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卖炭翁

    秦琼还有尉迟恭和李道宗、李孝恭几个人也是有样学样,把自己家的崽子用手一提,大声说道:“告辞!”

    然后这五个货转身就走。

    看到这一幕,李世民鼻子都快气歪了。

    走的就这么自然吗?

    你以为这是你家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停下,给朕回来!”

    听到李世民出声,这五个货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回来。

    “皇上,老臣回去之后,一定会狠狠教训这个小兔崽子的,就不用在大殿上浪费大家的时间了吧?”

    李世民不由沉着脸说道:“把人放下,你们都给朕站一边去,不许说话。”

    对这几个装傻充愣的家伙,李世民也没给他们好脸色看。

    程知节等五个老油子不甘心地将自己家的崽子放下,不甘心地走到一边小声嘀咕起来。

    然后,王御史站出来,沉声说道:“皇上,臣弹劾六皇子李愔,郡王府李景仁……卢国公府程怀亮五人,欺压百姓殴打官差。这件事情,六皇子李愔乃是主谋者。这件事情,在民间影响极坏,致使百姓对我朝皇室还有高官,抱有偏见。”

    “这件事情,如果不严惩当事人的话,将会对我朝廷的信誉造成沉重打击。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啊,皇上!这件事情,请皇上定夺!”

    这个王御史,及其恶毒,将这件事情上纲上线。

    他所弹劾的重点,已经不仅仅是对这件事情了,而侧重点是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

    而听到王御史的话之后,程知节肺都快被气炸了,不由指着王御史的鼻子骂道:“放屁!放你娘的连环罗圈屁,真是臭不可闻!信不信老子抽你丫挺的?”

    说完,一撸袖子,还真要上去揍人。

    幸好被身边的秦琼和尉迟恭等人及时拉住了。

    李世民一板脸说道:“肃静!程知节,你要是再敢胡搅蛮缠,小心朕把你轰出去了!”

    程知节悻悻地说道:“老臣知道了,皇上。”

    然后,李世民眼神如刀地看向李愔,然后问道:“李愔,王御史弹劾你的事情,你有何辩解?”

    李愔挺直身板,朗声说道:“启禀父皇,儿臣之所以打人,是因为儿臣认为,他们该打!不打不足以平民愤,不打不足以扬法纪,这就是儿臣的辩解。”

    程处亮紧跟着说道:“对,他们该打!不打不足以,不足以,不足以什么来着?”

    尉迟宝琪撇撇嘴说道:“不打不过瘾,你是不是傻?”

    王御史不由阴恻恻地问道:“陛下请看,他们在满朝文武面前,仍旧这么肆无忌惮,请皇上明察!”

    旁边,程知节、秦琼等人不由暗暗叫苦,暗骂这几个小兔崽子傻,没有他们老子当年的风范。

    这种事情,能承认吗?

    坚决不承认打人,先把水搅浑再说,有老子们在旁边帮忙,你们怕啥?

    但是现在倒好,他们自己主动承认了,还这么嚣张,这下真不好办了。

    李世民脸色也不好看,不由厉声问道:“李愔,说出你打人的理由!如果你不能跟朕说出正当理由的话,今日朕决不轻饶你!”

    李愔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然后朗声说道:“父皇,容禀了!”

    “卖炭翁,伐薪烧炭南山中。满面灰尘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卖炭得钱何所营,身上衣裳口中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

    李愔正在吟哦的,是白居易流传千古的一首名篇卖炭翁。

    因为这首诗和眼前之事,非常应景非常贴切,所以李愔就选用了这首诗。

    李愔口齿伶俐,吐字清晰,饱含感情,铿锵有力。

    将卖炭翁那种辛苦、艰难和挣扎,表现的淋漓尽致。

    而满朝文武,此时也都被六皇子李愔给惊呆了。

    他们万没想到,六皇子竟然当场作诗。

    并且这首诗,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生僻字眼,也没有晦涩的典故。

    这首诗,读起来朗朗上口,意思浅显易懂,六皇子能够做出这种诗,他们倒是不以为奇。

    但是这首诗只不过短短几句,就将卖炭翁这种底层人物的艰辛表达的淋漓尽致,倒是让那些文官,高看了李愔一眼。

    其实,这正是白居易的高明之处,能够用浅显易懂的词句,来表现出如此丰富的内涵,非大师不可为也。

    李愔继续吟哦道:

    “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牛困人饥日已高,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数骑来是谁?王家豪仆白衫儿。一车炭,千余斤,豪仆驱使无奈何。老翁悲愤来争辩,惨遭拳脚险丧命。半匹红绡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

    诗的最后,因为情景不符合,所以李愔不得不做了一点改动。

    这一改动,难免降低了这首诗的整体性,文学性也降低了许多。

    但是那种整体的悲愤,还有王家豪仆的趾高气昂却是完美地表达出来了。

    李愔这首诗吟诵完之后,真个大殿之上,不由都为之一静。

    实在是,这首诗太了不起了,让所有人几乎都沉浸在卖炭翁凄苦的遭遇之中。

    这,就是一首伟大诗篇魅力所在!

    如果李愔只是按照事情的经过来描述的话,绝对达不到现在这种效果。

    但是这一首卖炭翁,却是将整件事情给升华到另外一种高度。

    李愔接着说道:“父皇,身为大唐皇子,看到这种事情,儿臣怎么不管?所以,儿臣上前打了王家豪仆,然后,儿臣就被武侯铺的官差给带走。”

    “来到武侯铺之后,他们不询问事情经过,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把我们关押进大牢,让我们家人拿钱赎人。并且还扬言,要在大牢之中好好收拾我们一顿!”

    “并且,武侯铺的武侯,伸出手来要打儿臣的脸,儿臣才被逼反抗!儿臣想问的是,儿臣身为皇子,做了这种事情,尚且还要被御史弹劾!要是儿臣是普通百姓呢?这件事情,又有谁知道?”

    “如果是普通百姓的话,岂不是要被他们活活打死而无处申冤?区区王家豪仆,就能罔顾法律?原本为民伸张正义的官差,就能官匪勾结,知法犯法吗?”
  http://www.shuquge.com/txt/97036/235429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