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诛苍天 >第二十七章 练招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七章 练招

    “阿代,娘亲让我再问一下你,确定是今天去镇上看郎中么?”李三急匆匆跑到院子里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满脸沉思中的李代问道。

    “是啊!三哥,怎么了?”有些发愣的李代一时间还沉醉在今天早上的那场梦境中,外表看上去神色间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

    “还不是娘亲看你一大早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心里不是太放心就催我来问一声!”李三昨晚就听到李代让他帮着一起去镇上,所以晚上都在想着去镇上的事情。

    听到李母让他过来再确认一下,自然有些担心李代昨晚是不是随口说说的。

    若是那样,对李父和李大两人的打击可就比较大的。

    本来两人就为伤势感到烦闷,昨晚说好去镇上看病疗伤,要是一早起来又说不去,或者去不了了?

    自然会让两人的心里更加不好受了。

    不管是李母,还是李三,甚至整个家人,都不希望出现这样的乌龙事件。

    “这样啊!那你去看看大哥和爹起来了没有,我去看看狗蛋他们来了没有?要是来了,我就让他帮着去老张头那里催催他的驴车,看看什么时候出发?”李代微微点头,今天起床比较早,其他人未必就起来了,何况还要等一下老张头的驴车。

    李代虽然知道李父和李大去镇上疗伤的事情很重要,但是眼下看上去昨晚梦境中学到的神秘功法,似乎对他也是相当重要的。

    自然是考虑着两件事情都能够同时顺利完成,都不想轻易的耽搁。

    所以略微考虑一下,决定趁着现在时间还早的机会出去练习一下,顺便等待一下昨晚约好的老张头、狗蛋、二牛他们。

    “好,爹已经起来了,我再去催催大哥,看上去今天大哥的兴致不是太高。”李三想了想撇撇嘴道。

    看来他和李母两人是白担心了,李代的表情上看应该没有开玩笑。

    不是一晚上睡醒过来,发觉昨晚上的事情不过是做梦或者说胡话的样子。

    “嗯,我晓得了,尽力而为吧!”李代含笑挥手道。

    在打发走三哥之后,李代疾步朝着门口走去,打算在门口耐心的等着狗蛋他们,同时也好回忆一下那场梦境中的侯氏功法。

    蹲猴桩是侯氏心法的最基础的功法。

    所谓蹲猴桩不是蹲着不动,而是一蹲一起,身体甚至眼睛也随着进行阴阳转换。

    看似很简单,实际上很精奥!

    只有下苦功夫修炼才能体会出来,言语实难表达!

    锻炼时,身体、手或有麻、胀、热、冷、放电等感觉,均无需害怕,为自然现象。

    功深者,会通周天。

    周天都不通,这门猴子功法也不会真正练好。

    由于这门猴子功法是根据模仿大山里的猴子领悟出来的,所以李代仅仅掌握了这门猴子功法一些要领,有些更加深奥的地方还需要进山去领悟

    李代首先蹲下、起来都要慢,不急,特别要注意体会身体卷缩和逐节展开

    接着蹲时,双手交叠,至底,始翻转为掌心朝外,此时,双手肘尽量相合(但不要使劲,要一任自然),头自然靠于枕骨,不要将头伸出来(这一点也是初学者通病)。

    另外在此过程中,眼睛要漠视前方,如同哭泣状。

    然后起来时,快到位时,眼睛要逐步瞪起来(为阳)。

    到位时,双肩稍稍外展(也不要用力),头要虚领顶劲,不要用力上顶。

    最后起来后,李代手自然交叠于小腹。

    另外,踩步子实际上就是走步的蹲猴桩。

    是在踩的时候,保持身法不变。

    蹲的时候要到位,不要摇晃,下去时要有沉入海底之意思。

    上来时,要有顶到苍天之意,上来时注意不要挺腰。

    另外练这一式的时候,的确给李代有“天地翻”的感觉,那是一种十分微妙的感觉,动作很微小,但是自身感觉比较强烈。

    随着李代在大门口摸索着修炼这门功法,渐渐也感觉算是初步入门了。

    只是心中越发感觉到有些更高深的地方需要和大山里的猴子近距离接触之后,方能够更好的领悟和学习。

    “哎!看来什么时候要单独进山看看这些红屁股了。”阿呆喃喃自语道。

    猴子屁股——又红又圆。

    虽然小孩子也又出现红屁股的事情,不过大山里面的山民大多还是习惯称呼猴子是红屁股的。

    “好啊!阿呆,你要去偷看哪家姑娘的屁股,最可恶的是居然还不带上我?”张苟淡刚好急匆匆的走过来,也没有听仔细,但还是随口和李代开玩笑起来。

    山村里面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要说能够去偷看哪家姑娘洗澡自然是一件十分愉悦开心的事情。

    虽然张苟淡这种事情比较好奇和向往,但真要说去偷看他还没那个胆子,只是听村里的狩猎队有人开过这样的玩笑,打趣过他们几个小年轻。

    “胡说八道,狗蛋你可别害我的名声,小心我揍你。”阿呆脸色一红,顿时没好脸色道。

    这种事情平日里开个玩笑倒没什么,就怕张苟淡这个大嘴巴去和别人胡说八道,那可就是破坏他的名誉和名声了。

    不管说出去阿呆偷看别人的红屁股的事情难听,就算是名声也毁了。

    若是变得声名狼藉起来。

    等到今后长大成人,阿呆要想去找媒婆帮着做媒。

    媒婆或者女方家人听到阿呆有过偷看大姑娘小媳妇红屁股的传闻,往往就是一口拒绝不说,最少也会耽搁不少好事。

    “来,谁怕谁啊!你敢来,小心我打的你哭爹喊娘的。”张苟淡嬉皮笑脸道。

    张苟淡对自己的身手还是很有信心的,别人未必是对手,但要说比他年龄小好几岁的阿呆还打不过,那就说不过去了。

    何况他还想着趁现在阿呆还没成年,能够欺负两下就多欺负两下。

    若不然等对方成年了就未必是对方的对手了。

    阿呆心中一动,刚好自己照着梦境中学了一门猴子功法,是不是先拿狗蛋来练练手。

    虽然高深的绝招不好拿张苟淡这个兄弟来练招,但一些不痛不痒的功法刚好拿他来练招。

    “行啊!那你准备好了么?”看到对方继续挑衅,于是阿呆也不客气,一脸乐呵呵的笑道。

    既然张苟淡一来就说是自己偷看哪家姑娘的屁股,还死鸭子嘴硬的坚决不改口,阿呆自然不会客气,该让对方尝尝自己的厉害。

    “这还用准备!放心好了,我怎么说都比你多吃几年饭,来吧,让你先出招!”张苟淡一脸得意忘形道。

    他对于阿呆的实力可以说知根知底,对于同一个狩猎队又同是采药组的成员,如何不清楚对方的武力值有多弱。

    “嘭!”一巴掌拍了过去。

    阿呆的如影随形身法十分快速,不要说让张苟淡难以架招,就是连反应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他眼前一花就完全懵了。

    顿时间,他就察觉脑袋上一阵头疼。

    “哎呀,阿呆你个死家伙,真打啊!”狠狠的摸着脑袋,呲牙咧嘴的张苟淡颇感疼痛道。

    太古怪了!

    今天居然不是阿呆的对手,太反常了,难道是昨晚没有休息好的原因。

    还是昨天去大山狩猎太累的缘故?

    张苟淡百思不得其解,顿时还觉得丢脸丢大发了。

    怎么可能连阿呆都不是对手?

    “不好意思,一下子没注意轻重!”阿呆一脸坏笑,脸上还隐隐带有些歉意道。

    他也不想出手没轻没重的,可惜他还没有完全掌握这门从梦境中感悟出来的侯氏功法。

    或许等今后熟练一些,等他掌控能力变强了,那么他这一下就不会这么没轻没重了,完全可以做到举重若轻的地步。

    “你这个阿呆,我看你是想把我一巴掌拍傻了,也好做个给你作伴是吧!”张苟淡心有余悸道。

    要知道阿呆的外号可不是夸他聪明,而是傻子、呆子的意思,多少有些头脑迟钝,脸上表情死板。

    张苟淡这也是担心刚才那一下变傻的意思。

    顺带在口头上赚一下便宜。

    哪怕在手脚上吃了亏,多少也要捞一点回来。

    “别废话,狗蛋你还来不来,要来我就注意点,不来你就帮我你催催老张头看,怎么到现在还不来?”阿呆不甘示弱的提议道。

    虽然仅仅只有这么一次比试,但阿呆已经感觉到他和张苟淡之间的差距了。

    感觉有些胜之不武,就算赢了也有些乏味,没有开始那种兴致勃勃的感觉了。

    “来,怎么不来!我来之前从老张头家经过,顺便给你问过了,他吃完早饭就过来。”张苟淡上半句是说还要继续比试,下半句是说老张头家他已经去过了。

    张苟淡可不相信和阿呆的差距这么大。

    要知道他可是比阿呆大了好几岁。

    最初开始的时候,他还能说是阿呆使诈,自己是不小心中招的。

    现在认真对待了,他自然不希望再次输给阿呆,尽可能的想赢下来。

    “好,那准备好了没有,我这回不打你脑袋,专打你屁股!”阿呆继续信心十足道。

    阿呆这次可不想再去打对方的脑袋了。
  http://www.shuquge.com/txt/95224/227018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