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帝霸 >第3974章汐月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3974章汐月

    说到这里,妇人顿了一下,看着李七夜,说道:“公子,又如何看呢?”

    李七夜笑笑,耸了耸肩,淡淡地说道:“我只是一个路人,能有什么看法,世事如风,该有的,也早就随风消散了。”

    “世事如风,公子妙言。”妇人不由赞了一声。

    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这地方更妙,有意思的人也不少。”

    “人杰地灵。”妇人轻轻颔首,说道:“此地虽小,却是有着绵长的渊源,更是有着触摸不及的底蕴,可谓是一方宝地。”

    李七夜笑了笑,心里面不由为之叹息一声,遥想当年,这里何止是一方宝地呀,在这里可曾是人族的庇护之地,曾有人说,圣城不倒,人族不灭。

    但是,今天的圣城,已经不复当年的繁华,更没有当年显赫,今日这里只不过是边陲小城而已,已经是小城残墙了,如同是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

    “岁月无常。”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人心,总是不会死,若是死了,也没有必要再回这人世间了。

    妇人看着李七夜,最后,轻轻地说道:“公子乃是感触良多。”

    “男人嘛,每个月总会有那么几天的。”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随意地说道。

    妇人也不由笑了,本是平凡的她,这么展颜一笑的时候,却又是那么好看,让百花失色,有着一种一笑成永恒的魁力,她笑笑,说道:“公子之量,不可测也。”

    “看来,这里你也是测过了。”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妇人轻摇首,说道:“汐月只是涨涨学识而已,不敢有所惊扰,前人之事,后人不可追,只是有些奥妙,留于后人去揣摩罢了。”

    “你心有所想。”李七夜笑笑,说道:“所以,你才会在这雷塔之前。”

    “公子所知甚多,汐月向公子请教一二如何?”妇人向李七夜鞠身,虽然她没有倾国倾城的容颜,也没有什么惊人的气息,她整个人端庄得体,向李七夜鞠身行大礼,也是十分的有份量,也是向李七夜致敬。

    “我也道听途说罢了。”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所知,有限。”

    “那公子认为,在这万世之后,前人的福祉,可否继续庇护后人呢?”汐月一双眼睛望着李七夜,她此般的端庄,但,一双秀目却不显得咄咄逼人,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水汪透澈,给人一种十分灵秀之感,如同得天地之灵气一般,双目之中有着水雾气息,犹如是无上泽国一般,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柔。

    这样的一双眼睛,并不凌厉,但是,却给人一种十分柔绵的力量,似乎可以化解一切。

    “庇护后人?”李七夜笑了一下,不由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后人的命运,应该是握在自己的手中,而非是依靠先人的庇护,否则,若是如此,乃是一代不如一代,真是如此蠢货,又何需去庇护。”

    李七夜随口说来,汐月细细而听,轻轻点头。

    “公子的话,实为在理,但,万世,皆有弱者,总会有灾难之时。”汐月徐徐道来,她的话很轻柔,但是却很有力量,似乎,她这样的话,随时都能化解人心一样,那种感觉,如同是春雪消融一般。

    “各司其职,天地万道,各有自己的规则。”李七夜轻描淡写,说道:“在规则之中,一切皆有可循,弱者也好,强者也罢,都将有他们自己的归宿。”

    “若是打破规则呢?”汐月轻轻问道,她的话依然是如此的轻柔,但是,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她这一句话就显得十分有力量了,给人一各尖锐之感,如同刀剑出鞘一般,闪动着刀光剑影。

    “那就是逆天而行。”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逆天之人,该有自己的准则,这不是世人所能担心,所能干涉的,终归会有他自己的归宿。”

    “公子是哪一种呢?”汐月又追问了一句。

    李七夜伸了一个懒腰,笑着说道:“我只是一个闲人而已,一个过客,游离在一切之外。”说着,便转身就走。

    汐月不由目送着李七夜离开,她不由松松地蹙了一下眉头,心里面依然为之奇怪。

    “雷塔,你就不用看了。”李七夜走远之后,他那懒洋洋的话传来,说道:“就算你参悟了,对于你也没有多少帮助,你所求,又并非是这里的底蕴,你所求,不在其中。”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汐月不由为之一惊,回过神来,细细品味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

    片刻之后,汐月回过神来,也转身离开了。

    李七夜离开了雷塔之后,便在古赤岛中随便逛,事实上,整个古赤岛并不大,在这个岛屿之中,除了圣城这么一个小城之外,还有一些小镇村庄,所居人口并不多。

    在这样的一个岛屿之中,颇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在这样的一个小地方,这让人很难想象,在这么样的一块土地上,它曾经是无比繁华,曾经是有着亿万生灵在这片土地上呼天啸地,同时,也曾经庇护着人族千百万年,成为无数生灵栖宿之地。

    只不过,只至今日,当年的繁华,当年的神圣,已经不复存在。

    然而,这里作为在东剑海的一个岛屿,远离世俗,远在远陲的古赤岛,如同世外桃源一样,这又何尝不是对于这岛上的居民一种庇护呢。

    虽然说,今天的圣城,不再像当年一样能庇护亿万生灵,但是,今日,它坐落于遥远的海疆之上,远离一切斗争,这也算是另外的一种庇护罢。

    在这岛屿上,行走了一遍,李七夜笑了笑,整个人也平静自在了,该过去的,那也都已经过去了。

    就如他所说,他只不过是过客而已,仅仅是路过这里,他该是轻轻的来,静静地离去,也没有必要为这个地方留下什么。

    行走了一圈,不知觉间行走到了河畔,又看到了那袅袅的炊烟,看到了那座小院落。

    在河边,汐月也在浣纱,神态很认真,但是,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流畅,是那么的自然,就犹如河水的流水,微风中的树叶,一举一动,一呼一吸,都似乎与天地之间的节奏、韵律融为一体。

    一条河,一小院,一个妇人,似乎,在这样的一个乡下,没有什么特别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普通,一切都是那么正常,换作是其他的人,一点都不觉得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是,对于李七夜来说,这里的一切都不一样,因为这里的一切都与天地节奏融为一体,一切都如浑然天成,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李七夜笑了笑,径自走入了小院,如同自己的家一样,随之,在院中的躺椅上躺了下来,懒洋洋地晒着太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闭着眼睛躺在那里的李七夜好像被惊醒过来,此时,汐月已经回来了,正晾着轻纱。

    “你做此等之事,世人只怕所意料不到。”李七夜笑笑,说道。

    汐月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神态自然,说道:“总得要生活。”

    “但,你不用。”李七夜笑了笑。

    汐月手中的活停顿了一下,随之继续,没有回答李七夜的话。

    李七夜懒洋洋地躺着,很舒服地晒着太阳,好像要睡着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儿,他好像被惊醒,又像是在梦呓,说道:“我闻到了一股剑气。”

    “公子或许在梦中。”汐月回答,把轻纱一一晾上。

    “剑有所缺。”李七夜笑了一下,没有睁开眼睛,真的是好像是在梦中,似乎是在说梦话一样。

    汐月的动作不由停了下来,静静地听着李七夜的话。

    “大世长存,万世可补。”李七夜说得很轻,像是在梦呓,但是,汐月却听得一清二楚。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汐月心神剧震,她本是十分平静,甚至可以说,任何事都能波澜不惊,但是,李七夜这么一句话,寥寥八个字,却能让她心神剧震,在她心里面掀起了惊涛骇浪。

    汐月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稳住了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平静下来。

    她轻轻地说道:“公子认为,该如何补之?”

    “心无念,则是想。”李七夜没有睁开眼睛,如同梦呓,说道:“世无罔,则是长,道不损,则是扬……”

    李七夜这随口则言,如同在说梦话,但是,在汐月耳中听来,却如暮敲晨钟,这短短的话,每一个字都重重地敲入了她的心神,如同醍醐灌顶。

    汐月娇躯不由为之剧震,什么样的风浪她未曾经历过?但是,此时此刻,李七夜短短的几句话,却让她芳心失神,不能自守。

    回过神来之后,汐月立即放下手中的事,快步行走于李七夜身前,大拜,说道:“汐月道微技末,途有所迷,请公子指点迷津。”

    李七夜不动,好像是睡着了一样,但,汐月未起,静静地等待着,过了甚久之后,李七夜好像这才睡醒。

    这个时候,李七夜这才缓缓坐了起来,看了汐月一眼,淡淡地说道:“你也知道,道远且艰。”


  https://www.shuquge.com/txt/100/302008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