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吞海 >第四十章 死人活人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四十章 死人活人

    魏来好不容易送走了龙绣与刘青焰,又无奈的看了看床榻上睡姿妖娆,鼾声震天的孙大仁。

    他知道今天晚上又是一个难以入眠的夜晚,他慢悠悠的打好地铺,这才脱下外衣,钻入被窝,房门外便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魏来皱起了眉头,还未来得及从被窝中站起身子,门外便响起了一道急促又熟悉的声音。

    “魏公子!开门!救救我姐!救救我姐!”

    魏来的心头一跳,他听出了那声音是鹿柏。

    他不作多想,连衣衫也来不及套上,赶忙站起身子,打开了房门。却见鹿柏满脸泪痕,衣衫凌乱,头发与脸上还沾染着些许鲜血。

    “魏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姐!求求……”那平日里机灵古怪,还有些不近人情的男孩扑通一下便在魏来的身前跪了下来,嘴里大声的高呼道。

    “走!”魏来的心底泛起了一阵不详的预感,他根本没有心思听男孩把事情讲完,拉起他的身子便言道。

    男孩也知现在不是多言的时候,他甚至来不及擦干自己脸上的泪痕,转身便带着魏来朝着落衣巷的方向跑去。

    ……

    时间太过匆忙,魏来连衣衫都未有来得及穿上,深秋的夜里寒风阵阵,魏来提着速度太慢的鹿柏在空无一人的古桐城街道上狂奔,寒风犹如刀片一般切割在魏来的身上,但他却犹若未觉。他跑得很快,面色比这秋日的寒风还要阴冷。

    虽然鹿柏未有言明,但魏来却已经大概猜到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世上的好人千奇百怪,但恶人总是大同小异。

    他本提醒陆五那胡家人可能会蓄意报复,但陆五与鹿家姐弟却都言说他们目前也并无可去之处,魏来他们给的二十多两银子虽然不是一个小数目,却也不足以让他们换个地方重新开始生活,这至少得等他们攒够足够的钱财。魏来也知这世上的事绝非说的那般简单,诸多无奈也并非一语可以说破。

    他也只好作罢,想着明日要去拜会虞桐,到时候与他言说一番,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此事,却不想他们方才离开,那胡家的公子便迫不及待的动了手,且观鹿柏的模样,恐怕陆五与鹿婷的处境此刻应当不容乐观。但魏来却没有去问,也不敢去问。若他们真的有个好歹,魏来难免会将之归咎于自己之前在谈及此事时未有坚持。

    他的脸色愈发的阴沉,胸前金色与血色交错的神门亮起,一阵阵轰鸣升腾,血气之力从神门中溢出,流转他的全身,他脚下的步伐愈发急促,速度也快到了他所能做到的极致。

    ……

    夜风依旧。

    还未走入落衣巷中,一道淡淡的血腥味便顺着夜风扑入了魏来的鼻尖。

    魏来的心头一沉,心中的不安愈发浓烈。他将鹿柏的身子放了下来,袖口中的黑蟒滑落,被他握于手中。

    “就在这处等我。”魏来言道,身形便于那时爆射而出。

    鹿柏看着魏来转眼消失的背影,眉头一皱,双拳紧握,却是如何也没办法听从魏来之言,他咬了咬牙,很快便朝着魏来的背影追去。

    鹿家的院门虚掩着,魏来轻轻一推,院门便随即打开。

    院落中狼藉一片,散落的木凳、破碎的杯盏、以及一些洒落在地面数量并不多的血迹,但院门中却并未听见任何的响动。

    “陆兄!?”

    “小婷姑娘!?”

    魏来尝试性的朝着房门中唤了一句,但院门中一片死寂,并无任何人回应他的呼喊。

    哐当。

    魏来正疑惑间,忽的右侧的里屋中传来一声轻响,像是某些事物被碰撞落地后发出的声音,魏来的心头一震,赶忙快步朝着那处房门跑去。

    房门推开,并不大的房间中漆黑一片,魏来的目力尚可,第一眼便看见了墙角处躺着一道身影,正在缓慢又艰难的移动。

    “陆兄?!”魏来唤道。

    那人影似乎听出了魏来的声音,身子又轻轻移动了一下。魏来赶忙上前,就要将之扶起,但手方才触摸到对方的身子,便感觉到了对方的衣衫被一团炙热的湿润所浸透。魏来第一时间便反应了过来,他的眸中闪过一道厉色,嘴里言道:“没事的陆兄,我这就带你去找王老先生。”

    但那明显已经虚弱到动弹不得身影在听闻魏来此言后,却极力挣扎,虚弱又艰难的吐出了一道声音:“小……小婷……”

    “小婷姑娘在何处?我去救她!”魏来沉眸问道。

    “她……”那身影艰难的举起手,声音颤抖,伸出的手指也抖得厉害。

    魏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还不待他看清,紧随其后的鹿柏便冲了进来:“姐!”

    他高声喊道,手里不知从何处找来了一道烛台,烛火跳跃,光芒倾洒在房屋的每个角落,借着这光芒,魏来也终于看清了房门中的景象。

    那一瞬间,魏来的身子如受重创,脸色煞白……

    ……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你认识他不过几日,没有什么过命的交情,也没有过酒后正酣时的互诉衷肠。”

    “但你见过他从黑暗中爬出握住希望;见过他双眼中燃起的星光;也见过他憧憬未来时的笑颜。你对这一切感同身受,就像是他的幸福快乐似乎也能给你力量,让你想着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也能有这样美好的境遇。”

    “所以,当有人将这一切毁灭、踩烂、砸得粉碎时,你才会如此的愤怒。因为你就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也被人砸碎了一般。”

    虞候府中,睡眼朦胧的小侯爷盯着身前面色阴沉的少年,款款而谈。

    “但你大可不必如此,每个人都有的不同的命。你的命算不得好,甚至有些悲惨,但至少此时此刻,你还握着自己的命。你还有为自己做出选择的权利,但有些人从出生那一刻开始,他们的命都不在自己手中。他的喜怒哀乐,其实都是上位者一念之间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比我、比他们都要幸福得多。”

    “所以,你不打算出手了对吗?”魏来沉着眉头盯着眼前的小侯爷问道。虞桐的脸上依然带着一股慵懒的味道,他似乎永远都睡不醒一般,又似乎这世上并没有任何事情能让这位小侯爷提起兴致一样。

    “人都已经死了,杀了胡叙,或者屠了胡家满门,她就能活过来吗?”虞桐慢悠悠的提起桌上的装着烈酒的茶杯,仰头饮下一口,笑脸盈盈的问道。

    “死了的人,就不配有个公道吗?”魏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放在桌下的双手握紧了拳头。

    “当然配。”虞桐想也不想的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但活着的人呢?他们是不是更应该得到他们的公道?”

    “什么意思?”魏来问道。

    “那女子当然不该死。但她身在奴籍,我就是去讨个说法,也只能给她要来些钱财作为赔偿,再多也就是将那胡家推出的替罪羔羊打入大牢,流放他处,远远得不到你想要的公道。大燕的规矩如此,与对错无关,除非你能把大燕朝掀个底朝天,否则这规矩便改不了。朝廷削了我的候位,但这城主之名一时半会他们还不回去动,在这个节骨眼上,我要是为了一个死人强出头,朝廷那些家伙便正好逮住我的痛脚,将我这城主之位一并削了。”

    “我还得留着我这城主之位,去为活人讨公道呢。”虞桐说罢这话,双目一沉,眯成了狭缝盯着眼前的少年。

    魏来低头沉默,放在桌下的双拳握得愈发的紧,以至于指节发白。

    “你在想什么?”虞桐忽的问道。

    他略带笑意的目光中闪动着深邃的光芒,似乎已然将魏来的心思看了通透真切。

    “自己出手给他们讨个公道?别怪我没提醒你,胡府兴的儿子虽然窝囊,但胡府兴可不是易于之辈,胡府之中单是三境的门客起码便有五指之数,更何况那乾坤门的人近来与他们走得可近得很,他们中但凡有一人出手,便足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这一次,我可没有再出手救你的理由了。”

    “何必呢?明日你就可以带着你的朋友们离开古桐城,何必为了一个才认识几天的家伙冒这九死一生的风险呢?”

    魏来没有去理会虞桐不知是由衷还是嘲弄的反问,他沉了沉眉头,抬头看向眼前的小侯爷,问道:“那你呢?”

    “你的天赋如此卓绝,世人都言你登临圣境只是时间问题,你为什么要留在古桐城?卸去这一身负累,洞开八门之后,再来为你的先祖的十万阴魂报仇雪恨,岂不更好?”

    虞桐又笑了笑:“七百年了,就是八门大圣也活活熬死了,更何况是些阴魂,这么多年过去早就魂飞魄散,留下的也只是执念怨念,我才懒得像我爹、我老爷子、我老老爷子那般守着早就不是先祖的先祖,过一辈子呢!”

    魏来皱起了眉头,他有些听不明白眼前的小侯爷到底在说些什么:“那你到底要做什么?”

    虞桐朝着魏来眨了眨眼睛:“我不是说过了吗?”

    “死人的仇与公道当然重要,但哪怕十万个死人的公道,在我心底也比不上一个活人的命,这才是我虞桐的道理。”

    “而我现在要为一个活人讨个公道!”


  http://www.shuquge.com/txt/96125/242201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