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家父汉高祖 >第045章 都怪韩非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045章 都怪韩非

    在所有的诸侯王里,彭越大概是最守规矩,也大概是德行最好的一位。

    可是他也是所有诸侯王里下场最惨的一个。

    在刘长不曾胡闹的历史线里,这位梁王傻乎乎的跟随吕后返回了洛阳,然后吕后收买了他的门客,第二次诬告他谋反,并声称他不满刘邦的判决,因此想要在洛阳召集梁国的其他下属,趁机攻打长安。

    刘邦勃然大怒,韩信也是这样,你也是这样,给脸了是吧??第一次不杀就来第二次是吧??

    于是乎,暴怒的刘邦处死了彭越以及宗族门客,将彭越分尸烹之,将他的肉分给众人,作为对众人的警告。

    然后,看到了彭越下场的原先就对刘邦不满的英布也反了。

    惶恐不安的燕王也反了。

    所有人的背叛,让刘邦身心疲惫,无比痛苦,在平定异姓诸侯之乱后的那一年,便与世长辞。

    可如今,我们的公子长凭借着一张善吹牛的嘴,就将这个世界弄得天翻地覆,面目全非。

    ......

    彭越坐在马车里,朝着蜀地继续赶路。

    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不甘与委屈,起码,他现在还活着,起码,他还能见到自己的家人,能祭拜自己的老兄弟们。梁国的那些老部下们,也能安心的度过晚年。

    他的门客们跟随在他的左右,彭越是独自去拜见吕后的,因此他们并不知道吕后与彭越之间的交流。不过,还是有人问彭越,为什么不让皇后帮忙求情呢?彭越只是摇了摇头,并不回答。

    当他们又走过一个县的时候,门客们听到从身后传来的响亮的马蹄声。

    门客们纷纷看向了身后,将彭越护卫在中间,而负责押送的甲士们也是急忙列阵,犹遇大敌,弓弩手们列阵以待,就在这个时候,彭越看清了远来的人影。

    彭越急忙说道:“不要动手!那是梁国大夫!”

    听到彭越的劝阻,那些甲士才没有将那骑士射杀,骑士冲到了人群之前,直接跳下骏马,踉跄着快步冲到了彭越的面前,猛地跪在了彭越的面前,他低着头,带着哭腔,“大王有难,我却未能在您的左右,请您治罪!”

    彭越脸色动容,颤颤巍巍的上前扶起了他。

    “栾大夫...”

    “哎...您还年轻,为什么要来见我呢?”

    “快快回去吧...我如今是个罪人。”

    彭越无奈的劝说着。

    那年轻人并不退缩,他认真的说道:“当初我跟随臧荼造反,成为俘虏的时候,是您向陛下进言,赎回我,让我来担任梁国的大夫。”

    “如今,我怎么能因为害怕受到牵连就不来跟随您呢?”

    彭越有些激动,擦了擦泪水,笑着牵着对方的手,跟着他一起坐在了一旁,甲士们也没有催促,就站在周围守护着。

    “我知道你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可是,你很有才能,又如此年轻,若是跟着我前往蜀地,那实在是太屈才了...”

    “功名利禄并不是我所追求的。”

    “哎!”

    彭越怎么劝,都劝不动面前这个倔强的年轻人,他是铁了心要跟自己去蜀地耕作。

    彭越想了许久,终于说道:“我有一件事,想要委托你去办。”

    “请大王吩咐!”

    “皇后对我有恩,我想要写一封信,请你帮我送到皇后那里去。”

    年轻人一愣,“有恩?”

    “是啊...你不知道...我离开洛阳,来到郑县...皇后派了一个人,找到我,言语之中便是要我能安分守己,知足常乐,不要再有其他的奢求,我这路上一直在想,终于醒悟,我如今已保的宗族周全,若是再有什么不甘,只怕陛下也不会宽恕我了...”

    彭越便将公子长的事情一一告诉年轻人,又将吕后特意将公子长叫来,让自己看到的事情告诉了他。

    年轻人慎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为大王送完书信之后,我就回来继续跟随大王!”

    彭越笑呵呵的点了点头。

    ........

    事实证明,吕后想要查清一件事,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她在彭越那里是有眼线的,当彭越的一位门客悄悄派人送来密信的时候,吕后当场醒悟。

    “当时有一幼童来到驿舍,年纪不过五六岁,却言语狂妄,好吹嘘,自称高贤,常与齐国大贤盖公辩论,好吃肉....”

    吕后都不需要继续看,她就能知道这个幼童是谁了。

    吕后心里是越想越气,自己这么一番大谋划,最后居然坏在了这竖子的手里,这竖子要不是自家的娃,她真的是要将这厮给烹杀了!难怪彭越不愿意,他肯定是看到了自己身边的刘长,因此发现了自己言语里的漏洞。

    自己说今天才来到这里,可昨天,刘长就已经在郑县了,他又怎么能不怀疑呢?

    刘长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坐在吕后的面前。

    他甜甜的叫道:“阿母~~我正在内屋读论语,您叫我是有什么事情呢?”

    吕后从一旁拿出了木棍,用木棍轻轻的拍着手。

    “读论语是吧?”

    “斗筲之人,何足算也,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没..没有读到..就读到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意思是说...只有宽恕是可以终身奉行,人要懂得宽恕别人的罪行...”

    “矫上之失,诘下之邪,治乱决缪,绌羡齐非,一民之轨,莫如法。厉官威民,退淫殆,止诈伪,莫如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刘长瞪大了双眼,茫然的摇了摇头。

    “矫正过失,追究奸邪,治理纷乱,判断谬误,削减多余,纠正错误,统一规范,没有比得上法的,整治官吏,威慑民众,除去怠惰,禁止欺诈虚伪,没有比得上刑的...这是韩非子里的名篇,是说不能因为宽恕而轻视律法与惩罚...”

    刘长一愣,急忙叫道:“阿母!这根本都不是论语里的!你耍赖!!”

    .......

    就当吕后准备换一个计策的时候,有甲士来通报,说是彭越派了人来送信。

    来送信的是一个神色肃穆的年轻人,倒是很有威仪。他恭恭敬敬的拜见了吕后,随后跪着将书信递给了她。

    吕后接过书信,眯着双眼,认真的翻阅了起来。

    “臣多谢皇后的救命之恩,多谢皇后点醒...不然,臣只怕是惹出大祸来...这件事,臣定然守口如瓶,绝不会跟他人谈起...残破之躯,日后殿下若是有令,定然全力协从,以报大恩!”

    吕后有些懵。

    怎么都不按常理出牌呢?

    彭越这是觉得自己派刘长去救了他?还是为了自保而献殷勤?想要混过这件事?或是以告诉刘邦为由威胁自己?

    一时间,吕后脑海里闪过无数个想法。在书信的最后,彭越为她介绍了面前这位年轻人,按着彭越的说法,这位年轻人是非常有才能的,可他铁了心的要跟随自己去蜀地,实在是屈才,希望皇后能留下他。

    看完了书信,吕后许久都不曾言语,她看了看面前的年轻人。

    “你叫栾布?”

    “正是!”

    “你就留在我身边吧,我会将您举荐给皇帝。”

    “可是...”

    “这是梁王的意思,你想要抗命吗?”

    “不敢。”

    栾布随后又提出想要见一见那位被梁王赞不绝口的公子长,吕后也没有反对,带着栾布到侧屋看刘长。

    当栾布进去的时候,刘长正趴在病榻上,痛的直哼哼。

    “这是怎么回事啊?”

    栾布惊讶的问道。

    “都怪那韩非!”
  https://www.shuquge.com/txt/125808/326849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