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第四百二十章 再遇早川京子(二合一)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百二十章 再遇早川京子(二合一)

    回到家,青木司看着干净的像是要反光的地板,又看了看坐在餐桌前,表情放松的毒岛冴子和穹,尴尬的抬了抬手:“下午好。”

    从她们身前的茶杯里袅袅的热气变得微乎其微可以看出,两人大概已经坐在这里聊了很多了。

    毒岛冴子惊讶的看着他,似乎没想到他这么早就会回家,站起身来:“欢迎回家。”

    穹也如是说着,只是说完之后,难免看着他有些脏兮兮的外套微微皱眉,但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毒岛冴子只是温柔的笑笑,走过来,帮他把外套脱掉,看了看青木司身上的衣服,轻声道:“去换身衣服吧,这些衣服晚上我会洗的。”

    青木司微微一笑:“谢谢。”

    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又舒服又暖心。

    穹有些笨手笨脚的不知道该干嘛,最后,她灵机一动的拿过了自己的茶杯递给了青木司。

    正好青木司还真有些渴了,便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接过了茶杯,喝了几口。

    结果只喝了一口,便眼前一亮:“茶叶是冴子拿的吗?”

    “嗯,之前走的时候,想到司好像挺喜欢这茶的,刚好在客厅就有,便一起装进包里了。”毒岛冴子脸上温柔的笑着,将他的衣服放进了卫生间的洗衣桶中。

    青木司当真有些感动,走的时候,她的心情是多么低落和难过,他自然有所目睹,她连自己的行礼都只是简单的拿了几件带走,真不知道是怎么想得到,会给他带一些茶叶来的。

    被青木司盯着,毒岛冴子似乎有些脸红,但却也不避让的只是笑笑,便催促着他赶紧去换衣服。

    青木司虽然没挨什么打,但首当其冲冲上前去,被人在无关紧要的地方踹上几脚肯定还是有的,疼都不怎么疼,但衣服肯定是不大干净了。

    去楼上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把欢乐的衣服丢进洗衣桶后,青木司趁着两人都在,提议着:“要不要一起出去?买一些衣服或者杂物之类的。”

    穹轻轻摇头:“过年才刚刚买了新衣服啊.......”

    “冴子这次来我看也没带几件衣服,总不能每次洗澡以后都穿浴袍吧,就算穿浴袍,也得有个换洗的才行。”

    说到这,他还和毒岛冴子对视一眼,两人脸都微微一红,昨天那件浴袍已经被毒岛冴子早早拿去清洗了,理由自然不足向外人道也。

    而且霓虹的浴袍看起来和和服也差不多,穿起来也并不简单,还不如买个睡衣方便。

    毒岛冴子并没有拒绝,她知道青木司现在有足够的能力,也相信他会让两人,嗯.......三人的日子过得更好。

    而且包括食材在内的各种生活用品,也得采购回来,毕竟家里添了个人,一些琐碎还是要买的。

    青木司看着穹说道:“就算不买,我们也可以去逛逛嘛,就去我们以前去的那条步行街,还可以去玩一玩,顺带在外面吃个晚饭。”

    他其实是想让毒岛冴子开心一些。

    虽然她什么都不说,现在表现的更是一切如常,但他可不相信昨天发生了那么多事,一觉睡醒,她就全都抛之脑后了。

    没有明言,但青木司知道毒岛冴子大概也能体会他的用心。

    穹这才点点头,上了楼,去苦恼着该穿什么衣服,而毒岛冴子却干净利落了许多,早上起床时穿得牛仔裤和白色羊毛衫就足够了,再拿一件风衣,便算是打扮完了。

    她和穹都不是喜欢化妆的女孩,在霓虹,这的确很特殊,因为对于霓虹人来说,女生出门化妆并非是为了漂亮,而是一种礼仪,如果没化妆就出去,大概会被人当做宅女这样的存在。

    毫不夸张的说,霓虹的女生普遍来说,就连出门倒个垃圾,都要仔仔细细的化妆,搭配好衣服再去,也说不准这是好是坏,但好在毒岛冴子和穹都没有这种习惯,所以青木司只是等穹穿好衣服,便兴致勃勃的带着两人出了家门。

    可惜他的爱骑只能搭两人,只能打车出发了。

    也许是穹和毒岛冴子的魅力中和了青木司的凶势,司机还友善的说道:“啊,真是善男善女的一对啊,这是要带着妹妹出去玩吗?”

    青木司坐在副驾驶上笑笑:“嗯。”

    也真难得司机愿意让他坐前面来,就他的经验来讲,一般的司机遇见他,恨不得给自己的驾驶座加个铁壳。

    司机呵呵笑着,感慨道:“真羡慕你们,像我这样的老头子,都不知道多久没能和我家那口子出来逛逛了。”

    青木司笑道:“您看着也就六十岁出头,哪能算得上老头子啊。”

    司机忽然没声了。

    青木司见他在后视镜上瞅着自己,还以为是他这时才看清自己的脸有点害怕了,便止住了话题,没想到,直到下车,司机才终于憋出了一句:“我今年其实才五十岁。”

    青木司看着他满头白发满脸皱纹的模样,尴尬的笑笑:“抱歉。”

    语毕,便逃也似的付了钱下了车。

    司机调整了一下后视镜看了看自己的脸,叹了口气,揉了揉脑壳上淅淅沥沥的白发:“老了啊。”

    下了车,位置刚好是步行街入口,周六往来的人群并不算稀少,但比起之前的模样,却远远不如。青木司还记得以前和穹来这的时候,到处都是出来玩的学生或情侣。

    是因为天气吗?

    青木司没多在意,和穹与冴子走进了步行街,却意外地又见到了一位老朋友,那位卖棉花糖的大叔。

    记忆往前拉去,这位大叔曾经和颜悦色的夸赞了一番青木司和穹,也算是当初美好记忆的一部分,但这一回,远远地看着,那位大叔就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青木司带着冴子两人过去,轻声道:“大叔,拿三个彩虹棉花糖,三个小号的就可以。”

    上次的大号棉花糖两人吃都吃了半天。

    大叔看着青木司,瞪圆了眼,眨了眨,才笑道:“原来是你啊,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你了呢,不过.......”

    他一边娴熟的启动了机器开始准备做棉花糖,一边说道:“不过好像最近也在哪里见过你啊......”

    他冥思苦想了一会,身体一顿,登时双眼放光的说道:“啊,青木司!对吗?”

    “是,我是青木司。”青木司点点头,和毒岛冴子对视一眼,同时勾起了嘴角,青木司笑的有些难为情,而毒岛冴子则带了几分打趣。

    穹只是抓着青木司的手盯着棉花糖机器,双眼放光,有些期待:也说不准是因为那段记忆,还是棉花糖真的好吃,她只要看着这彩虹色的棉花糖,就觉得心情愉悦了许多。

    “了不起啊少年!”棉花糖大叔数了个大拇指,二话不说,笑道:“这顿算我请!我也算是有名人光顾的店铺了,哈哈哈!”

    “别别别,钱还是要给的。”青木司赶紧拒绝,并且转移话题不给他再推辞的机会:“方才看大叔好像有点发愁的样子,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棉花糖大叔高兴地脸变得忧郁了几分,他叹息道:“还不是那群雅库扎闹的。”

    “最近八千代市可真是越来越乱了,昨天步行街还有雅库扎闹事,干脆砸了一家店铺,里面的老板都是被救护车抬走的,满脸是血,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棉花糖大叔仿佛找到了诉苦的对象般:“最近人们也都不大爱上街了,别说我就是个卖棉花糖的,就是商场的人流量都快减半了。”

    “每年交那么多税款,也不见他们管点事,真是.......”棉花糖大叔意识到了自己在青木司面前讨论这种事不大好,便停住了嘴,只是告诫道:“最近青木君也小心一些吧,尤其是你的妹妹和女朋友这么漂亮,那些雅库扎最近可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前些日子还听说有女性被尾行的传闻,哎.......”

    他越说越没了兴致,苦着脸:“我都在想要不要收摊休息一个月了,这情况啊,依我看还得恶化那么一个月。”

    “那些记者最近也不报道了,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想干嘛,现在好像我们都被丢掉了似的。”大叔不想再聊天,把棉花糖都交给了青木司,仍旧没有收他的钱,只是推辞了几句,青木司看他脸色实在不大好,便没有再坚持。

    看青木司和毒岛冴子与穹拿着棉花糖走远,大叔又一个人在摊位前愁眉苦脸的思考着之后该干什么,看起来有几分可怜。

    穹抓着青木司的手微微用力,青木司低头看她,她小声道:“最近真的很乱吗?”

    青木司迟疑片刻,点点头,平静道:“最近是有些乱,但,乱不了太久了,也就一个月,八千代市就会恢复原来的样子。”

    情况越恶劣,就会越坚定八千代上位者决定洗牌现有势力的决心,在青木司看来,这大概只是那群家伙最后的疯狂罢了,他们越是疯,死期来的越快。

    “而且这和我们也没关系。”青木司笑笑,他之所以这段时间没有带着身体已经大大好转的穹一起上学,就是担心可能会被卷入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里,反正这事和他也无关,他也打算这段时间老老实实的和毒岛冴子练练剑,备战剑道大赛,其他的敬而远之,完全不想沾染。

    穹点点头,用关切的眼神看着青木司,青木司心领神会的摸了摸她的脑袋:“我可不会掺和雅库扎的事,只要他们不来欺负我,我肯定有多远跑多远。”

    雅库扎和不良是两个概念,青木司对此深信不疑。

    虽然有些不良少年和雅库扎厮混在一起,年纪小小就五毒俱全,但在八千代,大部分不良还都是‘干净’的。他们也许崇尚暴力,也许喜欢混乱,但却绝对和雅库扎不沾边,只是为了自己心目中的‘强大’而努力罢了。

    这大概也和凤仙与铃兰的风格有关,作为八千代市不良少年心目中最强的两所学校,其领导者们大多都并非是为了‘欺负他人’‘持强凌弱’才当不良少年的。尤其是凤仙,无论是美藤真喜雄亦或是现在的鸣海大我,都是远近闻名的‘爷们’,久而久之,像是开久的相良猛那样丢人下三滥的手段,基本上很难见到的。

    或者说,就算他靠这个上位了,迟早也得被人收拾,这就是所谓的名不顺。

    不良追随老大,就如同古代武将寻求君主,若非人格魅力足够,是不可能成为不良少年们的头的。

    穹听到青木司的话,虽然不知道他能不能做到,但她能做的事,也只能是尽量少让他担忧,点点头,拉着他的手微笑着:“嗯,我知道司和他们不一样的。”

    青木司笑笑,毒岛冴子抱着他臂膀的手却忽然拉了拉他。

    他的目光往远处投去,眉头登时皱紧。

    照桥心美!?

    不,不对。

    青木司瞪大了些眼睛,看着不远处那位和照桥心美长相相似了九成,却偏偏气质截然不同的少女,停下了脚步。

    “早川京子.......”

    青木司叫出了她的名字,毒岛冴子有些惊讶:“不是照桥同学吗?”

    “是她的表妹吧,照桥同学的气场还是挺鲜明的。”青木司说着,毒岛冴子也有些认同的点了点头,的确,照桥心美那让人不自觉心生好感,感觉超凡脱俗的气质,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远处那少女虽然看起来和她一般漂亮,却偏偏少了份仙气,反而有些不羁。此时的她正被三个穿着西装,却流里流气的成年人围着。

    穿着的衣服看起来虽然很少女,但她此时怒目圆瞪,双拳紧握的模样,却完全将其性格体现了出来。

    被雅库扎纠缠了么。

    青木司微微皱眉,虽然他并不想和这些家伙有什么纠缠,但是早川京子毕竟是照桥心美的表妹,虽然两者关系不近,但好歹也有过一面之缘,更何况那些雅库扎鬼知道会做到什么地步去。

    “去帮忙吧。”毒岛冴子松开了手,微笑着看向青木司:“我和穹在这里等你,你去帮她吧。”

    青木司再也没什么需要顾及的,点点头,看了看面露担忧的穹,露出了自信的笑:“没事,我去和他们谈谈就是了,未必需要动手。”

    就算动手,他们也肯定打不过我。

    穹乖巧的点点头,和毒岛冴子站在远处等他,青木司则大步流星的走向了不远处的早川京子。

    “我已经说了,我没时间,也没兴趣跟你们玩!”早川京子有些愤怒的盯着眼前的雅库扎,她本来约了伊藤真司出来约会,可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等了好久也不见人影,结果反而等到了几个雅库扎。

    领头的男人二十郎当岁,白色西装内穿着花里胡哨的花衬衫,他嘿嘿笑着看着早川京子:“好了好了,别这么怕生嘛,旁边就有我认识的店,喝两杯就知道好玩了。”

    “我不去!”早川京子几乎按耐不住,就要给他一记撩阴腿。

    “人家不想去,就别纠缠了,不好么?”青木司的声音突如其来的插进了对话,雅库扎和早川京子同时回头,表情却截然不同。

    早川京子一脸欣喜的说道:“青木君?”

    而那些雅库扎则仿佛见鬼似的吓了一跳,半响才回过神来:“你小子谁啊!”

    “的场斗志。”青木司面不改色心不跳:“凤仙的扛把子就是我。”

    ---------

    PS:感觉没必要拆开,就合在一起发了。

    .com。妙书屋.com


  http://www.shuquge.com/txt/94005/244200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