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吞海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十二章 我什么都没做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卷 那只飞不过沧海的蝴蝶 第四十二章 我什么都没做

    漆黑一片的庙宇中。

    魏来盘膝而坐,周身闪着红光的关山槊矗立一旁,神色肃然。

    “《鸠蛇吞龙》是来历久远的魔门功法,又追根溯源至妖物丛生的南境,与我北境的修炼法门存有诸多偏差。”

    “我听你默背了一遍那法门,这功法阴毒不假,但以我的眼界却是找不到它的纰漏,以此我以为你修炼的上问题还是出在这蛟龙之气上。”

    “虽说大道殊途同归,但在行至最高境前,莫说人与妖,就是人与人、妖与妖之间的修行法门依然会因为跟脚不同,功法各异而存在诸多偏差。你是凡人之躯,妄吞内含大燕国运的神人之气,自然会出些纰漏。你且运转功法,尝试将体内的龙气转化为武阳神血,我细细而观,看能否寻到破解之法。”

    关山槊同意了他的提议,但成为护道阴神是一个极为麻烦同时也耗时极长的过程,同时关山槊虽然如今有几分虎落平阳被犬欺的凄惨处境,但毕竟身前是八门圣将,想要收纳这样一位护道阴神,魏来本身的修为还需要在提升一些,只要推开这武阳境的第一道神门。

    因此,如今二人的当务之急便是要解决掉魏来修行上的麻烦。

    魏来闻言,点了点头,正如关山槊信任他,愿意将身家性命托付于他的手中,做他的护道阴神。魏来同样对他也未有半点保留,将自己在修行上的困境一一言说,这才有了眼前关山槊的这番说辞。

    他的双眸缓缓闭上,内视己身,却见位于下腹处的丹田之中一枚武阳神血静卧其中,周围狂暴的金色蛟龙之气乱窜,像是被困在笼中的恶兽,想尽办法妄图逃出生天。

    是的,此刻的魏来体内只有一枚武阳神血。

    为了让罗相武能够放下戒心,魏来做了很多努力,譬如将梁冠那把未有插入他胸膛的匕首插入了他的胸膛,又譬如将自己体内的五枚武阳神血,亲手毁去四枚。

    这也算是他计划的一部分,他清楚一旦自己动用了蛟龙之力,成功击杀了那些苍羽卫,那么接下来他要面临的麻烦就是体内暴走的蛟龙之力。而因为某种他目前还不知道的原因,在拥有四枚武阳神血之后,他便难以在将蛟龙之力炼化为武阳神血。

    而那时在他体内暴走的蛟龙之力便会难以在短时间内被消磨,这将是一个大麻烦。魏来毁掉四枚武阳神血,不仅仅可以降低罗相武的戒心,亦可以在面临这个麻烦时将一部分蛟龙之力再次转化为武阳神血,以此降低被蛟龙之力撑爆身体的危险。

    当然,这些算计此刻看来却是有些画蛇添足,但魏来孤身一人,面对强出数倍的敌人,他不得不做得更小心翼翼一些。

    想到这里,魏来收敛起了自己的思绪,开始运转《鸠蛇吞龙》之法,将体内的蛟龙之力缓慢的转化为武阳神血。

    或许是之前已经有了经验,又或者是身体对于这蛟龙之力的适应性强出了许多,以往需要花去一整晚上才能转化出一枚的武阳神血,这一次,即使是在体内蛟龙之力满溢,他得分出心神对抗那无时无刻都从经脉各处传来的剧痛的同时,武阳神血的转化速度也比寻常时日快出许多。

    不过两个时辰的光景,一枚武阳神血便在他的体内凝聚成形。

    魏来做完这些已经大汗淋漓,他抬头看了关山槊一眼,可对方却眉头紧锁,显然未有从魏来这次施展中找到事情的症结。

    魏来倒也并不急躁,只是言道:“我再试一次。”

    随即他便闭上了双眸,再次运转起那《鸠蛇吞龙》之法,转化体内蛟龙之力。

    同样是两个时辰过去,魏来手体内再次凝聚出了第二枚武阳神血,睁开眼看向关山槊时,对方依然沉默不语。

    魏来本想再继续转化,可还未开始运转法门,脑袋便传来一阵晕眩感,他坐在地上的身子晃悠,险些栽倒——无论是与罗相武的大战,还是运转《鸠蛇吞龙》之法都是消耗极大的事情。这是精神与肉体双重意义上的疲劳,精神上他尚且还可一靠着意志强撑,可体力因为巨大的消耗与长久的未有进食都已然抵达了极限。

    用手撑着地面勉力支撑着身子的魏来摇头苦笑,已经饿得前胸贴着后背的魏来忽的有些想念刘衔结最喜的菜包。

    这时一旁的关山槊却忽的伸来了手,虚无的身躯上,那双手却被凝实,手中赫然握着数个以细绳串起的袋子。魏来一愣,接过那布袋,打开其中一个,便见里面放着几块肉饼。正饿得发慌的魏来,也不管太多,拿出一个便大口的吃了起来。

    肉饼被压得殷实,没有清水作伴,吃着多少有些费力。魏来苦着脸色大咽下几口后,便觉脑袋中的眩晕感好了许多。他这才想起询问这肉饼的来历:“前辈,你这庙中为何会有这样的吃食?”

    关山槊是位阴神,当然不需要这些凡物充饥,而他的香火也断了百载,想来也不会是庙中的贡品,魏来有此疑问倒也并不奇怪。

    关山槊却耸了耸肩膀言道:“我想着要完全接受我的传承需要花去的时间不菲,期间你无法离开神庙,正好刚刚烧的那几具尸体的身上都带着些这样的肉饼,我便索性将之收走。”

    关山槊说着,一只手伸出,将一个布袋吸入手中,打开之后,借着庙中的烛火仔细的打量着那肉饼。然后嘴里叹道:“大燕也好,大周也好,头上的皇帝换了姓名,掌权的贵人也跟着来一拨走一拨,但地还是那地,活着的百姓还是那大周遗民的子孙,就连我们当年行军时充饥肉饼,看上去也还是一个模样。”

    “你说,这天下换来换去,到底是百姓们长盛不衰,还是那些皇帝老儿们只手遮天呢?”

    关山槊这忽如起来感叹着实让魏来一时间不知当如何招架,不过好在关山槊似乎也习惯了魏来这闷葫芦一般的性子。他又耸了耸肩,将那肉饼扔到了魏来的脚下,说道:“吃饱了没?咱们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吃好了就继续吧。”

    魏来艰难的又咽下了一口肉饼,这东西本就是行军打仗所配备的干粮,看似不大,但却极为密实,才吃下一个魏来便觉腹中微胀。他点了点头,深吸几口气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这便言道:“这就开始,劳烦前辈了。”

    ……

    又是四个时辰过去,算起来此刻已经到了第二日的正午,魏来终于炼化出了第四枚武阳神血。算上一开始便存在于体内的那枚,魏来的此刻又再次回到了他所能抵达的修为的巅峰——武阳境五重。

    但是为了击杀罗相武一行人所吸收来的蛟龙之力却是消减了三分不到而已,剩余的大多数还在他的体内盘踞。

    他睁开眼抬头再次看向关山槊,他以为还会如之前那般从关山槊那里得到一样的答案。毕竟他也曾暗暗思索过许久其中的缘由,却不得其法,关山槊虽然身为八门圣将眼界不俗,但这《鸠蛇吞龙》之法毕竟隶属于魔门,又衍生于南荒,其中自有许多关山槊未曾见过的玄妙,他一时难以探明其中就里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但出乎魏来预料的是,关山槊这一次虽如之前一般眉头紧锁,但却并未再沉默不语。

    他言道:“你再试一次。”

    魏来一愣,旋即苦笑:“前辈,这五枚武阳神血已经是我身子能承受的极限了……”

    “我让你试试,你便试试。”关山槊却言道,从他紧皱的眉头不难看出此刻的他似乎再被什么问题所困扰,魏来心头疑惑,但还是很是识相的未有多问,索性便依了关山槊的意思,再次盘膝而坐,运转法门。

    魏来本以为关山槊此举是为了借此观察他体内的情形,以此找出症结所在。故而在施展法门时并未如之前一般全力催动,毕竟之前他也尝过聚集蛟龙之力,却难以炼化,反而让自己浑身剧痛的感觉。

    魏来不怕吃苦,但也没有自虐的心思。

    可当他催动起法门,却心头却忽的一震,他感觉到以往如何也难以凝聚成的第六枚武阳神血,在法门的催动下竟隐隐有了凝聚成形的架势。

    这样的变故让魏来第一时间想到了关山槊,他下意识的停下了法门,睁眼抬头看向关山槊。关山槊却一脸严肃的催促道:“继续。”

    魏来耸了耸肩膀,倒也未有反驳关山槊的要求,便继续催动法门。

    ……

    很快,足足三个时辰的光景过去,估摸着第二日的夜晚已经到来,但醉心于修行的魏来却对此犹若未觉。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的额头上已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迹。

    当第六枚武阳神血凝聚到一半时,魏来又遇见了与之前一样的麻烦,无论他如何催动法门,都无法再进一步,为此他尝试了数个时辰,可结局已然未有更改。

    他极为不甘的收起了自己的功法,体内那半枚未有成型的武阳神血随着功法的散去,而变得涣散,再次化为了蛟龙之力,盘踞于魏来体内。

    魏来气恼的接过关山槊递来的肉饼,狠狠咬上一口,抬头困惑的看向对方,问道:“前辈,方才你是用了什么办法?为何到了最后却还是功亏一篑。”

    在魏来看来,这一切显然是关山槊在以一种玄妙的法门相助,方才让他得以精进,否则这就无法解释之前他一直无法凝聚的第六枚武阳神血,为何会在今日有了突破。

    关山槊闻言,却摇了摇头:“我什么都没做。”
  http://www.shuquge.com/txt/96125/232368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