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吞海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二十六章 今天的粥,有点咸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二十六章 今天的粥,有点咸

    “驾!”罗相武急促的拍打着马背,神骏的战马浑身泥泞,后背处却隐隐泛红。

    他已经用尽全力,几乎昼夜不眠的赶往乌盘城。但当乌盘城的城郭与压在城头黑云出现在他的眼前时,罗相武便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来晚了。

    而更可怕是,城郭的另一头升起的滔天巨浪,更让罗相武明白,就在他来晚的光景中,事态的发展也远远超出了他的控制。

    但罗相武没有选择,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策马奔向乌盘城——金关燕死在了他的眼前,单是这一点他便没法向上面交代,若是乌盘城的祸端影响到了朝廷的布局,那摆在他面前的便只有死路一条。

    苍羽卫在大燕朝凶名赫赫,哪怕是泰临城中的达官显贵见了他这七品总旗也得笑面以对。但风光的背后,藏着的却是如履薄冰。

    “驾!”想到这里的罗相武阴翳着脸色,再次挥鞭抽打着马背,以期能早上哪怕一息时间赶到城中。

    “关…”

    “山…”

    “槊…”

    就在这时,一道轻如呢喃,却又出奇的清晰可闻的声音从那乌盘城中传来,涌入了罗相武的耳中。

    关山槊。

    这似乎是谁的名字。

    一个本应如雷贯耳,却又在大燕朝被讳莫如深的名字。

    大概是太久没有人提及这个名讳的缘故,罗相武在那时微微一愣,但还不待他去搜索自己脑海中的记忆。

    轰!

    一声巨响忽然在他身侧,距离官道足足数里之遥的密林深处爆开,饶是相隔如此之远,那声巨响依然惊了马蹄,一行苍羽卫众人不得不赶忙拉住缰绳,方才稳住了惊乱的战马。

    罗相武拉住缰绳,于第一时间朝着那巨响升起的方向望去,入目的却是那巨响炸开后,扬起的漫天尘埃中,一道血红色的光柱,从那尘埃的中心猛地亮起,如旱地拔牛一般,光柱直冲九霄,刺破了笼罩在乌盘城以及方圆数十里的黑云。

    “这是……”这般异象自是极不寻常,罗相武的眉头皱起,已经推开第三道神门的罗相武,目力早非寻常人可比,他运集了灵力于自己的双目之中,再次细细的看向那道冲天而起的血色光柱。

    虽然相隔数里之遥,他依然还是隐约的看见那光柱之中似乎悬浮着一样事物。

    但罗相武并不能将那事物看得真切,直到数息之后,光柱中的光芒忽的大盛,旋即那光柱中的事物猛一颤,竟然从那光柱中脱体而出,化作一道流光遁向乌盘城。接着那流光划过眼前的一刹那光景,罗相武终于得以窥见那事物的容貌——一柄通体赤红,如被鲜血浸染的狰狞长枪状事物。

    天狼槊!

    整个名字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跃出了罗相武的脑海。

    他的身子一个激灵,脸色从愕然到惊恐,从惊恐到煞白,整个过程也只花去了眨眼的功夫。他也在这时终于记起了那个名字究竟是谁——关山槊,天狼槊真正的主人,也是前朝灭亡前最后一位洞开八门的圣将。

    这小小的乌盘城不仅有狂妄到要上书朝堂,问斩昭月正神的儒生,竟然还藏着一位来历如此之大的前朝阴神。一想到这些,罗相武便暗觉头皮发麻,看向那血光遁去的方向的眸中更是罕见的泛起了恐惧之色。

    ……

    吕观山面色沉寂的伸出了手,他的五指张开,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划破了乌盘城中的黑暗,从城池外的半空中猛地涌入,不偏不倚,恰恰的便落入了他的手中。

    他张开的五指握紧,刺目的血光大盛照破城郭,又转瞬收敛。

    “这是……”穹顶黑龙巨大的眼珠中闪过一道异色,自那关山槊三个字眼从吕观山的嘴中吐出的瞬间,它便察觉到了异样,只是一切发生的太快,让他来不及去细细咀嚼,直到这时,吕观山手中的血光熄灭, 黑龙方才看清那事物的本来容貌。

    那是一把长枪状的事物,却又与所谓的枪不同。

    它长约一丈又二尺,槊锋绵长,如一把狭长的细剑,锋刃与槊身接壤处,雕刻着有一只恶狼头颅。此物通体血红,自出现那刻起,便有滔天杀机涌动。

    “天狼槊。”黑龙只用了寥寥数息的功夫便认出了那事物,旋即他的双眸中涌出惊恐之色,他惊怒交加的吼道:“吕观山你敢驱使前朝阴神?!”

    握住天狼槊的吕观山却是看也不曾去看那叫嚣的黑龙,他伸手抚摸着那足足比他高出数头的长槊,嘴里轻声言道:“本想着一命换一命,却终究还是高估了他的良善,如今不得已之下,只能请将军出手。”

    “区区一介亡魂,龟缩破庙,断了香火之后,死本就是迟早的事情,死前能借汝之手,再握一回天狼槊,老夫死而无憾!”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吕观山的体内升起,旋即吕观山的身体中一道同样刺眼的血光亮起,竟是化作了一道比吕观山高出一头,身披甲胄的虚影。

    那虚影与吕观山的身影重叠,亦在那时握住了那把巨大的天狼槊。

    “哼!看来不管在哪个朝代,换了谁坐这皇帝老儿的椅子,天下都少不了这为虎作伥的角色。”那虚影冷哼一声,双手双足、眉心后背、胸膛丹田八处同时响起一声轰鸣,随即八道闪烁着血色流光,外围雕刻着繁琐符文的圆盘从这八处涌现,那是关山槊的八道神门。

    神门急促的收缩、膨胀,发出阵阵轰鸣,巨大的声响盖过乌盘城中漫天的雷鸣。

    铛!

    旋即,与吕观山融为一体的关山槊手中长槊猛地一跺,地面顿时以天狼槊为中心裂开一道蛛网般的裂纹。碎砾飞溅,悬浮于空。

    轰!

    八道神门再次响起一阵轰鸣,关山槊与吕观山的身子便于那时冲天而起,却不是去向那呼啸而来的滔天俊朗,而是那头张牙舞爪气势凛人的乌盘江江神!

    “前朝亡魂!不在墓中安寝,安敢与本尊为敌?”黑龙怒喝一声,漫天的黑云被他驱使,万千雷霆如利箭一般尽数朝着那冲杀而来的身影倾泻而下,紫电雷蛇轰鸣,直将这昏暗的乌盘城照耀得宛若白昼。

    关山槊与吕观山的身影重叠,他们双眸一凝,面对这万般雷霆浑然不惧,只厉声喝道:“天狼破!”

    嗷!

    一声狼嚎忽起,天狼槊血光大盛,将二人的身影包裹其中,转瞬便一同化为一只身形巨大的血色恶狼。恶狼跃起,以决然之姿扑向黑龙。

    龙狼相遇,血光亦与漫天雷霆相撞,一声更加巨大的轰鸣爆开,伴随着的还有让人双目发疼的耀眼光芒。

    在那光芒让魏来彻底失明之前,他看见恶狼的头颅被雷电所贯穿,黑龙的身上被恶狼撕下了一块巨大的血肉。

    ……

    数息又或者更长的时间之后。

    巨大的眩晕感让魏来对于时间流逝的感受变得不那么真切。

    他睁开眼,耳畔还是响彻着那轰鸣的余音,这让他的脑袋还有些晕眩感。但他来不及去梳理这些感受,抬头便看向穹顶。

    他看见城头扬起的巨浪消退,看见那气势凛人的黑龙躲入了云层中,裹挟着漫天黑云遁向远方。

    他隐约听见身后有人在欢呼,为劫后余生,也为苟全性命。

    但魏来却没有这样的心思,他急促的扫视着半空,从一处看向另一处,似乎是在寻找着些什么东西。

    数十息的光景过去,魏来依然所寻无果,他有些恐惧,有如没头苍蝇一般愈发急促的转动着目光。黑云散去,阴雨也散去,一连下了很久很久雨的乌盘城迎来了一场少见的艳阳天。

    明媚的日光透过云层洒下,让人不免觉得方才经历的一切似乎只是一场酣睡之后的噩梦。

    “阿来。”忽然一个声音在魏来的身后响起。

    魏来的身子一震,下一刻便转过了头,看向那处。

    他看见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人站在明媚的日光下对着他微笑。

    魏来的面色一喜,下意识的想要迈步上前,但目光却忽的瞥见了男人胸膛处那道巨大的伤口,他的脚步豁然停了下来。

    他没有过多的悲伤,只是在微微的迟疑之后,便再次抬头看向男人,朝着他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傻愣愣的笑容。

    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就这样隔着阳光对望。

    直到,城头方向响起急促的马蹄声,罗相武的声音传来:“苍羽卫办案,闲人让道!”

    男人似乎耗尽了所有的气力,他张开了嘴,轻声说了些什么,然后那身子便在那时,重重栽倒在地。

    他的声音这一次真的很轻,没有任何玄奥的法门掺杂其中,哪怕是同样站在魏来身侧的薛行虎也听不真切这位知县大人在最后一刻到底说了些什么。

    但魏来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的灿烂。

    他听明白了吕观山的话,不是什么临终告别,也不是什么依依不舍。

    他只是如同平常一般,说道。

    “今天的粥,有点咸。”
  http://www.shuquge.com/txt/96125/230585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