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家父汉高祖 >第144章 相敬如宾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144章 相敬如宾

    直到孩子们出去玩的时候,吕释之才迟疑的低声问道:“大姊...他的生母是不是身高九尺?”

    吕后脸一黑,再也没有理会吕释之。

    孩子们就在皇宫里玩捉迷藏,奈何,比起这些人,刘长太高了,总是第一个被抓到,最后,还是樊卿看不下去了,决定改变游戏规则,两人一同来抓捕。

    刘长带着樊卿,在夜色下,搜寻着其他几个家伙。

    刘长聚精会神的找着他们,而樊卿跟在他的身后,呆呆的看着他的脸。

    “砰!”

    刘长敲了一下樊卿的脑袋,骂道:“让你帮我找人,你盯着我看做什么,难不成他们还能藏在我的鼻孔里?”

    樊卿捂着脑袋,“我知道啦!不要打我的头,不然我就告诉阿父!让他来打你的头!”

    “呵,我如今十岁,你阿父都快五十多了,你告诉他呗,再过十年,等他走不动路了,我就跟他去比试,看谁才是大汉第一勇士!”

    “我呸!你个不要脸的,你怎么不去项羽墓前跟项羽去比?”

    “项羽也就是死旳早,他要是活到现在,你看我打不打他?!”

    “他要是活到现在,那也得...很年迈了吧,你为什么专打老弱呢?”

    “废话,年轻的我又打不过!”

    两人继续找,这皇宫也是大,几个孩子藏在这里,还真不好找,樊卿时不时就抬头偷瞄着刘长,“你以后还会帮我弄断骨头吗?以后也会吗?”

    “你个废物,连骨头都弄不开...哎?!你打我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再打我可就不客气了啊!”

    当吕禄樊伉等人忍不住,无奈的出来找刘长的时候,正好看到樊卿揪着刘长的头发,刘长则是用手臂夹着樊卿的脖子,两人大呼小叫着,打成了一团,“你放开!”

    “你先放开!”

    “你要不是个女的,我非打死你!”

    “看谁打死谁?!”

    樊伉看着这一幕,脸色格外复杂,吕禄怯生生的问道:“帮谁?”

    “什么叫帮谁!分开他们啊!!”

    几个人手忙脚乱的上前,才将他们俩分开。

    “你个泼妇,给我等着,等着啊...”

    “你个无耻小人,谁怕你呀!”

    当两人拉拉扯扯的走进椒房殿的时候,樊卿忽然哭着就冲到了樊哙的身边,指着刘长,“阿父!他打我!”

    樊哙急忙抱起她,惊愕的看着刘长,此刻的刘长,披头散发,脸上还有几个红印,怎么看都是挨打的那一方。

    “刘长!!!”

    吕后猛地大叫道。

    刘长一脸的委屈,抬起头嚎道:“是她先动手的啊...我都没有还手...我自保啊...冤枉啊....”

    .......

    刘长趴在床榻上,刘盈无奈的帮他涂药。

    “长弟啊,你平日里好斗,跟别人打架,朕也没有多说什么...可惜,你怎么能跟一個小女孩动手啊?”

    “我要是动手,她就不能活着走出皇宫了!”

    “这人简直有病啊,说的好好的,突然就动手...啊..哥你慢点啊!”

    刘盈无奈的摇着头,“长弟啊,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要再这样胡闹了,好好跟着盖公读书,再过几年,你可是也要前往封国的,为一国之君的,到时候,难道你还要这样吗?”

    “等寡人去了唐国,就再也没有人敢揍寡人了,寡人到时候就微服私访,看到欺压百姓的官吏,脱了他的裤子便打!”

    刘盈轻笑了起来,继续擦药。

    “我那犹子,怎么还不出生啊...”

    “快了,也就这几天了。”

    “等犹子出生了,我亲自带他去玩!谁敢欺负他,我便将那人烹了!”

    “唉,只要不是你这样的,朕就知足了...”

    “哥你什么意思啊?我这样的又怎么了?”

    “没什么...”

    刘长又问道:“对了,大嫂怀有身孕,曹府的那位二女,怎么也不来看望啊?”

    “长啊....曹姝比你大了五六岁,你还年幼...”

    “原来她叫曹姝啊!”,刘长眼前一亮,问道:“大哥,我要去唐国的话,肯定是远离家人,倍感孤独,要不让她来陪伴寡人吧,还有卢他之的姑姑,也很好看...还有周府的...”

    “咳咳。”

    刘盈清了清嗓子,刘长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吕后居然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刘长傻笑着。

    刘盈上了药,便急匆匆的离开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吕后看着刘长,问道:“昨日你兄长找你?什么事啊?”

    “哦,兄长知我唐国贫穷,又与胡人换马,想要给唐国一些救助来着,曹贼不许。”

    吕后沉默了片刻,方才说道:“你大哥对你虽然纵容,可你做事之前,还是要禀告你大哥的,不能自作主张,身为诸侯之长,你对兄长的态度,会影响到其他诸侯,你明白吗?”

    “阿母担心什么呢?楚王知书达理,最爱兄长,齐,韩,燕,吴,梁等王,都是吾等兄弟,赵王虽不堪,可对兄长也是毕恭毕敬,唯一要担心的,便是荆王和长沙王,不过,荆王实力薄弱,年纪也大,没有儿子...根本不必担心,至于长沙王,我看他甚是胆小...不像是敢对兄长无礼的。”

    “长沙王死了。”

    “啊??”

    刘长瞪大了双眼,吕后平静的说道:“长沙国派来使者,长沙王病死,没有留下子嗣,长沙国要除国了。”

    刘长想起那个给了自己不少东西的年轻人,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是个不错的人,可惜了。”

    “荆王也派遣了使者前来,说是想要从宗室内过继一个孩子。”

    “哦,他也害怕死后被除国啊。”

    “群臣不许,你兄长正在忙碌这件事呢。”

    “呵,这些大臣,都是读书读傻了,先让荆王过继,等荆王死了,就让那个孩子为荆王守孝,顺手除了他的国不就好了。”

    刘长随意的说着,吕后却摇着头,“看来,你确实吓住了一批大臣,如今啊,这些人都是在想办法削弱诸侯们的实力,呵呵,就是想要独自掌控天子...曹相本来想要将北地分一半与你,群臣也不同意。”

    “啊??那曹..曹相居然想分我土地?这怎么可能?”

    吕后认真的说道:“你阿父之所以让曹参来辅佐太子,就是因为他可靠,绝对不会让个人的好恶影响到国事,他,陈平,周勃这些人,都不是你的敌人。”

    “相反,他们跟你一样,都在保护着陛下。”

    刘长若有所思。

    吕后继续说道:“如今,群臣将目光对准了诸侯们,而你又是诸侯之中最强势的,因此,他们肯定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来对付你,削弱你的实力。”

    “哈哈哈,削弱我?他们也配?”

    刘长满脸的不屑。

    吕后又说道:“你如今有我和陛下看着,他们不敢对你下手,就怕他们对唐国或者张苍下手啊。”

    “对师傅下手?”

    刘长乐坏了,“阿母你是不知道啊,我那师傅,看着正经,却一肚子的坏水,想要对付他,不见得就比对付我要更容易。”

    “只是,你师傅还是有不少缺点...你别忘了,他可是两次被下狱的...谁知道还会不会有第三次?”

    “你不可盲目自信,一定要小心行事...你的兄长对群臣太仁弱,而你对群臣又太强势,这两种都不可取,要学学你阿父,该仁弱的时候仁弱,该强势的时候强势...不要太小看这些群臣,他们可都是跟随你阿父打过江山的...我都不敢轻视他们,何况是你呢?”

    刘长这才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事实证明,吕后的判断非常的正确,就在荆王派使求嗣之后,忽有大臣们开始弹劾唐国国相张苍,说他抢占民女,在丧期宣淫,不顾礼法,娶了六十多房妾室,饮人乳等等,反正,就是抓住了张苍好色这个缺点,不断的攻击,就是想要将这厮罢免。

    到这个时候,刘长方才意识到:庙堂的事情远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ps:及孝文帝(刘恒)初即位,淮南王(刘长)自以为最亲,骄蹇,数不奉法,上以亲故,常宽赦之。三年,入朝,甚横,从上入苑囿猎,与上同车,常谓上“大兄”(大哥!)。——《史记》


  https://www.shuquge.com/txt/125808/407750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