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家父汉高祖 >第086章 公子救命!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086章 公子救命!

    “陛下何以要诛舞阳侯?!”

    陈平并没有开口,只是紧锁着眉头。

    而夏侯婴就忍不住了,他跟陈平不同,他是跟刘邦,卢绾,樊哙一起玩到大的。樊哙跟刘邦的关系,今次与卢绾,刘邦将他当作自己的弟弟,就算不说过去的交情,樊哙也是吕后的妹夫,跟刘邦是亲戚,这是怎么回事啊?

    “樊哙谋反!”

    “这怎么可能呢?”

    “卢绾都反了,还有什么不可能?!”

    夏侯婴彻底傻了,卢绾反了??这更让人无法接受,他惊讶的打量着面前的皇帝,想要分清陛下说的是不是玩笑话。

    然而,刘邦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他冷冷的看着两人,问道:“你们有什么办法?”

    他的眼睛绕开了一脸懵逼的夏侯婴,直接落在了陈平的身上。

    “陛下,樊哙勇武,深得将士之拥戴,不可冒然行事,可派一将,假意传陛下诏令,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袭杀。”

    夏侯婴惊惧的看着一旁的陈平,你是怎么敢说的??

    刘邦听闻,严肃的点了点头,“既如此,那就有劳户牖侯与汝阴侯亲自前往,勿要将此獠斩首,将其首级带回。”

    陈平一愣,随即领命。

    走出了皇宫,夏侯婴一脸的茫然,他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这短短的不到半个时辰的时日里,他一下子经历了太多,这些事比以往在战场上作战还要可怕,他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些,方才看向了一旁的陈平。

    “你怎么能出那样的计策呢?你可知...若是那位得知...”

    陈平倒是很冷静,“为陛下设谋,那位可能会杀了我,可若是不为陛下设谋,我们就走不出皇宫了....”

    “何以至此?何以至此?”

    夏侯婴已经慌了神,这位在战场上横冲直撞,无所畏惧的将军,第一次流露出了惊吓这样的神情。

    “将军不必慌张...不杀樊哙,我们要死,杀了樊哙,我们还是要死,如今,将军与我,同坐一舟,随时都可能被淹死,不过,有一人可以救下我们.....”

    在原本的历史线上,感觉到外戚势力过于强大的刘邦,下达的最后一个诏令就是杀死樊哙。陈平大概也看出了天子时日无多,便故意拖延时间,抓住樊哙后也没有杀了他,将他抓回长安,果然,等他回长安的时候,刘邦已经死了。结合后世来看,刘邦的目光,的确长远,他很可能就是看到了未来吕后执政,刘姓诸侯王一个个惨死,天下险些姓吕的那一幕。

    可如今,因为某个贤王所引起的巨大改变,刘邦并没有被射伤,他的时间还有的是,而他又铁了心,要将老刘家的天下传下去,不让天下改姓吕,这就让陈平无法再通过拖延的办法来保全自己的性命了。

    “哈哈哈,如意,来,转圈!”

    “哎!好,如意,起来!”

    刘长手里牵着一条大狗,正对着这狗发号施令,那狗也的确是如灌阿说的一样,通人性,很是听话。他们最近每天都是带着这条大狗四处游玩,刘长还给它取了个名,就叫如意。

    他们一路来到了夏侯府,周胜之跟在一旁,正激动的说着今天的收获:“建成侯的府邸,我们应该多去啊,他们府里好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还有他们家那两个小子,哈哈哈,我们就是吓唬了一下,就主动给我们送礼!”

    “哼,别说是他们俩,就是建成侯自己,见到寡人那也得恭恭敬敬的送礼拜见!寡人是何人?就是萧相和陈侯都不敢对寡人无礼!当初寡人在上郡访察民情,遇到六位大儒...刚见面,这六人就将我围住了。”

    “他们自称是上郡六贤,说久闻寡人的大名,想要跟寡人来切磋学问。”

    “寡人当时就训斥了他们,说他们乃是弟佗其冠,祌禫其辞,禹行而舜趋,是子张氏之贱儒也!”

    “他们大怒,想要继续用经典质问寡人,寡人再次训斥他们,这是荀子之言也!”

    “他们再也不敢说话了,双股颤颤,当即就要跪拜,以我为师,寡人给拒了!”

    刘长大声的说着,几个伙伴听的一愣一愣的。

    &-->>

    【畅读更新加载慢,有广告,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nbsp;   “大王学识之渊博,古之仲尼且不如也!”

    周胜之赞叹道。

    夏侯灶继续说道:“仲尼那差远了,我觉得连孔子都不如大王!”

    周胜之一愣,困惑的看着夏侯灶,眼神里满是疑问。

    “咳咳。”

    听到有人咳嗽,众人转过头去,正好看到栾布满脸涨红,直勾勾的盯着刘长看。

    刘长大笑,指着栾布说道:“那天,栾布也在现场,他可以证明这件事,栾布,对不对啊?”

    “...对....”

    “不过,还请各位君子嘴下留情,不要羞辱孔子,还有,那位夏侯将军家的君子,回去后多读读书,会有用的。”

    他们一路走进了夏侯府,便在院落里坐了下来,大家纷纷掏出今天的收获,众人就大口吃了起来。

    “大王,跟我来。”

    夏侯灶忽然开口说道。

    刘长惊讶的站起身来,跟在夏侯灶的身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内屋。

    走进内屋,就看到一人正跪坐着,直勾勾的看着他,这人并不是夏侯婴,而是陈平。

    夏侯灶低声说道:“陈侯想要跟大王说几句话...”

    “嗯,你先出去吧。”

    刘长收起了刚才的狂傲,一脸乖巧的坐在陈平的面前,咧嘴傻笑着。刘长从前只对武将们比较客气,在萧何,陈平这些人面前都不是很客气,直到他遇到了盖公,再往后,他对这些文臣武将们都很客气了。

    尤其是陈平,这个人总是给刘长一种很危险的感觉,刘长平日里很少去他府里借东西,就是怕被他记恨。

    “仲父怎么忽然找寡..我了?有何吩咐?”

    “不敢吩咐公子...只是有一个请求。”

    “哦?有求于我呀?”,刘长顿时抬起了头,“陈侯有什么事啊?”

    陈平一愣,随即说道:“燕王卢绾谋反。”

    刘长傻笑着,“燕王是谁啊?怎么谋反了?”

    “陛下派遣樊哙去杀死他。”

    “我还是个幼童,实在不知陈侯之意啊。”

    陈平压根没理会装傻的刘长,继续说道:“今日,陛下忽然又找到了我和夏侯婴将军,要让我们前往诛杀樊哙。”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啊?”

    陈平无奈的看向了隔壁,夏侯婴无奈的走出来,看着刘长,“他说的都是实话。”

    “什么!!”

    “阿父疯了?!”

    听到夏侯婴的话,刘长猛地跳了起来。

    陈平眯着双眼,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随后说道:“公子,这件事,非常的重要,关系到樊哙,卢绾,乃至是我和夏侯婴将军的性命,请公子一定要慎重,不可对外透漏,否则,吾等将死矣。”

    刘长认真了起来,坐下来,皱着眉头,陈平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自从盖公给自己解释了当初陈平为什么让自己去封国的原因后,他就再也不相信陈平了。可夏侯婴将军,是不会说谎的,他不是陈平那样的人。

    “你想要我怎么做?”

    “公子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将我的这番话告诉皇后就可以。另外,就是请公子能保密,千万不要泄露这件事,劳烦公子!”

    陈平很是庄重的朝着刘长行礼。

    刘长眉头紧缩,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在刘长离开之后,夏侯婴抱怨道:“若您的计谋就是去通知皇后,随便找个人去就可以了,何必要将长也带进漩涡里呢?”

    “呵....雌雄猛虎对峙,除了他们的幼崽,谁敢靠近呢?”

    ps:首订破万,我差点激动哭了,好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啥也不说了,从今往后就宅在家里码字,一天不掏出五...四章来我就改名叫历史系之娘!

    。


  https://www.shuquge.com/txt/125808/333194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