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赤心巡天 >第一百五十九章 愿为姜青羊门下走狗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五十九章 愿为姜青羊门下走狗

    妙曼的身体在床上蜷成一团,似乎于睡梦中,仍在忍受某种痛苦。

    年轻的男人慢慢走上前去,探出右手……

    砰!

    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重重地摔在地上。五脏六腑,散了架般。

    体内道元涣散,脖颈也被两根手指紧紧捏住。

    男人的脸迅速涨红,瞪大了眼睛,看着压在身上的、那个戴着无面面具的女人。

    “燕……燕……”

    揭面人魔瞥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瓶瓶罐罐,看到都是各种各样的伤药,于是轻轻松开手指,但眼神依然冰冷:“你想干什么?”

    “你好像……伤得很严重。”年轻的男人说道,声音透着紧张不安:“我想……帮忙。”

    “小废物。”揭面人魔嗤了一声,站起身来,走回床榻,带着些调笑的语气:“你能帮我什么忙?”

    雍国青云亭曾经的弟子梁九,静静躺在地上,仍陷在那种濒死的战栗感中,不能挣脱。

    燕子扭身在床榻上坐了,妙曼的身姿静止成一道曲线。后撩长发的同时,将沁出后脖颈的虚汗抹去,不着痕迹地收回玉手,落在膝上。

    语气娇柔:“傻瓜,还躺在那里做什么?”

    梁九一激灵便爬起身来,踉跄的脚步撞在那些瓶瓶罐罐上,发出叮咚的声响,又惶恐地停住了。

    “干嘛呢?”燕子嗔怪道:“你怕我呀?”

    “不,不。我喜欢……喜欢。”梁九赶紧贴上前去,哆哆嗦嗦地便往燕子身上爬。

    他伸手想要去解衣领扣子,却解了半天都没解下来,手背反而碰到了那张没有五官的面具。

    “啪!”

    燕子反手一巴掌,将他整个人抽飞,扇得他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扫兴的东西!”

    冰冷的声音里蕴着怒意:“别人二十几岁风光无限,你二十几岁像条狗!做狗也做不好,笨手笨脚!”

    梁九狼狈地在地上滚了几圈,一停下来便赶紧翻身跪好,低垂着头。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挨巴掌。

    他也不知道燕子说的别人是谁,更不知道她其实说错了,那个姜望甚至还没到二十岁。

    他只是低眉顺眼,蜷缩着早已被磨灭的精气神,小声道:“对不起。”

    “唉……”燕子叹了一口气,似乎又软化了些,起身走到梁九面前,慢慢蹲下来,香风拂过他的鼻端,玉手摸着他的脑门:“姐姐是真心喜欢你,真心待你好,可你这个样子,怎么跟在姐姐身边?姐姐天天都在教你,天天都在教你,你争气一点,好吗?”

    梁九又恐惧又羞愧又慌乱,发出小狗一样的、呜咽的声音:“嗯。”

    燕子伸手,把他拥进了怀里。

    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都感受到了一种彼此需要的温暖。

    恍惚也是爱情。

    ……

    ……

    星月原战场,聚集了象旭两国大军。

    象国领军大将,乃是象国大柱国连敬之。旭国领军者,是旭国兵马大元帅方宥。

    两位都是一时名将,也是两个国家最拿得出手的兵法大家。

    但明眼人都清楚,战争的胜负并不取决于他们。

    两位当世名将真正起到作用的,其实只有一个名头。让国人相信,象旭两国大军,是为本国利益而战。

    充塞在战场上的,齐景以及各自属国、附庸国的大量年轻天骄,才是这一战要验的成色。

    林羡作为容国第一天骄,在本国自是风光无限,但放到星月原并不显眼。

    鲍伯昭、朝宇、谢淮安、王夷吾、重玄胜、李龙川、晏抚、田常、文连牧、高哲……

    仅齐国到达战场的年轻一辈,就是人才济济、耀眼夺目,根本没有那些东域小国天骄露脸的余地。

    且因为容国在黄河之会表现出来的小心思,在星月原会被敲打,也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所以林羡自到星月原后,低调非常,未有调令,绝不出营。

    但即便如此,有些事情还是避不过去。

    这一日军议过后,方宥几乎刚刚宣布散场,林羡便已经低调地起身离席,自往营地而去。

    行不得几步,忽见人影一晃,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便拦在面前。

    其人鼻宽眼阔,衣着富贵,面有骄色。

    视线落下来,颇有些眼高于顶。

    “你就是林羡吧?”这人问道。

    林羡表情平静,点头致意:“见过高哲高公子。”

    高哲比他高过半个头去,饶有兴致地垂眼看他,有一种猫戏老鼠的从容:“你认识我?”

    面对这位静海高氏的继承人,林羡姿态放得很低:“小国不敢不敬大国,齐地诸天骄之名,林羡是做过功课的。”

    “啊哈?”高哲左右看了看,笑道:“这人的姿态,可跟传言中不同啊!”

    就在不远处的晏抚出声道:“高兄,停在这里做什么?我还有一门道术要与你讨论呢,咱们先去我营中聊聊!”

    “欸,不急这一会儿。”高哲一摆手,并不肯踩晏抚架的梯子,仍瞧着林羡:“听你们容国人说,姜望失踪之后,你林羡就是东域第一内府?”

    高哲要找麻烦的姿态已经非常明显。

    路过的王夷吾、文连牧等人,此时也停步也看了过来。

    重玄胜和李龙川走在另一边,却并不说话。

    李龙川是和高哲没什么交情,重玄胜则是一抬眼睛就瞧出了高哲的心思,懒得费力气。

    高哲如今巩固了家族继承人的位置,心气也跟着高了许多。来这星月原战场,本就是为了镀金扬名。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战场扬威,但踩一脚上过观河台的林羡,却也是办法之一。而且安全,稳妥。

    鲍伯昭、朝宇等人事不关己地走远了,尤其鲍伯昭,自觉这些都是弟弟辈的人,鲍仲清才应该跟他们是一堆。重玄遵连星月原都不屑来,他鲍伯昭平时也颇为自矜,跟这些弟弟辈的家伙保持距离。

    此外如旭、昭、弋、昌等小国来的天才,则根本不敢靠拢,只远远看着。

    这么多年轻一辈的天才在场,谁肯丢了颜面、弱了气势?

    想来免不了斗上一场。

    但被高哲堵住了去路的林羡,眼皮也不抬一下,只淡声道:“我从未说过这话。”

    “哦?”高哲并不意外林羡会认怂,但意外他怂得这么快,怂得一点挣扎都没有,往前半步,不怀好意地逼问道:“那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问你一句,你发自内心地认为,你比之姜望如何?”

    林羡抬起眼睛,左右看了看,在东域各国年轻天骄的注视下,很平静地说道:“我林羡,愿为姜青羊门下走狗。衍道之前,不敢比姜望!”

    此言一出,那些嘈杂的、喧闹的、不安的……全都沉默。

    全场寂然!


  https://www.shuquge.com/txt/125534/394094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