血兽抓了机会,只见他那庞大的身体瞬间收缩速度立刻提升了一个档次,当他跻身到这个年轻人身边时身体又瞬间恢复到了庞大,嗜血兽脸上还挂着一丝嗜血的笑容大手一张直接抱住了这个年轻人。

    “嘿嘿,你跑不了了!”

    嗜血兽双腿发力想把这个年轻人给抱起来,但是这个年轻人就像一座山一般牢牢的钉在地上。嗜血兽竟然没有抱动。

    “呀!”嗜血兽双臂暴涨用劲禁锢住耀夜的身体。

    这时炎森也赶了上来,双手冒出一丝火气,直奔耀夜脸上打去。

    “轰隆!”

    一声巨响之后扬起了一阵尘土,这个年轻人终于倒下了。

    而嗜血兽和炎森则是大口喘着气,相互看了一眼刚才其中的凶险只有两个人知道。

    刚才炎森的一拳打过去的时候,那个年轻人竟然挣脱了嗜血兽的禁锢,幸亏炎森反应快,及时收回拳头和那个年轻人对了一拳,而嗜血兽文秀则是用自己身体做武器把这个年轻人给砸倒在地,激起了一阵的尘土可见威力之大。

    这些都发生在一瞬间,只有当时人能看明白。不过这一切也落在了远处的两人眼中。

    “最后那个胖子那一下有点意思,集中全身能量化为重量直接物理攻击,简单粗暴。不过我觉得代价也是有的。”耀夜有条有理的分析着。

    夜刃不由的看了他一眼,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因为他明白这个人最大的能力就是忽悠。

    “好了!接下来还我们表演了。”

    这一出戏终于落下帷幕,当夜刃和这个年轻人被抓住以后,曼莎三人就匆匆离去。嗜血兽则是直接进入了维生液体里面泡起药水。

    黑袍人们也迅速离开现场去营地赶往修炼室恢复自己的身体去了,带头黑袍人则去控制室往上面汇报这次行动的经过去了。

    而炎森和曼莎则是带着夜刃和这个年轻人分别关进了两间金属房间,他们的身上的各个环节也被金属刺给禁锢了起来,丝毫动弹不得。

    做完这一切一直到回到房间路上炎森和曼莎谁也没有说话,只是松了一口气。刚刚实在太凶险了,如果不是那个领头的黑袍人发出暗号,等那个年轻人先发制人那么肯定不会这简单了。

    这么一推算过程不用说也很明了了。

    “想必是那个年轻人和夜刃联手制住了执法队他们几人,否则他们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来闯阵。这个年轻人的攻击力比你我不相上下,甚至还要高一点,这样人会是默默无闻的吗?关键是夜刃怎么和他认识的。还有他们胁迫住执法队回来做什么?难不成他两个的目标是找我们报仇?”

    曼莎慢慢分析着,炎森则是一言不发的听着然后思考着。

    “算了,别想了明天问一问执法队的人就什么都明白了,然后再去找夜刃那小子去问下一切都会明了的。”曼莎说完伸了个懒腰宽松的衣服下露出了妙曼的身条,“怎么你还不回去?是准备在这里过夜吗?”

    “哈哈……马上就走,我还要去看看其他小子有没有搞出什么乱子。”

    说完炎森就像逃跑一样的跑出了曼莎的房间,曼莎露出了一丝皎洁笑意,然后轻叹了一口气。
  http://www.shuquge.com/txt/90562/208039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