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 >第五百二十四章 仙果呢?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百二十四章 仙果呢?

    就算是他们把芩谷的后背盯出一个窟窿来,芩谷也不想跟这些被宠坏了小毛孩说什么。

    更不可能去安慰他们那弱小又受伤的心灵。

    他们的骨龄都三十多岁了,如果放在俗世的话,这个年龄早就结婚生子担起家庭生活的重担了。

    可是他们进入了门派,还被委托者保护的那么好,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奋斗和感恩。

    是时候让他们成长起来了……当然,他们实在不想成长的话也没关系,又不是自己的人生。

    回到宗门,芩谷只对丘溪说道:“这几人无视宗门规矩,恣意妄为,按规矩处置。”

    天元派后山有一处绝壁,是几千年前开派老祖留下的影心壁,据说面对它可以参悟天道。

    事实上委托者便是从这里参悟了道,修炼一日千里。

    所以宗门给那些不守规矩的弟子惩罚便是——面壁思过。

    但是那个地方十分荒凉,终日面对一面光秃秃的石壁,而且四周有非常厉害的禁制,可谓是无聊至极。

    但凡去过一次的人就算是被禁足在自己的洞府中,也绝不想再次面壁。

    重华嘟着嘴道:“我不想去那里面壁……”

    另外几人也跟着小声附和。

    芩谷本来已经打算回自己的紫云殿,却听到几人的嘀咕。

    停顿,转身,视线从这些人脸上扫过。

    她突然想起自己的原生世界里,有一段时间带孩子,总是不懂事,道理说尽都不管用。她对他们的惩罚便是,犯错了就去背一首诗词……每次孩子都抱怨着说没兴趣好枯燥。但是几十年后,他们回忆那段经历时却告诉她:幸好她押着他们去背,否则他们就不会有后来的沉淀和气质修养。

    所以,在长辈眼中,看似是对孩子的“惩罚”,其实是一种变相的激励方法。

    他们毕竟比孩子多了几十年的经验和阅历,更懂得怎样才能成长的更好。

    芩谷从委托者的记忆中找到,松谷曾经跟他们都说过:面壁可以感悟天道。

    所以事情已经非常明白了:这不是真正的惩罚,而是让他们上进。

    既然他们还是这样……芩谷可不会对自己孩子一样硬要“押着”他们了。

    你们受不了那个苦,不想面壁不想感悟天道,那好,那就别去了吧。

    感悟不了天道,以他们的资质,穷其一生最多就金丹期,顶天是元婴期的修为,碌碌几百年光阴眨眼而过。

    芩谷视线从几人身上掠过,看着丘溪,丘溪正要训斥几人,其实也是为了这几个后生好。

    芩谷打断他的话:“丘长老,那就按照他们的意思,不要去面壁了。就禁足吧,十年内不得出听云山半步。若是再违抗,逐出宗门。”

    芩谷语气平淡,但是感觉到其中的锋芒。

    花灵突然朝芩谷喊道:“师父……”

    芩谷看着她,一副梨花带雨的委屈巴巴的样子。在看到芩谷看着她后,弱弱地说道:“师父,灵儿,灵儿愿意去影心壁面壁思过……”

    芩谷略微停顿片刻,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波动。

    这句话若是落在旁人耳中,听起来可能是花灵为了讨好师父的委曲求全,所以去大家都不愿意去的影心壁思过。

    但是芩谷却觉出不一样的味道来,她敢打赌:当几年后这个花灵从影心壁出来的时候,定会修为大进,甚至有一番不一样的成就。

    芩谷隐隐从对方身上看到一层让她非常眼熟的光环——主角光环。

    不过,介于委托者的要求只是坚持自己的道心,并没有说要对这些弟子们怎样。

    究其根本,外界所有一切都只是诱因,真正做出决定的是他自己。

    所以,芩谷现在要做的就是坚持道心不动摇,至于别人怎样,他们有自己的机缘和成就是他们的造化,为什么要去阻扰?!

    芩谷点点头,顺口说了一句:“对了,听说你上了天心崖,还取得了仙果?如此正好在影心壁前炼化,或许有一番不一样的成就。”

    “师父——”花灵急切地喊道,像是要辩白什么。

    芩谷认真地看着她:“你想说什么,直说便是。”

    花灵以为对方刚才冷漠的态度会武断地打断她的话,未料竟是让她畅所欲言。一时间有些迟疑和结巴了。

    “那个……其实…”

    芩谷静静地看着她,一副想随便说,我听着的样子。

    在委托者的记忆中,花灵便是这幅欲说还休的样子,又故作娇柔,让别人误会从而对她充满幻想。

    这次,芩谷就不打岔,就看你要说什么。

    花灵支吾了好久才终于又吐出几个字:“……那个仙果……我,我……”

    旁边重华又是紧张又是急切的样子,就差要钻进对方的嘴巴里去看“我”后面几个字长什么样子了,忍不住说道:“花灵师妹,你是不是想说仙果已经被天一宗的人拿走了?哎呀,我就知道肯定是这样的,那天一宗真是太过份了,之前我们猎杀的灵兽还有采得灵药,他们都要来抢夺,这次你寻得了仙果他们那么大张旗鼓地布下陷阱,又怎会放过你呢?”

    重华噼里啪啦就说了一大堆,望向芩谷,正要让师父去讨回公道,却见师父眼睛还看着花灵师妹。

    一副根本就没听他说话的样子,急道:“师父,我知道你还在生我们当时为了救花灵师妹差点着了对方的道,但是现在我们不是都完好地回来了吗?刚才难道你没听花灵师妹说吗,她费尽千辛万苦的仙果被天一宗的人夺走了,师父,就算是你现在对我们有意见我也要说,难道你就不应该为花灵师妹主持公道吗?我们堂堂天元派就该被他们天一宗欺负吗?”

    “聒噪——”

    芩谷眉头轻蹙,伸手一挥,便给重华施了一个哑术。

    “师父,你——”

    于是芩谷将另外几个弟子也施了哑术,世界终于清静了下来。

    芩谷视线一直在花灵身上就没有离开过,对方眼神躲闪,在重华说那一大堆的时候,她一直是非常委屈的模样,不承认也不辩解。


  http://www.shuquge.com/txt/99615/267658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