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山海横流 >第二五八章 痛到吐血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五八章 痛到吐血

    尉迟槿,铁一般坚强的娘子,一位勇毅、果敢、大义分明的巾帼豪杰,却在撤退命令到来后的那一刻,中箭倒地,杨再兴悲愤之下,一口逆血夺口而出。

    只见他一个箭步,瞬间就窜到了尉迟槿的身边,伸出双手立刻将对方接在手中,满目尽是哀戚、难以置信的茫然之色。

    伊人银甲残破,血染征袍,如画般的容颜,憔悴不堪,干裂的嘴唇,几欲暴出血丝,望着双臂弯中,那几乎没有一丝生气的女子,杨再兴突然觉得,整个天地都暗淡了下来。

    这个刚强不阿、从不抱怨的女子,不但是勇冠三军的悍将,更是那人心中的最爱;或许别人不知道,河东之战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对于长期驻守鄯阳的杨再兴来说,他又岂能不知。

    朱璃,他的主君,向来言出必行、有诺必践,曾经力排众议,决定先征狄人,再图中原。

    可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位女子,那人在杨再兴的认知中,有生第一次失言了。

    当初,那人一听到尉迟槿的消息,立刻就悖逆了自己的初心,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两位先生的建议,亲临河东;外人或许还认为朱璃是趁虚而入,蓄意摆了李克用一道。

    可郭奇佐、郭崇韬和杨再兴等人,却心知肚明,那人可不是真要算计李克用的,他不过是想将尉迟槿接回朔州罢了,这虽然不是全部原因,却必然是主要原因。

    可如今这位坚强的女子,在满天飞矢之下,慢慢地凋零了,她的生命,犹如清荷初露,尚未绽放,就彻底的凋零了,杨再兴在为尉迟槿悲戚的同时,也在深深地后怕着。

    正所谓,匹夫一怒、流血五步;王者一怒、血流漂橹,那个人,赫然正是无所争议的河朔之王,他的怒火,不知要用多少生命去填,才有能熄灭。

    杨再兴神色木然地将尉迟槿托在手中,走向他的副将,将尉迟槿交到那人的手中,此刻,他持枪的右手,青筋凸暴,满脸尽是死寂般的沉凝,那望向城下契丹人的目光,没有一丝神彩,犹如看向一堆死物一般。

    那名副将小心地将尉迟槿接在手中,立刻示意两名牙兵,抬来一张软塌,小心地将尉迟槿放在上面,这才偷眼去看杨再兴的神情,一看之下,大惊失色。

    这位杨将军,浑身散发着浓郁的暮气,那是一种沉寂、决然的暮气,只是看到对方的这个神情,那名副将就知道杨再兴在想什么,准夫人身陨,身为臣下的杨再兴,不愿独活,他要以死明志。

    可眼下的情况,根本就不允许杨再兴胡来,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剩下的河朔将士,全是凭借着一股意志,才能坚持到现在的。

    刚刚接到撤退的命令,他们的那口心气,才刚刚松懈下来,现在的杨再兴,却还要继续率领他们拼杀,这简直就是送死啊。

    准夫人中箭昏迷,生死不知,河朔的府兵难道不悲愤吗?

    可再悲愤,也抵不住三天三夜,那不眠不休的折磨啊,这个时候若是冲上去,那就是肉包子打狗,定然是有去无回。

    焦急之下,这个副将急中生智,立刻大喊道:“将军,娘子,娘子她还有气息,快,赶紧

    救治娘子要紧!”

    “什么?”杨再兴死寂般的神情,突然泛起了一丝莫名的惊诧。

    若是副将跟他说什么大道理,杨再兴一准会充耳不闻,可一旦事关尉迟槿,就由不得他不保持理智了。

    一听尉迟槿还有气息,杨再兴蹭的一下,就窜到了软塌旁,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尉迟槿的琼鼻下方,仔细地感受着对方的气息。

    也许是天意,也许是冥冥中的定数,注定杨再兴不该战死平鲁,尉迟槿竟然真的还保留着一丝气息,虽然细若游丝,但毕竟还是有的。

    这一发现,立刻让杨再兴改变了主意,天大地大,对现在的他来说,抢救尉迟槿显然就变成了最大的事情。

    人一旦有了希望,日子就有了盼头,头脑也会瞬间理智了起来,显然,发现尉迟槿有一丝气息,让杨再兴恢复了理智。

    “你们小心点,尽快整理一辆马车,我们要尽快撤往鄯阳。”恢复理智的杨再兴,立刻慎重地向着抬软塌的两名牙兵嘱咐道。

    “诺”将军放心,两人同样一脸沉凝,神情十分慎重。

    “通知兄弟们向南撤退,在鄯阳,先生早就为他们准备了一场盛宴,该死的契丹狗贼,他们就等死吧。”杨再兴阴狠地斜睨了城外一眼,愤愤不平地命令副将道。

    “诺。”杨再兴终于恢复了理智了,副将暗中松了一口气,口中却立刻应命道。

    就在尉迟槿中箭扑倒之前,远在幽州的朱璃,刚刚从一个犄角旮旯之地,找到了身受重伤的尉迟信,还有一身普通府兵打扮的李可举。

    朱璃当即就嘱咐医师,为尉迟信仔细诊治,随后,他才搀扶起一脸惶然、形若惊弓之鸟般的李可举,进入了军中大帐。

    军帐之中,当几人谈到范阳陷落的疑点时,李可举突然变得一脸愧然,两行浊泪瞬间喷涌而出,大哭道:“都是老夫的错啊,都是老夫的错啊。”

    “李公,李公,李公且莫如此,刘仁恭和李全忠,已经全被晚辈逼入了平州,契丹、奚人一溃千里,短期之内,他们怕时无法、也不能再有作为了,李公还请看开一点。”朱璃连声安慰道,只是生性就不是哄人的料,言辞多少有点生硬。

    李可举良久才恢复过来,声音还带着一丝哽咽,缓缓地道:“年前,有个女人来见老夫;她说,老夫空有显赫的地位,却连个得力的大将都没有,为老夫征战四方的大将,全都是从河朔借来的,一旦朱璃你要夺取范阳,简直就易如反掌。”

    此言一出,朱璃神情陡然一震,这个问题,明眼人谁都能看出来,却很少有人会当着李可举,或朱璃的面提起。

    河朔的文武不说,那是因为他们的主君,在弱小的时候,受了人家李可举的恩惠,投桃报李,朱璃派出干将,为李克军东征西讨,主要就是为了报答当初的恩义,若是他们建议朱璃吞并李可举,无异于陷朱璃于不义,以朱璃的性格,谁敢当着他的面提起此事?

    而李可举的部下不说,那是因为他们没脸说,身为人臣,却不能为主君分忧,他们怎么好意思开口,当然,不提此事之人,大多也都是忠心耿耿之人。

    可如今,却有人当着李可举的面,挑明此事,而且非常直接,这对李可举来说,无异于在他的心头上,狠狠地剜上一刀啊。

    只见李可举望着朱璃,继续道:“当时,李全忠早已岌岌可危,等老夫灭了李全忠,四下强邻,就只剩下南面的王处存、王镕,以及西面的你了啊,她的话,让老夫不得不考虑一下,将来应该如何同你相处。”

    “老夫的父亲本是回鹘阿布思部的叶护,正所谓饮水思源,在苦思无果之际,老夫就想到了阿布思部,这才有了邀请葛舒禄进驻范阳之举。”

    “老夫的身体里,虽然流着回鹘的血,却生在汉土,长在中原,根本就不知道父族的那些回鹘人,竟然如此野蛮,进驻范阳不久,就给老夫捅了个大漏子,致使老夫犹如丧家犬般地四处逃窜,若不是信儿,恐怕老夫早就身首异处了啊。”说道这里,李可举满脸苦涩,神情激动,几欲不能自抑。

    “喂,你这老穷酸,只凭一介贱人之言,竟然就怀疑我大兄,真是死不足惜。”李可举亲口说出这段秘辛,未尝没有和朱璃推心置腹之意。

    朱璃闻言,尚在沉思之中,可边上的朱琊一听这话,就立马火了,张口就指着李可举大骂出声,“当初,二十万狄人大军叩关居庸,是谁帮你退敌的?”

    “范阳被围,又是谁给你解围的?”

    “我大兄身体力行的种种,难道还不能证明,他对你这老穷酸的赤诚吗......”

    “放肆!”朱琊气呼呼的越说越来劲,还未等他说完,就听一声暴喝,吓得他猛地一缩脖子,这才循着声音,看向了朱璃。

    只见此时的朱璃,满脸狠戾,那暴怒的神情,几乎都能将胆小的人,吓个半死,一看自家大兄如此神情,吓的朱琊再也不敢吭声了。

    朱璃是真的火了,李可举可是他敬重的人,虽然对方这次对他起了猜忌之心,可人恒无过,过而能改,才是善莫大焉。

    现在自己敬重的人,竟然被自己的弟弟肆意辱骂,他岂能不怒,朱璃一脸冷然地看向朱琊,厉声道:“道歉,马上!”

    说来也奇怪,朱琊来到这个世界,可以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朱璃这个大兄,他对朱璃,那是源自骨子里的依赖,还有源自血脉中眷恋,仿佛整个世界,只有朱璃一人,才是他最亲近的人一般。

    一见朱璃火大,朱琊立刻变得有点讷讷了起来,嘴中不断地咕哝着什么,却又不敢违逆朱璃的命令,正准备向李可举道歉时,突然一口鲜血喷溅而来,猝不及防之下,喷得朱琊满头满脸都是。

    这突兀的情况,不但惊呆了朱琊,也惊住了在场的所有人,循着鲜血喷溅的方向,众人看到,朱璃蓦然伸出一只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心口,满额都是涔涔而下的冷汗,那是心痛若碎般的感觉啊。

    若是有人记录下,尉迟槿中箭扑倒的时间,就会发现,这个时间,正好就是朱璃无故喷血的时间,这一刻,朱璃仿佛又回到了前世,回到了他刚刚失恋之后的时光。

    无所适从、形若走尸,似乎突然丢失了所有,连整个世界都距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http://www.shuquge.com/txt/96045/251850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