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家父汉高祖 >第009章 拆家狂魔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009章 拆家狂魔

    刘恒离开了。

    可是刘长的心却迟迟不能平静。

    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一段时间了,在这些时日里,刘长一直都在抱怨,他觉得自己压根不喜欢这个落后的时代,他也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他不明白自己来到这里的意义,他早已放弃了思索,准备安心当一个诸侯王,混过这一生。

    可是刘恒的话,却忽然让他惊醒,如果自己临时起意准备做出来的一个小东西,都有着造福全天下的伟力,那自己为什么不多做一些呢?

    与其每天在天禄阁荒废时日,倒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这大概是小刘长第一次变得这么认真,整整一天,他都是站在母亲的纺车面前,认真的观察着这台纺车。

    虽然原理上相差不多,可这东西跟后世的纺机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刘长拆纺机那是在很多很多年之前,在真正动手之前,他得打好草稿。

    刘长这里是有不少纸张的,不过,这些纸张十分的珍贵,别说是皇子,就是刘邦,也很少会使用纸张,更多的还是运用竹简。刘长这些纸是凭自己的努力获取的,这都是他从原先教他的那位大儒身边偷来的。

    就在刘长观察着纺车,思索着自己该如何动手制作的时候,吕后已经回来了。

    吕后不知去了哪里,总之,她不是很开心,看起来正在气头上,可陷入沉思之中的刘长并没有注意到她,吕后径直的走进了内殿,换了衣裳,走出来的时候,看到刘长还蹲在纺车面前玩,也就没有在意。

    直到宫女禀告了刘恒来找刘长的事情,方才引起了吕后的好奇。

    “长,过来。”

    刘长惊醒,这才笑呵呵的扑到了吕后的身边。

    “阿母~~”

    “恒来过?”

    “是啊,四哥早上来过一次。”

    “他来干什么?”

    “没什么,就给我带了礼物,嘿嘿..”

    刘长咧嘴笑着,显然对这礼物十分的满意。

    吕后却皱起了眉头,她伸出手来,一把将刘长拽到了自己的怀里,严肃的说道:“将求于人,则先下之。”

    “什么意思?”

    “有求于人,就要先居于人下。”

    “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对你表达善意,送你礼物,若是有人这么做,那你就要小心,因为他们很可能是有别的想法,有不好的企图。”

    刘长一愣,有些惊讶的说道:“可我觉得四哥不像是对我有不好的企图啊..”

    “我不是说你四哥不好,不过,我的话,你要记在心里,明白吗?”

    刘长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去玩吧,纺车给你了,别弄伤自己。”

    刘长大喜,就要往阿母脸上啄一口,忽然,他意识到了什么,表情变得凝重,喃喃道:“将求于人,则先下之?”

    吕后那荣辱不惊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惊愕。

    她往刘长的后脑勺上拍了一下,骂道:“不是这么用的!”

    得到了吕后的口谕,刘长就可以正式动手拆纺车了,吕后若是知道她的这个恩赐会打开潘多拉的墨盒,在皇宫内养出一个“拆宫狂魔”,只怕她怎么也不会将那台纺车送给刘长....

    刘长用了两天的时间,画出了一个略微专业的纺机的设计图。

    “综架横梁,综框传动绳索,综框,丝筘上轨,丝筘,梭子,综丝,丝筘下轨,丝筘固定螺栓,纬线,卷布轴,棘轮撑,捏轴,机架....踏板,摇臂,经线,分经杆,提综滑轮....”

    没错,刘长已经放弃了原先的想法,他原来只是想要改进一下纺车,可在听到刘恒的那些话后,他决定打造一台最先进的纺织机!在木制材料领域里,他设计的这个纺织机,绝对算得上是最先进的。

    这些构建都是木制的,这样一来,材料就不会是问题,大汉有的是木头。

    可当刘长准备动手的时候,他才发现,光有锯子不行,他还得有尺,不然没法测量长度,另外,若是能弄到刨刀,锉刀,斧子那就更好了。可刘长又不好意思继续跟刘恒开口索要。

    刘恒可以轻易去隔壁找匠人,可他却出不去,这得功与他前身那恶劣的性格,大概是怕他出去殴打他人吧...

    刘长决定等到天禄阁开学的时候,再找个机会让刘恒带自己去一趟隔壁,去借个尺子,刨,锉什么的,连锯都能借到,再借几个工具大概也不难,在这之前,自己还是多去准备些材料,到时候就可以直接拿来用。

    纺车很快就被刘长拆掉了,纺车内的梭子,摇臂,滑轮,踏板等等,是可以直接拿来用的,都不需要做太多更改,刘长决定就在这些东西的基础上进行再制作。

    可他要做的纺织机,起码要比面前这个纺车大两圈,光是这些材料还不行。

    于是乎,他就带着锯整日在皇宫内溜达,四处寻找可以用的材料...每当他拿起锯在椒房殿内比划的时候,那些宫女们都是被吓得半死,生怕他把殿内的主梁给锯下来。

    当然,给刘长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拆了老娘的椒房殿,别看刘邦凶巴巴的,实际上,刘邦下手还是比较轻的,刘长记得自己当初在宫外丢石头玩,在大舅舅脑袋上砸出个大包后的下场。

    大舅舅倒是没有在意这一点,只是笑吟吟的抱着他,说当年上战场都没有负伤,没想到栽在一个小娃娃手里。

    但是,大舅舅不追责,阿母可气坏了,揍得刘长三天没能下榻,屁股肿了。

    大舅舅是一个好人,他还在世的时候,每次进宫都会陪刘长玩,可二舅舅总绷着脸,跟阿母一个样,不苟言笑。

    未央宫才建造,因此宫内还没有达到郁郁葱葱的地步,木材也不是那么好获取的,此刻的大汉宫殿,看起来反而有些凄凉,处处都是灰白色的,还没来得及上色,时不时有宦官低着头路过,急匆匆的。

    刘长在皇宫内考察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个珍贵的原材料获取地。

    首先,这里不是什么大殿的房梁,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且根本就没有人来这里,就是一个空摆设,没有什么实用性,倒不如让自己拿来为天下苍生谋福利。

    刘长将获取的木头藏在了附近,每天他灰头土脸的回到椒房殿,倒头就睡。

    吕后看着熟睡的他,看着一旁的宫女,“他还在造那个纺车?”

    “是的...公子也是一片孝心...”

    吕后没有再说什么,实际上,早在刘长有这个想法之后的第二天,吕后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家伙准备给自己的惊喜,后宫之主可不是跟你闹着玩的,皇宫内但凡有些风吹草动,吕后通常都是最先知道的。

    吕后是华夏第一个皇后,毕竟华夏第一个皇帝没有册立皇后,这个时代尚且不知该如何对待皇后,也不知道该如何确定皇后所拥有的权力,后宫不得干政也没有出现。因此,皇后的权力大的吓人。

    不仅可以干涉政务,甚至还可以对皇帝的任命指手画脚。

    .......

    “这是朕打造的一处新亭阁,这里通常没有人前来,三面都是假山,朕坐在这里,能享片刻的清闲...”

    刘邦大步走在碎石小道上,走的有些累了,就干脆脱掉了鞋履,光脚徒步,而跟在他的身边的,则是一个面相冷峻的中年人。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这小道上,在不远处,则是有一群甲士,冷冷的盯着这里。

    这中年人的眉毛是往上翘的,这让他看起来很强势,甚至是有些吓人,而他身形消瘦,骨架却不小,他穿着相当的朴素,稳步跟随在刘邦的身后。

    “怎么不说话?在这里,我们不是君臣,只是好友而已,别像朝中那么的拘束啊。”

    刘邦扣了扣脚底板,咧嘴笑着说道。

    “既然是朋友间的聚会,那为什么身后跟着那么多的精锐甲士呢?”

    “这你可错怪朕了,朕是在跟猛虎同行,那些甲士怎么敢放松呢?”

    中年人忽然笑了起来,笑了片刻,又突兀的停了下来。

    “你觉得樊哙这个人怎么样呢?”

    “忠勇,威壮,是一个不错的先锋,可不够格做大将。”

    “那你觉得曹参这个人怎么样呢?”

    “听话,能很好的执行命令,但是没有自己的主见,能破敌但不能领军。”
  https://www.shuquge.com/txt/125808/325085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