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第三百三十五章 方婶的故事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百三十五章 方婶的故事

    一方面是因为芩谷让院子了的下人不必跟这些人客气什么,也不用去伺候(其实大家都不想去,谁愿意照顾一个一两百斤的懂不懂就打人骂人的人?)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薛桂仁身上伤势总不见好,十分痛苦,所以脾气变得更差。

    薛家二老伺候了两天就受不了了,就说家里还有很多活没干,急着回去了。

    所以现在薛桂仁被烫的哇哇叫也没人过来瞟一眼。

    其实这一段时间以来…准确地说是从小姐从棺材里重新起来后,方婶就感觉小姐变了。

    从当时小姐独自面对薛家人找茬开始,小姐性情就变得捉摸不定,变得……神秘起来。

    方婶当然从内心希望小姐能坚强起来,希望她能自己撑起这个家。

    可是,当她看到小姐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仍旧被吓了一跳。

    接过碗,看了床上发出呜呜痛哭的男子一眼,便跟着芩谷出门,反手将门关上了。

    芩谷通过几天对方大婶的观察,很满意。

    除了对方对东家的忠诚之外,还因为她做事也很有分寸,这就很难得了。

    而芩谷也用这几天时间把方大婶的事情调查清楚了。

    原来,果真是因为委托者自己的懦弱,想要在丈夫面前表现自己的乖顺和忠诚,将别人对她传的消息尽数说给他听。

    如此,害的方大婶的儿子被打断了腿。

    一家人都对这个骆小姐充满怨恨,让方大婶不要再帮他们了,索性就让这一家子被那白眼狼全部害死算了。

    可是方大婶说自己当年跟随母亲逃难到这里,幸好老太太收留,最后母亲病逝,老爷老太太还出钱安葬母亲,最后还让她嫁人,她不能做那忘恩负义之人。

    更何况,这件事虽然跟骆小姐有一定关系,可是她性格本来就是那么懦弱。

    真正应该恨的是薛桂仁,是他让另一个家丁把儿子打伤,说他乱嚼舌根子……

    方大婶想找老爷老太太主持公道,没想到两人病倒。

    骆小姐又是一个经不起事情的人……

    于是她便一直留下来……

    可是婆家和丈夫却因此跟她吵。

    根据芩谷调查的情况来看,这件事只是一个噱头,其实她的婆家和丈夫早就有想要另外纳妾的打算。

    主要是因为方大婶生的这个儿子天生有一个缺陷——豁豁(就是唇裂),再加上当时生产的时候身体受过损伤,后来就再没有怀上了。

    所以尽管是个儿子,可是公婆和丈夫对此并不满意,一直就想再纳妾。

    可是方大婶性子非常刚烈,自己每天累死累活当牛做马,挣钱养家,你还要去另外找女人快活?这怎么行?

    坚决不同意。

    毕竟一家子都指望着她生活呢,所以她不同意也没啥办法。

    但是现在,在方大婶努力工作下,已经积攒了一定财产,原本是打算等自己老的时候到乡下买个小院子安享晚年的。

    可是因为儿子小明,公婆和丈夫不再向她妥协,以让她不在骆家工作为争论点。

    ——若是她还要坚持那啥的忠诚,那么就以忤逆长辈唯有将她休了。

    方大婶也看清了一家人的真面目,心里说不出的悲凉。

    她性格也是坚韧,知道再耗下去也于事无补。

    分就分吧,不过不是“休”,而是和离,并且要带走儿子。

    因为她非常清楚丈夫和公婆并不喜欢自己儿子,嫌弃儿子是豁豁是累赘。

    现在儿子腿被打折了,更是嫌弃的很,一旦离婚,他们肯定会更加虐待儿子的。

    其实婆家早就将她的性格拿捏的死死的,知道她肯定不会放弃儿子,肯定会要求把儿子带走。

    于是婆家又趁机提出要求:如果要求和离以及带走儿子的话,那么家里所有东西她都不能带走。

    包括以前骆老太太给她置备的价值几十两银子的嫁妆,以及后来她赚的银子等等,都没她的份。

    于是方大婶就那样被赶了出来,带着一个残疾的儿子,日子过得非常苦。

    ……芩谷想,难怪委托者的功德值会少两点。

    方大婶的个人属性里的功德值是三十多点,虽然她不是直接伤害方大婶的罪魁祸首,但是她却是那个“递刀”的人,扣她两点不算冤枉。

    …………

    芩谷和方大婶一前一后走出房门,走廊上,芩谷突然说道:“今天你就把小明接到院子里来吧,我已经让小娟把东厢房打扫出来了。”

    方大婶还沉浸在刚才小姐那凌厉的手段里,此时突然听到小姐说自己的事,一时间没回过神。

    “小姐……”

    芩谷说道:“小明是个好孩子,他现在才九岁,等身上的伤好了就让他去私塾念书……”

    “小姐——”

    芩谷:“之前是我不好,让你和小明受苦了,余下来的就让我好好弥补一下,也算是全了我的心意。事情就这么定了。”

    这是委托者的事,就是她芩谷的事。

    承认自己的不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重要的是如何弥补。

    其实委托者现年不到三十,只是因为人长大高大黝黑,而且整日都做粗苯的活,风吹日晒,所以看起来比同龄更显老一点。

    ……老爷和太太现在已经能说话了,手指脚趾也能轻微动弹,恢复的很不错。

    他们能开口说话第一件事就是让芩谷从房间的地板下拿出一个匣子,里面装着一大摞银票。

    芩谷之前就在想:委托者没有掌家,薛桂仁很明显也没有拿到家庭的财政大权(要是拿到了,早就把这个家给翻天了)。所以财政大权还是在两老手里。甚至病了也没有把财政大权交出来。

    可是两老一直病着,究竟是谁来主持家中开销的呢?

    她问了一下,都是老王头拿的钱出来。

    老王头,原来是骆家的管家,在老爷太太病倒后就变成了守门的。

    老王头年轻的时候就一直跟罗老爷做生意,后来成家了,自己也小有积蓄便离开。

    十年后,妻儿得了一场大病,花光了家里所有积蓄,后来实在走投无路又回到骆家。

    ()

    搜狗


  http://www.shuquge.com/txt/99615/257134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