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第二百一十五章 幕后之人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百一十五章 幕后之人

    芩谷激动的把孩子紧紧搂进怀里,郑重地应道:“好,妈妈答应你,妈妈一定会好好教导你医术,让你成为一个强大的对这个世界有贡献的人。”

    对这个世界有用的人,这句话绝不是芩谷只是为了应景的一句大话,而是她经过多次任务之后总结出来的。

    真正实现自我价值就看你对这个社会的贡献有多大,到最后都会反映到你的灵魂上,到了灵魂中转站,那一纸记录了你一生的功德值清单就是全部。

    所以,对社会的贡献绝非是一句夸夸其谈的大话,而是她最真诚的忠告。

    芩谷重新牵起孩子的手,看着孩子,认真地说道:“那么现在,宝宝跟妈妈一起再去演一场戏好不好,演了这场戏,我们就可以真正的独立和自由了。”

    孩子想了想,用已经恢复了神采的眼睛望着芩谷,很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没错,芩谷的理念就是,一味地逃避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自以为是为了孩子好,而给孩子营造一个虚假的美好假象,但是孩子的敏感超出大人的想象……

    芩谷回想自己很小的时候,就敏感地感觉到父母对待自己和弟弟的态度不一样……

    所以,尽管后来当她有了本事有了出息后,父母总是会说当年在那样的大环境下,若是没有儿子的话是会被人戳脊梁骨,说是绝后的。

    所以他们很自然地想要儿子,并且……弟弟比她小,更加偏爱也是理所应当。

    还说实际上他们心里对她和弟弟都是一样的好……

    芩谷对于这些话只是笑笑,她不会嫉恨这些。但是也不会再回到曾经充满期盼眼神望着父母,却回报以冷漠和嫌弃之前的那份童真了。

    再说,孩子造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在那样的环境下,父亲的嫌恶,甚至称得上憎恶。

    奶奶的虚伪自私,口是心非。

    最重要的还是作为委托者的母亲,她有一颗爱孩子的心,却没有强硬起来,真正撑起一片天空。

    所以,芩谷觉得,要想让孩子从心底深处解开心结,就需要亲自参与,然后彻底释然。

    第二天一早,吃了钟何氏准备的丰盛早餐,芩谷便带着儿子回郑家。

    今天正是芩谷之前喜帖上写的日子,当她走到山垭口的时候,远远就听到从郑家方向传来“热闹”的气氛。

    其实在农村办婚宴,不兴发喜帖的。

    若是离得近,一般都是站在院坝边上喊上一嗓子,对方自己就来了。

    有些比较郑重一点的人家,也只是亲自到对方家里邀请。

    但是却没有发喜帖的习惯……实际上大家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好多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弄那些繁琐的东西干什么,浪费钱。

    但是对于外面的人就不一样了,喜帖就是非常正式的邀请。

    若是还想继续维护彼此间的“友谊”,收到请帖,只要没有天大的事情,都是要带上礼物赴约的。

    所以芩谷当时发出去一百份喜帖,现在人们都陆陆续续到场了,把整个院子都挤得水泄不通。

    一开始郑家因为有郑炳根在城里的朋友前来,还很是高兴呢,觉得我儿子有城里的朋友,而且还都是有头有面的,多有本事啊。

    可是郑家人一听对方是来吃喜酒的,顿时显得非常纳闷。

    他们没想过要办喜酒啊?再说,就算是要办酒宴的话,也可能是小儿满月办满月酒吧……这,这孩子还没有生下来呢,更没想到要办酒席的事情。

    客人们陆陆续续赶来,一来就跟郑炳根说着恭喜的话——毕竟之前郑炳根和岳时琴在城里认识时,只和几个朋友简单吃了一顿饭了事。

    所以大家接到喜帖都自然而然理解成,他们两人是打算在乡下在郑重地办一次酒席,毕竟郑炳根的老家他的根是在那里嘛,再办一次也是理所当然的。

    郑炳根说明情况,大家都一脸懵。

    然后把喜帖拿了出来,的确是他们两人的喜帖。

    郑炳根气的不得了,肯定是那个女人干的,可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从来没有跟她说起过自己在外面交往的这些朋友啊,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现在不管怎么气愤,这些人来都来了,除了这些从城里远道而来的朋友之外,还有包括郑家和钟家村里的稍微有些头面,对郑钟两人婚事比较了解的人全来了。

    总不能把他们赶走吧……

    其实他们是想把人家赶走来着,奈何来的时候舟车劳顿,累了一上午,现在已经快晌午了,让人家到哪里去吃饭歇脚?

    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到处借桌子板凳,乡邻也帮忙凑东西,总算把人全都安顿下来了。

    接下来就是吃饭的问题……酒席是不可能了,好歹让大家有口水喝吧……

    人们议论纷纷,毕竟都是乘兴而来,没想到竟然遭遇如此的冷遇,这样的落差还是很让人失望的。

    就在这时,芩谷带着孩子回来了。

    认识“钟毓秀”的人都连忙叫着:“毓秀,毓秀……这究竟怎么回事啊?”“你家的事情我们大家其实都看在眼里的,可,可是这不都熬过来来来吗?”“是啊,虽说现在是无名无分的,但,但是这也好过你你……”也好过你被休回娘家强啊。

    郑炳根压低了声音冲芩谷吼道:“这些是不是你做的?你到底要干什么?”

    芩谷冷冷瞥了他一眼,“没错,这些人都是我请来的,我就是做这场局的幕后之人,你这么气急败坏这么心虚干什么?既然做都做了还怕什么。”

    其实芩谷能做成这场局关键点在于小Z提供的那份郑炳根的朋友名单。

    其实这些信息,若是委托者自己稍微留意,或者稍微用点心的话也是能够查到的。

    自然,芩谷如果不是现在情况紧急,花点时间,也能得到这份名单。

    对于这样信息,作为智脑的小Z自然很容易检索到了。

    郑炳根总觉得对方这次来者不善,他的确有些心虚,不过这来轮不到这样一个没文化的乡野村妇品头论足。


  http://www.shuquge.com/txt/99615/251510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