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家父汉高祖 >第148章 想复仇吗?长?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148章 想复仇吗?长?

    雨水浸湿了整个长安。

    宣室殿外,雨水组建成了一道细细的水幕,地面上不断的有水花飞溅。

    殿内,兄弟两人面向而坐。

    刘盈不断擦拭着眼泪,言语里满是自责。

    刘长只是平静的坐在他的面前,板着脸,听着刘盈哭诉,隐约能看到他的胸膛起伏,额头有青筋暴起。

    在刘盈哭诉完,正要再说话的时候,刘长却站起身来,转身就要离开。

    刘盈大惊,急忙问道:“长!你去哪里!”

    刘长没有回答,快步就要走出宣室殿,刘盈急忙也跟着冲了出去,伸出手,就抓着刘长的手臂,“你给我松手!”,刘长猛地一挥手,刘盈直接被摔在地上,刘盈也顾不得这个,猛地又起身,急忙追赶,走出了宣室殿,刘盈大叫道:“来人啊!!快将长拦下来!!”

    殿门的两个近侍一愣,急忙挡在刘长的面前,伸出手就要拿下唐王。

    “咚~~”

    刘长抡圆了拳头,一拳打在面前那位近侍的脸上,近侍闷哼了一声,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都给我滚开!!!”

    刘长咆哮着,朝着皇宫门口的方向走去,刘盈大叫着:“长弟!不可冲动!”

    近侍们从四面八方冲来,从左右抓着刘长,刘长一个转身,就甩飞了一个瘦弱旳近侍,另一个抓着他的腰,刘长夹着他的脖子,往他的后背上来了几拳,直接就将他也摔在地上,近侍越来越多,刘长不断的抡拳,拳打脚踢,不断的朝着前方前进,近侍们根本拦不住他。

    在雨水之下,刘长浑身泥泞,满脸的凶悍,一脚踹翻面前的近侍,一拳打的一个近侍摇摇晃晃的,身后已经有七八个近侍倒下,更多的近侍从周围扑上来,有的抓着他的手臂,有的抱着他的腰,有的甚至搂着他的腿,刘长身上挂满了人,可他依旧在咬着牙,拖着那些人,不断的前进。

    远处的近侍们眼里满是惊惧,这还是人吗??

    刘长几次被众人扑到,却也是顽强的站起身,与众人厮打在一起。

    就在刘长即将被众人按在地上的时候,他不知从那位近侍的身上拔出了长剑,刘长只是抡拳的时候,近侍们还敢靠近,可是当刘长开始抡剑的时候,近侍们却是吓得落荒而逃,刘长龇牙咧嘴,手持利剑,警惕的逼迫面前的近侍,逼得他们不断的后退。

    “以为我不敢杀人吗?再敢近我半步,我非宰了你们!”

    “兄长!!若是不想看到他们死,就把他们给叫走!!一路上,无论是谁拦着我,我都不会留情!”

    “长弟!!你到底想做什么?!”

    “做什么?”,刘长咧嘴,露出森森白牙,“我要去做一个儿子该去做的事情!我要去宰了冒顿,把他的头拿来当溺器!谁敢拦我?!”

    当猛虎咆哮的时候,哪怕是头幼虎,羊群也是不敢阻挡的。

    看着近侍惊惧不前,刘长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横着剑,走向了皇宫大门。

    当刘长来到了西门的时候,面前却出现了很多的甲士。

    “都给我滚开!我要出城!谁敢拦我?!”

    刘长举起了长剑,甲士们猛地分成了两列,露出了身后之人。

    吕后站在甲士们之后,冷冷的看着刘长。

    雨水不断的滴落在长剑之上,又迅速飞溅,刘长浑身湿漉漉的,头发也贴在了脸上,脸色格外凶悍,他缓缓收起了长剑,安静的看着阿母。

    母子两人就这样对视,谁都没有说话。

    “你要去哪里?”

    “回唐国。”

    吕后走到了刘长的面前,看着他,“回唐国做什么?”

    “打匈奴。”

    吕后猛地挥起了巴掌,刘长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看着吕后,吕后那一巴掌却迟迟不能落下。

    “你是唐国的王!你想让整个唐国为你陪葬吗?!”

    “若是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我还当什么王。”

    “阿母...你打吧,打完之后,我就要回唐国...我就是死,也要从冒顿身上咬下一口肉来。”

    看着刘长那脏乱的衣服,脸上的青白红肿,-->>

    【畅读更新加载慢,有广告,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又看了看他身后那些在地上呻吟的近侍们,吕后迟迟说不出话来,她平复了一下心情,抬起头,不屑的说道:“你总是说自己是激将法的祖宗...此刻却连这点激将法都看不出来。”

    “季布!”

    “唯!”

    季布从一旁走出,站在吕后面前,吕后冷漠的说道:“这竖子的兵法白学了,带着他去找他的师傅,让他师傅好好教教他,不许他出城。”

    “唯!”

    吕后又让季布靠近,低声说了什么,季布点点头,这才上前,一把夺走了刘长的长剑,将长剑丢给了近侍,站在了刘长的身后,刘长什么都没有说,平静的看了吕后几眼,转身跟着季布离开。

    季布带着刘长走出了皇宫,不由得说道:“大王...不能意气用事...”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刘长猛地就朝着远处冲了出去,季布一愣,猛地飞跃,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刘长的肩膀,刘长转身,抡起拳头,就朝着季布的脸上砸去,季布仰起头,避开了刘长的攻击,也丝毫不客气,一把抓住刘长的手,脚下一扫,刘长重重的倒在地上。

    “来!”

    刘长猛地跳起来,再次进攻,季布左右躲避,一脚正中刘长的胸口,刘长再次倒下。

    “狗贼!!!”

    只听得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吼,季布一愣,抬起头来,就看到一個表情凶悍的年轻人,拔出了剑,朝着自己飞奔而来,那一刻,对方手里的长剑直接往季布脖子上劈,季布被吓了一跳,来不及解释,一个侧身躲开了对方的劈砍,抓住那年轻人的手,一个过肩,直接将对方重重的丢在地上。

    “狗贼!”

    又是一个年轻人,这人的年纪比上一位还年轻,手中的剑飞舞着,季布连连躲避,急忙拔出剑来,只用了一招,就将那人的长剑打落,随即一脚踹在对方的心口,那人也倒下。

    “刺客受死!”

    季布正要动手,抬起头一看,面前却是一位白须全白的老者,季布略微迟疑,那老头一拳便打在了季布的脸上,季布后退了几步,却不敢还手,那老头捡起地上的剑,对着季布劈砍,季布只是不断的躲避,却不敢还手。

    “老丈!我不是刺客!我是新来的舍人!”

    “老丈!我看你年迈,不愿动手!你别太过分了!”

    “我叫季布!曾担任中郎将!是新来的舍人!”

    在召平将季布逼退之后,栾布和张不疑方才起身,走到刘长身边,将刘长扶了起来。

    刘长抚摸着胸口,看着季布,“嘶,这厮好生厉害啊...”

    “大王...他是季布?他也来当您的舍人?”

    “不,寡人压根就不认识他,召公,你拦着他,栾布,张不疑,带着我前往亲兵营....”

    季布大怒,叫道:“这是太后所吩咐的!大王想要回唐国讨伐匈奴!不能带他离开城池!”,说完,他剑一横,凶狠的看着召公,说道:“老丈,你以为布不敢杀人吗?”

    几个舍人顿时有些迟疑,面面相觑。

    “太后有令,让大王在淮阴侯府待上三天。”

    “若是不信,可以随我进宫!”

    舍人们这才放下了武器。

    .......

    韩信看着面前湿漉漉的刘长,表情很是惬意。

    刘长看起来却有些悲愤,双眼通红,湿漉漉的身躯下,怒火正在熊熊燃烧着。

    “他们说的没错啊...打仗打的就是国力,连大汉都不是匈奴的对手,何况只是你一个小小的唐国呢。”

    韩信笑着说道。

    刘长咬着牙,握紧了双拳,愤怒到了极点。

    韩信看着他,忽然问道:“想复仇吗?”

    刘长猛地抬起头来,“师傅有办法?”

    “若师傅能击败匈奴,我这就带着您杀出去,带您返回唐国,让您统帅唐国的军队!”

    “我出不去。”

    韩信摇了摇头。

    刘长眼里的希望顿时消失了,颓废的坐了下来。

    “可我就是坐在这里...匈奴也不是我的对手。”


  https://www.shuquge.com/txt/125808/407750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