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寻道问仙途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聊局 布局 除鳄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正文 第四十一章 聊局 布局 除鳄

    沈信环绕了一圈,竟然没有一个洞穴,硬是让沈信给打出一个洞来。将众人放进去后,布了几个隔绝阵法,这才让西西昙说明原因。

    西西昙跪在沈信面前不愿起来,道:“我们国家在山南只是一个比小国大点的王朝,按照山东的算法是一个诸侯国,国家里最强悍的是一个归元中的护国长老,只有这一个归元境。

    我们每年都会给临近的一个帝国许多朝贡,保证自己的子民能安乐生活在一个平静的国家。可是几年前崛起了一个叫燊火教的教派。那个大帝国就以燊火教的教义为立国之本,我父亲见过这教义后坚决不同意加入,被暗中刺杀,由一个扶持的傀儡皇帝,我的二哥执政。

    我尽力演着一个放荡的小公主,让朝中那些亲燊火教的大臣不满,被外放出来,之后又听说燊火教的一个教子是一个天命者,受上天眷顾,我想找到另一个天命者来救我的国家。

    不久前。云瑶天在东南西北都开放了通道,我带着几个亲信就这么进来了,遇到周穆昭,一眼就看出他是天命者或者更强,就想以自己的资本来勾引他随我救我的国家。

    周穆昭太正人君子了,一点都不上勾,我只能稍微讲出点实情,结果就是引来燊火教的教子追杀,他将我推离,却救不了我的几名亲信,最后跟我说沈信是他的好友,也是我们西西国的希望,我这才。。。。”

    沈信终于在她讲完的时候将他拉了起来,道:“燊火教吗?他的教子已经被我断过一臂了。他们的教义是什么,为何你们如此抵触。”

    “为教派奉献自己的一切就能在燊火界里永生,为燊火教自杀,能在燊火界里得到荣华富贵。”西西昙只讲了只讲了其中两点沈信就受不了。

    “这不就是邪教嘛,邪教也会有天命者?这世界也是奇了怪了。”沈信无名怒火自神秘处升起,在故乡世界有多少普通百姓被洗脑成为恐怖分子、成为人肉炸弹?有多少家庭支离破碎?沈信知道,见到过,所以对邪教最是痛恶,比之魔教更为痛恶。

    “嗯。每年贡献童男童女各千人,每十年贡献有皇室血脉的公主一人。”西西昙像是不是在讲自己的事似的平静,但沈信看得出眼中的恐惧与憎恶。

    沈信突然温柔地笑了笑,道:“放心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了。”

    “真的?”西西昙眼神里充满了希望,“如果你愿意,日后愿做牛做马随侍两侧。”西西昙的意思很清楚,就是只要沈信愿意就那啥呗。

    沈信也是,没来由的想出了一些很邪恶的事情,剑指一点,一些画面传导给了西西昙,神秘地笑道:“这些也愿意。”

    西西昙感受之后脸红了起来,声音有些低了,道:“如果沈信你愿意的话,我。。。”

    “算了,这些常人是很难忍受的事情,我只是想最后确认一下罢了。”沈信圆了回来,他可不是那种见了美女佳人就迈不动道的人,想法终究只是想法,坚决不能成为现实。

    平静下来,沈信还是有些不放心,道:“稍等一会儿,我总觉得暗中有人在窥伺我,等两日时间再出洞,可以吗?”

    实力沈信最强,所以大家都听沈信的,毕竟静无默的神念没有一次有用过,西西昙的境界总是在那里震动,想来是强行提升至元婴的结果。

    沈信道:“男人重承诺。既然我答应了你,我就会帮助你到底的,这段时间你先平静下来,好好巩固你的境界,不能对自己的未来产生影响。”沈信也好趁这几天补充一下符箓,所有符箓全给林紫妤了,没有要回来。

    上阳无缺一扯沈信的衣角,道:“喂,你给西西昙看了什么东西啊,能不能给我也看看。什么东西这么变态。”

    沈信微微一笑,直接是将那些画面再次传给了上阳无缺。上阳无缺看完之后顺带着耳朵根也一起红了:“你们男的太变态了。”

    沈信哈哈大笑起来,玄姝月很是好奇,道:“什么东西,给姝月也看看嘛。”

    沈信正经道:“等姝月妹妹长得比你的柔雪夜姐姐还大时,我就给你看,你现在就是赶紧提升自己的实力,将来好保护你的雪夜姐姐。”

    “姝月明白。”玄姝月随即打坐起来。

    沈信特意扩大了一些洞,顺便将打了两个分支,自己男的一个,女的一个,男女授受不亲嘛,如果以后其中有了夫妻什么的,沈信还要再多打几个洞。

    安静下来,阴阳镜终于又是跳了出来,精神头明显好了许多,而且年轻了几岁,看着沈信专心致志勾画符箓,无奈地叹了口气:“难道你没感觉这是一个自这世界上古时期就布置了的局吗?”

    “我知道。”沈信头也不回,“我,周穆昭甚至是你都深陷局中。”

    “我倒是不怕,就怕你会不会因为这个局而身死道消,枉费主人的一番心意。”阴阳镜有些莫名。

    “放心吧,师父从以前的局中人,现在也是布局者了,至于我?不久是少了个身体吗?顶多再造一个就行了,可是啊。”沈信停下原本飞快勾画的墨笔,转过身,对阴阳镜笑着。

    “可是什么?”阴阳镜有些不太明白。

    “可是啊,我在想,如果我不入局,那么一切全部由周穆昭在那里担着,分身乏术,等两年后的魔战,不知会多死多少人呢。”沈信自云瑶大帝特地跟他对话开始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阴阳镜,你为何有打破世界壁障的能力,为何与我的本源绑定,为何拥有不弱于任何一人的灵智。”沈信突然笑了起来,面对着一脸不知情况的表情的阴阳镜,“答案只有一个。阴阳镜,你是师父专门制造出来为我这个局中人又是布局者的暗手啊。”

    阴阳镜到底还未经历更多的世事,所以沈信的这些话还是没有明白。

    “这么说吧,如果沈谛是那剑的话,即使我当初没有施展唐天四剑,那么,沈谛在知道我是师父的徒弟后,自然也会与我亲近,毕竟我后来在家族比武的时候就施展过阴阳双生诀所携带的招式。在穿越时机到来之前保必然会证我的安全。”沈信伸了个懒腰。

    转过身,又是勾画起来,接着道:“而破开壁障后,我并没有直接选择这个世界,而是打算就近往旁边的世界逃离,就是那时被保护壁障的雷幕给搞成了现在这个沉疴严重暗伤全身的样子。

    却只有这个世界有个似是被剑刺出的缺口,让我勉强逃离那沈家老狗的追中,说起来真希望他耗死在诸多世界的夹缝里。

    接下来就是周穆昭了,你之前跟我提起过的天象,我想许多宗门都已经知道了。天命星与帝星代表着如同云瑶大帝以及其身边那种人物的降世。

    可是周穆昭虽说也是修炼帝元,但那是有人强制他修炼的,并非本身就有,而能强制修炼帝元非帝星的人必须要有强大的意志,周穆昭的灵魂能自行透过两次世界间的雷幕,足以可以强行修炼帝元了。

    我可以大胆推测,帝星,有可能已经被毁了,也有可能是为了加大赢面,才选择让周穆昭也修炼帝元。但前者更大,如今这大陆经受不起两个大帝了。、,除非布局人想孤注一掷。

    如今,暗中人的目光已经将大部分视线转移到我身上了,等我将燊火教的事情解决了,那便是将暗中人的目光真正聚集到的身上的时候了。。。

    那时,我估计会受到许多暗杀啊,名誉诋毁啊,但能真正意义上解决魔战,我这些还是损失的起的。”

    沈信的笑容阴阳镜很不理解,为何与自己绑定的也算是自己的主人的沈信对这些有时候会很在乎,又有时候如同现在般不在乎。阴阳镜问道:“为何你这么不在乎自己?”

    沈信微笑着:“自私与无私并非相对,我的自私是我能活着,能救更多生灵,而后面一条确是世人眼中的无私,这一切取决于世人的想法。就像俗世里,有人做官贪图权利,有人贪图敛财,有人喜欢办事,有人喜欢奉承,可大部分的老百姓可不会管做官的贪图什么喜欢什么,只要是认真为他们做事的就是好官,做事又不贪财的是清官,但贪污的官员除外。”

    沈信解释了很多,又用了俗世里的例子,强如阴阳镜还是能听懂许多。沈信并非无私,而是将自己的自私绑在了世人所认为的无私上了,这样也好,既是让世人安稳又让沈信自己道心稳固、

    两天时间这么晃过去了,沈信也就只是慢慢修炼,保持一个巅峰状态,体内沉疴与之前所受的伤势,在云瑶大帝的帮助下好了许多,只剩下一成多的沉疴。

    伤势的确是小问题,哪怕只是脏腑的伤势,天问刻印下的星灵诀也能自动帮沈信治好,这竟然算是外伤,沈信第一次知道,就像在故乡第一次知道胃疼挂个普外科一样。云瑶大帝加速了这个过程而已。

    其间,沈信偷偷找上上阳无缺,将其体内的灵力一次次禁锢,就是用龙禁逆术的那种,现在她体内存储的灵气,只要解开封印就能直接进入元婴,想来即使没有得到本源,以上阳无缺那直接进入元婴的势头,能不成为谷主候选人都难。

    况且沈信还在未成形的内丹上刻上了几道世界的道纹,并非云瑶界的那种,而是更高一级别的世界的道纹,等上阳无缺进入离神后自然能自己演化世界,而不用观摩什么其他的本源啊,道纹啊什么的。

    说起来,周穆昭的內世界好像已经成型了,内世界越早成型越好,一般离神境,就是元婴可以脱离本体的时候才会慢慢演化世界,到了归元才能更好的演化。

    沈信一直在压制自己的内世界演化,因为沈信看得出,这内世界演化的方向就是自己还在用原来那具身躯时由龙蛋形成的世界。。。

    这是沈信万万不能接受的,演化出一样的世界可不是沈信希望的,沈信还想演化出一个让自己故乡的人能轻松生活的世界呢。只是遥遥无期,找不到故乡的世界,见识不到本源或者道纹很难完全演化出来,现在只能压制住演化的势头。

    沈信收回阵法,直接是迈步走了出来,只见不远处各种灵气光华闪烁,黑色杀气缠绕,而且越来越近。沈信知道,周穆昭又往这里过来了。

    将上阳无缺等人护在身后,保提真元,已然将残剑奥义准备完善,然后悄悄对云瑶大帝讲:“是他们自己过来,而不是我亲自找上去,不算违规吧,而且看这势头,周穆昭已经是赢了。”云瑶大帝没有回答沈信的神念,看来是默认沈信的做法。

    只见周穆昭自己凌空飞起,一把沈信从未见过的剑则是在林紫妤脚下,周穆昭就这样护着林紫妤朝这边赶来。

    见沈信准备好架势,一掌将林紫妤送到沈信身边,道:“我就知道你在这儿,人我给你安全送到,接下来。。。”

    沈信还以为周穆昭会说出什么豪言壮志,哪知周穆昭气势一馁,道:“好友救我!!!!”

    追着周穆昭不放的人与沈信皆是一惊,方才还杀气腾腾的周穆昭像是换了个人似的说出了对于周穆昭而言像是没骨气的话。

    沈信笑了笑,看见其中依然有之前燊火教的教子殊才与其同伴,高举酬勤道:“残剑影无华。。。。”

    “不好!”殊才与之前见识过沈信这剑招威力的众人纷纷停下脚步,选择倒退而去,还有许多人不明原因直接冲了过来。

    酬勤化作无数剑芒愣是破开所有追击者与殊才等人的护体灵力,又是斩断他们的手臂,沈信微微一笑,但众人觉得很恐怖,道:“还有谁?”

    “没有,没有,没有。”众人拾起断掉的一臂纷纷逃离。殊才几人更是倒霉,这次断了另一只手臂,想来两只手臂即使都接好后,几个月还是会战力下降严重。

    殊才有着天命者的傲气,叫住众人道:“沈信,别以为你是帝星就可以为所欲为,历史上不乏有天命屠帝的神话,你,给我等着。”

    还以为殊才是知道了什么,结果好像脑子不够用,把沈信当做了帝星,也对沈信之前用过好几次龙禁诀,身上有些不明显的龙气,被认为刻意隐藏自己的帝气、帝元,逻辑也通。

    沈信想了想,不如借此机会,将众人目光凝聚在自己身上,让周穆昭好行事些,于是便努力模拟龙禁诀,强势无匹的龙威碾压众人,道:“既然知道了,那还不快滚,道,本帝少现在心情不好。”好在龙威与帝威有着许多共同之处。

    “且慢。”就在众人真的认为沈信是帝星时,沈信又叫住了众人,“本帝少对这些武器神器不感兴趣,只是因为周穆昭是我的好友所以才相助两次,之后就不再出手,不能由他这么任性。”

    这话语既能解释为何周穆昭身上有帝元的气息,又能让众人安心下来争夺余下的兵器,最重要的是表明了与周穆昭的关系,使得他们能伤周穆昭却不能取他性命。。既能尽最大可能保证周穆昭的生命,又能让他做、得到历练。

    果不其然,云瑶大帝又是传下话来:“两日后,元婴争夺轻君剑,涵胎无上剑。另,沈信不得参与任何争斗,挑衅者除外。”最后云瑶大帝传音给沈信说了句谢谢。

    看来沈信之前的猜测都是正确的。

    “你们都听到了?别惹到帝少我就行了,该干嘛就干嘛,对了殊才是吧?我很喜欢你不服输的性格,方才的挑衅我就留你一命。”沈信以方才殊才的话语作为底线,让众人明白。

    其实知道沈信是帝星后,众人以为夺取神兵利器的希望彻底没了,但云瑶大帝又让他们燃起了希望,别挑衅?说得他们有胆子似的。所以基本上所有人都很高兴,沈信说声就是什么,大不了自己不再与沈信见面就是了。

    沈信带着众多女的御剑离开,沈信离开的地方再次出现光华,沈信的声音飘了过来,道:“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好一个轻君剑,哈哈哈。。。”

    许多人在思考沈信的话语,认为很有道理,但现实情况确是很难,很多修士都是视普通人为蝼蚁,哪会在乎他们的想法,也就是想当民间皇帝的那些修士才会去这么作吧。

    沈信这次前往的是一个沼泽地,无齿鳄虽说是鱼类,但大部分和真的鳄鱼那样喜欢在沼泽地带生存。

    自从知道沈信不是天命者,却是更加厉害的帝星,西西昙神色更是兴奋,原本只想着能压制住燊火教,让他们在自己国家不能掀起大浪,现在有望能完全驱逐出去了。西西昙暗中决定无论沈信有多少过分的要求,自己一定会尽全力去完成,想来沈信也是正人君子,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要求。

    这次西西昙可是想错了,正人君子?那是表现在你没违天道,没有无意义的杀戮的情况下。否则,别怪沈信动用还在修炼龙禁诀时期的暴力了。

    沈信这次飞的很慢,也就不需要花心思在御剑上面,感觉西西昙的兴奋,笑着摇了摇头,道:“且问你,你们西西国是如何组成的?”

    “组成?”西西昙没明白沈信的话。

    “打个比方。”沈信在沼泽外围缓缓降落:“山东的许多国家是君权天授,代天管理人民,所以最高领导人自称天子,而山西,我听闻是君权神授,国家不大,但每个国家有自己的宗教,称自己是某某神指定来管理国家的。”

    “哦,这种意思啊。”西西昙真的向一个侍女一般想替沈信掸掉一些尘土,还好沈信及时躲开,西西昙还一脸不高兴,“西西国皇室是昙花的子民,又以国为姓,之前由昙花教演变而来,建国后昙花教化整为零,只有我们皇室一脉被推举出来作为一国之主,将以前的教义包括国安民乐之类的定为国策。所以不知是以什么组成的。”

    沈信笑了笑,昙花教虽然是一个宗教,但立教根本是国安民乐,也算是一个很好的宗教,虽说化作了一个国家,但这类教义变成国策也算是传承,难怪老国主不愿接受燊火教。

    解决燊火教与帮助西西昙挽救自己的国家目的大部分重合了,也是让沈信省了点心,出去后直接带领西西昙杀了她二哥,自己当几天皇帝。要不是国家早就被燊火教搞得一团乱,沈信自是能暗中授意,也不会去当皇帝那么劳累。

    知道皇帝辛苦,还是沈信的另一个知己了,他比较幸运,在落魄时遇到了自己的师父,结果前期修炼大成后,就被其师父打点去了其师父故乡的国家当了近两年的皇帝,其间没有多少修炼时间,没有休息时间,战事紧急还要御驾亲征,后宫佳丽无数却碰不得,还时不时有暗杀下毒。

    两年时间,他少年白头,才算完成师父交给他的任务,还意外为自己留下了子嗣。沈信与他喝酒时候聊起来的,问原因,说是他师父告诉他:凡间最能有大局观的人最为辛苦的就是皇帝,能坚持下来,接下来的修炼道路与历练才会轻松许多。

    沈信可不想少年白头,但就目前看来,自己当几天皇帝、国主才是最为稳妥的,代价最小的。

    沈信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笑了笑。世界棋盘巅峰者布局,世间棋盘,沈信布之。

    静无默见沈信降落在沼泽旁边,就知道沈信想要干嘛了,感激之色在眼眶间流转,热泪滴落几分。

    沈信见林紫妤抱着精巧的簧竹弓不肯放手,笑着道:“这次还得请你帮忙,正好借此机会你就熟悉熟悉这簧竹弓,硬是比较的话,此弓比之天遗枪更要强上几分。”

    “嗯。”林紫妤望着沈信的神色也有些改变了。

    不是吧,这回是要开后宫了?沈信不禁打了个冷颤。这种事,沈信决不能允许发生在自己身上,可自己又不能有其他的动作,让沈信很是烦恼。

    沈信将五行阵分解开来,化作水行和火行阵法,用于净化无齿鳄的剧毒,只要她们别踏出来,保证无事。

    只有林紫妤和沈信是将水火符箓戴在自己的口鼻处,在外面站着。沈信一脸认真地看着林紫妤道:“紫妤,我一会儿引动无齿鳄,你将我传给你的弓技施展出来,记住不要瞄准头部,击中其前蹼与后脚的三成中心处,且不能穿过,那里是它们的毒囊,击中后,毒素会作用它们自己的身躯,但也只是麻痹它们而已,这样做是为了将它们扩散毒素的几率将至最低,你明白了吗?”

    沈信别的凶兽妖兽记得不多,只记住了这特殊的生灵。

    “明白了。”林紫妤也是明白无齿鳄的可怕,一脸认真。

    沈信借助一张风符箓飞了起来,见十丈外就有一头涵胎的无齿鳄,涵胎的无齿鳄毒素作用不到元婴的修士,正好先让林紫妤试试。

    沈信点燃一张火符丢了下去,正好落在睡着的无齿鳄头上,灼烧的疼痛让这头涵胎境的无齿鳄瞬间清醒,沈信降下几分,好让它注意到,愤怒的无齿鳄想要跳起来一口咬住沈信,结果一道绿色的灵气箭直接是将它射穿,毒气弥漫。

    沈信丢下三张火符将其点燃净化空气,林紫妤抱歉道:“对不起,臭道士,我失手了。”

    沈信摇了摇头,道:“没事,你先想一下,那篇弓技上的心得,我来说,你再思考一番——弓之道,在于其无声,杀敌留力,不可全施展也。。。”大概意思就是用弓的方法是力道恰如其分之类的。

    沈信说完,给自己换一张风符,林紫妤张开动人的双眸。自信道:“没问题!”

    “好!”沈信又是引来一头涵胎境的无齿鳄,林紫妤一箭只是刺破毒囊而未穿体,沈信点头赞赏。

    引来一头元婴初的无齿鳄,依然只是一箭,看来林紫妤是进入状态了,趁这个势头,沈信欲将这沼泽的一半无齿鳄全部击杀,寻找有没有脑结石,不是内丹而是一种很微妙的东西。

    就在这时,沈信背后传来非常衰老的声音:“小友,你辛苦了,这无齿鳄的尸体能否送给老朽啊。”显然声音的主人已经将只是浑身麻痹的无齿鳄当做尸体了。
  http://www.shuquge.com/txt/95950/227018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