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尚方

    这一切就仿佛是这个时代的刘长做了一场关于未来的梦。

    可好在基本的技艺并没有落下,动手能力堪称大汉手工耿。穿越者刘常自幼就对一切机器有着狂热的兴趣,自带着拆家哈士奇的属性,在长大成人之后,他在石油部门工作,年纪轻轻就拿到了高级工程师的职称。

    可惜,前世的主业,在这个时代可能是起不到作用了,但是那些基本的设计理念,对各种机器原理的清楚认知,却能起到很大的帮助。

    纺织机看起来是一个了不起的机器,可是工作原理却非常的简单,内部分别可以分为开口结构,引纬结构,打纬结构,卷取结构,以及送经结构。其实很多机器所做的运动是一样的,差别只是在作用不同,名称不同而已。

    如今这个崭新的刘长,再也不是历史上那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混小子了,经过融合,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懂机械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混小子了。

    大概是有吕后的吩咐,宫女很快就给刘长带来了他所需要的原料,刘长开始了第一次的真正操作。

    当刘长将丝穗放进梭子里,做好引线,其实上,前世所用的纺织机,已经是完全自动化,机械化,根本不需要人力,只需要将纬纱放进梭子里,然后启动开关。

    但是这样的纺织机,刘长还做不出来,不是因为他不懂怎么做,是因为大汉没有电,也没有对应的合成金属材料。

    刘长认真的坐在纺织机面前,盯着引线,开始踩踏板。

    “嗒~嗒~嗒~嗒~咔。”

    纺织机发出特有的噪音,就当刘长激动的想要高呼的时候,随着一声咔嚓,卷布扳手掉了下来。

    刘长愣住了,这到底算是成功了还是失败呢?这纺织机的确是能用,但是,质量好像差了一点点啊....

    周围的几个宫女却是目瞪口呆,她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公子造出来的这东西居然真的有用。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真正觉得刘长能造出些什么东西出来,可是这些宫女却看的清楚,就在刚才,丝穗已经被连成了一片,公子仅是操作了片刻,纺织机上已经出现了巴掌大的布。

    这效率在当下是非常恐怖的,华夏很早就有了纺车,可是直到明代之前,纺车都没有经历太多的革新,效率低下,在秦汉之前,布匹紧缺,更是让布匹一度成为了通用货币,大家去坊市都是用布匹来买东西,所谓金帛,就是这个意思。

    为什么在那个时代穿一身丝绸的人很引人注目呢?因为人家是穿着钞票呢呀。

    因此在这个时代,若是有人持刀让你脱掉衣裳,千万不要觉得对方是别有企图,人家可能就是想要你的衣裳(钞票)。

    另外,大汉出土的墓葬里,最常见的陪葬品就是衣裳,衣裳作为一个贵重物品,会陪着墓主人与黄金瓷器被一同被埋葬。

    刘长挠着头,有些灰心,他的手艺还是有些粗糙,若是一个做了几十年功的老木匠,断然是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他的零件制作是没有问题的,主要就是组装时出了问题,有几个连接处不太牢固。

    刘长剪掉了先前弄出来的布,这还不够弄个手帕的。

    可他并不知道,当他出去找木料的时候,宫女却已经将那块布带到了吕后的面前,吕后低着头,摸索着这奇特的布匹。

    “这是长纺出来的??”

    刘长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他的举动已经算得上是惊世骇俗了,放在前世,就像是一个八岁孩子做出了核反应堆一样吓人。吕后站起身来,急匆匆的走出了椒房殿。

    ......

    刘长正蹲在刘邦的亭阁边,翻着自己拆下来的那些木头,看看它们之中哪些可以被自己拿来用,卷布扳手既然不能用,那当然就是要再多做几个,做出可以完美组装起来的零件。

    就在刘长蹲着翻木头的时候,忽然,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

    刘长惊愕的转过头来,看到密密麻麻的一群宦官,正朝着自己的方向奔跑而来。

    刘长吓坏了,下一刻,几乎是本能反应,他转身就跑!

    “公子!不要跑!”

    “陛下找你!”

    听到这句话,刘长跑的更快了。

    只是来“抓”他的宦官也实在是太多了,他们从各个方向包围,以众欺寡,很快,刘长就落网了,被几个宦官死死抓住,他还在不断的挣扎着,大骂道:“放开我!再不放手,我长大后抓尔等去修王宫!”

    刘长的威胁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很快,他就被带到了椒房殿里。这让刘长有些意外,怎么不是去宣室殿?不是阿父让人来抓我吗?

    刘邦,吕后,还有几个年纪稍大的宦官,此刻正围在那台半成品的纺织机周围,不知在说些什么。

    当宦官们就刘长带进来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同一时刻集中在刘长身上,向来无法无天的刘长,在这个时候也没有觉得拘束,反而是抬起头凶巴巴的盯着那些人。

    刘邦打量着这个最不像自己的儿子,问道:“真是你做的?”

    “是我干的,但是我可以解释,我拆东阁是因为原来那个亭阁的护栏已经不够用了..”

    “不是这件事。”

    “那是什么?如意的鞋?老师的纸?不是?那是阿父的茶?”

    刘邦深吸了一口气,说服自己暂且压下痛殴不孝子的念头,指着一旁的纺织机,问道:“这东西是你做的?”

    “废话,我这动手都几个月了,你们不是都知道吗?”

    “可你是怎么做出来的??你怎么知道可以这么做?”

    刘邦皱着眉头,还是无法理解,若这是刘恒做出来的,或者是刘如意做出来的,哪怕是刘恢做出来的,他都能接受,可是刘长...他能做个屁啊,他也配做这样的机器?

    发现刘邦找自己不是为了揍自己之后,刘长就放心了,他快步走到了纺织机前,大声的说道:“我本来就聪慧,做出这样简单的机器又算得了什么呢?若是有足够的工具,我什么都能做出来!”

    他很快就进入了吹嘘模式,开始大声吹嘘着自己的才能,当然,也在解释这台机器的工作原理。

    那几个站在刘邦和吕后身后的宦官,此刻却时不时的点着头,不管刘邦在这里,就低声的交流了起来,看向刘长的眼神也是愈发的明亮。刘长傲然的解释完了自己的成果,骄傲的等待着父母的夸赞。

    看到刘长这个样子,刘邦却淡然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那你继续做吧,段顺,你来陪他一起做。”

    “唯!”

    一个宦官急忙回答。

    “他谁啊?凭什么插手我的事?”

    “他是尚方令,你需要工具原料是吧?他都可以帮你解决。”

    刘邦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夸都没有夸刘长一句,这让刘长很是不爽,他看向一旁的吕后,无奈的说道:“本来是想要做好后送给阿母,给阿母一个惊喜的,但是我没做好...”

    吕后缓缓走到他的面前,伸出手来,摸了摸他的头。

    刘长抬起头来,却正好看到母亲脸上的笑容。

    “谢谢你。”
  https://www.shuquge.com/txt/125808/325085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