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第二百四十三章 换个马甲就认不出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百四十三章 换个马甲就认不出了

    至于花卿说她每次想要出府都正好被王爷撞见,然后被抓了回去,不管怎样都逃不出王府牢笼这件事。

    就要看她自己是怎么做的了:

    每次都从王爷必经的地方出府;

    每次都在王爷要回府的那个时间段离开;

    每次都穿着精美的华服,昂贵的首饰,身上也带着特有的熏香;

    就算是王爷想不看见你,想不认出你是安乐王妃都难啊。

    所以,两人你来我往,玩这个游戏玩的不亦乐乎。

    而那些被发卖,被折辱的女子,就是他们两人眼中的“妖艳贱货”,成了花卿这个纯洁的独具一格王妃的陪衬。

    嗯,包括委托者。

    花卿现在还在大门前跟门丁据理力争……

    芩谷不由得想到自己接收委托者信息里有一段,就是关于姚芊芊掩护王妃出府,正好被王爷撞见的那一幕。

    当时这个花卿也是这般张扬,只不过那时的她穿着漂亮的衣裳,长得十分漂亮,所以就算是胡搅蛮缠耍泼,就算是叉腰骂人的动作,也别有一番韵味啊,也是非常好看的。

    可是现在,她就是一个非常糟瘘的妇人,你再像之前那样叉腰骂人,那就真成了泼妇骂街了。

    谁还惯着你?

    围观的人群发出“吁”的声音:真是的,这个安乐王府也是奇怪了,总会吸引这样一些无聊的人到大门前唱戏呢。

    之前有个女子就这样叉腰指着门丁骂过……可好歹人家是个美女啊,美女就有获得人们无限宽恕的特权。

    你一个糟瘘妇人来凑什么热闹?看着就碍眼心塞的很,还是哪来的回哪去吧。

    花卿看着所有人都不相信她是王妃,气的都快哭了。

    她指着自己的脸和手,说这是有人故意陷害她,故意整她,故意把她变成这个样子的。

    只可惜,她昨天用水洗了好久,脸上身上那些黑黢黢的东西怎么都洗不掉,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是怎么给她弄上去的。

    其实她想了一下,自己当时去见那个女伶人,身边就只跟着留香,肯定是这两个贱人弄的。想到这里就无比的愤怒,要不是她将那个女伶人弄回院子里治疗,要不是她将留香从别人手下救出来,她们早就死了!

    现在居然恩将仇报,简直接岂有此理!

    她却没想过那个伶人之所以落的那下场不就是她造成的吗?留香当初,也是别人看她脸色行事……

    芩谷在人群中扫了一眼,便准备离开。

    她可不想这个时候跟对方正面杠上……

    虽然正面杠的话,看着对方在人面前出丑,看着她被王爷羞辱,肯定会非常解气,非常爽快。

    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而且心中总觉得有些不踏实一样。

    不是怕……好吧,就是有点怕,怕麻烦。

    害怕耽搁了时间。

    她现在必须先回府,看看姚佳佳情况怎么样了。

    就在芩谷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

    有人喊道:“王爷,安乐王爷来了……”

    芩谷循声看了一眼,果真,那个无比骚包的王爷在一群人的簇拥下来到大门前。

    花卿顿时像看到希望了一样,朝王爷扑了过去。

    “王爷,王爷,我是花卿啊,快,快有人要陷害我,你快把她抓住……”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王爷旁边的侍卫拦住。

    安乐王爷瞥了一眼这个糟瘘的妇人,眼里脸上…每个毛孔都散发着嫌恶的气息。

    对门丁呵斥道:“究竟是怎么看门的,随便什么人都能在我安乐王府大门前撒野吗?还不快给我赶走……”

    此时,不仅是花卿惊住了,就连芩谷也略微有些意外。

    她心里还有些打鼓:虽说人家小两口喜欢搞虐恋情深,万一人家就是真爱呢?

    万一人家就不是因为花卿的美貌和身上的异香呢?

    万一人家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呢?

    毕竟是真爱嘛,那肯定是超越外貌和物质,存在最高精神境界的思想共鸣啊。

    所以,此时的芩谷其实内心还是相信这一对“怨偶”就是真正相爱的。

    那么自己这个假王妃就更加不能在这个时候去凑热闹了,在真爱面前肯定要露馅啊……所以必须尽快进府把佳佳找到…然后…

    却没想到,芩谷刚刚走出一段距离,就听到身后传来安乐王爷的那句话。

    芩谷的身体略微顿了顿,心中有种释然:不是真爱就好……这样一来自己暴露的时间就会推迟,她就多一些时间去布置了。

    除了释然还有一种难以言语的失落:真爱什么的果真是个笑话啊。

    什么虐恋情深,只不过是衣食无忧的富人们的游戏而已。

    只是,你们想要玩这样的游戏,你们自个儿玩就好了,干嘛要把无辜的人扯进去?!

    芩谷埋头赶路,从偏门进府。

    守门婆子正倚在门框上,跟其余几个奴仆聊天:

    “刚才你们看见正门那边没有?啧啧,一个又老又丑的妇人竟然也敢说自己是花卿王妃……”

    “我刚才就是从那边过来的,说起来那个女人我还有些面熟呢。”

    “面熟?你认识她?”

    “不是,你们还记得前天时候,张婆子两个从府中架出去一个仆妇吧?”

    守门婆子:“哦,这个我倒是听过。当时我也不知道那个仆妇是怎么溜进来的。幸好王妃大人大量没有追究,否则我这条老命就要不保了。”

    “刚才我过来的时候,遇到了张婆子,她说在大门外闹腾的那个女人,就是她们前天扔出去的那个。”

    几人相视一眼,然后重新落到那个婆子身上,“哟,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到我们安乐王府待了一会就以为自己是王妃了?”

    那人神神秘秘的,正待说什么,听到门外传来动静。

    守门婆子一个激灵,透过门缝看到一抹明丽的颜色。

    连忙把门打开,就看到芩谷站在门外,她满脸谄媚地迎了上来。

    “王妃您,您回来啦…”

    其余几个连忙福身行礼,把头埋的很低。

    芩谷淡淡嗯了一声,正要抬步离去,又转头问道:“对了,你去把听缘戏班的姚佳佳给我找来。就带到安悦小院吧”

    因为之前花卿就是让人把她弄到那个小院,她也就对那个小院有些熟悉。

    这个王府很大,就算是委托者姚芊芊也没有走完……毕竟身份地位在那,不是什么地方随随便便就能去的。

    而且,芩谷只是知道一点委托者的信息,对于这个花卿王妃知道的少之又少。

    就算之前临别之时留香给她说了很多关于花卿的信息,但是能够不与其她人接触就能解决问题更好。

    其中一个仆妇听到芩谷的吩咐,愣了一下,旋即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连声应诺。

    毕竟她们是粗使婆子,就是在府里干最脏最累的活,但是等级却非常低的仆人,是没有资格近身伺候主子的。

    却没想到王妃竟然让她去做事……有点类似一个最底层的工人,突然被大老板点名的感觉一样。

    那仆妇无比兴奋,几乎带着小跑离开了。

    芩谷回到安悦小院的时候,院子里有两个奴婢正在花台旁边聊天。

    内容也是关于大门外的事情。

    看到芩谷过来,连忙噤若寒蝉,呆立一侧。

    芩谷径直走过,吩咐道:“等会除了齐嬷嬷,其余人都不准进来。”

    “是,王妃”

    芩谷回到房间,发现屋子里还有两个丫头。

    看起来都不到二十岁,穿的衣裳质地也非常好。

    应该也是王妃的贴身侍女,只可惜芩谷连她们都叫不出来。


  http://www.shuquge.com/txt/99615/252758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