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第二百二十一章 今晚的月色,真美(三合一保底)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百二十一章 今晚的月色,真美(三合一保底)

    “我跟你说,今天舞阳的老大青木司可是逊爆了。”一个穿着开久校服的不良少年端着酒瓶子,坐在酒吧的吧台前高声的笑着,眉飞色舞的同身边的伙伴吹嘘着:“开头还以为多厉害个人呢,结果就这样.......”

    他拿着酒瓶子做出了挥舞球棍的样式,啧啧道:“乓!的一声,就趴在了地上。”

    “要不是她妹妹忽然来了,还晕倒在地,一副要死了的样,我跟你说明天就没有他这号人了。”

    开久少年的话语让同伴有些遗憾的叹气道:“早知道我也跟着去了......”

    “你该庆幸你没去。”一个声音忽然插入了他们的对话。

    开久少年一脸不屑的回头:“你他吗谁.......”

    话没说完,一只硕大的拳头砸在了他的脸上,他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就鼻子喷血,软绵绵的栽倒在了地上。

    周围顿时一阵骚乱。

    青木司顺手掏起桌上的酒瓶子,看着另一个开久少年挥舞过来的拳头,不躲不避,任由他砸在自己脸上,挥舞着酒瓶子砸在了他的脑门上,身形一动不动:“喂。”

    抓起正要滑落瘫倒在地的开久少年的衣领,青木司眼神冰冷的看着他恍惚的视线,语气森寒:“相良猛在哪。”

    “什,什么?”开久少年耳边嗡嗡响着,什么也听不大清楚。

    “老子问你,相良猛在哪!”青木司一把将他拽到脸前,怒吼着。

    开久少年一脸畏惧:“我,我不知道。”

    “砰!”青木司一拳砸在他脸上,将他砸翻在地昏迷不醒,低声骂道:“废物。”

    转身混入酒吧的人群,青木司宛若一只游鱼,从门口涌入的安保还没能到达事发地点,他便已经溜出了大门,转身,又走进了旁边的另一家夜店。

    夜店里,激光灯不断地照射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催动着男男女女忘情地跳动着,青木司扭了扭脖子,缓缓穿梭在人群中,找寻着自己的目标。

    “五个?”

    青木司眯起了眼,大步向前,二楼卡座里,五个开久的少年正推杯换盏喝得好不热闹。

    “干杯!”一个开久少年哈哈大笑着,举起了酒杯:“今天开始,就是我们开久称霸上城区的纪念日了,来来来,都喝,谁也不准划水!”

    “当然了!喝!”少年们嬉笑着举起了酒杯。

    一只手背上带着点点破皮和血丝的手忽然插入了他们碰杯的中心,大手抓握着杯子,猛地从一个不良少年手里抓走一杯啤酒。

    “你他吗要干什么!”不良少年们登时怒火满面的将酒杯往地下一砸,站起身来。

    青木司拉下口罩,将杯中啤酒倾泻倒下,一半被吞到了肚子里,一半落在了衣服上。

    “嗝.......”青木司擦了擦嘴,戴上了口罩,把玩着酒杯:“知道相良猛在哪吗?”

    “你算什么东.....”

    “啪!”

    开口谩骂的不良少年话还没说完,青木司手里的酒杯便砸在了他的脸上,几滴酒水与玻璃渣炸裂在空中,在激光灯的照射下,就像绽开了一朵炫丽的烟花。

    “找死!”另一个开久不良少年踩着卡座的沙发便朝着青木司飞踢而来,青木司只是偏了偏头,空中一记拳头,便将他凌空砸翻在地,落在茶几上,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闷响。

    俯身,一记重拳擦着青木司的兜帽划了过去,青木司只是补回一拳,便将那少年打的捂着肚子踉跄着跪下,胃里的酒水哗啦啦吐了一地。

    青木司往身侧箭步挪动,躲过了他呕吐的同时还躲开了一瓶飞射而来的啤酒瓶,左手在空中准确的一抓,被人全力投掷而出的啤酒瓶竟然被青木司就这么抓停了下来。

    “啪!”青木司将酒瓶原路奉还丢了回去,砸的那人满脸开花,忽的侧起一记重脚,将脸前的不良少年横踹飞出,还带倒了最后一个不良少年在卡座里乱哄哄的趴做了一团。

    看着趴在地上还在呕吐的不良少年,青木司厌恶的扭开了视线,随便抓着身前不良少年的头发将他提了起来:“你们有谁知道相良猛在哪。”

    “他,他应该回家了。”不良少年鲜血模糊的脸上,还有玻璃碴子扎在肉里。

    青木司好心的替他将渣子拔了出来,平静道:“他家在哪。”

    “不知道。”少年说话间,青木司看到了一楼有安保顺着楼梯冲了上来,烦躁的啧了一声,松开了他的头发,看了看周围,趴到二楼的栏杆上看了看楼下,正要跳下,却忽然转头对不良少年冷冷道:“未成年人禁止喝酒。”

    语毕,青木司将桌上一瓶还未开封的啤酒瓶握在手里,想了想,又将桌上剩下的最后一瓶还没开封的啤酒握在手上,狠狠砸在了方才还在呕吐的不良少年的脑门上,他登时趴在自己的呕吐物上昏了过去,身体微微抽搐。

    “但喝多了就趴着,吐得人恶心。”青木司将手里的残渣丢了出去,看着还有几步就冲到脸前的夜店安保,烦躁的扭过头来,奋力一跃,便站在了围栏上。

    看着脚下三四米高的距离,青木司看着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仍还在肆意舞动的男男女女,准确的将啤酒瓶丢在了人群的空挡。

    酒瓶爆裂的动静惊吓的他们纷纷退开了几步,留出了一片空地,青木司便趁此机会一跃而下,身后的安保几乎伸手就能抓到青木司衣领,却最终还是抓了个空。

    青木司准确的踩在干净的空地上,向前一个翻滚起身,晦气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瞅了一眼楼上的安保,便从人群里往外溜去。

    夜店门口还有两个安保在严阵以待,看着青木司从舞池里出来,提着橡胶棍便冲上前来。

    青木司只是飞起一脚,踹飞一个膀大腰圆的安保,弯腰翻滚躲避另一人攻击的同时捡起了地上掉落的橡胶棍,起身的瞬间抽在了安保的腿弯上,将他打跪在地。

    而后,便头也不回的加速冲出了夜店。

    这一连串的动作说来复杂,实际上飞踢翻滚捡棍的动作一气呵成,两个安保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上一疼,下一刻,青木司便从门口消失了。

    “这他妈的是什么人!?”两个训练有素的安保面面相觑,看着同事在夜店里狂奔而来,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青木司紧了紧兜帽,把玩了一下橡胶棍,插在后裤腰,在门口左右打量了一番,却发觉上一个酒吧里的安保正在街上四处游走,显然是在找他的踪迹。

    “啧。”青木司冷冷的啧了一声,但却听到了身后的动静,思索片刻,往旁边的巷子里一钻,看了看身旁复杂的建筑构造,踩着垃圾箱抓着水管往上一爬,旁边夜店的二楼给予了青木司攀爬的便利,抓着窗沿翻身而上,轻松地爬到了楼顶。

    看了看夜店天台上紧闭的房门,青木司松了口气,坐在天台边上,拉下口罩,点了支烟,看着脚下忙忙碌碌四处奔波的安保,深深地吐出口烟气。

    青木司虽然愤怒到几乎疯狂,却并非没有理智。他和清醒地知道,去夜店里揍两个不良少年和去店里砸场子完全是两码事。

    这种程度,刚刚好,对店家没有太大伤害,他们不至于发动能量去找自己。而那些不良少年,就更不重要了,他们要是去报警,估计以后就再也混不下去了。

    青木司可不想因为揍几个杂鱼,就被扣进局子里或者再上一次新闻。

    “呼......”烟雾缓缓飘散在眼前,青木司的目光在街道上游弋着,忽的眼神一凝,视线牢牢地扎在了这条街道的最远端。

    只看最远端,二十几个提着棒球棍,木条,铁棍的开久少年正一脸恼火的冲进了街道,四下打量着,为首的一人还拿着电话不知和谁聊着什么。

    是来找我的?

    青木司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嘴中再次吐出一口烟雾:“这群家伙集合的倒是出乎意料的快.......”

    “不过也好。”青木司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将烟头随手一丢,看着旁边建筑物的楼顶,站在狭窄的天台台阶上退了几步,猛地加速往前一跃,便跳到了新的建筑物上。

    如法炮制,青木司或是攀爬或是跳跃,绕过了脚下还在搜寻着自己的夜店安保,到达了稍远一些的建筑上,在拐角巷子爬了下来。

    看了看黑乎乎的手,青木司随意的插进了裤兜里,走出了巷子,那群开就的不良少年已经朝着他刚才的位置搜了过去。

    “喂!”青木司在他们身后忽然一声怒喝:“开久的杂种。”

    开久的人有人闻声回头,看到遮挡着面容的青木司,激动地高喊一声:“这小子在这。”

    没有相良猛吗......

    青木司有些失望,但却还是转身跑了起来。

    开久的不良们果不其然的跟在了身后,青木司七扭八拐,成功来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巷,抬头看了看,竟然觉得十分眼熟——这好像正是纳豆它们生活的那片巷子。

    还曾在巷子深处遇到过一个人渣呢。

    青木司想到这,从腰后掏出橡胶棍,往里头再深入的走了几步。

    这地方好啊,上次那人渣叫破嗓子都没人来,现在时间更晚了......青木司冷冷的勾起嘴角。

    身后的开久少年们还在大喊大叫的朝着青木司追着,青木司感觉走的已经足够深入时,才忽然转身停了下来。

    没等多久,那群开久不良便出现在了眼前。

    “臭小子怎么不跑了?啊?”为首的开久少年气喘吁吁的停下了脚步,狞笑着挥舞着手里的棒球棍,扭了扭脖子。

    青木司抬了抬头上的帽子,目光平静的看着他:“相良猛在哪。”

    “哈?”为首的少年发型不算奇特,但表情却十分凶恶:“相良在哪关老子什么事?”

    啧,只能明天去学校里找他了么,还是说保险一点,抓他落单的时候?

    但.......青木司的脑海中人影不断闪现,当时围绕着自己的数十不良少年的面容逐渐变得清晰。

    但我一个都不想放过啊。

    看着人群中,几位颇为面熟的家伙,青木司冷冷的勾起了嘴角。

    “老大,和他墨迹什么,上啊!”一个不良少年举着手里的钢管愤然出声。

    为首的不良少年却脚步有些迟钝,他虽然看不清青木司的面容,却在晦暗的月光下,看到了青木司那双平静地看不到任何波澜的眸子。

    他到底是有什么依仗,面对二十多个手持武器的不良少年,还能如此淡定?手里的那根橡胶棍?别开玩笑了!

    不良少年怒喝一声:“打!”

    而后,率先朝青木司高举着球棍冲来。

    青木司看着愈来愈近的不良少年们,只是双腿微微分开,俯下身来,阴暗的小巷可见度并不算高,但敌人的每一个动作却在青木司的眼神中无比清晰。

    飞天,御剑流!

    青木司动了。

    耳边的微风在青木司双腿蹬地的一瞬间骤然发出赫赫风响,脑袋上的兜帽被风鼓吹着几乎要向后翻去,青木司手里黑色的橡胶棍在昏暗的巷子里几乎看不清痕迹,下一刻,举着棒球棍的不良少年便发出了一声惨叫。

    除了青木司,甚至没人知道这一棍打在了哪里,是何时命中的,那些不良少年只是惊愕的发觉,方才还有两步远的青木司眨眼间便到了身前,下一刻,领头的不良右腿便传来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嘎嘣脆响,整个人哀嚎着趴倒了地上。

    前,后,左后方,右侧。

    青木司的眸子微不可查的晃动着,周围情况便尽收眼底,他忽的蹲下了身子,整个人的右腿在地上横扫一圈,无可匹敌的巨力瞬间打翻了周围一圈不良少年的下盘,一片人仰马翻之下,青木司已然翻身而起,手持橡胶棍一个箭步向前。

    “砰!”令人咂舌的闷响声,是青木司手里的橡胶棍打在一个不良腰侧的闷响,那少年登时脸色涨的青紫,踉跄着趴在了地上,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啪!”橡胶棍挡住了一根钢管,橡胶棍明显的凹陷让青木司微微皱眉,附身用橡胶管自左往右横扫一圈,两个不良少年便被直接扫翻。

    青木司右脚在地上一抹一挑,一根棒球棍便被他挑在了空中,橡胶棍随手丢掉,青木司拿着棒球棍舞了个剑花,看着身旁畏畏缩缩,向后推搡着退去的不良少年们,偏了偏头。

    “怕什么呢。”

    青木司说话的语气很是轻松,但心中的怒火,却越发高涨。

    我,就是被这样一群人,逼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青木司口罩下的嘴角勾起的有几分苦涩,目光却更加阴冷了。

    看着地上还有几个要挣扎着爬起身来的不良少年,青木司猛地一脚踹出,将他们像挂画似的踹到墙壁上,扭头看向身边的不良少年,猛地怒吼:“开久就只有你们这种程度吗?啊!?”

    “别开玩笑了!”被激怒的不良少年们强忍着恐惧,再次冲锋向前。

    对,就这样就好。

    青木司手里的棒球棍被他当成了长刀,左挡右撩,人群中一阵人仰马翻,青木司就如同一颗巨石砸进了人群,落在哪,哪里便惨叫哀嚎不断,人影四散飞出。

    一分钟?还是两分钟?

    等青木司喘着粗气,停下了手时,身边的开久不良少年,便哀嚎着趴在了地上,地面散落了一地武器。

    青木司随手丢掉棒球棍,深呼吸一口,微凉的夜风带着一股子湿气,让他有些疲乏的大脑清醒了几分:“相良猛,在哪。”

    “不,不知道啊!我们和他不是一个路人啊!开久也不是全都在一起混的啊.......”一个不良少年被青木司慑人的目光注视着,有些结巴的说出了原因。

    青木司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跨过几个趴在地上惨叫的不良,走到了一个靠在墙上,满脸是血大口喘息的不良身前。

    “我记得你,你是和相良混的吧。”青木司盯着他,目光冰冷。

    不良张开嘴,一口牙齿已然丢了数颗,说话间,发出了赫赫的漏气声:“相良晚上回家了......他从来不告诉别人他家在哪的,你可以,可以明天去学校找他。”

    青木司点点头,拍了拍他的头:“告诉相良,以后要小心。我会去找他的,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后天,也许是一个月后。”

    “等我找到他,我会让他知道,痛苦这两个字真正的含义。”青木司点了点不良少年的脑门,忽的往左偏身,一根棒球棍便擦着他的身体打在了面前的不良少年身上。

    青木司凶狠的一记下勾拳在转身的同时击出,试图偷袭的不良少年便嘴里发出了咳赫的小声悲鸣,缓缓跪坐在地。

    青木司揪着他的头发,让他跪在地上看着自己,盯着他有些涣散的眼神语气平静:“我很讨厌有人偷袭,特别是用棒球棍的。”

    “砰!”一拳重重的砸在了那人的脸上,巨大的力量和坚硬的指骨瞬间砸爆了他的眉脚,青木司却恍然不觉,揪着他的头发再次将他的位置摆正,对着他恍惚失神鲜血淋漓的脸再次举起了拳头。

    “够了!”熟悉而又冰冷的声音忽然传到耳边,青木司扭头去看,狠厉的目光逐渐变得惊愕起来。

    只看巷子拐角处,紫发少女手提木剑,目光平静的看着青木司,身上舞阳高中的校服长裙被夜风微微吹起,隐约可见脚腕上的白皙。

    冴子......学姐?

    青木司不自觉的松开了手,被他抓着头发的不良少年便缓缓趴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毒岛冴子沉默的看着眼前那熟悉的身影与陌生的眼神,叹了口气,对着青木司摆了摆头,示意出去再说。

    青木司随手抓过墙角的一个不良少年,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手,慢步向毒岛冴子的方向走去。

    过了拐角,毒岛冴子高挑的身形正靠在墙边,双手抱胸,目光柔和的打量着青木司此时的模样。

    “怎么回事?”毒岛冴子小声的问询了一声。

    青木司沉默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毒岛冴子的眼神复杂,抿了抿嘴唇,对着青木司点了点头:“跟着我来吧。”

    青木司什么也没问,跟在了她的身后。

    两人在复杂的巷子里穿梭着,也不知道绕了几个弯,等到出来时,已经到了一座偏僻的河岸边。

    这还是青木司头一回知道家边上还有一条小河。

    毒岛冴子对着青木司语气温和的轻声道:“去洗洗吧,这里很安全。”

    青木司翻下兜帽,走到河边,将帽子和口罩取下放到一边,用冰凉的河水擦了擦脸颊,洗净双手上干涸的血迹,才随便找了一片空地,有些疲倦的坐了下来。

    毒岛冴子静静的来到他身边,腰挎着木刀,站在他身侧一起盯着月光下闪烁着鳞光的小河发呆。

    许久,青木司轻轻开口,声音却出乎意料的无比沙哑:“学姐怎么在这。”

    毒岛冴子将夜风吹拂的有些凌乱的紫发别到耳后,露出了精致的瓜子脸,声音清冷:“你怎么在这。”

    两人一时无言。

    最后还是毒岛冴子叹了口气,坐到了青木司身边,抱着膝盖,偏头看着青木司脸上伤痕未消的脸,轻轻开口:“很难过吗?”

    “.......”青木司说不出谎,也不想在毒岛冴子面前表露出自己软弱的一面。

    看着青木司微微垂下的视线,不经意间流露的柔弱一面,毒岛冴子忍不住伸出了手来,轻轻的揽过了青木司的脑袋。

    青木司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鼻尖便充满了毒岛冴子特有的香味,脸侧一片温热柔软。

    毒岛冴子让青木司躺在自己的腿上,温柔的低声道:“不想说就算了,好好休息一下吧。司君现在看起来,可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坚强善良的男人呢。”

    她的笑容恬静祥和,让青木司躁动不安的内心渐渐的变得平静了下来。

    “我.......”青木司没有反抗,静静地枕着她的腿,看着眼前被夜风掀起波澜的小河,终于忍不住,轻轻开口:“学姐.......在学姐眼里,我是个怎样的人呢。”

    毒岛冴子做出了一副苦恼的表情,想了很久,才悠然开口道:“是一个让人仰慕的,强大的男人。”

    “虽然顶着一副不良少年的脸,但司的内心却很温柔。”毒岛冴子微笑着盯着青木司的侧脸,那张平日成熟冷静的脸上,此时满是让人心碎的不安。

    “虽然有很多人不理解自己,却还是能坚定自己内心的想法,有自己明确的目标,并且能够为之不断努力的男人。”毒岛冴子轻轻的诉说着自己对青木司的看法。

    她的长发被夜风吹拂,落在青木司的脸上,她又细心的及时拨开,放到脑后,轻轻把手搭在青木司的脸侧:“还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学校老大。”

    她言语间有些调笑的意味:“虽然这些天学校里很多不良少年都在传一些你的坏话,但就我看来,司君做的事情并没有错。”

    “他们当然拥有选择他们人生的权力,但司能理智的判断情况,不被热血推动,去做一些让他们可能会日后悔恨的事,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大多人做事,也只是考虑着自己而已。”

    “就连我也只是这样程度的人而已。”毒岛冴子笑的有些苦涩,眼神却有些仰慕。

    青木司勉强勾起嘴角,自嘲的笑着:“可我总是在不该热血的时候热血,该冷静的时候冲动。”

    “如果今天我能再冷静一点,或者之前的日子里再冲动一点,也就不至于落到现在这幅模样了。”青木司的话语有些心酸。

    毒岛冴子却给出了出乎意料的答复:“司只是太累了。”

    “啊?”青木司有些哑然的微微偏头,侧眼看去,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毒岛冴子丰满的上围和温柔的眼眸。

    “司君一定很想,成为一个没有缺点的人吧。”毒岛冴子语气平和:“司君想要成为一个负责的学校老大,想要成为一个负责的兄长,想要成为一个没有缺点的男人,想要成为一个强大的男人。”

    “却没有想过,也许有的人天生就没有那份天赋。”毒岛冴子抬起头,看向星夜,语气有些感叹:“司如果没有这么多负担,专心去做一件事,应该都可以做得很好。”

    “但,司还是太贪心了。”毒岛冴子低下头,对着青木司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虽然比起别人耀眼很多,但我们,也不过只是个人罢了。会和其他人一样感到疲惫,会和其他人一样感到心酸。”

    “司总想成为一个完美的人,又怎么可能做得到呢。”毒岛冴子手指点了点青木司的眼袋,笑道:“看看司的黑眼圈,司有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青木司陷入了沉默。

    “要知道,不好好休息的话,人就会变得急躁,失去判断力。”毒岛冴子冷静的分析着:“对自己的控制力也会下降,长久下来,对记忆力反应力的影响也会很大。”

    “司在做出错误决定的时候,是不是都是因为自己太累了?”

    是因为自己太累了吗?

    青木司苦笑着闭上了眼,疲惫感宛若潮水般涌来,浑身渐渐变得无力,而后,他又努力睁开了眼。

    可是......不努力的话,真的可以吗?

    毒岛冴子仿佛知道了青木司在想什么一般,只是轻轻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就今天一天也好,司好好地休息一下吧,哪怕只是睡两三个小时也好,明天打起精神来,我相信不管有什么困难,司都可以解决的。”

    “毕竟.......司可是,让我欣赏的男人啊。”毒岛冴子微笑的模样,深深地印在了青木司的眼中,

    青木司缓缓的闭上了眼,往她的怀里蹭了蹭,脑中渐渐变得一片空白,口中喃喃低语:“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毒岛冴子勾起嘴角,抬头看着明月:“嗯。”

    -------------

    ps:今天心情实在是有点糟糕,加更我尽力,但估计按时很难出来了,可能在早上中午再看情况吧。原本大纲里的剧情也不敢写了,脑袋一片乱麻,我缓缓吧。


  http://www.shuquge.com/txt/94005/226607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