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帝霸 >第4529章何为家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4529章何为家

    李七夜不由看了余尊一眼,淡淡地说道:“有渊源归是有渊源,又是如何呢?”

    余尊不由干笑了一下,说道:“请问公子,我们这一脉,是否有归属的可能呢,或许,归于正统之中,或许,归于那个地方。”

    “你自认为呢?”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们若是真的想做一些事情,需要非等到今日吗?你们呼啸山林,打家劫舍,自成一体,试问,不论你们是归于正统,还是归于一个地方,你们能过得惯吗?”

    “这——”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余尊答不上来。

    “在山上呼啸惯的猴子,又焉能关在笼子里。”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当然,这并非是褒奖你们,事实上,你们所作所为,也不值得去褒奖。”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那怕你们愿意去归化,但,试问一下,就算你们所想的正统依然还在,你们起源的余家依然还在,你觉得会接纳你们吗?你们余家正统,乃是起源名门正派,祖上都是威慑十方的存在,所走之路,乃是堂皇之路,祖上有着无上荣光。而作为子孙,那怕是旁枝,但是,所作所为,又是如何呢?打家劫舍,就算是并未胡作非为、也未滥杀无辜,然而,所作之事,也是宵小所为,你认为,自己本家,会接纳自己吗?”

    “我们——”李七夜这随口一席话,顿时让余尊接不上来。

    简货郎在余尊耳边不由嘀咕地说道:“大胖子,今天你怎么了,突然这么多愁善感了,这不像是你的本性,你这个土匪,什么时候这么多愁善感了。”

    “余家,终是需要一个归宿。”在这个时候,余尊不由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有些苦涩地说道:“余家子孙,世世代代,生于漂泊,死于漂泊,在这天空之中诞生,落地而死,死而无坟无碑,未有子孙祭之,在荒郊野岭,乃是孤魂野鬼罢了。”

    说到这里,余尊不免是有些感慨。

    对于余家子孙而言,这一艘神艨就是他们的家,他们从于这一艘神艨,而死后,会落地葬在某一个地方。

    这不论对于余家子孙还是过往的历代先祖而言,这都是一种莫明其状的的伤感。

    他们生死漂泊,死后却无坟无碑,随便葬于某一地某一处,就犹如是孤魂野鬼一般,也难有子孙来拜祭,这对于余家世代而言,乃是一个心头之痛。

    只要活着,生存于这神艨之上,在这神艨之上,过其一生,似乎不成问题,但是,就算神艨是他们的家,也是无根的家罢了,因为他们是没有固定坐标,没有固定位置。

    就好像有一些弟子,曾经是落地生根,或者是落地远行,当他们想回家的时候,余家的神艨已经不知道漂泊到哪里去了,想归家都不一定有门。

    这对于余家子孙而言,也是一种莫明的伤感,也正是因为如此,也曾经有弟子尝试着在某一个地方落地生根,但是,或许是因为种种原因,又或许是他们身体里流淌着漂泊与不安份的血液,所以,往往少有弟子能成功。

    至今为止余家还算是不错,就算谈不上什么兴盛,但是,总体来说,也算是一个普通规模一般的大教疆国,但是,却偏偏是一个没能拥有大教疆国的疆土,更是没有祖地。

    “你们先祖,以戴罪之身出世,现在,作为子孙,你们也一样是身戴罪过。”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徐徐地说道:“你们就算是找到了自己余家的正统了,找到了入门之法了,但是,你认为,以戴罪之身,又焉会被接纳?”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余尊一下子不由沉默了,李七夜这话也的确是戳进了余尊的心里面,这也的的确确是他们余家子弟难于去面对的事情。

    就算他们所作的,不是什么罪大恶极之事,他们自认为,所抢劫的那也是该抢劫之人,但是,终究是身戴罪过,而且世世代代如此,在这个时候,作为戴罪之身的子孙,又焉能归于正统?

    就最简单的,当他们余家弟子犯了大罪,被逐出门户,罪未清,又怎么能回到这一艘神艨之上来呢?

    “余家子孙,注定世代漂泊。”余尊不由苦涩地一笑,有些无奈,又有些苍桑。

    事实上,不仅仅是余尊他自己,就是余家祖先,也曾经有不少去尝试过,停止漂泊,择一城而居之,或占一地而居之,但是,最终都未曾成功。

    “这个该怎么说?”李七夜笑笑,说道:“万事皆有利弊,你们余家世世代代漂泊,也有其好处,也有不足之处,好处,简单来说,遇到有什么危险,可以撒腿就跑,若是居于一隅,你想跑,那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这倒是一个大好之处。”余尊也不由苦笑了一下,不得不承认。

    如果说,他们余家遇到了什么强敌,或者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他们神艨一发动,整个家族的子子孙孙,可以转身就逃,坐着神艨逃之夭夭,可以从一个地方逃到另外一个地方,而且可以逃到任何一个别人不知道的地方,这样的方式,可以使得他们余家子孙在遇到巨大危险之时,很有机率是全身而退,整个余家逃走,也不会损失一丝一毫。

    李七夜看了余尊一眼,淡淡地说道:“所以,这也是很大的好处,不一定非要落地生根。不过,如果你们想落地生根,也不是不可能。”

    “请公子明示。”李七夜这话,顿时让余尊心神一震,忙是一鞠射大拜,向李七夜请教。

    “择一地,毁神艨。”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没有了神艨,你们还要漂泊吗?”

    “这——”李七夜这样轻描淡写的话,顿时让余尊心神剧震,心神摇曳,他不由脱口说道:“神艨,乃是我们余家之根。”

    “既然是你们余家之根,那么,这样的一艘神艨,它就是要在天空上飞来飞去,会一直漂泊不定。”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那怕你们择一地而居,发展得有声有色,甚为兴盛,那又如何呢?哪一天,有那么一些危险来临之时,说不定,你们起帆起航,飞遁于天,弃地而去,你觉得,你们死守一个地方,为一个地方血战到底,甚至不惜战死所有子孙,这样的可能性是有多大呢?”

    “不会——”余尊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可以说,遇到危险,转身而逃,这样的事情,已经是他们家常便饭之事,一有危险,整个家族上下,可以瞬间逃之夭夭,这不仅是他们这一代人所做之事,也是他们余家世世代代所为之事,这都已经是铭刻入他们的骨髓之中了。

    “任何一个宗门,任何一个世家,他们能固守一方,能拥有方寸之地,可以使得子孙世世代代传承,使得世世代代安有所居、葬有所地,这也是他们世世代代以鲜血筑成的。”李七夜轻描淡写,说道:“世间,没有什么万全之策,也没有什么完美之法,任何东西,想要得之,那也是必须付出代价。想要有一方固土,那就必须去守护它,用鲜血去守护,用性命去守护。若以活命为重,那么,趋利避凶,这也是人之常情。”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余尊,徐徐地说道:“一切,都是在于选择,当你选择了某种因之时,就将会面对着某一种果,因果循环,这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瞑瞑之中注定,而是在于你的选择,每一次选择,便是面对着一次的因果。选择,决定着你,也决定着你的子孙。”

    “选择。”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余尊不由喃喃地说道。

    最终,李七夜说道:“想落地生根,那先问问自己,问问家族上下,有没有足够坚定的决心,若是没有足够坚定的决心,那就继续漂泊罢,只能说,你们还没有到落地生根的时候,这就是选择的因果。”

    说完,李七夜转身便走,简货郎他们回过神来,忙是跟了上去。

    “选择因果。”李七夜他们走了之后,余尊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他们离开了余家之后,简货郎不由回头望了一眼余家,这一艘庞大无比的神艨在白云之间隐隐欲现,看起来犹如是传说之中的场景。

    “好东西呀,这一艘神艨,堪称是无法攻破呀。”简货郎也不由感慨地说道,甚至说着,都有几分流口水。

    毕竟,这样的一艘神艨,能承载着余家子孙在这天地之间飞翔千百万年之久,可想而知,这样的神艨,是一件多么惊天的宝物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艘神艨的强大,使得余家逃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劫难。

    “这神艨,传说是大有来历。”神算道人也不由说道:“传闻说,这神艨乃是远古时代的无上神物,是余家先祖得到造化,在大灾难之时,偶然得之,这才逃出生天,不然的话,他们先祖,也早就死在了大灾难之时。”


  https://www.shuquge.com/txt/100/411102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