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夫为“天”,懂吗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夫为“天”,懂吗

    芩谷看着眼前的女子,她是真的愤怒了。

    同为女人,有时候只要对方不是十恶不赦(功德值为负),她一般情况都会尽量留下一点余地。

    这也是为什么在很多次的委托任务中,就算和委托者之间有些摩擦,只要不是生死大仇的矛盾,不会要对方性命。

    但是眼前这个女子……芩谷视线再次落在对方的头顶上方。

    【功德值:-6】

    委托者的功德值是+8,司月颖和薛桂仁合谋杀死了委托者,所以每人扣除被害者两倍功德值,-16.

    两个人谋害一个人,不是说将被害人的功德值让两人平均分摊,而是每个人施加伤害的人都会被扣除受害者两倍的功德值。

    现在,芩谷是绝对不会将司月颖扫地出门的。

    只是赶出去?简直太便宜她了。

    她现在在芩谷眼中那就是妥妥的6点功德值啊……功德值,哪里走!

    当然,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毕竟有这么多双眼睛看着……

    而且他们曾经联手加诸在委托者身上的伤害,就这么直接弄死了……还是太便宜了。

    芩谷嘴角浮起一抹笑意,道:“我现在哪里舍得让你离开呢,就算是看在老去的司伯伯的份上也绝不会让你露宿街头的。”

    司月颖听了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然后磕头如捣蒜一样,“多谢少奶奶,多谢少奶奶……”

    芩谷视线冷冷的,轻飘飘从她身上扫过,抬步走了。

    磕吧,这都是你欠委托者的,继续磕吧。

    芩谷走出几步,说道:“将这两人分别送到东厢的第二第三间房间里去。”

    薛桂仁叫道:“……骆佳英,你你这是要做什么,东厢那边是杂物房和下人住的地方,你你竟然把我安排到那里去?”

    啪——

    薛桂仁叫嚷的声音被一声清脆的耳光打断,戛然而止。

    薛桂仁身体被打一个踉跄,感觉半边脸传来一阵刺痛,耳朵轰轰作响,然后就麻木了。

    他一下子就懵了。

    他,他竟然被这个,这个女人给打了?

    从都只有他打这个女人的份,因为他是男人,因为她们一家人都要求着他给她们留种……所以她们所有人都要求着他就着他……

    她竟然敢打他?!

    “聒噪!”

    芩谷轻嗤一声,“我脑袋到现在没有想起来我究竟怎么会被装进棺材里去的呢。你们这些人若是还想继续在我骆家待下去,那就最好好好做好你们身份的本份。”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你还想当我骆佳英的丈夫的身份的话,那就做好你身为丈夫的本份。你觉得你是夫你是我的天,天当庇泽万物,你便应当为自己的妻撑起一方天空。而不是仗着自己身强力壮恣意欺凌打骂。否则的话,我会认为你不是我的夫君……”

    现场嘈杂的窃窃私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安静下去了,本来是抱着看骆家热闹来着。

    可是这句丈夫是天,天当为妻撑起天空的话,让大家不由得深思。

    以夫为天,这样的想法深入人心,但是大家都是习惯性地觉得:

    夫为天,了就是听丈夫的话,完全以丈夫为中心。

    却不知道,这“天”并不仅仅是凌驾,还有那一份责任和实力。

    如果自己没有本事为女人撑起一片天空,那么有凭什么成为女人的“天”?!

    ……

    将人安排了下来,因为现在芩谷雇佣的人自然都听芩谷的,之前跟薛桂仁他们一伙的伙计已经被芩谷打发掉了。

    而薛桂仁和司月颖身上忧伤,行动不便,吵的话一个不好就会被打一顿。

    所以最后都安静了下来。

    至于薛桂仁的父母,就住在东厢第一间。

    东厢那一排房子六个房间,放着杂物,是下人住的房间。

    把薛长根和马氏安排在这里的确不像对待亲家的规格。

    不过芩谷是觉得,人自重而后人重之。

    你自己一来就像泼妇一样谩骂,还要对别人动手动脚,并且本来就带着想要鸠占鹊巢的心里……

    如果不是芩谷有些手段,现在恐怕整个骆家已经被他们给吃干抹净了。

    所以现在芩谷掌握了主动权,就说她不懂规矩,虐待老人之类的……可拉倒吧。

    谁愿意尊重这样的老人伺候这样的丈夫谁去,别把她带上。

    且说芩谷让人把他们安顿下来后,这才慢条斯理让三子去请郎中前来。

    三子感觉自己现在整个人都充满动力一样,跑路都轻快了许多。

    他对小姐有这样的手段实在太高兴了,他早就看那个薛姑爷不爽了。

    现在好了,小姐终于拿出该有的气势,终于成了这个家名正言顺的主人。

    他也是个人精,去请的这个大夫是附近所有大夫中口碑最不好的那个。

    薛桂仁把他骂了一顿,芩谷却是赞赏地朝他点点头,让他先忙自己的去。

    芩谷这才对大夫说道:“看来我家夫君不需要郎中,真是劳烦你白跑一趟了,方婶,给大夫一点茶钱……”

    薛桂仁立马就有些急……他看得出来,听对方的口气:这是因为他自己不想要大夫诊治……她很可能会直接让他这样瘫在这里。

    现在刚刚立春,伤口很容易感染,到时候……

    马氏呜呜地叫着……

    最后,还是让大夫给他看了伤口,敷了药……

    …………

    然后来到司月颖的房间里……

    说起来委托者对她是真不错的,没有将她当下人看待过。

    虽说她也是丫鬟,但是和其余那些签订卖身契约的又有些不一样。

    司月颖是委托者和薛桂仁成亲后才来到骆家的,还是在刚刚成亲第二天,薛桂仁便说院子里的丫鬟做事都毛手毛脚,一点都不尽心。

    还是新婚中,委托者听自己夫君对这些下人不满意,于是就准备再找两个好的丫鬟。

    正好,这个时候一个女子登门。

    自我介绍是以前骆家的一个田庄里的管事的女儿,那管事后来有了身家后就出去独立过日子了。

    可是就在不久前家中遭逢变故,父母因病去世,她为了给两老治病花光了所有积蓄。


  http://www.shuquge.com/txt/99615/257048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