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吴一凡

    六岁那年生母去世,吴一凡跟着爸爸吴志国在美国长大。2001年吴志国和一位钢琴家好上,他有了后母苏漫。当时只有13岁的他,并不知这女人有过一次婚姻,还抛弃了国内的丈夫和女儿。

    直到两年前,25岁的吴一凡因生意来到滨海,某天晚上在苏荷酒吧听到我唱歌,对我产生兴趣。那晚他暗中很捧我的场,我却十分傲慢将他拒之门外。他无奈,只得向超哥打听我的情况。

    本想追我,可得知我是米振财的女儿后,他犹豫了。只因这个名字很耳熟,急匆匆返回美国后问明爸爸,才得知我妈妈竟是苏漫,他是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

    “我爸爸妈妈和米振财、苏漫,曾是大学同学。当年爸爸为前途抛弃了初恋,苏漫才会嫁给米振财。”吴一凡感叹道,“事情就是这样,人生总有太多无奈!”

    “那咱俩真没有血缘关系?”我睁大眼睛追问道,“你老爸,是不是个老外?”

    这个问题看似傻乎乎,实则不然,因为……

    吴一凡的外貌和我有相似之处:鼻梁高挺、眼睛大而深邃,看起来有些像混血。

    因传言苏漫是跟“老外情夫”跑了,加上我的外貌和米振财相差甚大,这些年他又很不待见我。

    所以之前有过怀疑,莫非我是苏漫和洋老外的私生女?

    为此,我曾开门见山的问过米振财,可他却一口否定?还大骂我不孝,连亲爹都敢质疑……

    现在被吴一凡这么一说,我便更怀疑了:莫非他老爸是个洋人?我和他是同父异母?

    面对这个问题,吴一凡凝视了我好一会儿,最后低下眼帘轻摇头,沉重道:

    “我父母都是中国人,爸爸是汉族;妈妈是维族,叫阿依古丽。”

    说到最后一句时,他眉头皱紧脸色很凝重,声音也有些许哽咽。

    我恍然大悟,原来他外貌的混血特征,是继承了维族亲妈的基因。

    可米飒的外貌特征又怎么解释?米振财和苏漫都是不折不扣的汉族,并无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眼睛。

    讲真,除了细腻的白皮肤和还算妖娆的身段,继承了上海女人苏漫的基因外,我其他的外貌特征和她也不太像。

    我知道无端端的去质疑自己身世很不厚道,但从小苏漫就对我爱答不理的态度,不得不让我怀疑自己是捡来的。

    对面垂着眸的吴一凡还在继续倾诉:

    “早些年一直在美国,四年前爸爸才带我回新疆收复了妈妈的产业。实不相瞒,我外公家是边疆首富,妈妈又是家中独女。所以……”

    他欲言又止,眉头皱得很紧,像是在纠结有些话不好说开?

    我“秒懂”!

    他想说自己是隐形富豪,这栋别墅对他来说是小case,想劝我不要有太多心理负担。

    “那你怎么又来了滨海?”我顺着他的话问道,心思根本不在别墅上。

    吴一凡松口气,点根烟,再度笑笑打趣:

    “因为你啊!”

    我懵,嘟起嘴咕哝道:“我……我又不是你亲妹妹。”

    “所以我还是可以追你,对不?”

    “别,别开玩笑了!”我脸唰的通红,头都快埋到胸口。

    “不逗你了,看把你吓得?反正咱俩的关系现在也说清楚了,以后怎么发展,你看着办呗!”他叼着烟,继续笑笑逗我。

    此时我脑子仍旧一片混乱,他给我的那种天生熟悉感,让我总感觉自己和他有血缘。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趣说要追我,没个人形,让我不得不相信事实就是他说的那样……

    他是吴志国和阿依古丽所生;

    而我,的确是苏漫和米振财的亲骨肉;

    端起水杯咕哝哝喝一大口定定神,我理了理思路,直言问道:

    “在背后罩着我,应该不是出于男女之情吧?”

    “……”他沉默,眼神很复杂,我读不懂。

    所以思维不得不想偏了,悲伤追问:

    “难道就因为我是苏漫的女儿?因为她抛弃我、欠我的?”

    其实早猜到房子是苏漫给我的补偿,说罢热泪也涌出眼眶。

    吴一凡给我递了张纸巾,叹口气沉重道:

    “苏漫爱的一直是我爸爸,大人的事我管不了。但,如果你认为别人欠你的,那就都算在我头上吧!”

    看来我猜的没错,他对我好,都是因为苏漫!

    可苏漫抛弃我又不是因为他,这份恩怨不能算在他吴一凡的头上。

    “不,你不欠我!”我叹口气将眼泪缩回去,真诚的说道,“相反,是我欠你。”

    “……”吴一凡没接话,红红的眼眶也有些湿润了。

    “其实,你没必要为我撑腰,更没必要送我这么一大笔财富。”我逐渐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嗓子眼的哽咽还是暴露无遗。

    吴一凡叹口气,心疼的凝视着我,“谈不上为你撑腰,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劳动所得。这两年在苏荷,你每笔账都跟韩超算得很清楚,对吗?”

    我轻点头,事实就是他说的那样。除了不慎打碎韩超的古董碗以外,其他每笔账我都跟老板算得很清楚,绝不占一丝便宜,也不让自己吃亏。

    “所以,你不是个轻易欠人情的女孩,尤其是陌生人的人情。而且我来滨海也不全是为你啊!我喜欢海边的城市,适合定居。”

    吴一凡尽量想使谈话气氛活跃点,想把太多沉重的东西赶走。

    我理解他的用心良苦,但其实他并不知,我是个洒脱的人。

    把“真相”说开后,我能理解苏漫为何不喜欢我,一直叫我乡巴佬。因为她爱的人根本不是米振财,而是吴一凡的老爸。

    所以这一刻,我对苏漫没有恨。

    “无论怎样,吴一凡,谢谢你!”

    “一家人,不言谢!”他深情凝视我,同样也带着真诚。

    于是,我擦擦泪冲他微微一笑,举起水杯。

    他心照不宣,随着轻轻一声碰杯,我收获了一个新朋友,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

    “刚才你也说了,我不愿欠人情。所以房子你还是收回去,我不能要。”最后,我将那份转赠协议退给他。

    “这是你应得的!”他又推给我,“而且为你买这栋房子的人,其实是……妈妈!”

    最后两个字他说得十分沉重,声音却很轻,像是在压抑某种悲痛?

    而且,他说“妈妈”!

    并没说“你妈妈”或者“我妈妈”。

    可惜我没听出他的秘密,因为有先入为主的猜想,就以为他在说苏漫,便略带愤愤然的辩解道:

    “哼,她一个弹钢琴的哪会有这么多钱?还不都是你们吴家的?”

    “不管谁的,就当……就当是妈妈给你的补偿,别……别再有恨了。”吴一凡说着,明显哽咽了,也低着头不敢面对我。

    “补偿?呵,亲情是能用物质补偿的吗?”我苦笑一声,脱口而出。

    但转念一想,对生母苏漫此时也没有恨了,所以和他继续这个话题没有意义。

    上一辈的事不应该牵扯我们这辈,最关键,不能让吴一凡觉得自己欠我,不能让他再为我做任何事了。否则,米飒活得不踏实啊!

    于是又补充解释道:

    “其实你想多了,我不恨妈妈,也不会怪她了。每个人都有权利去追求自己的幸福,无论怎样她陪了我九年,这就够了。”

    话落音,吴一凡猛地抬头凝视着我,一脸惊诧。

    我却没发现异常,仍在那里垂着眸,继续说道:

    “人活着就图个心安理得,潇洒轻松。与其老想着一个人的坏,不如多想想她的好。而且苏漫也不是坏妈妈,除了喜欢叫我乡巴佬之外,她也没啥坏的。”

    我说着,暗自神伤起来……

    只有我自己才知:严格说,苏漫是个不称职的母亲。

    我从小到大,苏漫没参加过一次家长会、亲子活动。就连我读书时期的历任班主任,她都不认得,更别说辅导我功课之类。

    她对我和米振财很冷淡,九年中她的世界除了钢琴就是音乐会,似乎丈夫和女儿不存在一样……

    如果说苏漫对我唯一有教育的,就是音乐!

    她发现我天生好嗓子,在高兴的时候也会教我弹弹钢琴,练练声。但只要我稍稍让她不开心,她就又开始嘲讽,然后让我一边呆着凉快去。

    “飒飒,你真是个好姑娘!”他凝视着我,赞叹道。

    深情的眼神让我有点尴尬,便二皮脸笑笑打趣:

    “没错啊,我就是好姑娘!所以你要成全我,房子收回去。否则我住得也不踏实,明白吗?”

    他沉默了一会,没有再坚持。

    之后我们共进午餐,有说有笑很温暖。

    吴一凡跟我讲了很多他少年时期的趣事,从前在美国他和老爸住贫民窟,日子虽清苦,却很快乐,因为父子俩的感情非常好。

    我听着有些不解,他外公家不是边疆首富吗?怎么在美国还住贫民窟?

    “妈妈是随爸爸私奔到海外的!”吴一凡解释道,“早年外公对我爸爸有很深的误解,直到我成年他们才放下恩怨,把妈妈该继承的家业都转到我名下。”

    看来又是一段狗血的家庭伦理剧,生死儿女情!

    我没再问下去,只猜想他老爸一定是个魅力不凡的男人,能让边疆首富的千金小姐随之私奔,还能让年轻时有“女神校花”头衔的苏漫爱他这么多年。

    却忽略了吴一凡的话里,有个致命的漏洞……


  http://www.shuquge.com/txt/96814/235428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