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宋医 >第367章 盗汗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367章 盗汗

    品贵兵听了再露笑容。拱寺道!“请杜大人卜车。”谅。联曰将杜文浩搀扶到车上。

    杜文浩回到车上,马车继续前行,柯尧掀开窗帘往外看了看,小声说道:“这个廖贵兵还真是情深意重,都送出十里了。还真要送出静江府地界啊?”

    杜文浩微笑:“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

    “啥意思?”

    杜文浩笑而不答。

    柯尧见车里无人回应,朝杜文浩翻了个白眼,杜文浩笑了笑干脆闭上双眼,柯尧跪爬到杜文浩和庞雨琴中间坐下,用手戳了杜文浩的腰一下,杜文浩睁开双眼斜着眼睛看了看柯尧,见柯尧正嬉皮笑脸地看着自己,无奈一笑,正要闭眼,柯尧又狠狠地戳了一下,杜文浩哎哟一声:“丫头,你昨天晚上的酒劲还没有过啊?折腾什么,让我睡一会儿。”

    “哼!谁叫你不理我!说嘛,你说廖知府这醉翁之意是啥意思?”

    “自己想!”

    “我不!就要你说!”

    庞雨琴在一旁插话道:“柯尧,就让你哥哥睡一会儿,昨天晚上他几乎没有合眼,你看他的眼睛都是红的。”

    柯尧嘟着小嘴哼了一声,凑到杜文浩的耳朵边细语道:“说,你昨晚在想啥?”

    “想你!行了吧?”杜文浩没有睁眼,调侃了工句。

    “呸!”柯尧轻轻打了他一下:“你才不会想我的呢!我知道,你在琢磨这廖贵兵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小秘密!”

    “哦?”杜文浩还是不睁眼,“你咋知道的?”

    “这还不好知道?昨晚上那谢大夫带着家人来找你,在屋里嘀嘀咕咕了好半天。接着你就把沈师爷叫到屋里,两人又嘀咕好半天,我听到你们提到好几次廖知府,然后你就立即决定第二天一早离开静江府。这不是与他有关是什么?”

    “鬼机灵!“杜文浩睁开眼微笑道:“先不说这些,睡一会吧,晚上还有事。”

    “什么事?”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想睡就自己个一边玩去!”

    “哼!”柯尧白了他一眼,垂新跪爬回到林青黛的身边。

    一旁的怜儿将双手放在自己的腮前给她做了一个睡觉的姿势,柯尧将车帘轻轻掀开一角,见廖贵兵正悠闲地骑在马上,跟在他们大车后面不远处,嘴角微微露出一丝微笑,一副很恬适的样子,她放下车帘,将头靠在林青黛的肩膀上。

    林青集也在闭目养神,轻声问道:“怎么睡不着啊?”

    柯尧唉了一声,闭上双眼:“大家都能睡得着,我也可以,睡,大家一起睡!”

    林青黛轻轻地拍着柯尧的小手,果然不一会儿就听见柯尧出轻微的杆声,杜文浩睁开双眼,见林青黛正看着自己,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傍晚时分,车子停下了,李浦掀开车帘,道:“大人,咱们到了柳州府和静江府的交界处了。”

    杜文浩起身下了车,只见廖贵兵已经候在车前,杜文浩下车伸了一个懒腰,笑着对廖贵兵说道:“辛苦廖大人了,竟然送到了这里。”

    廖贵兵拱手笑道:“杜大人昨晚没有睡好,在路上补个回笼觉也是有必要的,卑职送到这里就不送大人了。”说完招呼后面几个差役过来,只见四个差役抬了一口大木箱放在杜文浩面前。

    廖贵兵指着那木箱说道:“杜大人,这是我们静江府几个官员的一点心意,希望杜大人不要见笑,正所谓礼轻情意重。还望杜大人千万收下。”

    杜文浩:“这个箱子里是什么?”

    这时柯尧跳下车来走到箱子前用手拍了拍,然后笑着对廖贵兵说道:“廖大人该不会是将静江府的家底都送给我哥了吧?”

    廖贵兵尴尬一笑:“让小姐见笑了,鄙府遭灾,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东西。”

    柯尧打开箱子,只见下面是些绫罗绸缎,上面是白花花的银徒。看样子不少。笑道:“哈,还以为廖大人是个勤俭节约之人,原来藏有这么多民脂民膏啊?”

    廖贵兵苦笑:“姑娘言重了,这些东西都是我们静江府七县乡伸名流委托卑职给大人和诸位夫人,还有柯姑娘的一点心意,杜大人为鄙府百姓着想,费尽心思给百姓治病,传授医术,劳苦功高,鄙府上下感戴大人恩德,所以,”

    杜文浩拱手道:“既然是廖大人和百姓的一份心意,那我若是不笑纳岂不是不给廖大人和贵府百姓的面子?收下了!”

    柯尧愕然,廖贵兵则喜形于色,赶紧吩咐差役将木箱搬到杜文浩他们随行的马车上。

    杜文浩:“好了,廖大人就送到这里吧,回去给张大人还有其他知县一一谢过,就说打扰各位了,大家后会有期吧。”

    大家下车一一和廖贵兵告别,然后才上车,廖贵兵目送杜文浩他们的马车驶进了柳州地界,这才上马。

    “大人,要不要派人跟着看看?”张天宁凑上前小声说道。

    廖贵兵冷笑一声:“不必了,他似乎看出了点什么名堂,若是不收我们这些钱财,还真的派几个人跟着,如今看来,也不过就是贪图钱财的势力小人。”

    张天宁点头道:“是啊,他前面装腔作势到处打听,不就是想多勒索咱们一点钱财嘛,刚才看见白花:二二下,眼睛坏不是放旯了。”

    “嘿嘿,谁跟黄白之物有仇呢?千里做官只为财!至理名言!”

    “是啊,大人真知灼见。”

    “回去之后,把这些日子跟我们捣乱的人都给我好好招呼招呼。一个都不能放过!”

    “是!”

    廖贵兵一抖马缰,马儿仰天嘶吼一声,转身朝静江府的方向跑去。一众人忙呼啦啦后面跟着而去了。

    杜文浩他们的大车不紧不慢往前走。

    车里,柯尧噘着嘴扭着脸望着窗外,一副气呼呼的样子。

    杜文浩笑道:“怎么了?先前还好端端的。”

    “哼!”柯尧扭脸过来,冲着杜文浩叫道:“哥,你没听说拿人家手短吗?这廖贵兵看就是个笑面虎,你还收他钱财!想不到你也是个。贪官!”

    林青黛轻喝道:“朽尧不许这样和你哥哥说话!”

    杜文浩笑道:“既然已经吃了人家的嘴软,那也无所谓再拿人家手短嘛!”

    柯尧脸都气白了,忿然道:“哥!这一路授课培收的钱都堆成让了,几辈子都花不完,你还在乎他这点钱?”

    林青黛笑道:“你哥这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傻姑娘”

    “什么不在酒?”柯尧拜

    “你哥已经胸有成竹了,先前不是说了,这一路让你好好休息,说晚上有事吗?收他的钱,只不过是障眼法,让他们认为我们是那种贪图钱财之人。自然放心地回去了,我们才好下手啊。”

    杜文浩瞧了林青黛一眼:“你还真是机灵。看样子跟你捣鬼得心点。”

    “是啊,怕了吧?”林青黛也笑道。

    “你是我的女诸葛,我就需要你这聪明的小脑袋瓜!”

    “说吧,要我做什么?”

    “先不着急”杜文浩好整以暇,“到前面找个客栈先住下。今晚我和青黛,还有沈师爷重新潜回静江,探查个究竟。”

    “那我们呢?”柯尧一听不乐意了,道:“我也要去!”

    林青黛劝慰道:“人多了,容易被安现,你就和你嫂子她们乖乖地呆在客栈等消息就是。”

    柯尧不干:“不行,我一定要去,这存好玩的事情我才不想放过呢,我也会武功的!”

    林青黛笑了:“你那也叫武功啊?”

    “当然了!”柯尧挥动了一下细细的胳膊,“比青黛姐姐我是比不过了,跟靠儿姐姐比嘛她瞧了一眼雪靠儿,见她瞧着自己,嘴角有一抹讥笑,赶紧道:“当然也比不过了,不过对付三两个大汉还是没问题的。

    杜文浩道:“我们又不是去打架,要不然,叫李将军带一帮人不就行了。人多容易暴露目标!”

    “我那么瘦扛。不会暴露的!”

    众人都笑了。

    柯尧抓着杜文浩的衣袖撒娇道:“就让我去嘛,哥,青黛姐去探查了,我可以保护你呀!”

    杜文浩忍俊不禁道:“你呀?算了吧,你自己还缺个人保护呢。”

    “就让我去嘛!”柯尧扭麻花一般抓着杜文浩的手臂扭着。

    庞雨琴笑道:“相公,要不就让柯尧跟着你们去吧,她这么聪明,而且也会些拳脚,关键的时候兴许用得上,再说她决定的事情那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不答应会磨你一个晚上的。”

    柯尧哼了一声:“别说十头牛了,就是一百头牛也休想

    大家又都笑了起来。

    杜文浩:“好吧,就让你去。不过你必须听我的安排,不准惹事。”

    “我知道。”柯尧吐了吐舌头,乖巧地点了点头,“我们这一趟回去查什么啊?”

    杜文浩撩开车帘,指着外面的稻田,说道:,“看看,现什么了吗?”

    刚才一直在说话,都没注意外面,杜文浩这么一提醒,便都定睛瞧去。

    “咦?”柯尧先惊讶地叫了一声,“地里都堆着稻草,难道这些地都收割了水稻了吗?”

    “嗤!”雪靠儿冷笑一声。“这还用问?把目光看远一点,喏,那边,田里不长的是水稻又是什么?还没收割呢!”

    众人顺着雪靠儿手指瞧去,果真,远处金灿灿的稻田里沉甸甸的稻穗低垂着在秋风里飘荡,看着让人欣喜。

    柯尧瞪大了眼睛:“这还真是怪了,不是遭灾了吗?怎么这边田里就有收成,那边田里都是青草?”

    杜文浩冷声道:“这正是咱们回去要查清楚的。此外还有一些要查清的事情,这一路上廖贵兵和几个知县都是跟屁虫一般跟着,没查出什么结果,老百姓都躲着我们。没人肯说实话,希望这才化装之后密访,能查出真相来。”

    “什么真相啊?”

    “昨天晚上,那谢大夫来找我,说了一些事情,很让人震惊。我跟沈师爷商量之后,觉得这件事必须管。不仅为了靖江百姓,同时也是展示我们才能表现我们的忠心为国的一个绝好机会。这一次必须办得干净漂亮。沈师爷和我制定了一个周密的计划,咱们一切按计划行事,应该没问题。”

    “什么计划啊?”柯尧傻乎乎又问。

    “我告诉你,你能保密码?”杜文浩一本正经问。

    “我能!”

    “我也能!”杜文浩微笑道。

    “啊?”柯尧瞪大了眼,:,二工应讨来杜女浩是在调侃他。“讨厌了啦!不说算了:

    天快黑的时候,他们在一座小镇的客栈住下了。

    吃饭完后,杜文浩派李浦带几个护卫换便装外出探查本地稻田种植和收成的情况。

    英子给杜文浩泡了一杯茶。杜文浩问:“吃饭的时候,见憨头没精打采的,怎么了?”

    英子道:“不清楚,可能是病了吧。”

    “病了?那咋不找妙手或者不收他们看看?”

    “看过了,是妙手看的,吃了一些药,没怎么好,他说没什么大事,就没再找钱太医。

    “叫他来,我瞧瞧。现在正好有空。”

    “好啊。”

    不一会,英子领着憨头来了,一边走还一边数落他:“你呀,这么大一个人了,咋就不懂得照顾自己?还要人家来替你操心!”

    憨头嘟哝着说:“我都说了,我没啥病。”

    “瞎说!吴聪都告诉我了,说你每天七醒来都是一脑袋毛汗,跟从水里刚捞出来似的,你自己就是在药铺当伙计的,别自己个病到了都不知道!”

    “不就多出些汗嘛,没什么关系的。”

    英子刚走到杜文浩门口,听他这么说,站住了,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鼻子道:“谁说没关系了?我听夫人和奶奶他们背医书说过:“五脏化液,心为汗”又说心在液为汗。你每天晚上出那么多汗,你的心肯定有病!哼,说不定你就是心坏,才出汗这么多的!”

    杜文浩在屋里听见,哈哈大笑,拉开门道:“看不出来,英子还知道不少医理嘛!没错,心精、心血为汗液化生之源,正所谓“血汗同源”“汗为心之液。一旦汗出过多,津液大伤,就会损耗心精、心血,出现心慌、心悸等症状,如故善加调理,会引起一系列病症的。进来吧!”

    傻胖憨憨一笑。进来之后,站在一旁却不敢坐下。

    杜文浩瞪了他一眼:“傻站着做什么?我站着可不好给你把脉!”

    “是,少爷。”傻胖赶紧在旁边椅子上坐下。把手放在茶几上。

    杜文浩却不急着诊脉,问道:“先说说症状。有什么不好?”

    “没”没什么不好啊。”

    旁边英子把眼一瞪:“还说不好?没听少爷说过吗,瞒债穷瞒病死!你想死啊?”

    傻胖笑着挠挠头,说道:“就是”就是睡觉的时候出汗,有时候头昏,身体没力气。”

    “什么时候开始的?”

    “一两个月了吧。”

    “哦?那就是在峨眉山上就得的了?”

    “是”

    “说之下得病的经过。”

    “嗯”当时天特别热,我人又有些胖,热得受不了,就出来在院子里乘凉,结果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身上出了一身汗,特别是脸上和胸口,还有后背。我以为是天气太热了,也没在意,就冲了个凉水澡,这时候天已经凉了,我就回房睡觉,结果醒来的时候,又是一身的汗水。从那以后,天天晚上都是这样,睡醒来就是一身的汗。”

    “嗯,妙手给你开了什么药?”

    “当归六黄汤,嗯,还有生脉散吧。还加了一些固涩敛汗的药。”

    “效果怎么样?”

    “实话说吧,不怎么好,而且还更厉害了些。每次睡醒来一身汗水,连枕头和被子都湿了。”

    杜文浩点点头,吩咐英子去把阎妙手叫来,同时继续问傻胖道:“饭量怎么样?”

    “不太想吃东西。”

    “嘴巴有什么感觉?”

    “嗯,嘴巴感觉干得很,但又不太想喝水。”

    “二便呢,正常吗?”

    “大便还行小便红。”

    杜文浩微微点头,给他诊脉望舌,完了之后,又道:“这段时间你没少喝酒吧?”

    “是啊,这一路上走到哪都是吃香的喝辣的,跟着少爷您沾光。本来不想喝,可照顾的人一个劲劝酒,不喝又过意不去。”

    这时,阎妙手推门进来,躬身拱手道:“师祖,您叫我?”

    “嗯,傻胖盗汗,找你看过病,你是如何辨证的?”

    阎妙手忙道:“辩为阴虚所至盗汗。所谓“阳虚自汗,阴虚盗汗,,”

    杜文浩打断了他的话:“那你开的药有效果吗?”

    阎妙手尴尬地笑了笑:“这个”嘿嘿,没什么效果。”

    “你就没想过为什么会没效果吗?”

    “想过了,可是想不明白。”

    “那为何不问你师父?又或看来问我?”

    阎妙手更是惶恐:“前段时间一直忙着培七的事情,而且他这病关系也不是很大,也不着急,想等忙过这眸子再好好复诊一下的。”

    杜文浩摇头道:“这个不是借口,时间就好像海绵里的水,要挤总是有的。学医之人,一个病症治不好,一定要有钻研的精神,一定要搞明白怎么回事,不懂就问。否则,这个不懂也等,那个不懂也等,等来等去,一大堆不会的,这样还想成才?”

    阎妙手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讪讪道:“是,多谢师祖教诲。”


  http://www.shuquge.com/txt/96229/227980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