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宋医 >第276章 平安是福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276章 平安是福

    沐青黛从炉年上提下直热着的水。亲自给杜文泄倒丫旧仆,道:“我跟对面的老张头学着给未来的侄儿做张小床听老张头说藤条做的小床比蔑条编的床睡着软和,而且还不会伤着孩子的小手。

    杜文浩没有想到平日里从不动手绣花女工的林青黛竟然还这么细心。孩子不过怀了才两个月的样子,林青黛已经在为孩子做些什么了,想到这里杜文浩不禁感激地看了看林青黛。

    “专程来找我不只是为了和我喝酒吧?回到房间毕竟有些凉意了。林青黛顺手从衣架上取了一件青色的长袄披上。

    “有件事情我一直拿不准所以这才找姐姐来商议。

    正说着,英子和厨房里两个伙计进来了杜文浩便停下不说。

    英子喜滋滋对杜文浩道:“少爷,您今天运气正好,厨房外出来办。正好遇到有人网从山上打的一只獐子买了来给你下酒呢,既然今天少爷和夫人要喝酒就让厨房制备了端来。说着让伙计将小菜和已经温好的梅子酒端上来放在了桌子上。

    杜文浩听英子说少爷和夫人。心中一动瞧了一眼林青黛,她也听着有些不对劲,叱道:“英子说话没规矩,老是改不过来,叫我掌柜。不能再叫夫人了通。

    “哦”英子抿嘴笑着看了看他们两低声道:“那还不是迟早的事!

    “瞎说什么呀!越的没颊矩了!”林青黛涨红着脸薄怒道。

    杜文浩哈哈大笑:“英子真是懂事,而且出落的越水灵了青黛姐。听这话英子是想着嫁人了,咱们是不是也该给英子说个人家?

    英子羞红了脸:“少爷瞧你说的啥呀!我是夫人的丫鬟,一辈子跟着夫人了的!,

    杜文浩心头一荡,这也就是说将来娶了林青黛,也就连带娶了这个俏丫鬟了。

    等英子他们走了后,林青黛为杜文浩斟好了酒,坐下后,似笑非笑看着杜文浩:“我看呐,你才在宫里学坏了。

    杜文浩大笑,道:“青黛姐有句话叫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没听说过吧?。

    “哼!就你话多!好了说吧。找我究竟什么事情?

    “是有点事,今天我做了件事但心里一直犹豫境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这是医德和喜恶间的抉择。杜文浩用手指了一颗水煮花生放在嘴里若有所思说道。

    “是不是陈美人的事?。到底是林青黛杜文浩才一路口风林青黛便马上就知道杜文浩的来意了。

    杜文浩点了点头举起杯来和林青黛对饮了杯嘴里啧啧两声然后又给自己和林青黛的杯中斟满。

    林青黛起身走到床前拿出一包东西走了过来递给杜文浩。

    杜文浩不解,林青黛示意他打开。

    杜文浩小心打开一看现是一个黄的手帕展开一看,手帕上并无别的东西不过是上张素帕。手帕的中间有一块儿黑色的印记摸上去有些硬。杜文浩是法医专业毕业,眉头微微一皱。低声道:“这上面是血?

    林青黛点了点头,接过那手帕。道:“是的,是我爹死前吐得一口鲜血通

    杜文浩见林青黛的神情严肃,不觉也收敛了笑容。他从来没有听林青黛提过自己的父母,只知道一段不幸的婚姻已经可以让一个女人死去一回了,既然她不提,自己哪里还敢问别的呢?

    林青黛仿佛被时间又带回了那个久远的记忆中:“我十一岁的那一年。我爹病了,找了很多的医生都说不治了,我娘整日便以泪洗面。有一天来了一个老者,慈眉善目,我还记得当时他的那双眼睛,象把利剑仿佛可以穿透人的胸膛一般他来找我娘说是要给我爹看病。不知为什么,我娘却要将那人驱赶出门。当时我不解,便责问我的母亲,为什么有人来救我爹了,你却不让?

    杜文浩见林青黛的眼中有泪便将自己的绢帕递给了林青黛林青黛接过对着杜文浩微微一笑轻轻地擦拭了眼角。

    “我娘什么都没有给我讲,只是让那人走后来,大概是娘和那人的声音惊醒了屋子里睡觉的爹他便问是谁我口快境就说那人长相,说他要来给爹看病,可是娘不让。屋子里静了一会儿,只听我爹说道,让他进来吧。我娘无奈,只得让那人进去了,而我娘则带着我在另外一间屋子坐着,我还清楚地记着当时我娘一直在抖,她紧紧地拽着我的手出直在自言自语,走都走了,你还回来做什么?

    “后来呢?杜文浩问道通

    林青黛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想要抛弃一个重物一般:“后来那个人出来了,给我娘说,爹的病已经不能医治了,那是心病,只是这介。心结打得太死,解不开了所以没得救通。说完摇了摇头就走了通我见那人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就在那人走后地第三天我爹真的去了。去前就吐了这一口血通让我娘带我到他的床前二告诉我人的出辈子不要太过执拗,不要以为在大家眼里看来是对的事情,就真的是做对了,做每一件事情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杜文浩不知道林青黛这时候怎么突然说起这件事,却不打断她静静地听着。

    林青黛续道:“过了几年我才从娘那里知道,那个人原来竟然是我爹的亲哥哥,也就是我伯父。因为年少时两人争执一件小事,反目成仇伯父一时气愤忿然出走。一走就是几个年。父亲每每想着不值。想派人去请我伯父回来可就是面子上过不去,一直僵着。直到我爹去世的前几天,即将生死隔下。伯父主动回来,与父亲悲泣和好以免他心头牵挂。唉只可惜这个结在爹爹的心里藏到大久,一直不能解开。

    杜文浩没有想到这张素帕后面还有这样一个沉重的故事他叹了口气。说道:“青黛姐,你是想让我做不要后悔的事情?

    “是!林青黛盯着他。

    “你知道我做

    ““我知道。

    杜文浩微微有些吃惊:“你知道?”

    “是,头一天陈美人的贴身老妈子来过求你救她娘娘。当时你病了躺在床上是我做主劝说琴儿不告诉你。

    “可她马上要死了”

    “这些上病得要死的人多了去了,你救得了几个?

    杜文浩顿时哑了叹了口气,摇摇头:“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你不救顺其自然大家都好。这本来就是个自然而然的结果你救了打乱了有谁会认可你的仁厚仁医?

    杜文浩浓眉一挑:“医者,当先医己然后医人。若无仁心年言仁医?。

    林青黛柳眉一立:“史上不肯见死不救的仁医,有几个有善终的?扁鹊?文挚还是韩宗绍以康仲殷?,

    杜文浩黯然,神医扁鹊九十岁高龄秦国国君秦武王患有头疾请扁鸠来治疗。有人告诉扁鹊秦武王导边有个妒忌心很重的太医,恐怕会不利于他,扁鹊不停,执意前往。最后果然被这太医派人暗杀了。

    战国名医文挚齐王得了抑郁症,身体极度虚弱,行将就木齐太子找来文挚,求他医治。文挚不肯见死不救决定以激怒法医治要太子保证医好后赦免他的罪过。太子答应。文挚便用了种种无礼极的办法激怒齐王,果然将齐王抑郁症治好了。但是,齐王并不买账,也没有听太子的解释,不肯原谅文挚的无礼不论太子如何求情还是将文挚投入大鼎活活煮死了通

    韩宗绍和康仲殷是唐朝名医。唐懿宗有个宝贝女儿,爱若掌上明珠。长大后嫁给了新科进士通这公主养尊处优体弱多病但病情日重。他的进士夫君遍请名医救治。其中便请到了韩宗绍和康仲殷两位名医通当时有人提醒两位说这进士心胸狭窄,不能当事,治好了好说。治不好,只怕会推卸责任于他们身上。两位名医也是不忍见死不救。没有听劝,还是去了。遗憾的是公主病入膏盲他们两也没能治好。果然公主死后,进士生怕皇上怪罪自己照顾皇上的宝贝公主不力,便把罪责退给两位名医等大夫。皇上伤心盛怒下将韩宗绍和康仲殷等参与救治的医者满门抄斩通

    林青黛父母做过药材生意这些药世典故她也知道,说了出来顿时将杜文浩说得哑口无言。

    林青黛把头凑了过来,低声道:“文浩我虽然不知道陈美人这件事的详细背景但我能猜到后宫宫斗种种的残酷。你置身其中,你这时候需要的更多的恐怕不是你高的医术。

    要知道,后宫侍医的有些病人,你治好了,比不治好的好!你治不好没人怪你你治好了,只怕会招来祸事!什么是仁医?出仁医得自己先活着!要是因为治一个病人就被害死了,还当什么仁医?所以啊。凡是还是别太较真的好这就叫难得糊涂”

    杜文浩苦笑:“青黛姐,想不到你竟然这么

    “市恰?”林青黛黯然神伤。“文浩我不能不市恰!因为我已经承诺孝期满了要做你的女人你将来是我的夫君。我要活的夫君我再不要守寡了。我只想让你陪着我平平安安的,一生一世!咱不求荣华富贵,不求高官厚禄,求的就是平安。只要能和你平平安安在一起。哪怕吃糠咽菜我都愿意”。

    杜文浩心头一暖,伸过手去。握住了她的手:“青黛姐,你放心,我省得的。为了你们我会委曲求全,尽量做好的。

    “怕只怕,事事不能两全呀!”

    夜幕降临。

    皇宫的西边和东边相典仿佛人间两重天一般,虽说是五月返寒的这几天,连树上才冒出的花苞都禁不住寒风的摧残,在夜幕中焉答答地低垂着平日里高傲的头。

    冷宫的院子里长了一株很高很茂密的核桃树,这几天也显得无精打采和这院中主人的心情无二。

    突然一声大笑,寝宫门被撞开了一阵寒风忽地刮进门去与此同时出个穿着大红色裙袍的女人却傻呵呵笑着跑了出来,胸骨处还帮着夹板叫喊着:“你倒是追我啊。追上我就叫皇上封你个大官啊哈哈哈,追啊快点来追我啊。哈哈哈,,境

    “娘娘,老奴求您了,您的病才刚刚有了起色,这会子还着高烧呢。就别跑出来了吧。陈婆焦急地冲出门来手上拿着一个披肩朝陈美人跑去通

    “我不要回去,我不要,”陈美人抓住她的手,狠劲一口。

    “哎哟娘娘你怎么咬人呐!,陈婆惨叫。连忙松开了陈美人的手陈美人跑到核桃树后躲着,只露出半张脸来对着她做着鬼脸。

    “你别过来啊小心我告诉皇上将你拉出来斩,哦不,不不千刀万剐,不五马分尸,哈哈哈,,

    陈婆显然是急了不顾一切追了上去不成想陈美人竟然跟猴子一般灵活,手脚并用往树上爬去。

    “娘娘哎呀千万使不得啊,你肋骨还伤着呢!您别爬,老奴不上来了成不成?,陈婆只得举手投降,乖乖退下树站在原地哄着陈美人。

    “你都给我跪下,本宫有话要说。也不知道陈美人是服用了杜文浩的药神奇地把病治好了还是她神智不正常,根本不在乎肋骨的伤。也感觉不到痛全然无事地双手紧紧地抓住一个手臂大小的树干,双脚悬空着,像只顽皮的猩猩一般。

    陈婆赶紧跪到:“娘娘您看我都跪下了,您要说什么就赶紧说吧。说完就回去躺着,老奴跪求您了”

    陈美人使劲一蹬脚踩到树干上。双手却不知怎么攀爬上去,嘴里哼唧着废了半天劲这才爬上枝干上坐下,并且用力地摇晃着,树枝被震得出可怕的嘎吱声:“来啊。你们都来我们荡秋千玩儿陈美人来了兴致,非但不下来反而坐在那枝干上摇晃得更加起劲儿了。

    突然,树枝出一声断裂凡打手,屋说,小占,陈婆吓得赶紧哀求道!,“娘娘。您再不下来。树枝慨小一裂了。我,

    话还没有说完,只听陈美人尖叫一声,树枝然倒下,陈美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娘娘”陈婆扑上去抱住陈美人。陈美人哼了两声突然睁开眼。皱了皱鼻子,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肋骨,又赶紧放开了,随即嘴一瘪。呜呜地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手脚乱替嘶叫着:“我饿”。我要吃饼饼!

    “好好!我给你去拿”陈婆赶紧起身快步往屋里走。

    陈婆网走了几步,陈美人哗的一下扑在地上,捧着地上夹着冰雪的烂泥就往嘴里塞:“饼饼!美人要吃饼饼!嘻嘻,嘻嘻嘻,

    “天老爷啊!娘娘那不能吃!,陈婆扑上去抱住了陈美人伸手要去掰她的嘴,却被陈美人狠狠咬了一口惨叫着松开了口。

    陈美人咕咚一声把嘴里一坨烂泥吞了下去,爬起来,一眼看见断了的树枝:“鸡腿!嘻嘻,美人最喜欢鸡腿了!抓住树根,吭吭地啃咬起来等到陈婆抢过那树根已经被她啃掉了好几块树皮。

    陈婆呜呜哭着,要去扣她嘴里嚼着的树皮,却被她一把推开在院子里转着圈蹦蹦跳跳跳着不成形的舞蹈一边跳还一边脱衣衫,很快便半个身子都裸露在了寒风里。

    陈婆赶紧把她脱下的衣服捡了,追上去帮她裹住身子。

    这出幕,墙边的一株技树上躲着的一个黑衣人看了个清清楚楚吃吃笑了轻轻跃下树离开了通

    隆佑宫。

    皇后一袭轻纱却不觉寒冷房间有暖炉不过就是这几天有些冷,但也抵不上寒冬腊月刺骨的凉意了。

    皇后接过侍女递上的玫瑰花茶,轻轻地吹了吹浮在面上的花瓣嘬了出口一双丹凤眼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穿着一身夜行衣的长公主挥了挥手身边的人一一退下了。这才低声对长公主道:“那骚狐狸完了吧?。

    长公主呵呵笑道:“没,不过看了个笑话!

    “你声音小点儿当心别人听了去口怎么事情有了变故?。

    “我天一黑就在院子的核桃树上候着了只想等着那陈婆睡下就好下手找根绳子把她吊上树。谁想竟坐在那树上倒看了一夜的把戏。

    “到底啥把戏,别卖关子了。你这妮子,快说呀。

    “那女人疯了!”长公主端起面前的杯子连着杯里的花瓣一口饮下。然后用袖管擦了擦嘴角溢出的水清。丝毫没有皇家女子的风范整个一跑江湖的俏丫头。

    “疯了?,皇舟看来吃惊的程度远比长公主更甚一些,一双方才还睡意朦胧的眼睛顿时比门廊上挂着的大红灯笼还要明亮。

    长公主点了点头看着皇后半信半疑的样子,笑道:“是啊要是皇嫂不信,自己找个茬去看看。这么冷的天,她穿着的也就你这么薄的一身儿,站在那树权上唱着小曲儿,然后树枝断了,直挺挺落在了地上!呵呵,看着痛快!她这样的活着,倒比死了更好!,

    皇后当然对长公主的话深信不疑。连连点头:“对!既然这样不如索性让她或者丢人现眼反正你皇兄是绝不会喜欢一个疯婆子的而且还是瞎了一只眼只有半边头的疯婆子!嘻嘻嘻!,她那神情俨然写满了狰狞,觉得十分的解气。

    “好了我躲在树上看了半夜好戏也累了。回去睡了啊通皇嫂。她都成废人了,不会跟你争宠了。放心吧!我走了”

    皇后兴高采烈把长公主送出了门,走到廊下,赶紧脚丫子凉飕飕的。低头一看,这才现自己没有穿鞋,还不知是踩到了什么硬物赶紧挥挥手作别,呲牙咧嘴地赶紧跑回了屋里。

    庞雨琴竟然小产了。

    杜文浩十分抑郁。庞雨琴整日倦卧床上以泪洗面。杜文浩也一直责怪自己,林青黛不止一次地提醒自己,庞雨琴不舒服,总是嚷着肚子痛。但是每次都见庞雨琴拉了几次肚子便好了,以为是肠胃不适便不加注意如此看来,像是早就有小产的征兆了。

    杜文浩已经三日没有去宫里了,告了三天的假。

    太皇太后如今对杜文浩有些依赖的情绪一天不见就算是没有身体的不适也会找人将杜文浩叫来,和她一起看看花草聊聊天下下棋什么的。

    焦公公亲自来了一趟,这种事情也不知怎么劝慰才好,依旧是送来了一大堆补品说上几句不顶用的安慰话儿唉声叹气摇头晃脑地离开了。这以后皇太后差了长公主也来了一趟,也不知道长公主怎么想的却没进门。

    只在门口和杜文浩说了两句不冷不热的话。将东西送了,就骑马带着人走了。

    林青黛见杜文浩情绪不佳不过三天已经双眼四陷境一直紧锁眉头。总出个人站在一处久久地望着一个地方,心里也跟着揪着疼起来。便宽慰道:“文浩你还是去宫里走走吧,不要总是呆在家里琴儿有我和英子照看着,你别担心就是”

    “嗯。杜文浩淡淡地应了一声什么话都没有说。

    林青黛低叹一声端着给庞雨琴熬得燕窝粥,正要走开,杜文浩将她叫住:“青黛姐,我想让琴儿回娘家住几天境或许心情会好起来你看妥否?

    林青黛折回身来想了想道:“我看可以不过你要先探探琴儿的口气唯恐她多心以为是你生气不想看见的话,那就不好了。

    “我知道这才请姐姐帮我去问问主要是想着回去有岳母”、妹她们陪着心情大概要好得快些。

    “好吧,那我先去问问。

    杜文浩见林青黛进了庞雨琴的房间,知道她们唧唧咋咋说话时间短不了便轻叹一声,决定还走进宫当值,顺便散散心。吩咐备骄做了轿子出门来到了皇宫。


  http://www.shuquge.com/txt/96229/227979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