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吞海 >第七十一章 去把赤霄军调来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七十一章 去把赤霄军调来

    “所以就因为这上面有你的名字,咱们就花了五两银子,买了一堆这样的破玩意?”

    走在宁霄城的街道上,龙绣翻看着手中厚厚的纸叠,颇为不满的嘟囔道。

    “反正钱是魏来哥哥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哥哥怎么花都没问题!”刘青焰站了出来,双手叉腰的反驳道。似乎是为了增加自己此言的说服力,她说罢这话还转头看向一旁:“大仁哥哥你说对不!?”

    孙大仁闻言点了点头,然后一本正经的言道:“那可不,我跟你们说,这种事情老费劲了,你没看那几天阿来都没有精神吗?”

    “咳咳!”眼看着孙大仁越说越来劲,魏来赶忙咳嗽两声,阻止了对方继续说下去的意图。

    在数次纠正诸人这般错误认识却依然没有改变他们看法之后,魏来也没了再去纠正此事的心思,他只能转移话题,说道:“咱们得走快些,报了名后还得去寻住处。”

    宁霄城可是一处真正意义上的庞然大物,在场诸人也只有魏来在他爹娘在世时来过几次,但年岁久远,对于宁霄城的记忆魏来早已模糊。一行人边走边问,但距离翰星榜所在之处似乎还有颇远的距离。

    大概也是那翰星大会将至的缘故,宁霄城城中拥堵的状况比起城门处有增无减,随处可见背负刀剑的武夫,亦有身着儒衫道袍的修士,若是眼尖细看,甚至还不难发现穿梭在人群之中还有那么些许被这古怪匣子之人,这般装束若无意外,大都应是些墨家门徒。

    翰星大会五年一界,算得上宁州数一数二的盛会,而今年以往时不时缺席各大神宗今年却都如期而至,翰星大会尚未开始,北境排名前十的神宗便有六家确定会参与此次翰星大会,由此可见今年翰星大会比起往日的不同与盛大。

    穿行在拥挤的街道中,孙大仁忽的问道:“阿来,你说咱们到底去哪个宗门比较好?”

    “怎么不去天阙界做圣子呢?”不待魏来回应,一旁的龙绣便抓准了机会挖苦道。

    “当不了圣子,就没撒意思。”孙大仁讪讪一笑,有些尴尬的言道:“要不咱们去排名第二的试试,想来比起那天阙界应当差不了多少。”

    “九莲金寺?你已经决定出家了吗?”龙绣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问道。

    “额……那就第三……”孙大仁的声音小了许多,看上去有些心虚。

    “无涯书院?你字认得全吗?”龙绣挑了挑眉头。

    孙大仁偃旗息鼓,方才的气势全无。他转头看向魏来:“阿来,你说,你要去哪个宗门,我反正就跟着你,你去哪我就去哪……”

    “嗯!我也是!”一直听着二人斗嘴的刘青焰听闻此言,在那时赶忙说道,极为坚决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龙绣一愣,目光忽的瞟向一旁的魏来,没了方才的气势,声音小了些许:“那就干脆和我一起去天罡山得了。”

    “倒也不是不可以。”孙大仁点了点头,他倒是听说过关于龙绣的事情,很能理解对方执意要去天罡山的事情,而自己对于究竟当去何处并无任何执念,对于他来说去天罡山并非一个不能接受的选择。说罢此言,孙大仁便兴冲冲的看向魏来,问道:“阿来,你怎么说?”

    魏来脸上的神色在那一瞬间有那么些许的不自然,但粗线条的孙大仁三人并未察觉。

    “能去哪个宗门可不是咱们就能决定还得看人家能不能看上咱们,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还是先报了名再说吧。”魏来的话里带着极为明显的转移话题的意图。

    可惜三人同样未有察觉,纷纷点头应是。

    ……

    翰星石碑位于宁霄城正中央——浔阳街与衡珞街交接的十字路口。

    这里本就是整个宁霄城数一数二热闹之处,加上翰星大会将至,州牧府将报名翰星大会的所在地也设在了这处,这处便愈发的热闹,酒客们得闲便喜欢聚集在周围的酒肆中看一看又有哪位榜上有名的青年才俊来了宁霄城,一些大的世家也会派出家奴蹲守此处,为自己家族或拉拢人才,或为自己族中后辈收集情报。甚至一些宗门也会派人蹲守,就像修士需要宗门的资源,宗门同样也需要天资资质极好门徒来传承壮大,但并非每个宗门都能有诸如无涯书院亦或者天阙界这般高高在上的姿态,大多数寻常宗门之间依然存在争夺天才门徒的斗争,守在这处,若是有中意年轻后辈到来,先下手为强,能够收入几位天才少年对于宗门自身来说亦是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十字路口的边缘,买咸豆腐的大叔打着哈欠,瞟了一眼不远处买甜豆腐的大婶,见她也没有什么生意,顿时心安,低着脑袋揣着双手就开始小憩。

    自从翰星大会临近徐余年便很是讨厌来到这翰星碑前,毕竟以他十六岁的年纪便身处翰星榜九十八位的资质来看,哪怕是那些在旁人眼里高不可攀的神宗都愿意为了徐余年而大大出手,争先恐后的想要将这徐家的小公子收入门中,这些日子以来来徐家登门造访的各方宗门长老几乎就要将这徐家的门槛踩烂。而一旦抛头露面,那些追逐徐余年的宗门长老们更是会如嗅到了肉腥味的豺狼一般蜂拥而至。

    徐余年当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但……

    “余年,今天我想吃甜豆腐。”身前坐在轮椅上的白衣女子轻声言道。

    “是。”徐余年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头,伸出手摁住了轮椅下的机关,将之停住,这才迈步走向那卖甜豆腐的大婶处。

    路程并不算远,不过十余丈,徐余年却走得很慢又小心翼翼,他得提防着别被什么人给认出来。待到买到那豆腐,徐余年便赶忙回道那轮椅旁,将甜豆腐递给轮椅上的少女,然后低下头,看着一口一口吃着豆腐脑,目光平静的盯着那石碑下报名之处的少女。

    他们已经风雨无阻的每日来这翰星碑前足足有五个月的时间了,自从五月十四那个家伙的名字忽的窜上了这翰星榜,徐余年便每日都得被少女当做了壮丁抓来此处。

    徐余年想着与宁家那小子约的酒局,想着那名为青竹与紫凝两位剑侍,徐余年便暗觉心头火热,他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言道:“姐,那家伙估摸着今天也不回来了,要不咱们今天就找些回去……“

    话未说完,坐在轮椅上的少女放下了手中的豆腐脑,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徐余年。那平静的目光直直的落在徐余年的身上,好似一把利剑腰间徐余年洞穿。

    徐余年一个激灵,身子如坠寒冰炼狱,根据以往十六年他在徐府中艰难求生的经验看来,他很明白但少女露出这样的目光对于他来说会是怎样的灾难。他赶忙在自己的脸上堆起了勉强的笑容:“天气一天比一天冷,我也是怕姐姐受了风寒,着了凉……”

    “是吗?“侧头看着徐余年的少女眯起了眼睛。

    徐余年莫名有些心虚,声音不觉小了几分:“当……当然。”

    “那这么说来,我今日出门时让小玲去宁府推了你的酒局,你也应当不会生气吧?”少女轻声问道。

    徐余年的身子一颤,耷拉下了脑袋:“什么……什么酒局,我不知道……爹让我好生修行,我每日都勤练不辍,哪有时间参加什么酒局……”

    “嗯。”少女很是满意的转过头,又看向了翰星碑所在的方向。

    徐余年暗暗松了口气,但还不待他从错失与佳人相见的遗憾中完全恢复过来,身前少女的声音又飘了过来:“哦,对了。”

    “我还顺便让小玲给宁川带了话,让他那两个剑侍不要有事没事就往咱们徐府跑,我弟弟徐余年有的是事情忙,叫他们不要再做攀龙附凤的白日梦了。“

    徐余年顿时脸色煞白,他很是艰难的方才鼓起气力,言道:“姐……姐姐,做得对!”

    “那现在你还想回去吗?”少女头也不回的问道。

    “姐姐的事情更重要!姐姐要待多久,我就待多久!”意识到自己那点小心思终究骗不过少女的徐余年很快便认清了事实,他赶忙义正言辞的说道。

    “唔。”少女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可就在她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她的身子却忽的一颤,目光死死的落在了翰星碑所在的方向。

    徐余年很是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家姐姐的状况,他心头疑惑,下意识的看向那处,却见两男两女一行四人走正走到那翰星碑下报名翰星大会的所在处。徐余年意识到了什么,问道:“是他吗?”

    “嗯。”少女点了点头,徐余年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素来沉着冷静的姐姐在吐出这样一个字眼时,语调中带着颤音,气息略有不稳。

    “那我们过去?”徐余年问道。

    少女并未在第一时间回应徐余年,但徐余年却看得真切自己姐姐放在那轮椅扶手上的玉手死死握着扶手,青筋浮现。

    好一会之后,少女的手方才松开,然后她长舒一口气,言道:“慢点。”

    ……

    啪!

    龙绣一把将手按在了眼前的木桌上,她瞪大了眼珠子盯着前方的老人,眉宇间煞气涌动:“凭什么他能参加翰星大会,我们俩就不能!?”

    老人似乎已经司空见惯这样的情形,他打了个哈欠,指了指孙大仁言道:“规定嘛。翰星大会之所想叫翰星大会,就是得人在榜上有名才能参加,人家排在六千多名,你跟这小女孩都不在榜上来凑什么热闹!”

    “谁说的不在榜上就不能参加翰星大会!”龙绣不满道。

    “这还用问吗?要是不在榜上也能参加,那所有人都挤过来,咱们这翰星大会不得闹上个一年半载,累都得累死!”老人眯着眼睛,不慌不忙的言道:“况且说,你连这前一万名都挤不进来,参加了不也等于自寻没趣吗?”

    “谁说我没有一万名,我是被……”龙绣闻言顿时有些着急,她说着瞪了一旁的魏来一眼:“我是被人挤下去的。”

    “对嘛,被挤下去就说明你技不如人嘛,这不就相当于比不过嘛?一万名你都比不过,还来参加这翰星大会做什么?”老人悠哉悠哉的言道。

    “你!”龙大小姐的脾气火爆,听闻老人这番话顿时火冒三丈。

    好在她还未有来得及发作,一旁的魏来便伸手拉住了她。然后魏来朝着龙绣递去一个稍安勿躁的眼色,这才自己走到老人面前,恭敬问道:“老先生,我们远道而来,确实不知还有这等规定,但据我所知,以往似乎也有未在在翰星榜之列之人在翰星大会上取得很好的名次,毕竟翰星榜只记录户籍在宁州之人,万一有些隐世门阀又或者特殊情况,未有去官府报备户籍的,终归不能一棒子打死。是不是还有什么通融之法?”

    魏来倒是并不担心龙绣的去处,他与曹吞云虽然接触不多,但可明白得很,这老头子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既然他没有收回龙绣的剑,那说明他心底大抵已经认下了龙绣这位弟子。魏来担心的是刘青焰的去处,老蛟蛇曾提及过刘青焰的先天神体,那时那蛟蛇所表现出来的垂涎之色让魏来心头不安,他得为刘青焰寻到一个好的去处。他也相信,以刘青焰的天赋以及那足以让乌盘龙王垂涎的劳什子先天神体,应当足以吸引来一些北境中有名的神宗。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刘青焰得有机会参加这翰星大会。

    魏来这番话说得极为客气,但其中所言之物却又有理有据,老人不免抬头多看了魏来一眼,这才又慢悠悠的言道:“当然不是没有办法,但……”

    “还请先生赐教。”魏来根本不给老人说出但是的机会,便再次拱手问道。

    老人撇了撇嘴,见魏来态度坚决,也就没有拐弯抹角的心思,索性便直言道:“首先你得找一个翰星榜排名靠前,至少百名往上之人作为担保。“

    单是这个条件便足以吓退大多数人,毕竟能在翰星榜排到前百名,只要年纪不大,那可都是各大宗门争抢的天才弟子。

    但这番话却并未让眼前这四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少年少女心生退意,尤其是那位名叫龙绣的女孩反倒抱起了双手盯着老人身后那巨大的石碑,一脸认真的看着最上方的百余个名字,然后在老人错愕的目光下问道:“你有把握吗?”

    然后,只听那个方才让老人还觉得感官颇为不错的少年点了点头:“应该没问题。”

    老人暗叹一声初生牛犊不怕虎,这翰星榜前百位的家伙可没有一个是吃素的,眼前这些少年少女最大的也不过十六七岁,修为撑死二境,有没有铭刻神纹尚且两说,如何能是这些前百位最低也有三境修为且都铭刻上神纹的妖孽们的对手。

    老人出于好心,又提醒道:“单是这样还不行,你找的担保人还得证明你的身份足够清白。”

    “怎么才叫清白?”龙绣皱起了眉头。

    “就是他得有证据或者有信服力让大家相信你不是来路不明的家伙,毕竟你未在翰星榜上,我们也没有办法去细查你的户籍是否属于大燕……”

    ……

    “姐姐。他们好像遇见了麻烦。”徐余年看着与那老人吵吵嚷嚷个不停的龙绣等人,轻声在少女耳边言道。

    “我都听到了。”少女头也不回的应道,虽然她的声音被她极力维持得平静,但透过对方露出的雪白颈项,徐余年还是能明显的发现自己这位姐姐微微有些紊乱的呼吸。他看向前方那少年的目光顿时古怪了起来,心底暗暗想着,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自己的阿姐这么多年还是念念不忘。

    “去,帮她做这个担保。”正想着这些,少女的声音却忽的响起。

    徐余年一愣,他的排名恰好在百名前,而以徐家的声望,想要给谁证明个身份,那还不是动动嘴皮子的事情。这对徐余年来说算不得什么难事,只是他却不免心惊于自家阿姐对于那男孩的重视程度。

    他想着这些,心底暗暗嘟囔着一句:女大不中留。

    然后便要迈出步子,走上前去,完成自己阿姐下达的任务。

    “这简单!我是他妻子,我跟他拜过堂成过亲的!这总能证明我的清白吧?”

    可是他的脚步方才迈出,还悬在半空中未有落下,前方那女子便忽的一把靠在了男孩的肩上,嘴里大声嚷嚷道……

    那声音很是清晰的传入了徐余年的耳中,自然也逃不过他身后少女的耳朵……

    徐余年身子僵在了原地,他的嘴角抽搐,面色难看。他小心翼翼的转过头,?看向身后的少女,心底盘算着当如何宽慰自己的姐姐。

    但当他回过头时,瞥见的却是那坐在轮椅上的少女如春风般和煦的笑容。

    徐余年暗暗松了口气,心道自己似乎误解自家阿姐对着家伙的心思了,或许他们只是单纯的朋友。

    “余年。”这时,少女的声音响起。

    语调很轻,亦很是平静,听不出半点波澜。

    “啊?”徐余年抬头疑惑的看向少女。

    少女的嘴角在那时笑意更甚,声音也更轻,更静。

    她说。

    “去把赤霄军调来。”


  http://www.shuquge.com/txt/96125/245754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