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吞海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十一章 造化何如?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十一章 造化何如?

    “你还活着?”魏来看着那血色光晕化作的身影,浑身紧绷的肌肉渐渐放松了下来,背后亮起的金色光芒熄灭。

    看模样年纪不过四十岁上下的威严男子微微一笑,言道:“若是你说的死是那种死的话,我已经死了很久,死的不能再死了。”

    魏来一愣,好一会时间才领悟到关山槊这个并不能算是笑话的笑话的精髓。但即使明白过来,魏来也不知当如何接下他的话茬。

    六年前那场变故之后,魏来便成了傻子,哪怕是在吕砚儿面前,他也极力隐藏着真实的自己,他没有朋友,更没有能与他好好说上一句话的人。当你孤独惯了,沉默便会成为习惯,就像这时的魏来,无法因为一个笑话笑出来,更无法接下这个笑话,只能沉默以对。

    关山槊大概也没有料到眼前这个少年郎会闷到这种程度,他耸了耸肩膀,无奈言道:“你打算一直这么站下去吗?我看你似乎并没有那么多时间拿来挥霍吧。”

    魏来一惊,这才想起自己体内的蛟龙之力还未来得及炼化,拖得太久,恐生变故。

    “好人做到底,既然帮你蒙蔽了那老蛟蛇的感知,又帮你毁尸灭迹,总不能临了看你死在这里吧。”关山槊无奈的叹了口气,袖口一挥,一道红光自他袖中涌出,笼罩向魏来。

    还不待魏来反应过来,魏来便觉自己的身子忽的开始下沉,那是一种很奇怪的体验,身子轻得宛如无物,就像是一层薄纱,又或者一阵雾气,可以轻易的穿过土壤……

    而魏来同样来不及细细品味,那笼罩在他身上的血光便忽的散去,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处于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空间中。当然这样的黑暗并未持续太久,关山槊血红色的身影很快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的手指朝着一旁轻轻一点,不远处忽的燃起了火焰,这空间中的黑暗也旋即被火光驱逐。

    魏来这才看清,这原来就是那座无数人想要寻找的关山槊神庙,那燃烧的火焰是神像旁燃了半截的烛台,说实话,上次来的时候魏来并不认为那脏兮兮的蜡烛还能再次被点燃。

    “好了,咱们开始吧。”关山槊打断了魏来的思绪,如此说道。

    魏来愣了愣,不解的看向这位前朝的阴神,问道:“开始什么?”

    砰。

    这个问题出口,魏来的脑门上便传来一阵剧痛——关山槊狠狠的敲了他的脑门一下。

    “你不是装傻吗?怎么跟真傻一样。”关山槊凑到了魏来的跟前,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魏来。

    这模样却是与魏来想象中的前朝圣将出入极大,他眨了眨眼睛,困惑道:“前辈有恩于乌盘城,也有恩于晚辈,前辈心思,小子愚钝不敢妄自揣测。但前辈只要言说有何事需要晚辈代 办的,就是刀山火海,亦在所不辞。”

    这话魏来说得可是发自肺腑,绝无半点虚言。但关山槊闻言却是一脸的痛心疾首,甚至还伸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一副头大不已的架势。

    但好在死了百余年,关山槊也没了身前身为圣将几乎功高盖主时的那些臭脾气,他废了些力气压下自己心底的不郁,然后在自己那张即使到了不惑之年,却依然风华不减的脸上挤出一道并不好的笑容,说道:“你看,几天前那家伙,嗯,他是你爹吗?”

    魏来摇了摇头:“吕观山视我如己出,却不是我爹,只是我爹身前的同门师兄。”

    “嗯,那好,就是你爹的那个同门师兄,你看,他要斩蛟蛇,我帮了他。但我可不是正儿八经的八门大圣,我只是一具前朝阴神,准确的说还是断了香火近百年的前朝阴神。我本就没了多少力量的神魂现在更加微弱,而外面呢?一大群想要夺我传承的人在虎视眈眈,我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

    “我这一身修为与其便宜给了那些不相干的家伙,倒不如给你这个好歹也给我上过一炷香的小子,你说对不?”关山槊娓娓道来,而说到最后他的眼睛眯起,盯着魏来的眼缝中带着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

    正听得出神的魏来,被关山槊这忽然冒出的最后一句话吓得一个激灵,随即看向关山槊的目光变得炙热了起来。

    魏来确实知道关山槊神庙的所在,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可他从未想过要打这神庙的主意,倒不是他如何高风亮节,只是他清楚,八门圣境的强者所拥有的力量何其强大,哪怕只是一缕阴魂,只要能得到他的一份完整的神纹,那便足以让魏来一飞冲天。但同时理智也告诉魏来,抢夺圣将传承何其凶险,更何况,以他的修为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消化掉一份来自圣境强者的神纹,而怀璧于身,那神纹对他来说就不是至宝,而是随时可以取掉他性命的毒药。

    但现在情况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关山槊并没有死,他选中了魏来,只要他主动将那份神纹送入魏来体内,魏来没有了与人抢夺传承的凶险,也没有空抱宝山而无力使用,反倒怀璧于身被人忌惮的风险。

    他的《鸠蛇吞龙》之法本就没有起到想象中的作用,被困在武阳境五重,而一旦有了关山槊的传承,一切都会改变,他的修炼之道会变得平坦无比,甚至斩下那老蛟蛇的头颅为自己爹娘以及吕观山报仇的事情也不再如之前那般虚无缥缈。

    想到这些魏来的身子隐隐开始颤抖,他看向关山槊,张开嘴,却觉得唇齿发干,一时间竟吐不出半个字来。

    而关山槊却始终保持着之前的模样,低着头,嘴角含笑的盯着魏来。他既不催促,也不发言,好似在等待魏来的一个答案。

    咕噜。

    魏来咽下了一口唾沫。

    他忽然记起今天是他的生日,十六岁的生日。

    吕砚儿说过过了十六岁就是大人了,要为自己的未来考虑,不能在活在过去,活在小时候的欢天喜地。

    十岁前,魏来为了活下去而努力修行,十岁后,他为了报仇而装疯卖傻。

    而就在今天,一直与他不太友好的命运却忽然向他抛来了一根华贵的橄榄枝。

    这一刻,就这样变得有了些庄重的仪式感。

    现在他只需要说上三个字,又或者点一点头,他便有了报仇雪恨的机会,也有了追上那个他本该难以望其项背的女孩的资本。

    这是一件魏来找不到任何理由会拒绝的提议。

    他想着这些,低着的脑袋再次抬起,对上了关山槊的目光。

    那一刻少年眸中炙热的火光忽的熄灭,颤抖的身子也蓦然平静。

    他盯着眼前的前朝阴神,面对这份伸手可及的天大造化,言道:“不对。”

    ……

    神庙中的气氛凝固,黑暗的空间中陷入了一阵死一般的寂静。

    关山槊的脸色古怪,他沉默半晌,这才问道:“为什么?”

    魏来平静的回答:“我可以救你。”

    关山槊脸上的神色愈发古怪,若说之前魏来的拒绝,关山槊只是难以理解的话,那魏来此刻所言,于关山槊看来,就更像是天方夜谭了。

    魏来却像是根本未有感受到关山槊狐疑的目光一般,他穿过关山槊虚无的身躯,径直走到了一旁的烛火前,也不管身为神庙主人的关山槊是否同意,一把便提起了那烛台,放到地上。

    然后也知从哪里寻来一块石子,自顾自的便开始在地上比划了起来。

    “北境九国:燕、齐、鬼戎、楚四国比邻。”魏来在地上囫囵的勾画出四个圆圈,三个居于左侧,一个居于右侧。他指了指位于左边中间的圆圈言道:“这是大燕。”

    又指了指右侧最大的那个圆圈,言道:“这是楚。”

    “燕篡周而得国,嗯,也就是前辈身前的故国。”

    “小时候我曾在父亲的书中看到,周亡之前,周王曾与楚王缔结秦晋之好。将其视为掌上明珠的牧鹤公主嫁于当时的楚国太子,但是送亲的队伍便足足有万人之巨。”

    “后大周灭亡,楚国太子登基,牧鹤公主一心想求当时的楚王出兵大燕,为其复国。却不得楚王应允,公主刚烈,便在大周灭亡的第三个年头自缢于楚国皇宫。楚王念其旧情,虽未有册封公主之后为太子,却在大楚的东边划出三城之地,为其属地,让那皇子带着万余周朝旧人在那处繁衍生息,相传即使百年过去,那处依然保留着周制,想来也会有大周的祖庙。”

    “以前辈圣将的名头,那些前朝旧人一定会感念大人的恩德,将大人迎入大周祖庙。”

    “只要前辈信得过我,暂且委身做我的护道阴神,晚辈此间事了,一定第一时间前往大周遗族所在之地,将前辈送入祖庙。”

    魏来洋洋洒洒的说完一大片长篇大论,这才抬头看向身旁有些发愣的关山槊,他的目光清澈,脸上还带着些许不易察觉,却又确实存在的沾沾自喜。

    见关山槊久未回应,魏来还有些奇怪的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自己的手掌,嘴里问道:“前辈觉得如何?”

    关山槊这才回过神来,他收回了落在那副潦草的地图上的目光,看向魏来,又愣了一会方才言道:“你可知……我根本不知道这些?”

    魏来一笑,言道:“此事发生在前辈死后数十年,前辈不知也是理所当然,晚辈也是偶然在书中看到的。”

    关山槊脸色的神情并未有因为魏来此言而轻松下来,反倒愈发的肃穆。

    “我的意思是,你若是不说这些,我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一切,我心有死志,这一身传承,就是你的东西了。”

    魏来眨了眨眼睛,对于关山槊所言不置可否,反倒是一脸理所当然的应道:“可我觉得前辈这样的阴神,应该活下去,也值得活下去。”

    关山槊又是一愣,他看着烛光下少年半明半灭的脸庞,看着那双即使在黑夜中也明亮如星的双眸。

    他的嘴忽的咧开,在魏来疑惑的目光下,开怀大笑。
  http://www.shuquge.com/txt/96125/232301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