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家父汉高祖 >第205章 我是你祖宗!!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205章 我是你祖宗!!

    “陆公”

    赵佗开心的叫着,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朝着陆贾的方向走去。

    “大王!!!”

    陆贾笑着,快步走到赵佗的面前,俯身行礼拜见。

    季布站在陆贾的身后,观察着这位令大汉头痛不已的南越王。只见这位南越王衣冠不整,脸色苍白,发须灰白,眼神浑浊,要背佝偻每走一步都是颤颤巍巍的,命不久矣的模样。

    季布不由得摇了摇头,当初那称霸一方的豪杰,如今也是老了啊。

    陆贾也是惊讶,他看着赵佗,“大王可还无恙?”

    “唉我不知还有多少时日可活咳咳,临终之前,能见到老友,也算是幸事啊!”

    赵佗说着,便又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陆贾急忙扶着他。

    “陛下可还无恙?”

    “无恙。”

    “唉,昔日陆公前来的时候,我常与陛下书信来往,如今也许久不曾联络”

    “额大王,高皇帝已经驾崩了。”

    “啊?哦对,高皇帝驾崩了。”

    赵佗低声说着,便拉着陆贾前往赴宴,季布跟随在他们的身后,观察着周围,赵佗带来了一批士卒,这些士卒大多都是秦人的打扮。赵佗也算是暴秦余孽了,他当初就是秦国的将领,后来率领麾下的士卒开疆扩土,成为了称霸一方的诸侯。

    因此,他在南越所施行的制度,将士们的打扮,军制这些,都与暴秦没有什么区别。

    赵佗带来的甲士并不多,但是看得出,这些都是jing锐,眼神冷酷,凝视着季布与随行的几个甲士,只要他们稍有异动,就会即刻诛杀。

    而这里是一处山岭,三面都是树林,季布依稀能看到树林里有人影闪过,树木郁郁葱葱,几乎找不到道路,时不时有飞鸟惊起,扑闪着翅膀,飞速的逃离这里,季布皱着眉头,确实,若是要攻打这里,还真的是不太容易。

    赵佗宴请陆贾,两人热情的寒暄了起来,说起过往的事情。

    这些始皇帝时代的猛人们,总是能找到很多共同话题,一边讲述着过去的辉煌,一边又感慨如今的现状。

    陆贾看赵佗始终都没有开口说刘长的事情,便主动问道:“大王这次为何想要拜见唐王呢?”

    赵佗呆愣了片刻,方才问道:“陆公啊使臣告诉我,唐王类我是真的吗?”

    听到这句话,季布再次打量着面前的老者,观察了片刻,季布大吃一惊,这厮长得还真的跟自家大王很相似,尤其是那眉毛与眼睛。刘长的脸型和下巴是很像刘邦的,可眉毛和眼睛却不像。

    刘邦是浓眉小眼,一笑起来,眼睛就变成了一条缝,显得很亲切,而刘长不同,他的眉毛尾部包括眼角都是往上挑的,天生的丹凤眼,这眼眉,很有压迫感,看起来就很不良善,尤其是当他斜着眼瞪视的时候,仿佛就要暴起杀人,令人胆寒。

    而面前这位赵佗,同样也是如此,只是因为眼中无神,看起来没有刘长那样的压迫感,鼻翼各方面,也跟刘长酷似,唯独的差别在脸型上,赵佗的脸要更方一些。

    陆贾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不过,天下相貌相似者甚多,大王难道只因相貌相似,便要与唐王相见吗?”

    赵佗摇着头,他低声说道:“我年过花甲,众人都知道,我有一儿一女可他们不知道,在我还不曾领兵出征,还在家乡的时候,我便已成家,我在立冠之年离开家乡四处征战留下两子一女。”

    “后来大秦亡了我作为秦国将领,宗族受我牵连,

    大多被罢免,我家中男丁被诛,女丁为姬我几次派人打听,都不曾打探到其下落,赵王张敖他就有一个歌姬那歌姬她也姓赵她后来嫁给了高皇帝她有一个儿子”

    赵佗愈发的激动,眼眶泛红。

    季布目瞪口呆。

    嗯??本以为是反贼开会,结果是祖孙相见??

    陆贾同样也是如此,他呆愣的说道:“大王不过巧合罢了唐王生母,的确是真定赵,也确实是赵王的歌姬额不过,唐王也未必就是与大王之亲啊。”

    “我想要与唐王相见。”

    “唐王年幼,对过去之事,怕是不知道太多。”

    陆贾却不敢承认,倒不是他不相信赵佗的说辞,只是,唐王生母这个话题,实在是太危险了,上一个牵连进来的,已经不知所踪了,那人还是太后之心腹,自己若是牵连进来,陆贾脸色愈发的难看,这可如何是好呢?他思索了片刻,忽然说道:“大王,这位便是唐王舍人季布,或许您也听说过他的名字。”

    季布一愣,看着果断将自己推出来的陆贾,却并没有愤怒,平静的跟赵佗拜见。

    赵佗很激动,急忙问道:“唐王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季布沉思了片刻,“大王力大无穷,身强体壮,大概并非是南越王之亲。”

    “哎!这就对了!我们家世代为将,先祖们各个高大魁梧,孔武有力,我们传自祖季胜,季胜之兄恶来!这是先祖遗风啊!!”

    “额我家大王暴躁好斗,为人鲁莽”

    “对!对!我阿父就是在狩猎的时候,因见虎害人,与猛虎搏斗,杀一虎而去,我当初征战四方,也是身先士卒,手刃强敌,略有战功直到年老,方才收起了坏脾气”

    季布脸都白了,他急忙解释道:“我家大王顽劣”

    “这大概是类其父。”

    陆贾和季布一时间都不知该说些什么,赵佗笑着说道:“我已年迈,临终之前,若是能见到至亲,我死而无憾啊。”

    “大王唐王年幼,怕是不能前往这里与大王相见啊。”

    “无碍,便让他来准备地点,老夫前往便是了我早已不能亲自执政,也已经交代好了后事,纵然半路出了意外,也没有什么关系。”

    赵佗随即开始宴请众人,众人饱餐了一顿,赵佗便觉得疲倦,被人扶持着前往休息。

    陆贾和季布此刻却面面相觑。

    “这可如何是好啊?”

    “无碍,我们前来南越,并非是为唐王认亲这件事,并不重要。”

    季布低声说道:“重要的是,赵佗是否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不再执政若是他年迈到这个地步,如今是他儿子在执政,那纵然抓了他,也根本没有什么影响他儿子也未必就出兵来解救”

    陆贾点点头,他认真的问道:“那我们要如何完成使命呢?”

    “若是大王能说动赵佗,让他们出兵,我们就能完成使命了”

    “唉。”

    陆贾无奈的说道:“取岭南之地,其实与大汉无益,南越王也无意北上,其实,若是能使其归心,免去刀兵,也是好事。”

    季布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大汉之侧,怎容强敌虎视?如今南越没有北上之意,可若是大汉与匈奴交战,无心对付南越的时候,南越还会像如今这样吗?如今汉强越弱,故而如此,若是不趁机消灭,日后定有大祸!”

    赵佗似乎对他们并没有防备的想法,连着几天,都是带着他们在各地转,领着他们看南越之风景。

    这里野人极多,道路不通,猛兽出没,绝非良地。

    而赵佗这些年里也做了不少事,他按着秦朝的制度管理岭南,无论是士人还是野人,都对他非常的敬佩,这里的野人言语复杂,不像是雅言,夹杂着赵,齐,楚等地区的方言,这是因为当初始皇帝迁徙各地的百姓,经过了长时间的融合,与当地的言语交杂,从而形成了这样的语言。

    赵佗对秦法,也是取其jing华,去其糟粕,减少了很多苛刻的条例,开垦耕作,冶炼制铁,正努力将这里的乡野之人变成王化之民。

    这样过了几天,终于有使者前来,确定了双方见面的地点。

    两位诸侯王相见,排场肯定是不能小的。

    当双方前来的时候,仪仗浩浩荡荡,赵佗坐在马车上,前头由两位骑士开路,至于刘长,则是骑着高头大马,披甲佩剑,甚是威严。双方接触到一次之后,双方的甲士们分别在两侧排开,同时后退了几步,在中间留下了一个空缺位。

    这里是一处矮岭,四面空旷,有奴仆上前,摆好案,铺了席,双方又拿上了吃的喝的,忙碌了起来,刘长骑着大马,远远的眺望着远处,想要找到赵佗的身影,他低声对左右说道:“稍后,听我号令再动手,季布还在赵佗那边,不能鲁莽!”

    “唯!”

    在准备好之后,刘长这才下了马,大步的朝着前方走去,当他快步走到了最中间的时候,方才看到有两个人,扶着一位年迈的老人,正小心翼翼的朝着自己方向走过来。

    那两人将赵佗带过来之后,其中一人大声的质问道:“诸侯相见,岂能披甲执锐?”

    “哈哈哈,若是南越王愿意,他也可以披甲!”

    刘长傲然的说着,那人大怒,正要开口,赵佗却摇了摇头,说道:“无碍,你们回去吧。”

    “可是大王唐王披甲,您”

    刘长不屑的冷笑着,解下了佩剑,猛地一抛,樊伉手疾眼快,一把抓着,刘长又将盔甲解了下来,放在一旁,问道:“南越王现在就不害怕了吧??”

    那两人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赵佗却只是笑呵呵的打量着面前的刘长。

    刘长同样也在打量着他,两人都没有开口。

    刘长忽然笑了起来。谷

    “大王为何发笑啊?”

    “陆贾曾对我说,南越王奇丑无比,可如今看来,南越王还是很英俊帅气的你年轻的时候,也定然是个美人!”

    “大王且坐。”

    刘长这才坐了下来,仰起头来瞪着赵佗,问道:“说吧,将我叫来,是为了什么事呢?是要与我一同起兵吗?”

    “起兵?大王是准备要与匈奴作战吗?”

    “你装什么糊涂,寡人是要造反!”

    纵然是赵佗,也被刘长这一句给噎住了,他也见过造反的,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当面说自己要造反的,要做这件事,不都是要给自己找点借口吗?比如天下苦汉久矣这类的?

    赵佗沉吟了片刻,说道:“大王天下大乱,十室九空,好不容易有了太平,大王又为何要动兵呢?”

    “你管我呢?你就说吧,造不造反吧?”

    “我已年迈,国内之事,由我的儿子来治理,这件事,大王可与他商谈我早已不理政事,命不久矣”

    听到这句话,刘长一愣,他狐疑的打量着面前的赵佗,若真的如赵佗所说的这样,那抓了他貌似似乎也没什么用啊!刘长不悦的说道:“既不能执政,又为何要我前来观什么礼呢?让能做主的人来跟我谈!”

    “我来见大王,并非王事,乃是为了私情。”

    “私情??”

    刘长不屑说道:“我跟你能有什么私情可谈?我平生最是厌恶赵人!”

    赵佗轻笑了起来,他摇着头,示意了一下后方,即刻,就有南越大臣开始奏乐,刘长听着这音乐,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曲?我在长安从不曾听过啊。”

    “这是故土之乐。”

    赵佗说着,便拿起了面前肉,开始吃了起来,刘长也是一样,大口吃着肉,喝着酒,赵佗时不时就抬起头来,看着刘长的模样,不知在想些什么,刘长笑着说道:“寡人私下听闻南越王喜好音乐,就请赵王给寡人弹瑟吧!!!”

    赵佗大笑了起来,随即又咳嗽着。

    “大王这是准备叫来史官,记录这一天大王令南越王为您弹奏吗?”

    “可惜,寡人这里并没有蔺相如啊!”

    刘长也是大笑了起来,“谜飧鋈瞬淮恚

    “为何不跟着我造反呢?若是我当了皇帝,我可以将吴地也分给你啊!”

    赵佗深深的看了一眼刘长,问道:“大王是想要骗出南越的军队,一网打尽吗?”

    “你把我刘长当成了什么人!寡人岂能是言而无信之人?!”

    刘长恼羞成怒,愤怒的质问道。

    “大王老夫早已不再治理国事,而大王的心思,纵然是南越的小娃娃,都是知道的,我在前来之前,已经吩咐好后事,大王不必如此。”

    刘长黑着脸,看着面前这狡诈的老头,这世道,诸侯王之间连一点最基础的信任都没有了吗?

    “大王怎么不继续吃喝了?”

    “无味!”

    “多吃些吧”

    赵佗给刘长特意夹了几块肉,笑呵呵的看着刘长,刘长大怒,这是以为我不敢吃吗?他狼吞虎咽,几口吃下,而赵佗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他,这种眼神,让刘长非常的不适,他很不喜欢。

    “你将我从长安叫到南越来,就是为了坐在这里看我吃肉吗?!”

    赵佗呆呆的看着刘长,忽然说道:

    “长我是你大父啊!!!”

    “我是你祖宗!!!”

    刘长猛地推翻了面前的案,一把抓着赵佗的脖颈,高高抡起了拳头。而这个举动,顿时引起了双方的振动,无论是南越还是大汉这边,都纷纷举起了手里的强弩,对准了对方,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大王!不可啊!大王!!不可!!”

    此刻还在南越那边的陆贾却是大声的叫了起来。

    刘长瞥了一眼那边,冷笑着说道:“那厮竟如此怕死!”

    随即,他看着面前的赵佗,质问道:“老匹夫,我这些年来,从未遇到过敌手,天下都知我勇武,莫不惧怕,你怎么敢辱骂我呢?!”

    赵佗眼眶通红,他呆呆的看着刘长,忽然说道:“你的生母叫禾,她叫赵禾。”

    “你!!!”

    “你说什么?”

    “她长得跟你很像很像我离开家的时候,她还不到十岁她长得很高你大母常常跟我说怕她将来嫁不出去我走的时候,不敢告诉她只说几天便回来她让我给她带零嘴回去只是,我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她了。”

    赵佗的眼泪不断的滴落,“长啊打我这个言而无信的人吧。”

    刘长双手都在颤抖着,猛地放开了赵佗。

    “因为我的缘故他们受到牵连男丁身死,女丁受辱”

    “你阿母做了赵王的歌姬后来又像货物那样被送给了刘邦最后死在了牢狱里没有一个人来救她!”

    赵佗低着头,只是摇着头,不断落泪。

    刘长深吸了一口气,强行保持着平静,他再次坐了下来,盯着面前的赵佗。

    “我最恨他人骗我若是你以我生母的名义骗我我发誓灭了你的宗族,鸡犬不留,挫骨扬灰!!”

    “我不曾骗你长啊你看看我看看我的脸!”

    赵佗激动的说道:“我就是你的大父!”

    “我失去了儿女,可是,uu看书我今天又见到了她的子嗣。”

    “跟她一样,又高又壮长,你想吃什么?”

    刘长板着脸,一言不发。

    “长长安之中,没有你的近亲,都是你的敌人!”

    “所有敢说实话的人,都已经被诛杀。”

    “他们都只是想利用你,没有人把你当作自己的至亲!”

    “留在南越吧跟我回去吧。”

    “我会将王位给你在这里,你不会再受到任何欺辱,这里,才有你真正的血亲!”

    “你的舅父,他是个憨厚少言的人,他会将你当作自己的孩子那样疼爱。”

    “以后,你率领南越的军队,一路杀到赵国将我与你生母安葬我亦瞑目!!!”

    赵佗大声的说着。

    双方的军队此刻还是摆好了架势,强弩互相指着彼此,杀气腾腾,双方的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

    刘长很是平静的看着面前的赵佗,脸上没有半点的暴躁,也没有片刻的纠结。

    “你叫我前来是想挑动我与阿母还有诸多诸侯的关系或许还想要激怒大汉让大汉出兵,在你熟悉的地形上消灭大汉的军队,保全你南越国的太平。”

    “你是不是有些太小看我刘长了?”

    “我身体里确实留着一半的真定赵的血真定赵或许好欺骗,可我还有一半血那一半血可就没这么好骗了。”

    刘长猛地伸出手来,用手环着赵佗,盯着远处的南越国甲士。

    “将强弩给乃公丢下来!!!”

    “否则,我就扭断他的脖子!!!”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https://www.shuquge.com/txt/125808/444346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